第477章 赌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心里冷哼一声,哪里不知道罗瑞河这是在变相的侮辱他,笑里藏刀、口蜜腹剑,这个罗瑞河要比王子辰更加可恨。

然,郝建并未发作,而是拿起茶杯细细一嗅,而后由衷长叹:“嗯,好茶。”

“切,说的好像你懂茶似的!”王子辰很鄙夷的说道,在他看来郝建这就是故弄玄虚,一个穷光蛋老师,会懂得他们上流社会的东西?

“怎么?郝建老师也懂茶?”罗瑞河似笑非笑的看着郝建道,他倒要看看郝建是不是真的懂茶,如果不懂,那他就有的是法子能够让郝建颜面扫地。

“略懂略懂...”郝建摆了摆手,故作谦虚的道。

而这一下,更是让罗瑞河和王子辰心生鄙夷,果然这家伙什么都不动,眼看装不下去了,就说什么略懂略懂。

但罗瑞河哪里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笑道:“既然如此,那烦请郝建老师给我们讲解一二咯?也好让我们长长见识?”

“就是,你不是说你知道你懂茶吗?那你说你现在喝的是什么茶?如果你说的出来,今天你所有的消费我都包了。但如果你说不出来,那你就在这原地狗叫三声,然后滚出这里!”王子辰冷笑的看着郝建道。

学狗叫,这对于一个来说无疑是极致的侮辱。

王子辰如此开口,摆明了是要将郝建踩到地底里。

郝建自然也看到了王子辰脸上的刻薄与厌恶,但他却并未动怒,反而是柔和一笑,

道:“包消费就不用了,虽然我每个月的工资不高,但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这样好了,如果我品不出这茶是什么茶,那我学狗叫,但如果我品出来了,就你学狗叫,如何?”

闻言,此时的顾倾城顿时就冷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郝建要对王子辰和罗瑞河发难了。

“你品得出来?呵,腰里揣个死耗子冒充打猎的,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能耐!”王子辰冷哼道:“你要是能品出来这茶,我不但学狗叫,还特么当场吃翔!”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郝建微笑着叹了口气,而后点了点面前的茶杯,道:“外形条索紧接,色泽绿褐鲜润,冲泡后汤色橙黄明亮,香气馥郁有兰香,这不是武山极品大红袍是什么?”

闻言,罗瑞河和王子辰同时一惊,因为郝建说的没有错,他们所泡的正是武山极品大红袍。

而此时,苏新亚等人望向郝建的眼神,便也是有些不一般了,这家伙虽然是个老师,但却并不是一般的老师。

随后,罗瑞河和王子辰的脸色便是变得有些难看了,他们本来是打算让郝建难堪的,却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懂茶,竟然让他品出来了。

这一下,非但没有让郝建难堪,反而还让他装了一回B,这让他们有些不爽了。

其中,又属王子辰最为生气,因为他和郝建可是有赌约在先的,如果郝建品出这茶来,他不但要学狗叫,还要吃翔!

“不知我是否说错了呢?这位王子辰王先生?”郝建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子辰道,话语中那调侃之意自然不言而喻。

此时的顾倾城便是微微嗤笑了一声,在一旁幸灾乐祸,敢触这家伙的霉头,简直就是脑子给门挤了,不值得可怜!

王子辰紧咬着牙根,表情阴晴不定,此时就算他想耍赖都不行,因为这里有些是懂茶的人,比如苏新亚,在茶艺的造诣上就要高他不是。

而且就算这些人没有站出来揭穿他,郝建只要把服务员叫来,看一眼消费单据,就能知道这是什么茶了。

“看你不说话,应该就是默认了吧?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呢?学狗叫外带吃翔,狗叫加吃翔,啧啧,绝配了!”郝建笑了起来。

“你不要太过分了!”王子辰咬着牙瞪着郝建,他那就是随口一说,压根就没放在心上的。可谁知道郝建这土老帽竟然还真懂一点茶,这就让他想草泥马了,敢情这家伙是故意挖坑给自己跳啊!

