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夫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之所以敢这般桀骜,只不过是因为你不了解叶天府的可怕!”那鹤发老者冷哼道,如果郝建知道叶天府代表着什么,那他就不敢这般说话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之所以敢这么和我说话,只不过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的可怕!”郝建也学着那老头的口吻冷哼道。

“气煞我也,一起上!宰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鹤发老者勃然大怒,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从衣袖中抖出一把寒霜利刃,朝着郝建冲了过去。

“霜冷九洲!”

鹤发老者怒吼一声,当头一剑怒劈而下,一道惊人寒霜扑面而来,所过之处,连绿叶都被冻成冰片,甚是骇人。

其他几位无常也一起出手,各种绚烂光辉不断闪烁,他们都祭出了自己武器。

看得出来这些武器都很不凡,以各种玄铁灵石铸造,通体光华流动,看起来很是绚烂。

“卑鄙,你们卑鄙!”车小小恨得牙根痒痒,他们竟然以多欺少!

但此时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她的话,所有人都只想立刻斩掉郝建。

这家伙在武道上登峰造极,已接近于无敌,单打独斗估计无人是他的对手,只会被他斩掉。

他们都不想落得与瘦猴一样的下场,所以决定一起出手,以最快速度斩杀郝建,永绝后患!

眼见鹤发老者杀来,郝建不退反进,双手握拳,直接轰向鹤发老者的霜寒剑。

鹤发老者怒极反笑:“小辈你太托大了,竟然想以肉身抵挡霜寒剑,我会将你斩成肉泥的!”

“不要杀他,断去四肢,擒回叶天府为奴,让他永世受苦!”那个娘娘腔冷哼说道,心中也不禁懊恼,他要让郝建知道得罪叶天府会有怎样的下场!

“来!让我看看所谓的叶天府,到底有多大能耐!”郝建张狂大笑,如同一尊无敌的君王,无惧诸位无常的来袭,悍然一拳轰向霜寒剑。

“找死!”

五位无常同时怒吼,神色充满狠辣。

“铛!”

鹤发老者的霜寒剑发出一声颤音,不断的抖震,而后轰然破碎!

“什么?”鹤发老者惊恐万状,难以想象这竟然是真的,他的霜寒剑可是用深寒坚冰打造而成,比钻石还要坚硬百倍,结果竟然被郝建一拳轰碎了?

他难以相信,这家伙难道是人形怪物不成?

“坏了,他不是接近于武道无敌,而是已经无敌了!快退!”娘娘腔急得嗓音都变了,这时才发现自己眼拙,对方肉身已经无敌,堪称武道第一人,比他们这些半武半修都要强大!

鹤发老者等人也是全部惊骇,此时不敢再战,全部倒飞出去,想要逃离郝建的魔掌。

“欺负了我的女人还想跑?都给我留下!”郝建怒喝一声,抓起鹤发老者的一条腿,就朝着那准备逃跑的四位无常砸了过去。

鹤发老者气得鼻子都快要歪了,活到他这样的年岁,谁人不得敬重三分。可郝建竟然以这么屈辱的方式对付他,让他想吐血!

闻言,叶铃兰却也是俏脸绯红,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鹤发老者像是个皮球般被丢了出去,撞在其余四位无常的后背,将他们四人撞倒在地。

五位无常顾不上疼,起身就要跑。

但郝建此时已经追了上来,如同魔王降临般一跃而下,单手擒住那娘娘腔,将其他按在地上,让他的脸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鼻骨都碎了,鼻血横流。

“就是你说要砍掉我的四肢是吧?”郝建冷笑道。

“我...我错了。”那娘娘腔都快吓尿了,谁知道自己的一时口快,到头来竟然会有如此下场。

“要不,我给你永世为奴?”

“不用了,你太弱了。”郝建讥讽道。

闻言,娘娘腔有种想骂娘的冲动,以他的身份不知道多少势力想要招揽他,结果郝建竟然嫌他太弱了?还有比这更加侮辱人的吗?

“砰!”

