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谁才是垃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叶梅顿时脸上臊红,不知所措的僵在原地,此时尊严被严重的践踏。

而此时的郝建在看到这一幕后,也是横眉立目。这太侮辱人了,如果不是情况所迫,谁愿意住在垃圾场里?

说叶梅身上的味道比垃圾场还要重,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就算她一年到头都不洗澡身上的味道都不会重过垃圾场。

而这种侮辱是最为诛心,比打她还要让她难受!

“拆了她的棚!”中年男人怒斥道。

叶梅所谓的家,其实就是几块破木板加上几张破油皮袋,但就是这些东西,现在是她所仅有的,所珍惜的!

他的马仔们便随之抄起铁棍上前,从一个个上班族,转身就变成了地痞流氓,打砸那些木棚。

“不要砸!求你们不要砸!”叶梅抛下了所有的自尊,去哀求,去阻拦,却被他们推到在地。

但她不愿意死心,又再度冲向中年男人,抱着他的腿跪下来苦苦哀求:“大哥,你不要这样,我婆婆还在里面,你们这样会砸到她的!”

“滚!”

中年男人暴喝一声,一脚将叶梅踢开,却也是勃然大怒,这个恶心的脏东西竟然敢抱自己的腿?

他冷冷的瞪着叶梅:“在里面又如何?你这样的垃圾的婆婆,想必也是垃圾,既然是垃圾,就应该被埋在垃圾堆里!”

“欺人太甚!”陈芝烟怒喝一声,气势汹汹的准备上去阻拦,但却被郝建拦住。

“我来!”郝建表情有些凶狠的道,而后朝着叶梅走了过去。

“给我打这贱人!她竟然敢用她的脏手来碰我!”此时,中年男人暴喝道。

可是话音刚落,一只冰冷的手,却从他的背后伸了过来,一下子掐住他的喉咙。

还不等他回头,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便从他的背后传来:“你的人敢碰她一下,我就拧断你的喉咙!”

见状,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叶梅在内,都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救她。

“你...你是谁?”中年男子惊恐万状。

“我是一个随时都可以把你脑袋拧下来的男人!”郝建缓缓侧过脸,与那中年男人对视。

中年男人看着郝建那张阴沉的脸,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道:“你想怎么样?”

“没什么,只是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垃圾而已。”郝建漠然一笑,突然往中年男人的手关节拍了一下。

咔!

嗷!

那中年男人顿时惨叫一声,手臂无力的耷拉下来,竟然脱臼了。

“老板!”

中年男人的马仔们全部迎了上来。

“谁敢上前一步,我就拧断他的脖子!”郝建凌厉的目光环视着众人,将他们又吓了回去。郝建刚才的狠辣他们已经见识过了,直接上来就断人一只手,这家伙不是什么善茬!

“现在知道谁才是垃圾了吗?”郝建阴恻恻的问中年男人。

“我是垃圾!我是垃圾!”中年男人急忙说道,吓得都快哭了,眼前这个男人简直就如同煞星一般,让他很畏惧。

“嗯,垃圾,欺负一个寡妇很有意思是吗?”郝建狠狠的掐了中年男人脖子一下。

“咳咳...没,没有。”中年人一张脸瞬间就成了酱紫色,感觉有些窒息了。

而叶梅已然惊呆了,这个年轻人怎么知道自己是寡妇?

“没有?没有为什么还这么做?”郝建喝问。

“大哥,这垃圾场是我的,她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在这里搭棚,我当然是要管的啊。”中年男人吓得两腿发软,这小子到底是谁啊,干嘛多管闲事。

“她是不是在你垃圾场里面搭棚?”郝建双眸一凝,内敛杀意,叶梅的木棚距离这个家伙的垃圾场明明还有十几步的距离,根本不算是在他垃圾场的范围里面。

中年男人不说话了。

“砰!”

郝建直接就朝着后脑勺打了一拳,中年男人顿觉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不是不是,别打了,别打了。”中年男人真的急哭了,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

“她有没有影响到你?”

“没...也没有。”

“她孤儿寡母,可不可怜?”

