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抓狂的卫国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哦,原来是红妆会啊。”郝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黑猫哥按在地上,同时说道:“代我向高寄萍问好!”

黑猫哥瞬间惊呆了,这家伙竟然认识他老大?他到底什么来头?

语毕,郝建就直接一脚踩在黑猫哥的腿上,只听咔嚓一声,黑猫哥顿时惨叫了一声,两条腿都被郝建给废掉了。

“大姐头,大事不妙了!”高寄萍的亲信火急火燎的冲进了酒吧,让正在小酌两杯的高寄萍不禁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高寄萍问道。

“黑猫哥他要对付的是郝建先生!”那个亲信焦急的道。

“该死的!”高寄萍低声咒骂了一句,手里的酒差点就撒在了地上。

黑猫哥竟然敢去招惹郝建,这不是故意把他们往火坑里推吗?

“大姐头,要不要我们去找郝先生道歉?”那个亲信不安的道,他也知道郝建的可怕,得罪郝建绝对不是一件能说笑的事。

高寄萍摇了摇头:“不必,郝建先生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是我授意的,我们什么都不做就好,去找到他反而还显得心里有鬼。”

高寄萍知道郝建能够分辨得出是非对错,她是绝对没有胆量去和郝建发生冲突的。

“那黑猫哥呢?怎么处置?”那个庆幸问道。

高寄萍冷哼一声,道:“不用理会,任由他自生自灭!”

“好。”那个亲信点了点头,而后便退了下来。

而此时,高寄萍的脸上便随之抹过一道微笑:“说起来,也有段时间没有见过那家伙了吧,是不是该找个机会碰面了呢。”

.......

“卫少爷,最近还好吗?”一个酒吧内,一个长相妖娆的女人前来搭讪卫国鸣。

但卫国鸣显然并不想搭理她,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而后便转过头去。

“哎哟,卫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嘛,都不搭理人家。你以前可是都叫人家小甜甜的!”那个女人继续卖弄风骚的道。

“滚开!别特么烦我!”卫国鸣很不爽的道,被郝建教训了之后,这货儿就一直心理不舒服,活了那么大,还是头一回这么丢脸,现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有特殊癖好,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脱衣舞。

自己跳还还不够,还要拉上自己的保镖们一起跳。

现在卫国鸣可以说是在贵圈完全红了。

这也是为什么卫国鸣会在这大半夜的在这酒吧借酒浇愁的原因,他很恨,恨郝建,但是却没有办法报仇,心里憋着一块心病。

那个女人被卫国鸣如此呵斥,也是有些怨毒的瞪了郝建一眼,悻悻的离开了。而后坐到另外一个卡座去了,不多时就和那伙人融为一体,开始有说有笑了起来。

听到那刺耳的笑声,卫国鸣突然就唰的一下转过头来,瞪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在说什么?一定是在说自己的糗事吧?因为自己不搭理她所以她报复自己!

卫国鸣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而后双眸便是带着猩红,爬满了骇人的血丝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冲向那个女人,而后一把抓住那个女人的头发将那个女人给揪了起来。

“啊!撒手,卫国鸣,你疯了吗?”那个女人痛得直惨叫,却不敢挣扎,因为越挣扎的话就越痛。

“贱人?你敢取笑我?”卫国鸣怒吼着道,将那女人摔在地上,而后一个劲的用脚猛踹她的脸。

众人都已经看呆了,不知道卫国鸣到底在发什么疯。

“你干什么?”一个男人想要去阻止卫国鸣的恶行,但却被卫国鸣推倒在地。

而后卫国鸣便直接抄起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在那个来阻止的男人头上。

卫国鸣的凶狠顿时就把那些人给吓住了,此时再也没有人敢上去阻拦卫国鸣了。

“你们竟然敢取笑我,我弄死你们!”卫国鸣状若癫狂的咆哮,如同一条发恨的疯狗似的。

他已经有些喝醉了,所以理智减半,看到这些有说有笑,便以为他们在取笑自己。

“我们没有取笑,我们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取笑你?我们刚才是在说笑话!”一个女孩有些畏惧的说道。

卫国鸣这才陡然一怔,而后悻悻的将那个女人摔在地上,恶狠狠的道:“以后别再让我在这里看到你。”

那个女人捂着脸痛哭,委屈到了极点,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此横祸。以她的生活,别说不知道卫国鸣发生了什么,就算知道也是不敢乱说的。

