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另有安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自己都已经表现的那么直接了,他竟然无动于衷,真是让人生气。

“那必须是你错了呀,你说大家那么多年同学了,那么熟,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呢?还这么卑鄙装吃了春药骗我,你这样的行为和潘济源有什么区别?”郝建一个劲的数落着,一副“我对你很失望”的样子。

“我...”陈芝烟顿时语塞,已经无言以对了。

我还没对你怎么样吧?何必做出一副被我圈圈叉叉了一万遍的苦大仇深的样子?

?

陈芝烟真是醉了,一个大老爷们比她还傲娇,这让陈芝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虽然你让我很失望,当谁让我人好呢?我选择原谅你了,下次不要再犯了,我是个正经人。”郝建语重心长的说着。

?

“你是正经人,那也就是说我不是咯?”陈芝烟恶狠狠的瞪着郝建。

?

郝建立刻害怕低着头,“凶什么凶嘛,要骗人家贞操还那么凶。”

?

在昏迷中缓缓醒来的潘济源,在听到陈芝烟和郝建的对话之后果断就再次气昏了过去,么的,他为了博得陈芝烟欢心,可谓是煞费苦心,什么招儿都用过了,但陈芝烟就是不为所动,逼得他不得不来硬的。

?

结果陈芝烟现在竟然装中毒要睡郝建,这特么的前后反差让他想死,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咋就这么大呢?

?

这还真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

陈芝烟刚才并没有喝酒,她在侧身过去的时候,样子像是在喝酒,但实际上却趁着手挡着酒杯的功夫把酒给倒了,她终究还是不相信潘济源。

?

郝建抱着陈芝烟走出酒吧,但才刚刚走出酒吧,就看到宋可欣和庄伟雄带着一群警察走了过来。

?

“警官,就是他想强暴我!”宋可欣怒指郝建,对一个中年警察说道。

?

那中年警察看了郝建一眼,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

“你确定是他想强暴你?”中年警察很严肃的问道。

“没错,就是他!”宋可欣很肯定的说,脸上还有些小得意,能打有个屁用,这可是警察,再能打你敢和警察对着干吗?

“警官,你快把他抓起来,他不但想要强暴我,还打伤了试图救我的同事们。这个男人十恶不赦,而且手里头还带有枪支,我建议直接将其击毙!”宋可欣神色歹毒的道,这就真的迎了那句最毒妇人心。

那警官直接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宋可欣的脸上,怒吼道:“你特么把我当白痴吗?”

“警官,你...你这是干嘛?”宋可欣惊恐的看着林南天。

而林南天此时也是有种杀人的冲动,他在局里接到汇报有人携带枪支行凶,便吓得亲自带队赶来。

毕竟华夏是个枪支管理非常严格的国家,是绝对不允许私人拥有枪支的,更何况对方是不法之徒。

为了不让那歹徒给公众安全带来危害,他立马就带人赶来,结果来到才知道,宋可欣说的那个人竟然是郝建。

这尼玛不是在逗他吗?郝建会是不法之徒?郝建会干出强暴这么LOW(低级)的事情来?

所以林南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宋可欣撒谎了,这可把他给气的啊,他这一次可是调遣了数十号人过来,还带了枪的。这大阵仗本来是为了逮捕罪犯的,结果却是这种情况,林南天明显感觉自己被人耍了。

“他怎么可能会是罪犯?你脑子是给门挤了吗?”林南天怒吼道。

“他为什么不能是罪犯?真的是他强暴了我啊!”宋可欣已经懵逼了,林南天这话有些不太对劲啊。

“警官,她说的是真的,我可以作证!”庄伟雄也急忙插嘴,替宋可欣说话,他和宋可欣一样都想尽快把郝建送入大牢。

林南天一脚就踹在庄伟雄的胸口,将庄伟雄踹倒在地上:“我让你说话了吗?给我滚回去!”

郝建抱着陈芝烟,却是面带嘲笑的摇了摇头,而后走到林南天的面前:“里头有个叫潘济源的,他才是真正强女干犯,把他抓起来吧!”

“好,我一定照做!”林南天急忙点头,不敢违背郝建的意思。

而宋可欣和庄伟雄看到这一幕,直接就吓傻了,林南天对他们横眉怒目,却对郝建言听计从?

