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从死人下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旋即,潘济源便是紧攥着拳头,此时真的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

然而,要说现在谁最先杀郝建,应该是宋可欣才对,郝建竟然当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面拒绝了她?这不是在说她不如陈芝烟吗?

宋可欣气得浑身都在哆嗦,原本俏媚的面容,此时也是带着恨意。

可郝建却再也不去看她,而是转过头去谄媚的对陈芝烟讨好道:“陈部长,我们走吧?我请客!”

陈芝烟扑哧一笑,被郝建逗乐了,这个家伙,真是不气死人不偿命啊,这是故意要让郭碧喜他们跳脚。

陈芝烟语笑嫣然的道:“你真坏!”

潘济源傻眼了,陈芝烟,竟然在撒娇?

郝建哈哈大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既然是给你接风洗尘,怎么能让你请客呢,今天我请客。”陈芝烟说道。

“哎,不用,刚好我今天大赚了一笔,我请客!”郝建将怀里那一大叠钱摊给陈芝烟看。

“哇!这么多钱?”陈芝烟也不禁惊愕了。

“是啊,哥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走!带你去吃好吃的!”郝建搂住陈芝烟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郭碧喜气得快要吐血了,真特么的,这混蛋小子竟然拿着他的钱装B?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潘济源怒吼道,神情很愤慨,眼睁睁的看着陈芝烟被郝建带走,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以为我不想吗?如果杀了他,那么总部不会起疑吗?到时候再派人过来,对我们有什么好处?”郭碧喜冷哼道,眼神布满阴狠:“至少这家伙能够收买,只要给他点好处,相信他会像条狗一样乖乖听话的。”

“那难道就要牺牲我的女人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陈芝烟!”潘济源很懊恼的道。

“白痴,一个女人而已,至于这么在乎吗?想想你现在每个月贪得钱,是钱重要还是女人重要?”郭碧喜瞪了潘济源一眼。

潘济源顿时语塞,却还是不甘的道:“如果没有这小子,我本来可以财色兼收的!”

“放心,这小子故意也只是总部临时调配的,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的,总会有离开的一天的。而且陈芝烟那女人有多么难上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想要把她弄到手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郭碧喜示意潘济源大可放心。

旋即,郭碧喜很严肃的对潘济源二人道:“现在当务之急,是稳住这小子,让他站在我们这边,等到我们腐化了他,他还不是得给我们玩得团团转?到时候他哪里还敢和你抢女人?”

潘济源冷哼一声,终于不再抱怨了。

旋即,郭碧喜便望向宋可欣:“宋可欣,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那小子迷恋上你,并且尽可能让陈芝烟察觉到你们关系暧昧,让陈芝烟对他产生恶感!”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宋可欣一脸怨毒的说道,郝建刚才的行为,也已经将她彻底惹恼了,她发誓一定要将郝建玩弄于鼓掌之间,然后再狠狠的抛弃他,让他知道得罪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所有被宋可欣迷惑的男人,其下场都是极其悲惨,轻则妻离子散,重则家破人亡。

这宋可欣就是堪比妲己那一类的妖妃,每每让男人疯狂的迷恋她,而后又残忍的将他们抛弃。

旋即,郭碧喜便望向门口的位置,嘴角露出一丝冷厉的面前:“一个跳梁小丑,也想在我面前蹦跶,真是不知死活!”

......

而此时,陈芝烟和郝建在一家餐厅里用餐,也在重复郭碧喜刚才的话:“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只要你自己亲自出马吗?”

郝建撇了撇嘴,道:“老婆去了法国,我自然要守护好集团,而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干脆找点事情做咯。”

“所以你就来欺负郭碧喜了?”陈芝烟玩味的道。

“怎么能说我欺负他呢?他那么聪明,我跟他是五五开好吗?”郝建惊讶的道。

“你少来,郭碧喜他们现在明明就给你耍的团团转,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真实的身份。说实话,虐一些比自己弱的人,真的有意思吗?”

郝建低头想了想,而后抬头很认真的道:“很有意思!”

陈芝烟翻了翻白眼,竟然感觉无言以对了。

此时,郝建岔开话题:“对了,你在这里这么久,有没有收集到能够一举扳倒郭碧喜的证据?”

