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子不教父之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卫庆宏急急忙忙的给卫国鸣打电话,却怎么打也打不通。

卫庆宏哭丧着脸望向郝建:“他的电话打不通。”

“打不通就继续打,这种小事还要我教你吗?”郝建翻了翻白眼,用力掐了贵妇一下:“我可告诉你们,如果联系不上卫国鸣,那你们就都得死!”

“别别别,我现在就打,别伤害我老婆。”卫庆宏紧张的说道,急忙再次拨通卫国鸣的电话。

卫庆宏持续打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是打通了卫国鸣的电话。

“爸,那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吗?”卫国鸣疑惑的问道。

“你这个逆子,你是不是绑架了一个女孩?”卫庆宏怒斥道。

那头的卫国鸣大吃一惊:“爸,你是怎么知道的?”

“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说呢?”卫庆宏怒吼道,都快气疯了,卫国鸣果然干出这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了。

“找上门来?是郝建吗?”卫国鸣顿时表情一僵,郝建竟然找到自己家里去了?

“没错,就是他,他已经说了,要你立刻放了他朋友,要不然他就杀了我和你妈妈。卫国鸣!你不要一错再错了!”卫庆宏大喊道。

“爸,我现在没办法放人。”卫国鸣焦急的道,目光望向不远处的薇薇安,现在这里可不是由他说了算,而且人都已经到这了,对方怎么可能任由他乱来呢。

这时候要是把秦冰给放了,那何长欢还不得埋了他?

卫国鸣也没想到郝建竟然这么卑鄙,直接也去绑架他的父母了。

“混帐,难道你想看着你妈妈死吗?”卫庆宏急红了眼,都到了这个时候卫国鸣居然还是执迷不悟,这是要害死他们的节奏啊。

卫国鸣的表情也是变得极其难看,对着电话怒喝:“郝建,你要是敢对我妈怎样,我会把你的女人折磨致死的!”

“呵呵,还敢威胁我?我该说你勇气可嘉吗?”郝建冷笑一声,而后一把抓住卫国鸣母亲的手,用力一捏,只听咔嚓一声,便直接捏碎了。

“啊!”那贵妇痛呼一声,汗水便是如瀑般落下,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不要!”卫庆宏惨叫了起来,整个人当成便吓蒙了,两腿都在打颤,他知道郝建说到做到,一定会杀了他们的。

“郝建,你...”那头卫国鸣自居的匪夷所思,秦冰不是他的女人吗?为什么这家伙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郝建接过卫庆宏的手机,阴森的说道:“卫国鸣,你知道我们两个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那就是你是脑残而我不是。我敢杀你的父母,而你敢杀秦冰吗?”

敢吗?自然不是不敢的,卫国鸣知道如果自己杀了秦冰,郝建估计就不会上当了,那么他们的计划也都将付诸东流。

听到卫国鸣沉默,郝建笑得更加讽刺:“你看,你不敢,既然如此,你凭什么威胁我呢?告诉你,只要秦冰少一根汗毛,你的父母都得给他陪葬!如同寄生虫一样的你,在失去你父母之后,要怎么在这个艰苦的世间摸滚打爬呢?”

“.......”卫国鸣恨得咬牙切齿,却无所从回答。

就他那点能耐,要是他爸妈死了,估计他连财产都拿不到,会被那些股东们整死。

“你想怎么样?”卫国鸣对郝建问道,此话一出,他都觉得有些丢脸了,因为现在的他是被郝建牵着鼻子走。

原本以为绑架了秦冰就可以要挟郝建,可以在郝建的面前作威作福,可谁能想到还是这样的结果,这家伙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

“我不会要求你放了秦冰,因为我相信你这样的垃圾是没有能力做这种事的,所以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们的位置,然后滚到一边等死吧!”郝建冷嘲道。

闻言,卫国鸣真的很想反驳几句,但他却没有这样的资格,被郝建吃的死死的。

“西城区木香苑八十三号,限你在半个小时内赶到,要不然我...嘟嘟...喂?喂喂喂?妈的!”卫国鸣还没说完郝建就挂了电话,气得他差点想砸手机。

而此时的郝建,转过头去望向卫庆宏夫妇,夫妇俩顿时如丧考批,脸色煞白的盯着郝建。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们了,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比杀了你们还要让你们难受!我...要去杀卫国鸣!”郝建冷笑道。

“不,求你放过他,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那贵妇跪下磕头讨饶,哭成了泪人。

“早知如此,当初你们就该好好管教卫国鸣的。”郝建没有答应,留给他们一个绝情的背影。

而郝建才刚从卫国鸣的家中出来,便遇到了赶到的高寄萍。

“找到黑猫哥了!”高寄萍对郝建说道,此时的她也是松了口气,因为找到黑猫哥,终于能够让郝建消气了。

然而,郝建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有些不耐的道:“我早就找到了。”

而后郝建便不再搭理高寄萍,直接朝着前方离开。

高寄萍愣了一下,而后气得直跺脚,这个家伙,说声谢谢难道会死吗?

