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本性暴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就这样冷眼看着,并不阻止。

而后,庄伟雄等人便冲了进来,看了一眼宋可欣,很愤怒的道:“郝英俊,你竟然敢非礼女同事?”

“白痴!”郝建很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演技真不是一般的浮夸。

“好啊你,非礼的女同事还敢怎么嚣张,兄弟们,赶紧把他的犯罪证据拍下来!”庄伟雄便拿起照相机对郝建一个劲的猛拍,闪光灯狂闪不止。

郝建用手挡着眼睛,有些不耐烦的道:“能不能不拍了?”

“怎么?怕了?告诉你,晚了!”庄伟雄哈哈大笑道。

“我只是觉得那灯光特别的刺眼而已。”郝建单手抓向庄伟雄。

庄伟雄急忙一个后跳,嘿嘿坏笑:“想要毁灭证据?想都别想!”

“砰!”

然后他的鼻子上就中了一拳,鼻血横流,整个人瘫坐在地,手里的相机还是摔成了碎片。

“你误会了,我想打的是你!”郝建冷漠一笑,而后如同一头饿虎般扑向其他那些保安。

紧接着惨叫声便是此起彼伏,那些保安一个接着一个被郝建给撂倒在地,落得与庄伟雄一样的下场。

“郝建,你...你非礼女同事,还殴打男同事,你...你一定会坐牢的!”庄伟雄有气无力的对郝建喊道,站都站不起来了。

“那你咬我啊?”郝建不屑一笑,徐阿尼转头望向宋可欣,目光渐变阴沉:“告诉我,陈芝烟现在在哪?”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宋可欣嗤笑了起来,郝建之前那样的侮辱她,她怎么可能会告诉郝建陈芝烟在哪里。

郝建摇头苦笑:“有些人,就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旋即,他便朝着宋可欣走了过来,而后一把掐住宋可欣的喉咙,将宋可欣举了起来。

此时的郝建,眸子闪烁一种黝黑的冷光,非常的刺眼,如同黑宝石般透亮,深沉而神秘。

“或许你觉得我是个男人,一定不会做出伤害女人的事情来,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我的确不太喜欢对女人动粗。但你不是女人,你是贱人!”郝建冷笑的说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告诉我陈芝烟在哪,或者是死!”

宋可欣紧盯着郝建的眼睛,瞳孔随之急剧扩张,就在那一瞬之间,她仿佛看到了死亡!

宋可欣知道,郝建绝对不是在说笑,如果自己不告诉陈芝烟在哪里的话,他真的有可能会杀了自己的。

“她...她就在我们刚才所在的酒吧。”宋可欣艰难的说道,那窒息感令她痛苦不已。

“你在耍我?如果她在那个酒吧,为什么我刚才没有看到?”郝建怒喝道。

“她被宋可欣带进包厢里面去了,所以你才看不到她,我真的没有骗你!”宋可欣吓得泪眼汪汪已经是要哭出声来了

“你最好没有骗我,要不然我还是会回来杀你的!”郝建一把将宋可欣丢在床上。

“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潘济源还有郭碧喜,你们三个的好日子到头了!”

闻言,宋可欣顿时一惊,这个家伙想要做什么?

但郝建却已经不再理会她,如同一阵风一般掠出。

宋可欣急忙打电话报警:“喂,是警局吗?我被人非礼了,那个人还打伤了我几个同事逃跑了,你们快点来啊!记得要带枪,带越多越好,那家伙身上持有枪械!”

此时宋可欣可谓是恨郝建入骨,所以故意告诉那些警察郝建身上有枪,似乎他们也能带枪来击毙郝建。

..........

“郝建他怎么还不来?”陈芝烟在包厢里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都一个小时过去了,怎么郝建还是迟迟未能出现。

“一会儿就到一会儿就到了。芝烟,来,先喝杯酒慢慢等!”宋可欣将陈芝烟面前的一杯酒给递了过去。

本来这酒半个小时前就准备好了,但是陈芝烟似乎对他存在戒心,一直都没有喝酒。

这让潘济源心痒难耐,所以忍不住主动开口了。

陈芝烟看了潘济源一眼,而后道:“我不喝。”

“芝烟,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在酒里下了药吧?”潘济源有些伤心的看着陈芝烟道。

“我没这么认为,是你自己想多了。”陈芝烟淡淡的回答道,显然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实际上,她的确是怀疑潘济源,毕竟她也不了解潘济源。

“可你的行为,却分明是在告诉我你在怀疑我。”潘济源叹了口气,像是被陈芝烟给伤到了。

他拿出那瓶酒,给自己倒上一杯,然后喝了一口:“看到了吗?我并没有在里面下药。”

那酒里自然是有药的,但阿豹已经告诉过他,这要只对女人有效,对男人是无效的。男人吃了不但不会发情,反而还会起到壮阳的作用,能够一柱擎天!