他们也看得出来郝建和林南天绝对是认识的,否则林南天不可能对郝建这么客气。

此时此刻,宋可欣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突然想起了郝建之前对她说话的话,也终于明白郝建为什么会对他们的计划不屑一顾了。因为郝建也是有背景的,而且背景雄厚,连警局局长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宋可欣意识到郝建应该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他之前说的或许不是空话,他没准真的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一想到这里,宋可欣就觉得心里一阵发凉,很后悔与郝建为敌。

“那他们怎么办?”林南天指着宋可欣和庄伟雄对郝建问道,想知道郝建要怎么处置他们。

闻言,宋可欣和庄伟雄都不禁浑身一震,脸色犹如金纸一般。他们知道如果郝建要整他们的话,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男的拖进警局毒打一顿,然后以非礼猥亵妇女罪起诉他,要证人的话去我分公司里找,大把女员工可以作证!”郝建道。

庄伟雄直接就吓瘫在地上了,郝建这是要毁掉他。

“郝总监,不,郝大爷,不要送我去坐牢,我知道错了!”庄伟雄立刻慌了,跪着扑到郝建的面前,痛哭流涕的说道,一旦去坐牢,那他这辈子就毁了啊!

要是让他的亲戚朋友知道他是因为猥亵妇女而被送进监狱的,以后他们就会鄙视他的。

“既然你出现在这里,那也就等于是做出了某种抉择,很抱歉,我不能原谅你!”郝建冷冰冰的说道,现在叫大爷都没用了。

林南天顿时明白了郝建的意思,也大喝道:“来人啊,把这小子给我带下去。”

旋即庄伟雄便哭喊着被拖了下去。

“那这个女的怎么处置?”林南天又问。

闻言,宋可欣顿时汗毛倒竖,惊恐的看着郝建,似乎很害怕郝建会对付她。

郝建淡漠的笑了笑,道:“不用理会,她的话,我另有安排!”

宋可欣顿时表情,不知为何,她在听到郝建这话之后,竟然有些羡慕庄伟雄了!

“对了,那个潘济源,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强女干犯,你记得让牢里的那些囚犯们好好关照他,明白了吗?”

听到这话的宋可欣顿时表情惊骇,她已经能够预料到潘济源入狱之后会有什么下场了,一定会生不如死的。

...........

这几天,严于洪发现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总是平白无故的就会出现心悸气喘两腿发软等毛病,也时不时的感冒发烧,感觉身体免疫力急剧下降。

结果他从医院出来之后,便是面如死灰了,他竟然得了艾滋病?这怎么可能?

事实是难以接受的,但再怎么难以接受也必须得接受。

而这时候的严于洪是相当沮丧,自己得了艾滋病,没准已经传染给了家人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里,严于洪就感觉万念俱灰,自己要死就算了,还害得家人也惨遭不幸。

而沮丧之后,便是愤怒!严于洪要找寻让自己得病的源头,他花了很多时间去想,自己到底是怎么染上这绝症的,而后他便是想到了何蓉。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试过不带套,也就是那一次而已,可就是那一次之后,他就得病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凑巧的事?

所以严于洪就气势汹汹的去找何蓉了,他直接踹开何蓉的办公室门,看都何蓉在和一群豪绅把酒言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何蓉把他害成这样,竟然还有心情喝酒?

“何蓉,你...你竟然把病鸡介绍给我!”严于洪怒吼道,恨不得将何蓉给生吞了似的。

如果不是何蓉给他介绍了病鸡,他怎么可能会落得如此凄惨的地步?

“哟,发现了?”但令严于洪没有想到的是,何蓉竟然连反驳都没有,直接就承认了。

她缓缓将酒杯放在桌子上,嘴里叼着一根雪茄,似笑非笑的看着严于洪。

严于洪顿时就怔住了,何蓉这是什么反应?难道她一早就已经知晓了这一切?

严于洪一开始还以为何蓉应该也不知道那些是病鸡的,因为严于洪想不出何蓉有什么理由对付他。

但直到看到何蓉此时的反应,他才意识到自己猜错了,何蓉一早就知道了这一切,而且是故意而为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严于洪脸色铁青的问道,他想知道何蓉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因为你惹错人了你知道吗?”何蓉嗤笑一声。

闻言,严于洪顿时疑惑:“我惹了谁了?”

何蓉竟然被人指使的?那是谁指使了她?

“这个白痴,到现在还不知道得罪了谁,笑死我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笑了起来,冷嘲道:“傻帽,你得罪的是郝先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