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你想勾引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走?事到如今,你觉得你还走得掉吗?”潘济源阴笑道,这到了嘴边的鸭子,他怎么可能放掉。

陈芝烟顿时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如果我报警抓你的话,你会被以强奸罪逮捕的知道吗?”

“强女干罪所建立的基础是我的确强迫了你和我发生性行为,但如果你是自愿和我发生性行为的话,那结果可就不太一样了。”潘济源淫邪的道。

“自愿和你发生性行为?你是在做梦吗?”陈芝烟嗤之以鼻,自己会看上这种货色?简直是可笑!

看到陈芝烟脸上那不屑的神情,潘济源越发的感觉火大,咬牙切齿的道:“一般情况下自然是不可能,但如果我在你的酒里放了春药,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什么?”陈芝烟顿时表情一变。

“没错,我在你的酒里下了药,一会儿你就会变成一个在我胯下承欢,求我和你****的荡妇!一会儿我给你拍下一段视频,证明是你自己跟我求欢的,这样一来我们就是自愿发生关系,谈不上强女干了!”潘济源很是阴险,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这样一来就算陈芝烟报警,法官在看过这段视频之后也会认为陈芝烟是自愿和潘济源发生关系的。

“你...你卑鄙!”陈芝烟气得脸都绿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潘济源竟然无迟到这种地步。

“我是卑鄙,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我能把你给上了那就行了!”潘济源很厚颜无耻的道,一点也不在乎陈芝烟对他的侮辱。

旋即,潘济源便不怀好意的朝着陈芝烟缓缓走去:“芝烟,来!我们好好享受,我刚才已经吃了一个伟哥了,今天我们可以做多几次,没有人会打扰我们的!”

........

而此时,郝建也冲入了酒吧里头,没有任何的废话,所有他所能看到的包厢,全部踢爆!

“砰砰砰砰...”

那些包厢门一个接着一个被踢开,发出一阵阵的巨响,吓得里头的顾客们都惊叫不已。

“喂喂喂,你干什么?”阿豹带着一群保安过来阻拦郝建,竟然有人敢砸他们的场子,简直是活腻歪了。

“滚!”郝建头也不回的吐出一个字。

“我艹!这么嚣张?****丫的!”阿豹当即怒斥了起来,砸了他们的场子就算了,还敢让他们滚,要是不给这小子一点教训他们心头的那口气怎么能顺得了?

“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件事情必须马上去做,所以烦请你们给我乖乖的倒下吧!”郝建怒吼,一手抓向面前的一个沙发。

“轰!”

郝建单手就抡起了一个重达数百斤的钢制沙发,直接朝着阿豹等人怒拍了下去,就像是拍苍蝇似的,一下就将他们几个给拍昏了过去,

这数百斤的东西压在人的身上岂是开玩笑的?当即就把他们几个给砸昏了过去。

郝建继续踹开包厢的门,但凡是敢来阻拦的,全部都被他给痛扁一顿。

“你要是敢动我,郝建不会放过你的!”陈芝烟被潘济源逼到了墙角,却还是不忘对潘济源威胁。

“不放过我?他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潘济源嘴角微微上扬,神态轻蔑的道。

“芝烟,你还是别反抗了,好好享受吧,等一下我会让你********的!”潘济源淫笑的道,眼中有着浓厚的****与贪婪。

“等一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而就在此时,一道阴森的声音,却是突然从门口传来。

一个人推门进来,当陈芝烟看清来者之后,顿时喜上眉梢,放松了下来。

而后,陈芝烟表情却突然有些,眯着双眼,眼神迷离,神色妩媚,瘫软的倒在地上了。

而看到郝建出现,潘济源却是面如土色,极其震惊的道:“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按理说这个时候的郝建应该是被抓进警局里头了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郝建却连看潘济源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朝着瘫软的陈芝烟走了过去,而在路过潘济源身边的时候,随意的抓住潘济源的脑袋往墙上一撞,只听砰的一声,潘济源就头破血流,昏死了过去。

“你没事吧?”郝建俯身到陈芝烟的身边,看到陈芝烟身上的衣服还在,他陈芝烟便是松了口气。

“我看起来像是没事吗?”陈芝烟有气无力的说道,有些幽怨的看着郝建。

“你怎么了?”郝建焦急的问道,现在的陈芝烟看起来也的确很不对劲,脸颊微红,眼神迷离,就像是...就像是吃了春药!