既然你都打算自己找了,为什么还要让她去找?

其实这主要是因为郝建想要以防万一,这边找不到卫国鸣,至少高寄萍那边能带来些好消息。

而既然卫国鸣都找到了,那么黑猫哥肯定是和他在一起,郝建打算将其一网打尽。

郝建上了车准备离开,可还没等他发动汽车,高寄萍却挤了上来。

郝建不满的瞪着她:“你干嘛?”

“还用问吗?当然是去狙击叛徒啊,黑猫哥背叛了我,我自然是要杀他的。”高寄萍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那你应该带上你的人自己去,为什么要和我同行?”郝建不悦的问道。

“那是因为你比较强,和你在一起我安全。”高寄萍很没脸没皮的道,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既然何长欢都决定出手对付郝建了,那么肯定留有后手的,自己那点人估计不够死。

所以还是跟郝建在一起安全点。

郝建也被高寄萍的无耻给打败了,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他也懒得去和高寄萍计较,直接发动了汽车。

.......

此时,孔家。

何长欢从黑猫哥那出来后,便直奔孔孝真的住所。

有段时日不见,但何长欢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见面竟然会这么尴尬。

此时,何长欢简直要被孔孝真眼前这模样给吓坏了,此时的孔孝真蓬头散发,穿着一件沾满汗渍的T恤,双眼无神,眼窝深陷,面色昏黄,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

何长欢怎么也想不到孔孝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家伙不是一向都有洁癖吗?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自从上次输给郝建之后,孔孝真就整个人崩溃了,在那之后就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所以成了如今这模样。

素来俊美温雅的佳公子,现在就成了邋里邋遢的流浪汉了。

“你...”何长欢准备说话。

“哈...呸!”但一句话还没说话,孔孝真就直接一口痰吐了出来,直接就吐在何长欢的脚边。

何长欢整个人的脸都绿了,这家伙他瞄是故意的?

“我想对付郝建,梁建坤和我都已经出手了,就差你了。”何长欢看着孔孝真道,强压着心中的火气。

只要孔孝真也出手,那郝建便将四面楚歌。

孔孝真打了个哈欠,起身道:“我要去睡觉了。”

闻言,何长欢顿时一皱眉,怒道:“你是怕了他吗?”

孔孝真回过身来,笑着道:“我只是不想死而已!”

何长欢眉宇间浮现一丝嘲弄:“看来你真的被他吓坏了。”

“随你怎么说。”孔孝真只是笑笑,却并不生气。

他真的变了,如果换做是以前,如此傲气的他被人嘲讽,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应该说他变了,也成熟了。

“无胆匪类!”见到孔孝真离开,何长欢顿时怒哼一声,站起身来朝着外头离去。

而此时,郝建也已经抵达了卫国鸣所说的那个地方。

那是一栋小别墅,位于郊区山顶的位置,周边都没有人烟,显得很荒凉。

这主人当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把住宅建在这样的地方。

还没进门,郝建就感觉到了一阵肃杀之气在弥漫,他眼睛瞄了瞄左边,然后又瞄了瞄右边,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高寄萍不解的问道。

“左边三十米外的山坡上有狙击手,右边六十米的一棵树上也有。”郝建淡淡说道。

高寄萍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家伙难道有透视眼吗?”

“杀气。”郝建回答道。

“杀气?真的有那种东西吗?”高寄萍陡然一惊,他还以为所谓的杀气不过是武侠小说里捏造出来的呢。

“当然有,只是你们普通人察觉不到而已。”郝建解释道,对于他这种经常在死人堆里摸滚打爬的人来说,对于这种感觉是再敏锐不过了。

其实杀气说白了就是对于危险的第六感罢了,就像是野兽的感知力一样,通过后天的培养,也是能产生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