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交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告诉她,只要她愿意将郭碧喜的罪行全部说出来,他就不过多去追究宋可欣的责任,宋可欣只需要蹲个两三年就能出来了。

这主要是因为宋可欣没有像潘济源和郭碧喜那样做出特别出格的事情,因此郝建才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自然,宋可欣就答应了郝建的条件,将郭碧喜给出卖了。

郭碧喜万万没有想到,他让宋可欣去搬救星,结果却搬来一个煞星!

“你...你这个贱人!”郭碧喜恨得咬牙切齿,冲上来想和宋可欣同归于尽,但却被郝建一脚给踹翻了。

“郝建,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郭碧喜倒在地上,极其憋屈的对郝建吼道。

郝建毁了他的前程就算了,现在居然连他和宋可欣同归于尽他都要插手。

郝建呵呵一笑,一只手搭在郭碧喜的肩膀上:“我呢,本来一开始是打算给你一些教训就算了的,不过你对邱少弘所做的事,让我改变了看法。”

郭碧喜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瞪着郝建,这家伙想为邱少弘报仇?

而闻言之后,那些员工们也都是一个面露惊讶,因为他们都知道邱少弘,也知道邱少弘很有可能是被郭碧喜害死的。

但是他们却没有郝建竟然会为一个员工报仇。

“好好在地狱忏悔吧!”郝建又拍了拍郭碧喜的肩膀,这才站起身来。

望着郝建那意味深长的眼神,郭碧喜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栗,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他要杀自己?

但已经不由得郭碧喜去考虑,那些犯罪调查科的人就已经将他拖了出去。

而这时候,郝建却直接拉开位子坐下,面对一些高层主管。

袁姗姗很自然的站在郝建的身后,陈芝烟本来也想站过去的,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不太适合,便忍住了。

“我也就不废话了,我知道在座的诸位有很多和郭碧喜是一丘之貉,甚至于有些人也与他同流合污。而我手里头也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能够将所有与之有关的人员全部送进大牢,但我并不想这么做,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器重你们,而是因为把那么多人送进监狱会使这个分公司没有上层人员管理,所以我才不得不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闻言,那些参与过贪污的主管们都是面带苦笑,按理说这是个收买人心的大好时机,郝建完全可以开始打感情牌的。可他却说不得已才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了。

“我也不妨告诉你们,郭碧喜贪污腐败,损害公司利益,我已经没打算让他活着从牢里出来了。如果你们继续下去,我会让你们和他一样的,我想你们不少人都听说过我,所以应该知道我这话绝对不是在吹牛!”郝建面无表情的道,这些家伙就应该好好敲打敲打,给他们提个醒。

而听到郝建这话,那些主管们全都脸色煞白,他们自然知道郝建是什么,在花市可谓是黑白通吃。他要杀一个人,那就跟玩儿似的,郭碧喜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理智。

郭碧喜在分公司可谓是独裁者,所有人都必须对他言听计从。可是郝建一出手,他马上就成了死狗了。

“话已至此,该怎么做就看你们了,不要逼我再来一趟!”郝建冷冷的说道,而后便站起身来,与袁姗姗等人一起离开。

而此时,那些底层员工望向郝建的眼神,简直如同在看一个神。

像是郝建这样的身份,竟然会体恤他们这些下级员工,甚至为他们平冤,这让他们感到有些惊喜。

在走到宋可欣面前时,郝建淡淡的说道:“警局那边我已经交代清楚了,你自己进去,我不让他们在这里抓你,以免让你难堪。”

“谢谢...”宋可欣嘴角抹过一道惨叫,郝建这么做,就已经是帮了她很大的忙了,为她保存了最后一丝尊严。

“郝建,我可是替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你得请我吃饭!”一出公司的门口,陈芝烟就兴致勃勃的对郝建。

“行啊,带上叶大姐和美亚。”郝建笑着说道,可是话才刚说完,他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人,铁青着脸,手里攥着一把西瓜刀,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郝建看到这个男人出现,也不禁笑了起来,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找上门来。

“郝建,我和你拼了!”严于洪抄起西瓜刀就朝着郝建砍去,此时他已经疯了,反正自己都要死了,干脆就拉郝建同归于尽。

严于洪也知道郝建很可怕,但现在他连命都没了,还有什么好估计的?