“你别说,还真有。”陈芝烟点了点头,想起了一个人:“在这个公司里头有个设计部的老部长,为公司勤勤恳恳的工作了十几年,被总部分配到这个分公司里,结果才上班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跳楼自杀了,至于郭碧喜的外甥潘济源就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新部长,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潘济源竟然是郭碧喜的外甥?”这倒是让郝建有些惊讶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两年前的事情,因为是自杀,不属于工伤,所以公司拒绝支付赔偿款,他家属坚持称那位部长不可能自杀,连续两年来一直都在和公司打官司,希望他们给予赔偿,但到现在也都无果。”陈芝烟说道,显然有去深刻了解这件事情。

“没人去调查这件事?”郝建疑惑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陈芝烟翻了翻白眼:“郭碧喜现在在公司里面独裁,谁敢乱嚼舌根?敢乱说话就要被开除,谁都不愿意冒这个风险。因为郭碧喜封锁了这方面的消息,所以压根就没人知道这么回事,如果不是因为我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月,听人偶尔提起,估计也不知道公司曾经发生过这段事情。”

“带我去见那个部长家属!”郝建当机立断的道,或许扳倒郭碧喜,就得从这一个死人身上下手。

旋即,陈芝烟便驾车带郝建去往那个家属的家,结果却震惊发现,他们竟然住在一个垃圾场里面!

“他们...住这里?!”郝建看着弥漫着恶臭,堆放着各种垃圾,苍蝇蟑螂满地的垃圾场,惊诧的对陈芝烟问道,这地方是人住的吗?

“惊讶吧?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很惊讶,一个年收入百万的金领在死后怎么其家属怎么过得如此艰苦呢?就算再不济,工作了那么多年一百万还是有的吧?”陈芝烟叹了口气。

“那是什么导致他们过得这么落魄?”

“官司!”

“官司?”

“邱少弘,也就是那个部长在死后,他老婆坚称他不是自杀的,而是被人害死的,所以不断和郭碧喜打官司,结果这两年来,家里的积蓄全部都花在请律师上面了。”陈芝烟回答道。

闻言,郝建的脸部肌肉有些抽搐了,声音嘶哑的道:“他们,想讨一个公道!”

郝建用屁股想都知道,那个邱少弘一定是被郭碧喜害死的,来了公司半年不到就自杀了,那之前在总部工作了十几年怎么都没事?一来就自杀了?

在郝建看来,邱少弘肯定是发现了郭碧喜的秘密,但又不愿意与郭碧喜同流合污,才会遭到郭碧喜的报复!

“希望你能成为他们的公道吧!”陈芝烟看了郝建一眼,而后在前面带路。

郝建攥紧了拳头,而后便朝着前方走去。

可才走进垃圾场,他们便听到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明天起,你们必须从这搬走,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一个男人冷冷的说道,腋下夹着公务包,手里拿着手绢掩住口鼻,神色厌恶的看着面前一个邋遢的妇女。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几个黑衣人,全都面色不善的将那妇女盯着。

“大哥,我们在这里住不会影响你们的,你们不要赶我走!”妇女哀求道,这里是她和女儿唯一的居所,如果这里都没法住了的话,他们就只能去睡大街了。

“那也不行,你不知道这垃圾场是我的吗?谁准你们在这里住了?还特么敢在这里搭棚,胆肥了你!”那男人冷哼道,原来他就是这个垃圾场的老板,前不久听到手下人说垃圾场里搬来一对母子,在那住了半年多了,果断就火了,便带人过来赶人。

当他看到这个浑身邋遢还散发着臭味的妇女之后,那心底便涌现出一股深深的厌恶,说什么也不让她继续呆在这里,不为别的,就因为看的碍眼。

“大哥,你行行好吧,我母女二人真的没地方去了,我还有一个病重的婆婆,你如果把我们赶走,我们会冻死在街头的啊!”那妇女带着哭腔说道,声音哽咽,充满了无助。

“这就是邱少弘的老婆叶梅。这群混蛋,他们明明距离垃圾场还有段距离,在这里住又没影响到他们,他们还要来赶人,简直是欺人太甚!”陈芝烟恨得咬牙切齿,这个中年男人根本就是在故意找茬。

那中年男人听到叶梅这么说,顿时古怪一笑,讥讽道:“你身上的味道比这垃圾场还重,我怕你继续在这住下去,会把我的垃圾场都给熏臭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