郝建一拳便打爆了那个娘娘腔的脑袋。

鹤发老者等人无不是目瞪口呆,无不是感觉一股寒气拂遍全身。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主宰别人的生命,而现在头一回被人主宰生命,这种感觉令他们无所适从。

郝建抬起头,那冷若冰霜般的眸子直视着余下四人:“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你...你莫要自误!杀了我们你就等着承受叶天府的雷霆之怒吧!”其中一人对郝建威胁道,但说起来却没有多少底气。

但话音刚落,郝建便瞬间移动到他身边,反手一拳抡去,当场便将他的脑袋轰爆。

“不要杀我!我愿为奴,永世不叛!”一个无常跪倒了下来,神色慌张的道。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他不是对手,只有求饶才能活命。

“主子死了你就绝他后人,你这话没有说服力!”郝建再度一拳轰去,又将那无常脑袋轰爆。

六位无常,转眼间便死了两个,剩下的两位无常都不禁颤抖。

无常索命,厉鬼勾魂,而今竟然被别人勾了魂索了命,他们全都惊骇不已,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勾魂无常!

此时面对郝建,鹤发老者等二人充满了无力感,郝建肉身练就的极其强大,可以肉体撼动神兵利刃。这种人很可怕,光靠双拳便能随便取人性命,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夫人会为我们报仇的!”一个无常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他已经知道自己绝对活不了,索性也不求饶,神情激昂的大喊了起来。

“砰!”

然而,他的下场与前面几位无常一样,脑袋滚地。

旋即,郝建便将目光投向了鹤发老者:“你没什么要说的?”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没什么好说的!”鹤发老者冷哼道,态度很强硬。他不做无力的威胁,更加不会向郝建求饶。

“很好,我欣赏你的骨气!”郝建冷笑了一声,而后单手捏爆了鹤发老者的脑袋。

来的六位无常,没有一个活到了最后,所有人都被郝建给斩掉了。

郝建走向已经傻眼了的叶铃兰,将其缓缓抱起:“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就找家里的男人来撑着,不要再自己扛了,别再像上次一样了,要不然我可就打你屁股了!”

这威胁之中,却带着浓浓的宠溺。

叶铃兰怔怔的点了点头,已经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他们是什么来头了吧?”郝建笑问,他觉得自己有权知道郝建的身份。

“郝建,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真的没办法。如果让你知道太多,就等于是把你牵扯进来,那不是我的本意。除去六位无常之外,上面还有四位阎王,两位判官,以及一位孟婆和冥王,他们的实力都要高无常无数倍,不是你能应付的。”叶铃兰神色落寞的叹了口气。

郝建瞥了一眼地上那些尸体:“你觉得现在这样的情况,我还能逃得开吗?”

叶铃兰也随之一怔,而后有些后悔的道:“或许像我这样的人,真的不应该交什么男朋友的,是我害了你!”

“啪!”

郝建直接就在叶铃兰的****上拍了一巴掌。

“嗯~”

叶铃兰嘤咛一声,有些幽怨的看着郝建,小声的嘟囔道:“纯良还在车上呢。”

“那你还敢胡说八道吗?看我不揍你丫的!”郝建怒哼道。

“以后不说了。”,叶铃兰撅着嘴委屈的说道。

“现在,告诉我,什么是叶天府!”郝建对叶铃兰命令道。

......

这是一处飘渺的峰峦,为一主峰,与周边六座山峰簇拥起伏,形成苍龙盘卧之势,而这主峰便是龙首。

在那主峰上,坐卧着一座桂殿兰宫,非常浩大与磅礴,与世隔绝。

在这宫殿之中,一个身着轻纱的美丽女人手里拿着一把小剪刀,正在为眼前的盆栽修剪枝桠。

她盘着发髻,姿色雍容瑰丽,有些飘渺与出尘,虽然年近四十的年纪,却依旧美若十八九,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夫人,六位无常都失手了。”这时候一个随从走了上来,对她鞠了个躬。

“咔嚓...”

那贵妇便一不小心将一朵刚刚萌生出来的嫩芽给剪掉了,那个随从见状连忙将腰弯的更低,背上渐渐浮现冷汗。

在这山顶上,没有一个人不怕这个蛇蝎美人,所有人都对她敬而远之。

旋即,那贵妇便将剪刀放在桌子上,没有回头,淡淡的道:“都死了吗?”

“嗯,六人都死了。”那随从回答道。

“那就好。”贵妇那火辣的红唇随之浮现一丝迷人的微笑。

闻言,那个随从便是双腿都是打颤,六位无常对这个女人马首是瞻,可她竟然说他们死得好,这心可真恨啊!

他知道六位无常此次行动失败,就算不死在敌人的手里,回来也会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有谁在护着那两个孽种?”贵妇再度开口问道。

闻言,那个随从顿时一惊,不知道贵妇是怎么知道有人在护着他们的,他分明什么都没说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