“可怜。”

“好。”郝建放开了他。

“嗯?”那中年男人也愣住了,这就完了。

可是紧接着,他就看到郝建凌空一跃,而后一脚飞踹,直接扫在他的脸上,将他给踹飞了出去。

那中年男人便直接朝着右边飞出,一头栽进垃圾堆里面。

“有一点你说的很对,垃圾,就该埋进垃圾堆里!”郝建冷哼道,两抹剑眉倒竖起来,英气迫人。

“给我宰了他!”中年男人仰头咆哮,也已经抓狂了。此时他不再受郝建的威胁,自然也就肆无忌惮,现在他就想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成残废,敢断他一只手,他就敢让郝建从今天起就在轮椅上度过余生!

“砰!”

一声轰然巨响,滚滚黄沙翻起。

郝建一脚跺地,顿时掀起尘烟一片,地下随之凹陷一个偌大深坑,极其渗人!

“啊?”

那些马仔们全部呆住,被吓得不敢动弹。

“都想进医院是吗?”郝建怒极反笑,环视众人。

此时此刻,没人敢吱声,全部被郝建这一手给震住了,这一脚要是落在他们的身上,那就是不死也得残废了!

中年男人也是惊恐交加,大概迟疑了三秒钟的时间,他突然像后倒下,而后摸着一个破水桶盖住自己的头,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是装死会比较好。

但郝建却哪里肯放过他,直接暴喝一声:“给我滚过来!”

中年男人浑身一震,自然知道是在说他,急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满脸堆笑的道:“大哥,我错了。”

“跪下!”郝建面无表情的道。

“噗通。”

没有二话,直接跪下,此时哪里敢违背郝建的意思,除非他另外一只手也不想要了。

“不是跪我,是跪她!”郝建指着不远处呆若木鸡的叶梅。

“是是是...”中年男人急忙转过头去,对着叶梅一个劲的磕头:“对不起大妹子,都是我的不好,我不该狗眼看人低,我不该说你是垃圾的,我才是垃圾,真正的垃圾!大妹子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啊?哦。”叶梅愣愣的点了点头,感觉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大哥,大妹子已经原谅我了。”中年男人对郝建投去楚楚可怜的模样。

“滚!”

郝建冷喝一声。

“是是是,我现在就滚!”那中年男人入蒙大赦,急忙起身就跑。

“小哥,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叶梅激动的抓着郝建的手,如果不是郝建出手赶走了这些人,她的家可能就被毁掉了。

听到叶梅这么说,郝建觉得很愧疚,邱少弘为了他们集团付出了自己的一声,结果却因他们集团而死,并且到头来连赔偿款都拿不到。

从某种意义上,是自己的集团害得叶梅他们这样,可如今叶梅却对他千恩万谢,他感觉自己受不起这份感谢。

“小哥,你为什么要救我们?我们认识吗?”叶梅疑惑的看着郝建,郝建无缘无故怎么会救他们呢?

“我是舒雅集团的人。”郝建道明身份。

旋即,叶梅的表情便僵住了,大概迟疑了片刻,她抬手就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着郝建砸去。

郝建没有躲,任由那石头打在自己的头上,他知道叶梅需要发泄,而自己应该让她发泄。

叶梅恨舒雅集团那是应该的,就算是他遇到这样的事情,估计也会恨舒雅集团。

“叶大姐。”陈芝烟急忙迎了上来,以免叶梅继续做出更加不理智的事情来。

“小陈,你让他给我滚!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签那份合同的!”叶梅冷喝道,她以为郝建是郭碧喜的走狗。

“叶大姐,你误会了,郝建他不是来让你签合同的,他也不是郭碧喜的人。”陈芝烟连忙解释道。

“那也一样,舒雅集团没一个好东西!”叶梅执着的道,显然对舒雅集团存在很大的怨念。

“叶大姐,那要以你这么说的话,我也不是好东西咯?”陈芝烟苦笑道。

“你当然不一样,除了你之外。”叶梅补充了一句,在这段时间陈芝烟总是帮助他们一家,自然和别人不同。

“好了,你也别急着生气。”陈芝烟安慰道,而后告诉叶梅郝建的真实身份,以及来这里的目的。

听罢,叶梅却也是大惊失色:“你是说,他是你们董事长的先生?”

陈芝烟点了点头。

“小陈你一定在说笑吧?”叶梅有些难以想象,舒雅集团的董事长先生亲自处理他们家的事情,这可能吗?

在叶梅看来,像是郝建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管他们这些底层小百姓的死活呢?

“叶大姐,我说的是真的,我们董事长这一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查出郭碧喜贪污的犯罪证据,而他也觉得你丈夫的死有些蹊跷,所以想要查清楚,还你们一家一个公道。”陈芝烟解释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