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美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叶梅迟疑了几秒钟,而后突然扑到郝建的面前,痛哭流涕的道:“董事长,你一定要要替我们那口子平冤啊,如不然,他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郝建急忙扶起叶梅,郑重的道:“放心吧大姐,如果你丈夫真是郭碧喜所杀,我就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我老公肯定是郭碧喜杀的,他在死之前就已经不止一次和我说过他发现郭碧喜贪污,并且掌握了一定的犯罪证据准备告发郭碧喜,可就在他将所有证据全部准备齐全的时候就离奇自杀了,您不觉得太巧合了吗?”叶梅说道,她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也知道什么叫狗急跳墙、杀人灭口。

闻言,郝建眉头深锁,继而问道:“对了,你刚才说的合同是怎么回事?”

“郭碧喜一直想让我签一份合同,证明我老公是自杀的,只要我签了合同,他就能给我一笔可观的赔偿金。但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我老公绝对不是自杀,他想借此堵住我的嘴,我决不让他如愿!”叶梅冷笑,但表情却坚毅,一点也不后悔,即便为此她付出了失去安定生活沦落至此的下场。

因为她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郝建出现了,终于是让她看到了一些希望!

郝建在听到她的话之后,也是对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妇女心生敬意,为了替老公伸冤,自己受再多的苦再多的累都无怨无悔,从这一点就足以看出她有多么深爱邱少弘。

“你怎么看?”陈芝烟询问郝建的意见。

“不能肯定是郭碧喜干的,但有八九成的几率吧!”郝建如此回答,的确郭碧喜存在最大的嫌疑。

郭碧喜很有可能因为自己贪污的事情败露,从而干出杀人灭口的事情来!

郝建将从郭碧喜拿来的那一叠钱递给叶梅:“大嫂,这些钱你先拿着!”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叶梅急忙摇头,郝建能够帮她伸冤她就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哪里敢受郝建的钱。

“这些钱是你应得的,你老公为我们集团辛苦工作这么多年,结果却因为我们集团而丧命。这是我们集团对你的赔偿,但却远远还不够,这些钱你先拿着,等替你老公报仇之后,我会将赔偿款如数赔给你们。”

叶梅还想推脱,但陈芝烟却上来劝阻:“叶大姐,现在可不是好面子的时候,阿姨现在生病,如果不赶紧带她去看医生的话,那情况可就不妙了。而且美亚那个小丫头不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吗?你这些钱先拿好,先给她买些衣服打扮起来,再给她找一所好的幼儿园,孩子和老人的事可不能耽搁啊。”

“可是..”叶梅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没什么好可是的,这家伙那么有钱,这点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陈芝烟很不客气的道。

而郝建听到这话,简直是要哭了,什么叫不算什么?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子一个月的零花钱就一千块,这好不容易捞了次外快还全送人了,这还不叫什么?

不过心里憋屈,郝建表面上却不得不强颜欢笑:“是啊是啊,这点钱我打个盹儿的功夫就赚回来了,呵呵...呵呵呵呵...”

“这,好吧。”叶梅这才接过郝建的钱。

“对了叶大姐,美亚那丫头呢?我想她了!”陈芝烟很喜欢叶梅的女儿,那个叫美亚的小姑娘,虽然只有六岁,但却非常的懂事,因此特别讨人喜欢。

“那丫头应该又跑到镇上去了吧。”叶梅回答道,也是很无奈:“那小丫头非得说要去捡垃圾卖补贴家用,拦都拦不住,今天一早我一个没留神就让她给跑了。”

“那我们赶紧去找她吧,带上大娘,今天晚上我们去住酒店,这种鬼地方哪里是人住的。”郝建说道,之前也就算了,但现在既然他出现了,就一定要改变现状,不让叶梅他们继续受苦了。

旋即郝建他们就开车到镇上去找美亚,叶梅知道那丫头大部分在哪里活动,也就绕着那一带找。

而就在一个路口,猛地就蹿出来一个娇小的身影。

“小心!”陈芝烟大喊一声。

郝建急忙刹车,真想大骂是谁家小孩这么鲁莽的时候,叶梅却惊叫了起来:“是美亚!”

那小丫头就是美亚?郝建急忙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个穿着旧麻衣,脸上布满灰尘的小姑娘,此时她的脸上不知为何而布满了惊慌,玩了命的奔逃,连路上的汽车都不管不顾,非常危险。

“站住!小偷!”

