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严于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骗子!”秦冰恶狠狠的盯着郝建,目光中闪烁着愤怒的泪花。

郝建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我救了你!”

“啪!”

秦冰又一巴掌甩了过去,冷冷的道:“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而后,秦冰便哭着跑出了别墅。

“喂,我想我没办法这么做诶,毕竟我们可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不你辞职吧!”郝建对着跑出去的秦冰喊道。

“唉,你非得这么贱吗?”高寄萍忍不住叹了口气。

“闭嘴!”郝建阴沉的呵斥道,而后也走出了别墅。

而这边发生的事情,何长欢那边也很快收到了消息,除了薇薇安之外,所有人全部死绝,就连薇薇安都不是郝建的对手。

此时的薇薇安躺在病床上,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我会杀了你的,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这是薇薇安出道以来的第一败,而她会深深的记住这个带给她失败滋味的男人。

与薇薇安一样,何长欢也品尝了失败,但与薇薇安不同的是,何长欢想的不是如何报复郝建,而是怎么逃离郝建。

连薇薇安都败给了郝建,自己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如今他唯一想做的,就是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赶紧准备好飞机,今晚我就离开花市出国!”何长欢一脸紧张的道,他的人都死光了,连卫国鸣他们都死了,郝建杀了那么多人,也不会差他一个,这个时候要赶紧逃离花市才行。

“那薇薇安小姐怎么处置?”一人问道。

“就让那没用的废物继续留在这里!”何长欢冷哼道,没准还能利用薇薇安拖延一下时间。

薇薇安未能击败郝建让他很是生气,如今害得他不得不出国避难。

何长欢乘坐私人飞机离开了花市,郝建也的确想要去追杀他,但却因为不知道何长欢机坪所在的位置,所以只能作罢。

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因为舒雅离开了花市去了法国,所以郝建接替她管理整个集团,有时间的时候也会去中医院逛逛。

与叶铃兰的约定,也因为秦冰出事而推迟了一个星期。

而自从绑架一事发生之后,郝建就没有在中医院里看到秦冰,让他怀疑秦冰是否真的辞职了。

不过对此郝建也漠不关心,他能理解秦冰的做法,也觉得她这样做再好不过,因为只有远离他,秦冰才是绝对安全的。

“叩叩...”

外头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郝建头也不抬的道。

袁姗姗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说道:“你这腔调,真是越来越像董事长了。”

郝建哈哈一笑:“那是,如果不像她,怎么镇得住你们?”

旋即,袁姗姗也是微微一笑,走到了郝建的跟前,将一份文件放在郝建的面前:“既然你那么能耐,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也像董事长一样将所有事情都处理的妥妥当当。”

郝建看着面前的不解,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珠宝供应商的新报价单。”袁姗姗收起了笑脸,面颊隐约间有些不快。

郝建狐疑的看了袁姗姗一眼,而后低头查看文件,片刻后,他也不禁怏怏不快的道:“怎么价格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

他们舒雅集团的珠宝并非自己开发的,而是通过向珠宝商购买后进行设计、切割,然后再推到市面上进行销售的。

原本价格都很平稳,但这一份新的报价单突然就将每样珠宝的价格提升了百分之五十,这就让他们集团平白无故增加了支出。

金银这些还好说,主要是那些宝石,一克上涨百分之五十,那一百万的宝石就要卖一百五十万,简直涨的离谱。

涨价也不带这样涨的,这根本就是在敲诈!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打电话去给他们的负责人,但他们的负责人却坚决不接电话,同时表示这个价格绝不下调,要么给钱,要么他们就给我们断货!”袁姗姗表情有些难看的道,她自然也看得出来对方是在故意使坏。

这若是换做以往倒也没什么,可问题是他们集团近期正准备进入法国市场,正需要一批货来奠定在法国市场的地位。

这个时候如果对方给他们断货的话,他们的珠宝就设计不出来,之前所付出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郝建也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查清楚对方突然涨价的原因了吗?”