“你吃了春药?”郝建惊愕的道。

陈芝烟弱弱的点了点头:“我现在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整个人都很不对劲。”

“我现在立刻带你去医院。”郝建也知道情况紧急,急忙抱起陈芝烟就打算去往医院。

“没用的,刚才潘济源说了,这个是烈性春药,药效格外的凶猛,要以男人的子孙液才能解毒。”陈芝烟媚眼如丝的说道,那俏眸之中竟然有些渴望。

“嗯?”郝建顿时石化了,这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这娘们儿该不会是想要自己的子孙液吧?

陈芝烟声音有些沙哑而低沉,带着一种奇异的诱惑力在那里,令人闻之心醉。

“郝建,如果是别人的话,我就算是也不会接受他们的治疗的,但如果是你的话,那就不同了。”陈芝烟深情款款的看着郝建,虽然没有直接表明,但也已经透露出一些讯息来了。

郝建震惊不已,这个女人真特么要自己上她啊?

“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有些心理压力,但是不要有心理压力,我们现在都是情况所迫,所以我不会怪你的,我们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当成是一场梦,好吗?”陈芝烟完全是一副柔情似水的知心大姐模样。

郝建已经彻底无语了,这剧本不对啊,一般这种情况的话,一个是男方安慰女方才对吧?怎么角色对调了?

“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记得温柔点!”陈芝烟吐气如兰的道,而后平静的看着郝建,似乎已经打算完全交出自己。

而后,郝建便是眼神古怪的看着陈芝烟,有种想笑却不能笑的冲动。

“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陈芝烟有些心虚的问道,低下头不敢和郝建对视,心中暗忖:这家伙发现了?没理由啊,自己演技这么精湛。

“你根本就没有中春药的毒!”郝建很肯定的说道。

闻言,陈芝烟的表情顿时就有些惊慌了:“你胡说什么,我当然是中了春药的毒啊,你没看我现在四肢瘫软,浑身乏力吗?”

“那是你装出来的!”郝建想都不想就说道。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你就有!”

“我说没有就没有!”陈芝烟很懊恼的道,这个混蛋,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

郝建哼了一声,有条有理的分析道:“吃了春药的人不可能像你一样头脑还那么清晰,早就半昏迷了,才不会跟你一样像个话唠似的喋喋不休的说话。你还安慰我别有心理负担?我特么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什么心理负担?”

陈芝烟根本就是装的,他有个屁的心理负担。

陈芝烟有些恼羞成怒的低下头,哼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傻充愣也没用,你就是想勾引我!”郝建也学着陈芝烟的样子哼了起来,但却更加高傲和不屑一顾,如同陈芝烟一样,充分的表达了自己内心对对方的话的轻蔑。

而此时,陈芝烟也知道自己是退无可退了,冷冷的转过头去看着郝建:“我能骂脏话吗?”

“不能!因为你是做错事的人。”郝建断然道。

“我哪里做错了?”陈芝烟真特么想骂娘,自己哪里做错了?自己不就是想给点甜头这个混蛋吃吗?自己还错了?

“你想利用自己被春药毒害作为借口逼我用贞操救你,借机占我便宜!”郝建很不满的说道,如果不是他独具慧眼,发现了陈芝烟的阴谋,估计也就让陈芝烟得逞了。

“我占你便宜?”陈芝烟彻底懵了,自己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豁出自己,结果在这家伙看来竟然是自己想占他便宜?

“拜托,你是男的好吧啦?一般这种情况下都是女人比较吃亏的好吧啦?”陈芝烟很气愤,自己那么漂亮,用得着去占你便宜?

“男的怎么了?现在社会男女都平等,怎么男人就不能被******了?更何况人家那么冰清玉洁!”郝建不满的哼道。

陈芝烟真的是快要一口血喷出来了,自己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个玩意儿呢?

“还好我机智,识破了你的阴谋,不然就让你得逞了!”说到这里,郝建还有些洋洋自得。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特么的送上门来的,行了吧?”陈芝烟连翻白眼,那叫一个生气,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结婚了,陈芝烟真怀疑他是不是同性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