然后他就被郝建给踹飞了。

“气势倒是不错,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袁姗姗摇头轻笑,一看严于洪这架势,她就知道严于洪被郝建给整惨了。

不过袁姗姗也很好奇,郝建到底做了什么,让严于洪跟疯了似的拿着西瓜刀就敢上来和人火拼。

“哎哟,这不是严老板吗?咋地啦?火气这么大?”郝建假装不明白的调侃道。

“郝建,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竟然敢让我感染艾滋病,你毁了我!”严于洪指着郝建的鼻子破口大骂,可是骂着骂着,他就哭了,以为他委屈啊。

他才四十岁,人生还如此的漫长,可是因为郝建的原因,他的人生被迫提前结束了。而且他死就算了,他老婆儿子还得给他陪葬,这让他怎么能不发疯。

“郝建,你该不会把他给上了吧?”袁姗姗一脸吃惊的道。

因为严于洪的话的确是很容易让人家误会,郝建让他感染了艾滋病?那是不是代表郝建对他做了什么?

而陈芝烟也是惊恐的看着郝建,今天晚上还打算和这家伙那啥的,结果这家伙竟然有那方面的疾病?

“去去去,闹什么闹?别看到人家都这样了吗?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郝建没好气的瞪着袁姗姗。

袁姗姗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见状,陈芝烟也是松了口气,原来是开玩笑啊。

“郝建我草泥马...我草泥马啊我...呜呜呜...”严于洪憋屈的哭了,这个混蛋,太特么缺德了,我都已经得了绝症了,他竟然还有心思还妹纸调情。

“严老板,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聊呗?”郝建俯下身子,笑眯眯的看着严于洪道。

“聊?我聊你妈个头!”严于洪现在除了杀郝建之外其余的什么都不想。

“哎呦,还挺冲,本来我还想替你治好这病的,不过既然你是这样的态度,那就算了。”郝建叹了口气道。

而了解郝建的陈芝烟和袁姗姗都知道,这货儿又开始打什么歪主意了。

“你有办法救我?你骗谁呢?这是艾滋病,是绝症!没救的!”严于洪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知道郝建根本就是在鬼扯,艾滋病根本就是没救的。

“别人救不了,不代表我也救不了,当然,信不信由你。”郝建冷笑道,抬步就打算走。

“等等...”严于洪却突然开口将郝建喊住。

郝建停了下来,嘴角浮现一缕笑意。

“你真的有办法替我治好我的病吗?”严于洪询问道。

“当然,不过前提是你得要好好和我合作。那样的话,不但我会救你,也会救你的家人!”

“怎么合作?”严于洪皱着眉问道。

“告诉我,何长欢在哪?”郝建沉声道,他做这么多,只不过是为了对付何长欢而已。

因为他对秦冰做的事情,已经彻底的惹恼了郝建,让郝建非得除掉他不可!

“我不能出卖他,如果我出卖了他,我会死的!”严于洪急忙慌乱的摇头,他知道出卖何长欢的话会有什么下场。

“你不出卖他,你同样会死!”郝建冷笑道,而后直接一巴掌呼在严于洪的脸上,将严于洪的门牙都给打掉了。

郝建骂骂咧咧的道:“嘿,我就纳闷了,你凭什么就认为我就一定是个好人呢?是因为老子长得帅所以让你这么认为了?”

郝建感觉很火大,出卖了何长欢他会死,难道得罪他就不会死了吗?

妈的,一定是自己长得太帅了,所以没有威慑力!郝建很苦恼的想着。

“别打了...别打了...”严于洪连连摆手,有气无力的说道。

“告诉我何长欢在哪,要不然你就带着一家老小去见阎王吧!”郝建冷哼道。

“我怎么知道我出卖了何长欢你就一定会把我治好?”严于洪怀疑的道,他也不是傻子,如果他出卖了何长欢,而郝建又不救他的话,那他不是两头空?

郝建不说话,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丹药,而后丢给严于洪:“吃下去,三个消失治好再去看医生,就会知道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

郝建很自信,这丹药名叫九转回魂丹,有着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只要和你还有一口气,那就都等能将你治好!

当然,这样的丹药是亿万金难求,所需要的材料极其的珍贵,就算是郝建也只有三颗而已。

不过三颗这样的丹药来换何长欢的一条命,郝建还是觉得很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