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车文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此时,郝建却伸出手,从异形眉心的位置摘下了一个小黑圆点,冷笑道:“而且,我相信,这东西的主人,自始至终都在注视着我们呢!”

众人看着郝建手里的圆点,一下子明白了那是什么,那绝逼是针孔摄像机!

也就是说这怪物是被人放出来的?而这怪物的主人,自始至终都在欣赏着他们被屠杀的过程?

此时,所有人心里都燃起了一股无名火,对方进行这么可怕的科学研究也就算了,竟然还拿她们让他的试验品屠杀,把她们当成什么了?小白鼠吗?

对方对于生命的漠视,以及对她们的行径彻底的激怒了这些女生。

如果对方在场的话,估计这么多小妞儿会立刻扑上去将他碎尸万段的。

郝建盯着那个针孔摄像机,表情邪魅的冷笑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一次,你惹错人了!鉴于你曾试图伤害我的学生,我会找到你,然后杀死你!”

郝建知道这个针孔摄像机带有收音效果,对方能够听清他在说什么。

语毕,郝建直接手指一捏,那针孔摄像机便成了粉末。

与此同时,在华夏以北的一个荒岛实验室中,一个男子对着眼前闪烁着雪花的屏幕,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笑容。

良久,他才用英语开口道:“真是个有趣的男人!”

.......

随后,郝建就一把火把那异形给烧了,同时还对车小小等人叮嘱道:“这两个家伙的死我会处理,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不许对任何人说起。”

“为什么?”一个女生疑惑的问道。

“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能够制造出这么可怕的东西,我有预感对方一定不是简单货色,我担心他们会杀人灭口,让你们沉默是为了保全你们。”郝建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情可大可小,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那些女生也似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相继的陷入了沉默,而后都对郝建点了点头,示意会听话。

“你们现在都没事了吧?”郝建对众女生问道。

“没事了。”她们都相继点了点头。

“那好,现在听着,立正!起步跑!给我特么的跑回中医院!”郝建怒骂道。

“什么?”赵雅婷等人全部脸色一垮,赵雅婷更是哀嚎了起来:“可是老师,这里距离中医院数百公里,就算开车都要几个小时,这让我们跑回去,不是让我们死吗?”

“哦吼,你们现在意识到跑太远的坏处了?那你们真该替开了几个小时来救你们的我着想一下。”郝建面无表情的道:“这是对你们旷课来这里找死的惩罚,要么老实照做,要么以后就不要继续上我的课了。”

郝建觉得必须要给这些家伙一些教训,要不然她们还会像今天一样乱搞。

当然,郝建也没真让她们跑回学校,开玩笑,那么遥远的路程,要是真让她们跑回去的话,她们估计跑一个月都到不了中医院。

他只让这些女生跑了一公里就让她们上车了。

而在车上,郝建也了解到了孙艺博的事情,知道了他的种种作为,是他把车小小等人害成那样,然后自己却跑了。

了解过后,郝建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阴沉,显然,孙艺博的无耻已经将他给惹恼了。

郝建将那些女生挨个送回家,到车小小家里的时候,车小小已经睡着了。

郝建只好先让赵雅婷去按门铃,等郭淑娴开门之后他才抱着车小小往里面走。

郭淑娴大吃一惊,不解的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受了点惊吓,不过现在没事了。”郝建解释道。

郭淑娴有些狐疑的看了郝建一眼,但终究没有再多问。

“是车小小回来了吗?回来的正好,你给我们评评理!”可就在此时,一道聒噪的声音便是从郭淑娴家中传来。

郝建和郭淑娴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他们都不忍心惊醒车小小,可对方这么大喊大叫之后,车小小不醒也得醒了。

而后,郝建便看到一堆中年夫妇走了出来,为首的中年男人满头花白,模样竟然与车小小有些神似。

这两人显然是一对夫妻,此时脸上不知为何带着怒色。显然和郭淑娴刚刚吵过一架。

车小小揉了揉惺忪睡眼,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看到这夫妻,脸色顿时便变得不太好看了。

车小小冷斥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显然,车小小也很不欢迎这一对夫妇。

“你这孩子,怎么和你大伯、大伯娘说话的?真没教养,也不知道你这当妈的是怎么管教的。”那个中年妇女不悦的哼了一声。

闻言,郭淑娴顿时就不满的瞪了那个妇女一眼:“大嫂,该怎么教小孩是我事情,用不着你来多事。”