卫国鸣便抛下他们跌跌撞撞的往酒吧外头走了。

“神经病吧这人。”那些卡座上的人都对此表示无语,无缘无故的上来打人,还说他们取笑他,那么根本都不知道他是谁。

因为卫国鸣已经被郝建气疯了,因此造成了心理阴影,现在他只要看到街上有人在笑就会忍不住认为对方是在嘲笑他。

而卫国鸣走出酒吧,心中暗骂了一声晦气,正准备上车离开,但这时候却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

卫国鸣转过身来,便看到两个黑衣人站在他的身后。

“你们特么的是谁?”卫国鸣叫嚣道,却压根没把这两个保镖当回事。

“何先生请你到车上一叙。”其中一人说道。

“何先生?哪个何先生?老子不认识,要见我就让他自己过来!”卫国鸣依旧嚣张的道,什么东西,竟然还要他去见面,对方不会来见他吗?

“是何长欢,何先生。”其中一个保镖冷笑道。

瞬间,卫国鸣的酒就醒了一半了,因为他很清楚谁是卫国鸣,如果何长欢要见他他还敢摆架子的话,那就是在找死了。

卫国鸣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那个,何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那两个保镖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也不去看卫国鸣,似乎一点也不甘心他不跟上似的。

卫国鸣犹豫了片刻,可最终还是跟了上去,如果何长欢找他不去的话,那不但是找死,还会死的很惨。

上了车,卫国鸣便看到何长欢嘴里叼着雪茄,很热情的招呼他坐下,客气的道:“都说卫老家里有位青年才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卫国鸣只是苦笑,在外头他的名声都是臭的,何来青年才俊这么一说,他自然知道何长欢是在客套。只是他不清楚的是何长欢到底找他干嘛,按理说他没和何长欢接触啊,而且也没有得罪过他啊。

“这样,我就长话短说了。”何长欢清了清喉咙,而后压低声音问道:“听说,你和一个叫郝建的男人不和?”

卫国鸣顿时心头一紧,何长欢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难道他是郝建找来报复自己的?

似乎看出了卫国鸣的疑虑,何长欢摆了摆手:“放心,我不是郝建的朋友,更加不是来找你茬的。相反,我还和郝建有着深仇大恨。”

和郝建有着深仇大恨?卫国鸣这一下更加吃惊了,郝建什么时候又得罪了何长欢?

“所以我这一次找你,是希望你帮我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抓住郝建的女人。只要你能抓到他的女人,我就能想办法弄死他。”何长欢不怀好意的道。

卫国鸣眼前一亮,终于知道何长欢找他的原因,原来是打算要利用他去绑架别人。

但卫国鸣可不是傻子,这种事情何长欢不做而是让他去做,那就代表肯定没这么容易的。而且郝建那家伙那么的恐怖,要是知道自己绑架了他的女人,到时候还不得找他报复?

但何长欢却早已看透了他的想法,轻笑道:“你放心,事成之后,我会保你无恙。而且到时候郝建都是死人了,你还有必要怕他吗?”

“你确定一定能杀他?”卫国鸣狐疑的看着何长欢,有些心动了。

此时他可谓是恨郝建入骨,入骨能够有机会杀死郝建,他自然不会放弃。

“如果没有把握,我又怎么会来找你呢?难道你遭殃之后,我就能幸免于难吗?他只报复你不报复我?这可能吗?所以说现在我们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何长欢循循善诱的道,声音低沉:“而且动手的,可不只有我,还有梁建坤!”

其实何长欢之所以找卫国鸣不是因为他没人,而是要确保自己手脚干净!

何长欢是个很谨慎的人,尤其是对付郝建这样的妖孽,他更加不敢掉以轻心。

如果行动成功,郝建背后的势力要报复的话,那也是报复卫国鸣,因为他不出面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卫国鸣对郝建坏心灾星所以绑架了他的女人;就算行动失败,郝建第一个找的也将是卫国鸣不是他,他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应对,可谓是两全其美。

而这时候,和郝建不对付又急于报仇的,何长欢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前不久才和郝建发生冲突的卫国鸣。

对于郝建这人,那是越了解就越恐惧,所以何长欢要趁着卫国鸣现在头脑还发热引诱他出手。

果然,卫国鸣听到何长欢这么一说,便也是头脑一热,猛地一点头:“行,我答应你!”

“明天,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我在这里等你。”何长欢面带微笑的道。

卫国鸣点了点头,知道何长欢是打算送客了,便立马走下了车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