而就在此时,一个瘦子中年便追了出来,直追美亚而去。

“我们快点跟上!”郝建意识到不对劲了,美亚多半偷了人家东西。

郝建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陈芝烟和叶梅也急忙跟上。

而此时,那个瘦子中年也已经抓到了美亚,美亚才六岁的年纪,腿那么多短,怎么可能跑得过这个手指中年,十几步就被追上了。

他一把将美亚给提了起来:“好你个死妮子,竟然敢偷我店里东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叔叔别打,我...我是饿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面包还给你。”美亚那脏兮兮的脸上满是哀求,眼中也闪烁着泪水,很不舍的将面包递给瘦子中年。

“饿?你饿关我屁事?这面包老子不要了,老子现在就想揍你一顿!”瘦子中年冷哼一声,而后扬起了手,就准备教训她。

“住手!”

郝建猛的大喝了一声,制止了那个瘦子中年的行为。

“妈妈!”

看到叶梅来了,美亚顿时便如同找到了救星,惊喜的大叫了起来,挣脱那个瘦子中年的束缚,朝着叶梅冲了过去。

“美亚,你怎么能偷东西呢?我平时怎么教你的,就算再怎么样都不能偷东西,你这是要气死我吗?”但叶梅却并不心疼她,反而是异常生气。

“对不起妈妈,我饿...我真的好饿,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妈妈别生气好不好?”美亚眼中带着泪水,很忐忑的看着叶梅,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惹了妈妈不高兴了。

其实这真的不能怪她,因为她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能吃上一顿饱饭了,叶梅仅有的工资都给她婆婆买药了,以至于家里面生活非常的拮据,每天就只能吃一点稀粥而已。

陈芝烟连忙将美亚抱起来:“算了叶大姐,她还是个孩子,孩子都会犯错,而且她现在也知道自己错了。”

“唉...”叶梅也是眼眶红润了,她其实不是气美亚,而是气她自己,如果她自己有能力的话,美亚就不用这么凄惨了。

“你们就是这小偷的家长是吧?你们怎么教小孩的?竟然让她偷东西,你们家那么穷吗?”瘦子中年冷嘲道。

“对不起,孩子不懂事,这点钱算是赔偿。”郝建假装没听到对方的过分言辞,急忙道歉,毕竟错在美亚,他也没脾气。

郝建递过去两百块钱,一个面包给两百块钱,这赔偿就算是很有诚意了。

但那瘦子中年一看郝建拿出那么多钱,立刻就起了贪念,高呼道:“两百块就想摆平这事?不可能!”

“那你想怎么样?”郝建似笑非笑的看着瘦子中年。

“给我一千块钱,要不然我就报警,说你们三个教唆小孩偷东西!”瘦子中年很无耻的道。

“一千块一个面包?你怎么不去抢?”陈芝烟顿时一瞪眼,这家伙分明是故意在讹诈!

“郝建,你别搭理他,我看他能怎样!”陈芝烟怒哼道,怎么也不让这个无耻之徒得逞。

“行啊,不同意也无所谓,反正偷东西的又不是我,等警察来处理!”瘦子中年叫嚣道。

“算了,不要在这些小事上计较。”郝建淡漠的道,也不愿与这手指中年计较,直接取出一千块给他。

“不错,你很识趣!哈哈哈哈...”瘦子中年高兴的大叫,拿了那一千块钱就准备离开了。

而在途经美亚身边的时候,他却恶狠狠的瞪了美亚一眼:“有娘生没爹教的小杂种,以后要是再敢到我店里偷东西,我就打断你的腿!”

这一句话直接就牵扯了美亚那根脆弱的神经,她立刻气得大哭了出来,瞪着瘦子中年:“你才是没爹教的小杂种!”

在这两年里,叶梅一家都过得不太如意,美亚自然也是一样。曾经将父亲视为偶像的她,在得知父亲自杀的死讯之后,她也很伤心,因为她的父亲竟然自杀了,这就等于是变相的抛弃了她,从那时候开始美亚就知道自己是个没爹的孩子。

而此时美亚听到人家这么说她,那小心脏简直快要炸开了。因为这是她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她不想被人说成是没爹的孩子。

“嘿,小杂种,还敢顶罪?反了你了还?”瘦子中年瞪着美亚道。

“钱都给你了,你还不快滚?”陈芝烟也很懊恼的道,她知道这个瘦子中年的话伤害到了美亚。

“切,这年头,偷东西还这么嚣张,看在钱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瘦子中年一手捧着钞票,哼了一声,就打算走了。

“慢着!”

就在此时,一道冷硬的声音响起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