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无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虽然郝建距离他们有十几米的距离,但这依旧瞒不住郝建的听觉。

“想我们?我看是想我们死吧?”叶铃兰冷笑道。

“大小姐还请见谅,你们不死,三少爷无法上位,夫人坐立难安,所以...”而此时,一个大光头却也是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从背后拔出双刃,阴恻恻的看着叶铃兰:“所以能请你去死吗?”

叶铃兰表情一僵,但对于这结果也不感觉意外,对方既然出现在这里,便决不允许她活下去。

“放过叶纯良,只要我一死,他不足为惧。同时我向你们保证他以后绝对不会向你们报复!”叶铃兰对这些人说道,在为叶纯良求情。

她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掉了,以那个女人的歹毒心思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但她希望能以她的死来挽救叶纯良。

“这个我们只怕没办法答应你,出来之前夫人已经交代过了,绝对不能让你们两姐弟活下去,所以大小姐,你还是赶紧让二少爷出来吧,我们不会让你们感到一丝痛楚的。”一个娘娘腔极其妖媚的说道。

“你们...”叶铃兰惊愕的看着这些人,忿忿不平的道:“你忘记了我父亲以前是怎么对你们的吗?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

“大小姐,家主已经去世多年了,现在当家做主的已经是夫人了,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鹤发老头淡笑说道。

“和她废话什么?先奸后杀!这样的美妞,就这么杀了未免太可惜了!早年我就想品尝品尝她母亲的滋味,奈何她母亲死了,现在母债女偿吧!”一个黑瘦猴子淫笑着道。

这个家伙在叶铃兰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对她有非分之想了,只不过因为叶铃兰她父亲是家主,他才不敢胡作非为,但现在家主已经死了,而叶铃兰又成为了新家主的眼中钉,他自然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其他人也没有反对,而是冷眼旁观着。

此时,那个鹤发老头便开口道:“大小姐,你自裁吧!念在家主的面子上,我不让你被他****!”

“老头,你找死?”那瘦猴顿时眼神寡毒的盯着鹤发老者,显然对他坏了自己好事而倍感不满。

“你们都去死!”叶铃兰怒吼一声,扑了上来。

此时她已经被气疯了,身为她父亲的旧部,竟然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解决其中哪怕一个,介绍对郝建和叶纯良的威胁。

“她是我的!”

瘦猴淫笑了一声,也朝着叶铃兰扑了上去,赤手空拳与叶铃兰肉搏。

叶铃兰恨透了这个淫贼,猛地一个鞭腿朝着瘦猴扫了过去。

“来得好!”瘦猴大笑一声,却一记反手擒拿将叶铃兰的腿抓住,很恶心的在她的小腿上舔了一下,而后露出陶醉的神情:“嗯,真香!果然是人如其母啊!”

叶铃兰恼羞成怒,整张脸都赤红一片,想要将自己的腿抽出来,但力气却不足瘦猴那么大,只能被他这样架着。

其他的无常都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去阻止瘦猴的行为,反正在他们看来叶铃兰已经是个死人了,反正是个死人了,让瘦猴娱乐一下也无可厚非。

虽然都是叶铃兰父亲的旧部,但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叶铃兰他父亲已死,他们所属的势力换了个人当家做主,他们也只能听候那位夫人的差遣了。

而此时,瘦猴已经将叶铃兰紧紧抱住,那脸上随之流露出淫邪的笑容:“来,宝贝,让我亲一个!”

“放开我!你这无礼的畜生!”叶铃兰恶狠狠的道,瘦猴那恶心的口气熏得她差点作呕了。

“哟,都这个时候了,还想摆大小姐架子啊?”瘦猴讥笑道,以一种像是恶狼盯着绵羊的目光盯着叶铃兰:“别挣扎了!好好享受吧,我会让你很愉快的!”

“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放开她,要不然过一秒钟我就砍你一根手指,直到将你全身血肉全部削完为止!”郝建冷冷的说道。

而就在此时,一道略显冷厉的声音便从不远处传来。

众人同时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便看到郝建抽着烟,靠在车子的旁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众人。

“郝建,你下来干嘛?你快带纯良走啊!”叶铃兰急切的道,这个家伙刚才分明答应过自己,怎么突然食言了呢?

