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喜欢女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此时的秦冰,也是目瞪口呆,郝建竟然是喜欢女人?这不可能吧?

“你被他给骗了,不过这也正常,反正那家伙本来就嘴花花,骗了不少女人。”何长欢撇了撇嘴。

“不可能,你在骗我!”秦冰难以相信,郝建不是她的闺蜜吗?不是同性恋吗?

难道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接近自己?

“你觉得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我还有必要骗你吗?而且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为什么不去问问郝建他本人呢?”何长欢冷笑道。

“......”秦冰沉默了,应该是她已经呆住了,原来那家伙一直在骗自己。

想起自己在郝建面前曾经一丝不挂,甚至什么私房话都跟他说了,秦冰就有种被恶心到的感觉。

郝建一直在欺骗她的感情!

“好吧,我现在承认你真的不是郝建的女人了,不过既然人都已经抓了,我想是没办法放过你了。你现在只能祈祷郝建真的会来,如果他不来,那我就不得不杀了你了。”何长欢耸了耸肩道。

秦冰只是恶狠狠的瞪着他,却不说话。

“你们两个,给我盯紧她,在这里等郝建来!”何长欢对黑猫哥和卫国鸣命令道。

“您要走吗?”见到何长欢要走,卫国鸣和黑猫哥顿时吓坏了,就凭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是郝建的对手?

“这种场合,我自然是不方便出面的,不过我会派一位高手协助你们击杀郝建的。”何长欢回答道,而后转头对一个扎着马尾辫,打扮的跟杀马特一样的女孩道:“薇薇安小姐,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那个女孩五官很精致,但脸上却涂满了斑驳的水彩,赫然是一张苍白小丑脸,那涂抹的大嘴唇看起来很滑稽,但却没有没有敢因此而取笑她。

她嘴里叼着棒棒糖,哼着不知哪国的小曲儿,坐在桌子上不发一语,抬头看着天花板发呆,也不知道有没有把何长欢的话听进去,反正就是没作答。

见状,何长欢也是有些尴尬,但却不敢有任何不满。因为这个薇薇安,就是叶少爷派来协助他的,身份要比何长欢尊贵的多,据说是一个神秘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人称“暴走萝莉。”

本来这个薇薇安是叶家三少爷的贴身保镖,而现在却派来给何长欢当助手,也算是给足何长欢面子了。

“你们两个都要听从薇薇安小姐命令,听明白了吗?”何长欢沉声道。

“是!”黑猫哥和卫国鸣同时点了点头,此时不敢说半个不字。

此时,卫家大宅内,卫庆宏正在书房里头看书,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上两眼,而后嘟囔道:“这个死小子,都几点钟了,还不回家,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在外头惹是生非。”

“哎哟,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你就由得他嘛。”正说着,一个沙发上看杂质的贵妇便嗔怪的道。

“由得他?我就是因为之前太由着他了,所以才会让他干出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脱衣舞的事情来,简直是败坏门风!现在和人家聊天,人家都夸我有一个好儿子,有艺术细胞啊!”卫庆宏懊恼的道,显然因为何长欢的原因,他也被不少人所耻笑。

“那又不是他乐意的,还不是那个中医院的老师太过分了?早晚都收拾他一顿!”那贵妇忿忿不平的说道,一向溺爱卫国鸣的她知道卫国鸣被郝建逼得跳脱衣舞的时候也是很生气。

但她率先考虑的却不是卫国鸣做了什么,而是别人对卫国鸣做了什么。

“你可别乱来,我可打听过了,那个老师可不是什么善茬,招惹他对我们没什么好处!”卫庆宏警告道。

“那难道就让我们儿子白白受气了吗?卫庆宏,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贵妇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凭什么让他们忍啊,他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是卫国鸣先欺负了他的学生,被教训也是活该,有什么好说的?”卫庆宏冷哼道。

“那又怎么样?那些学生能和我的宝贝儿子相提并论?我儿子欺负他们是抬举他们了!”贵妇却很嚣张的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卫庆宏气得浑身直打颤。

而突然间,他便感觉脖子上一冷,忍不住回头望去,却发现自家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

“是你开的窗?”卫庆宏转过头去看着自己老婆,可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没把他的屎都给吓出来。

在那贵妇的沙发背后,站着一个男人!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无声无息,诡异异常,那脸上的小丑面具阴森可怖、栩栩如生,让人感觉那不是面具,而就是人的脸似的!