潘济源现在这也只不过是为了迷惑陈芝烟而已。

看到潘济源如此,陈芝烟也是俏眸闪烁异色,似乎没有想到潘济源竟然真的没在酒里下药。

“我想你真的误会了。”但陈芝烟自然不会承认是自己错了,依旧坚称自己没有这么怀疑他。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你是否愿意陪我喝一杯酒?”潘济源询问道。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的。”陈芝烟委婉拒绝,就算酒里面没有药,但一直喝的话,估计也是会醉的吧?陈芝烟可不想让潘济源有机可乘。

“大家同事一场,不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就一杯,一杯就好了,一杯又不会醉。”潘济源继续劝酒,如果陈芝烟不喝,他就没办法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好吧!”陈芝烟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被潘济源给说动了,心想反正喝一杯,应该问题也不大。

“好好好,我给你倒,我给你倒!”潘济源高兴的不得了,连忙给陈芝烟倒上一杯酒。

陈芝烟接过酒杯,却像是棒子国的女人一样,侧过身去,用手挡住自己的脸喝酒。

潘济源也惊呆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这么古典的一面啊?真是有趣!

“味道怎么样?”等陈芝烟喝完了之后,潘济源急忙对她问道。

“不是很喜欢!”陈芝烟实话实说,潘济源给她倒的这杯是烈酒,而她其实不太喜欢这种烈酒。

“没关系,不喜欢就不喝了。”潘济源很体贴的道,并没有继续给陈芝烟劝酒,因为他知道以这种烈性春药的药性,就这么一小杯就已经足够了。

现在他就只用等着陈芝烟变成荡妇了。

过了一阵儿,陈芝烟又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郝建怎么还不来啊?”

“郝建,郝建,你眼里就只有郝建吗?”潘济源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从他们坐在这里开始,陈芝烟就问了不下十遍郝建。

为什么她的眼里就只有郝建,自己到底哪里不如他了?

“你这是干嘛?”陈芝烟有些惊诧的看着已经是有些疯狂了的潘济源,似乎没想到刚才还好好的潘济源,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潘济源状若癫狂,脸上带着病态的阴笑:“郝建?我告诉你,郝建他永远都不会来了,今天晚上你是我的!”

陈芝烟突然觉得潘济源很恐怖,急忙往后坐了坐,略带惊惧的看着潘济源:“你..你到底在说什么?郝建到底在哪里?”

“我根本就没有告诉郝建你在这里,我骗了你!”潘济源怪异的笑了起来,反正陈芝烟的药效也快要发作了,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什么?”陈芝烟惊呆了,潘济源居然骗她?陈芝烟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不在乎潘济源骗她,她更在乎的是潘济源因什么要骗她。

“那小子现在估计已经被宋可欣勾引开房去了,而明天你就会得知一条消息,我们公司新上任的总监因为强暴了某位女同事而锒铛入狱!”潘济源哈哈大笑,想起郝建的下场,他就倍感愉悦。

“你不是喜欢郝建吗?我就让你永远见不到他,谁敢和我抢女人谁特么就得死!”潘济源像是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从这疯狂的一面就足以暴露他占有欲有多么的强。

“你们居然设计陷害郝建?”陈芝烟很惊讶,这些家伙是在找死吗?

“生气吧,尽情的生气吧,你越是生气,我就越是高兴!”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还要高兴才是,这样一来你们这些家伙就会被他给彻底整死了!”陈芝烟很轻蔑的冷笑道。

潘济源一怔,似乎没有想到陈芝烟会是这样的反应,他表情僵硬的道:“难不成你以为那小子还有活路?”

“郝建的可怕之处,不是你们这些白痴所能理解的。”陈芝烟摇了摇头,很同情的看着潘济源:“但凡是敢和他作对的人,其结果都是极其凄惨的,很遗憾你们作出了这么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旋即,陈芝烟便站起身来,拿起了自己的包包:“好了,闹剧到这里也就可以结束了,我要回家了,你们就等着那家伙的报复吧!”

说着,陈芝烟就打算离开,但潘济源却一个闪身挡在她的面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