“目前还不清楚,只知道珠宝供应商的老板严于洪一夜之间就决定提高价格,且偏偏只针对我们一家。郝建,你说他们是不是知道我们准备打通法国市场,正急需生产一批货,所以故意耍滑,想要狠捞我们一笔?”袁姗姗询问道。

郝建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我们集团和他们合作那么久了,他不可能为了这一点点利润就和我们闹掰的。”

旋即,郝建便是叹了口气:“只怕这一次,对方是冲着我来的!”

郝建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何长欢或者是梁建坤等几个人中的一个在搞鬼。

否则供应商的态度不会突然来这么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更重要的是还只针对他们一家提价,这摆明就是和他们不对付。

“还有别的珠宝供应商可以考虑?”郝建对袁姗姗对问道,无论如何珠宝上市时间都不能耽搁。

袁姗姗有些遗憾的摇头:“能够找到品质与之相当,并且提供货量还这么大的供应商几乎不太可能,即便找得到,从谈合同到成功发货只怕也要个把星期的时间,这样还是耽误我们的上市时间。”

他们集团目前对珠宝的需求量很大,也就那一个集团有办法提供。

“看来,无论如何都只能依靠严于洪了啊。”郝建也是露出了苦笑,看起来他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要不要打电话通知舒董事长?”袁姗姗对郝建询问道,她看得出来郝建已经焦头烂额了,这个时候还是让舒雅处理会比较好。

“不用,这件事情我能处理,她现在子啊法国也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不要让她因为这些小事而分神。”郝建说道,而后道:“今天给我安排一下和严于洪见面。”

“可是我担心严于洪会避而不见啊。”袁姗姗有些担忧的道,她几次去求见严于洪都被严于洪拒之门外了。

“你告诉严于洪我知道他女儿砸哪所学校上学,我相信他就愿意见我了。”

“......”

........

晚上,郝建和袁姗姗准时的出现严于洪的办公室内,本来严于洪也的确是不想见郝建的,但被郝建那么威胁之后,也就没有办法,只能忍着心中的不快与之见面。

严于洪是个典型的商人,从他那一尘不染的西装、油亮光滑的鞋面以及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中就能看得出来。

此时的严于洪嘴里叼着雪茄,微胖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不悦的扫了郝建两人一眼,漠然道:“报价单我已经给你们了,要么按照我的要求提价,要么就断货,就这么简单!”

“之前我们合作都是以老价格合作的,你这突然提价未免有些不合情理吧?而且我们集团目前正是上升阶段,你这时候提价不是摆明了敲诈吗?”袁姗姗很生气的道。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看不到钱我就绝不发货!”严于洪冷冷的道,态度异常坚决。

“严老板,我们之间合作了这么久,你突然闹出这么一出,未免有些不念旧情吧?”郝建也开口了,眯着眼睛望着严于洪。

严于洪淡淡的扫了郝建一眼,神色不屑的道:“本来我也不想这样,但谁让舒雅集团和你扯上关系了呢?郝建,你以为我是在针对舒雅集团吗?我其实是针对你!”

严于洪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他就是明摆着和郝建过不去。

“哦?那么请问是梁建坤、孔孝真、何长欢中的哪一个要你找我的麻烦呢?”郝建像是一眼就看透了严于洪似的,笑眯眯的问道。

而严于洪也不禁瞳孔一缩,这个家伙竟然早就察觉到了?

“让我猜猜看,应该是梁建坤吧?他最近倒是挺闲的,有时间干这么无聊的事情。”郝建调笑着道,现在何长欢忙着逃命,应该不太可能是他。

“是又怎么样?”严于洪冷哼道:“要该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人是我郝建所不能招惹的。”郝建很嚣张的说道,而后站起身来:“我给你一个选择,要么老老实实的发货,要么,你就在地狱里面忏悔!”

“怎么?威胁我吗?告诉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早在你回来之前我就在我这办公室里头布置好了监控录像。一旦我死了,这边发生的事情就会立刻传到梁建坤那里,并且同步上传到网上,到时候你就会成为全国人民都知道的杀人狂!”严于洪冷哼道,显然他也知道郝建不好惹,所以在这之前就已经留有后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