叶铃兰很担心,怕郝建会忍不住对这些家伙出手,要是那样的话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真有我丢下自己的女人跑了?我可做不了这种事情。”郝建撇了撇嘴。

“你...唉...”叶铃兰此时也不知该感动还是该生气了。

而瘦猴等人一听,却也不禁愣了一下,叶铃兰竟然有了世俗的男朋友。

旋即,瘦猴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嘲讽道:“大小姐,这是你男朋友?你的眼光也太差了吧?”

“不过看到我们这么多人还敢威胁我,你小子胆色不错嘛。”瘦猴呵呵一笑,却还是不肯将叶铃兰放开。

“一些老弱病残而已,何足挂齿?”但郝建的神色却很轻蔑,似乎压根就没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

闻言,瘦猴等人都不禁脸色一变,因为他们的确大多年纪都很大了。最年轻的也都四十出头了,毕竟是叶铃兰父亲以前的旧部,怎么可能还如此年轻。

不过虽然年纪大了,但距离老弱病残还是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郝建这么说摆明了是在羞辱他们,此时他们六个都不禁面露怒色。

“小子,你真的很让人讨厌!”瘦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望向郝建的眼神,便随之充斥杀意。

“彼此彼此。”郝建的目光也冷若冰霜,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而后直盯着瘦猴:“现在已经过去两分钟三十五秒的时间,按照我刚才说的,我想我不得不把你削的只剩下骷髅骨!”

“找死!”瘦猴怒喝一声,再也忍不住郝建的挑衅,丢下叶铃兰朝着他飞扑而来。

区区一个凡夫俗子竟然敢挑衅他,简直是在找死!

“郝建快跑!”

叶铃兰趴在地上,却连站起来都忘记了,便直接冲着郝建大喝了起来。

但郝建却压根就不当回事,看都不看那瘦猴一眼,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而后眯着眼享受了起来。

瘦猴恨得咬牙切齿,这家伙居然敢小瞧他?瘦猴从背后拔出两把造型古怪的短刀,冲向了郝建。

“瘦猴竟然连断龙刃都用出来了,看来是真的是被这家伙给惹恼了。”那娘娘腔笑吟吟的道,知道一会儿郝建一定会死的很惨。

“死吧!蝼蚁!”瘦猴大笑一声,,从天空中一跃而下,双刃猛袭郝建的喉咙。

“呵...”郝建嘴角抹过了一道冷嘲,而后将烟头弹开,旋即站直了身子。

瘦猴猛然落下,而就在此时,一只手便随之伸了出来,一下掐住瘦猴的喉咙。

“咔!”

瘦猴下落的身子瞬间就止住了,整个人挂在了郝建的手上。

原本在嘶吼的他,就像是一只鸭子瞬间就被掐住了咽喉,直接就萎了。

而其余五位无常看到瘦猴竟然被郝建给击败了,也不由得大惊失色,强如他们这般的存在,每一位都是要么不出世,一旦出世就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超然存在。

这个世上能够与他们匹敌的人是少之又少,可是郝建竟然就跟抓小鸡似的就将他们之中的一员给擒住了?

那瘦猴也是表情惊恐的看着郝建,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如此简单粗暴的一手,就阻挡了自己那刁钻狠辣的攻势,这怎么可能?

车外的叶铃兰和车内的叶纯良也都是目瞪口呆的样子,难以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族中的高手实力如何他们再清楚不过了,至今还没见过有人能够一击击败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

“以不变应万变!一手杀敌,这家伙已经将武道演化到了极致!”那个娘娘腔惊叹道,神色有些不安。

而此时瘦猴望向郝建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惊恐,这个家伙将武道演化到了极致?那不是已经接近最强了?

“唰!”

郝建直接单手扯掉了瘦猴的一只手臂。

“嗷!”

瘦猴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双眸血红,像是一只受伤的凶兽一般。

“记得我说过的吗?”郝建冷冷的看着瘦猴。

瘦猴一个劲的摇头,而后望向自己的同伴,投去求救的眼神。

“叶天府的威严不容践踏,小子,你若不放开他,必定会遭大祸!”那个鹤发老者站了起来,冷漠的看着郝建。

“叶天府?”郝建皱了皱眉头,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势力。

旋即,郝建便嗤笑了一声。瞪着那老者道:“管你叶天府还是李天府,敢动我郝建的女人,那我就是孙猴子,专门闹天府!”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