“我怎么可能会开窗,这大冷天的,是你自己开的。”贵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依旧无所谓的说着。而等她看到自己丈夫的表情之后,也不禁错愕了:“老东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见鬼了?”

“你...你后面...”卫庆宏颤颤巍巍的指着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贵妇狐疑的扫了他一眼,而后转过头去,当看到郝建之后也不禁吓得惨叫了一声,当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而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你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卫庆宏这时候也回过神来,颤颤巍巍的指着郝建。

“我保护就是你们口中那个中医院的老师吗?”郝建冷笑道。

“就是你打伤了我儿子,还让他跳脱衣舞?”闻言,那贵妇顿时就反应了过来,气焰嚣张的指着郝建。

“没错,是我!”郝建笑眯眯的道。

“我没找你,你还敢来找我?真是反了你!来人,来人啊!”那个贵妇恨火难平,当即便想要叫来保镖收拾郝建。

“不用叫了,他们都已经被我收拾掉了。”郝建走了上来,拿起桌子上的一瓶刚开的红酒,而后对着嘴巴咕噜咕噜的猛吹了起来。

闻言,卫庆宏夫妇俩都惊呆了,而后两人便是有些惊恐的看着郝建:“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告诉我卫国鸣在哪?”郝建走上前来,单手掐住了那贵妇的喉咙,那面具下深邃的目光紧盯着那贵妇:“要不然,我就杀了你们。”

“你住手!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卫庆宏吓得有些脚软了,心中却也是懊恼不已,卫国鸣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个神经病呢。

“你可以报警,不过我向你们保证,在警察来到之前,你们都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郝建冷笑道。

卫庆宏浑身一紧,不敢再提报警的事情了,这家伙敢擅闯民宅,还解决掉他所有的保镖,就代表他压根就不怕警察。

“就算是我儿子欺负了你的学生,可你不也惩罚过他了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咄咄逼人呢?”卫庆宏沉声道,脸上充满了畏惧,生怕郝建真的一个不小心把他老婆给弄死了。

“是啊,然后他就伙同别人绑架了我的朋友,现在我找不到卫国鸣,所以就只能来找你们了。”郝建冷笑道。

“什么?!”

卫庆宏顿时表情剧变,而后咬牙切齿的瞪着贵妇:“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连特么绑架这种犯法的事情他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贵妇也不敢再嚣张,眼眶含着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郝建。因为喉咙被郝建掐着,所以此时的她说不出一句话来,并且脸色也憋成了铁青色。

“子不教父之过,慈母多败儿,我想这个道理你们都听说过了吧?所以你们现在替卫国鸣代为受过,应该也没什么好抱怨对吧?”郝建呵呵一笑,掐住贵妇脖子的手随之加重。

那贵妇顿时直翻白眼,整张脸都成了猪肝色。

刚才这贵妇说的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对于这种贱人,郝建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别杀我老婆!”卫庆宏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对郝建磕头求饶。

“那就告诉我卫国鸣在哪!”郝建厉声道,找不到卫国鸣,卫庆宏夫妇俩就得给他们陪葬。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卫庆宏像是一下子就苍老了十岁,那张老脸布满了忧愁。

“我知道,但是你们还是得死!”郝建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在那贵妇的面前晃了两下:“现在,我要在你的脑袋上开一个窟窿!”

那贵妇顿时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哀求似的看着郝建。

“哎哟,你这是干嘛呢,刚才你不是很嚣张的吗?还说要找人收拾我不是吗?你现在这样子可是很丢人的啊。”郝建调侃的道。

“别别别,我现在就给卫国鸣打电话!”卫庆宏惨叫道,此时也没有办法了,连忙拿出手机给自己儿子打电话。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