原来,这夫妇二人就是车小小的大伯和大伯娘,男的叫车文东,女的叫欧阳梅,两个人也在政府工作,而且地位虽不如郭淑娴,但也并不比郭淑娴逊色到哪里去。

但他们素来和车小小一家的关系不好,在车小小父亲死的时候,这夫妻二人还来争过财产,不过最终自然是失败了。

但两人贼心不死,就在半个月前,车小小的爷爷过世了,这夫妻二人又再度来抢夺遗产。

但他夫妇二人未曾对老人尽过一点孝,,反而是郭淑娴一直给老人兜屎兜尿,以至于老人写遗嘱的时候写的是郭淑娴这个媳妇的名字,而不是车文东夫妇俩。

这可把车文东夫妇俩给气坏了,车文东才是老人的亲生儿子,竟然什么也得不到?这让他心里怎么能舒服?所以直接上门来纠缠郭淑娴,逼郭淑娴改遗嘱。

郭淑娴哪能愿意?如果车文东夫妇俩干的是人事的话,或许她还不会说什么。

但车文东夫妇是长着人样,却从来不干人事,在她老公过世之后竟然要来抢她们的财产,欺负她们孤儿寡母,郭淑娴岂能理会他们?

而车小小也知道曾经发生的事情,所以对她这大伯一家也是倍感厌恶。

欧阳梅本来是想哄着车小小,让车小小站到他们那边去的,但却忘记了车小小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好欺负的小姑娘了。

“一家子都是野蛮人!”欧阳梅冷哼道,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闻言,车小小和郭淑娴都惊呆了,野蛮人?欧阳梅有资格这么说他们吗?这简直是贼喊抓贼。

“别废话了,郭淑娴,我也不是不懂事理的人,按理说老爷子的遗产本来应该都归我的,毕竟我才是他的青神恶鬼日子。但念在你孤儿寡母的份上,财产分我一半,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车文东趾高气昂的道。

但一听这话,郭淑娴就直接被气笑了,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和财势,压根就不在乎这遗产。但车文东什么都没付出,来到她面前张口就要钱,这种态度她没办法接受。

什么都没做就想坐享其成,这让郭淑娴觉得很可笑!

“别做梦了,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们的!”郭淑娴冷冷的说道,态度非常坚决。

“郭淑娴,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是看在我弟弟和侄女的面子上才跟你商量,你真要逼我来硬的吗?”车文东寒声呵斥道。

“看在他们的面子上?”郭淑娴面带讥笑,道:“如果你们真的顾及他们的话,当初也就不会来抢夺财产了!”

“我看你们是早知道老爷子在遗嘱上说明了一切,因为抢不到钱所以才不得不妥协吧?”郭淑娴冷笑的盯着他们,似乎早就看穿了他们。

然而,就算是被郭淑娴识破,欧阳梅和车文东的脸上也没有半分不好意思,反而是越发的恼羞成怒。

“贱人!当初就不该让你进家门!”欧阳梅像是个泼妇般指着郭淑娴鼻子咒骂。

“你...”郭淑娴也没想到欧阳梅会这么野蛮,竟然丝毫不顾颜面,当着外人的面这样辱骂他。

郝建也是略微抖了一下眉,果然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原本他以为郭淑娴很光鲜,谁知道本地里也受委屈。

“你们是得了狂犬病吗?一大早的在这乱咬人?”车小小看不过去了,瞪着眼对着欧阳梅等人呵斥了起来。

他们有什么资格骂她妈妈?她爷爷把家产给她妈妈,那是她觉得她妈妈好,这又不是她们的错。

“死妮子,你给我闭嘴!别以为这么大了我就不敢抽你!”车文东也恶狠狠的道,这夫妻二人一唱一和,非常的有默契。

“抽我?那你试试看啊!”车小小态度很强硬的扬了下头,鄙夷的看着车文东.

“找死!”车文东直接一巴掌就抽了过来。

但车小小似乎早有预料似的,根本都不躲。

而果然,下一瞬车文东的手就被郝建牢牢抓住,郝建面带微笑的道:“有关于财产纠纷,我个人觉得你们应该去法院谈,在这里大喊大叫是无济于事的。”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