“过分?过分的应该是你才对吧,我和你无冤无仇,初次见面你就对我横眉冷对、出言不逊,侮辱我就算了,还让我学狗叫,到底是谁过分?”郝建轻蔑的切了一声,道:“当然,你也可以耍赖,毕竟脸是长在你身上的嘛,我又不能怎么你。”

王子辰恨得咬牙切齿,却还是不动,他能怎么办?真特么当众****?那他以后就再也不用想在花市的贵圈混了。

“郝建老师,王子辰是在和你开玩笑呢,你这么认真干什么?大家聚在一起玩,他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小题大做,未免太小气了吧?就这点气度还人民教师呢。”这时候,罗瑞河便是从站出来替王子辰说话了,他像是站在道德的顶端似的,不断的指责郝建没气度。

就好像王子辰只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似的。

此时罗瑞河在心中冷笑,如果苏新亚知道郝建是个这么小气的男人的话,绝对不会看上他的。

而这也是罗瑞河的目的,那就是让所有人都误以为郝建没气度,太小题大做,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不欢迎他,自然也就不会继续让他留在这里。

罗瑞河也是个很奸诈的人,他知道按照他的套路出牌先入为主的话,肯定或多或少会对别人内心造成一定的影响,使得他们在一定几率上同意自己的话。

再一个就是存在一个感情轻重的问题,他们在一起玩得时间最少都有半年,彼此之间感情也算是可以的。这也就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与郝建发生争执的时候,他的这些同伴有超过八成的可能会站在他们这边。

毕竟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可郝建才来一天而已,就算对郝建再有好感,也不可能将他放在比王子辰还要高的位置。

“艹你妈!”突然,郝建开口了,结果一上来就是一句民间最为通俗的问候语。

这一下,别说是罗瑞河了,所有人都懵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郝建会突然骂脏话。

“你...你竟然骂人?你还是老师吗?你立刻给我滚,我们不欢迎像你这样品性败坏的人渣!”罗瑞河很生气的道。

“哎呦,怎么这就生气了?我也是在和你开玩笑呢。大家难得有缘相聚在一起,开个玩笑你都这么当真,你还是男人吗你?”郝建也学着罗瑞河的样子,一脸鄙夷的说道。

如此一来,原本已经开始倒向罗瑞河那边的女人们,便都被郝建的机智给逗乐了。

“你!”罗瑞河也被气得跳脚,这时候的他也没办法再淡定了,一只手指着郝建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呢,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啦,就算是,只怕也不能接受。是要是个男人就没办法接受被别人侮辱是条狗,哦,当然你除外,因为我看你好像只把这种侮辱当成是一种玩笑是吧?”郝建笑眯眯的道。

而此时的罗瑞河,脸便绿了,郝建这根本就是在骂他不是男人。

罗瑞河也没想到郝建竟然会这样还击他,这样一来他也一时半会的被气得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

局面一下子就往郝建这边倒了,那些男女们都觉得郝建说的有道理,做人都是有底线的,王子辰这么侮辱他,好像也的确是过分了点。

“好吧,看来某些人是铁了心打算要耍赖了。唉,也罢,我们就当作没这个赌约好了,所以诸位啊,还真别瞧不起人,虽然我是个穷光蛋老师,但我还知道礼义廉耻、愿赌服输八个字怎么写。不像某些人啊,腰缠万贯,结果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郝建摇头长叹,像是充满了无奈是似的。

此言一出,在座的女同胞们便一致对王子辰投以鄙夷的目光。

“愿赌就要服输,没那胆魄一开始就别赌嘛,省的丢人现眼。”苏新亚也跟着冷嘲了一声。

“王子辰,你平时不是很自命不凡的吗?怎么今儿个就不像个男人了?”一个女人嘲讽道。

王子辰以耶稣基督的名义起誓,他现在就算不用看也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他的脸色已经黑的快成黑炭了。

“谁说我耍赖了,我愿赌服输!”王子辰猛然一拍桌子,怒视着郝建。此时绝对不能认怂,要不然就会被这些女人瞧不起,他宁愿丢脸些,也不想被人看不起。

“汪汪汪...”

王子辰强忍着怒火与耻辱,大叫了三声。

“嗯,不错,果然像是一条乱吠的狗。”郝建戏谑的说道,潜台词就是在说王子辰这条狗刚才在冲他乱吠。

众人自然也都听出郝建话里的弦外之音,此时望向郝建的眼神,也不禁多了一些东西。

“狗叫完了,该吃翔了。”然而,郝建却意犹未尽的道。只是狗叫怎么能满足他?王子辰可是还说了要吃翔的,他倒要看看王子辰是不是真的会吃翔。

一听这话,王子辰的脸顿时便黑如铁锅:“郝建,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