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赌一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直接一刀刺入何长欢的心脏,而后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他直接给踹下了楼。

何长欢面露惊恐,到死都想不到郝建竟然真的敢杀他。

他从高空中坠落,噗通一声栽进花丛中,从七八米高度的地方摔下,身上骨头全部碎裂,当场毙命。

“大少!!!”

而在周边巡逻的保镖听到动静急忙跑了过来,在看到何长欢倒在血泊中时,都不禁面露惊骇。

何家的领袖人物,就这么死了?

众多保镖抬起头往屋顶望去,便见晚风中,伫立着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可等他们一眨眼,那道身影却直接消失不见。

.........

梁家。

“大少,何长欢死了!”

“郝建干的!”梁建坤脸色难看的道,这种事情完全不需要考虑,一定是郝建所为。

同时,孔家内。

“少爷,何长欢死了。”

浑身邋遢的孔孝真打了个哈欠,神色疲惫的望着窗外:“预料之中的事情,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他早就知道何长欢会死,因为他和自己一样犯了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轻敌!

何长欢和他一样,曾经小觑郝建,结果就为他的小觑而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何长欢自以为有叶家给他撑腰所以就有恃无恐,却不知道郝建根本就是一条疯狗。

许久,孔孝真便是叹了口气:“也是时候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闻言,那下人顿时一惊,孔孝真已然在这颓废了一个多月了,谁也不知道他要持续多久。

却没有想到孔孝真竟然这么快就从里头出来了,甚至有人断言孔孝真这一辈子都可能活在郝建的阴影之下。

半个小时后,孔孝真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西服,但却不是象征纯净的白色,而是深沉的黑色,这与孔孝真以往的风格很是不同。

此时的孔孝真恢复了以往的光彩,但却比以前更加的深沉和内敛,眉宇间不再是冷傲与轻蔑,而是平静与淡定。

显然,孔孝真已经开始蜕变了,变得更加沉稳和内敛。

他从房间中走出,见到他的人都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孔孝真会面带笑容,如此的笃定。

毕竟何长欢一死,他们孔家就少了一个坚实的盟友,按理说孔孝真应该不高兴才对吧,可为什么他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但孔孝真却不理会众人那错愕的眼神,直接朝着自己爷爷的门房走去。

孔老爷子看到孔孝真过来,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问道:“你想通了?”

“想通了。”孔孝真点了点头,在孔老爷子的面前坐下。

“那你打算怎么做?”孔老爷子对孔孝真询问道。

“我打算去找郝建。”孔孝真笑着说道,并未隐瞒自己的心思,其实他已经是做出了某种抉择。

闻言,孔老爷子顿时皱起了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在这么敏感的时期?”

“也正是因为这个时期敏感,他才能够看到我的诚意。”孔孝真微笑的道,下定了决心。

“你真的要那么做吗?”孔老爷子自然知道孔孝真想要干什么,但这种做法会对孔家造成一定的影响,而这影响非常巨大,甚至有可能导致孔家覆灭!

所以他必须要让孔孝真知道其中的代价和后果!

“现在的我,也就只能赌一把了,赌赢了,千秋万代,赌输了,万劫不复!”孔孝真拿起一杯茶,抿了一口,神色淡然的道。

“我们还没到孤注一掷的时候。”孔老爷子说道。

“不,我们已经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了,如果现在不站边,到时候要么被叶文英吞并,要么就被郝建铲除,再也没有第三种选择。”孔孝真摇头说道,现在的情况,远比他想象中要严峻的。

“叶家三少对花市感兴趣?”孔老爷子顿时面露惊骇,这是他所始料未及的。

他没有想到叶文英竟然也对花市感兴趣,到时候想必也要他们马首是瞻,让他们孔家成为附庸。

“志在必得!”孔孝真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和何长欢交谈过,知道叶文英试图霸占整个花市。到时候花市四少全部都要归顺,没有其他的出路,所以孔孝真才会说孔家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孤注一掷。

如此一来,孔老爷子便不说话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问道:“你凭什么就能保证郝建会比叶文英强?叶家可是芐最大的家族之一!”

“我并没有说郝建一定就赢过叶文英,否则那就不是在赌了。”孔孝真说道,而后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的爷爷:“但我却明白一点,如果是选择臣服在叶文英的脚下,那我们孔家就只能永远是个附庸,叶文英的性格残酷,对于他而言,我们就只是一条狗而已,他不会在乎我们的死活。”

“而郝建在这一点上,要比叶文英要强上一些,至少他还有些人情味。”

“可如果郝建无法和叶文英抗衡,我们孔家会为此陪葬的。在这种情况,我们臣服于叶文英应该才是上上之策!”孔老爷子却有不同的意见,他依旧认为还不可能和叶文英分庭抗衡。

“何长欢成了叶文英的狗,结果他死了,被郝建所杀。”孔孝真开口说出这么一件事情。

孔老爷子皱了皱眉,何长欢死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略有耳闻,只是他不知道孔孝真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是想说明什么。

“你想说什么?”

“爷爷你高估了叶文英,同时也低估了郝建,这是我们都犯的错误,而错误的代价,就是深陷万劫不复之地!如我一样输得一败涂地。”孔孝真淡然回答道。

老爷子久久沉默,似乎是在思索,亦或者是在考虑。

良久,他才终于抬起头,目光深邃的道:“你知道,我没办法让整个家族陪你冒险!”

如果让叶文英知道他们孔家投靠了郝建,那么势必会激怒他,到时候孔家难以承受他的雷霆之怒。

所以孔老爷子没办法将整个孔家一并豁出去。

“我知道,我也不需要家族为我冒险!”孔孝真摇了摇头,而后一字一句道:“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孔家子弟!”

唯有脱离孔家,他所做的一切才会与孔家彻底的划清界限!

无论他做什么,都与孔家无关。而相对的,无论他做什么,孔家也不会给予相应的帮助,从今天起孔孝真就是彻底的孤家寡人了。

“希望你能赌赢!”老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便起身离开,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谢谢!”孔孝真对自己爷爷深深鞠了个躬,而后便毅然决然的朝着门外离开。

很快的,孔孝真脱离孔家的事情就被众人所知,不少人都觉得孔孝真很愚蠢,竟然放弃所有人都艳羡的权势地位,甘心去做一个普通人。

而孔家的年轻一辈却感觉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他们或许可以趁此机会,成为孔家真正的接班人。

整个花市瞬间便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甚至有人说孔孝真是被郝建给打怕了,所以才脱离孔家的。各种言论随之而起,都是针对孔孝真的,但孔孝真却不予理睬。

而此时的郝建,也收到了风声,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板椅上,脸上写满了不解。

“孔孝真,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孔孝真这种行为郝建也是无法理解,离开了孔家,孔孝真还能凭借什么和他抗衡?这不是在找死吗?

就在郝建这么想的时候,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郝副董,有个叫李贺的先生要见您!”前台小姐说道。

“让他上来吧!”郝建直接说道,对于李贺的造访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之前他就是把收集珠宝的重任交给了李贺,他还以为李贺是因这事来找他。

可是李贺上来之后,却还带了一人,正是前不久才脱离孔家的孔孝真。

“嗯?”郝建皱起了眉头,对于孔孝真的造访大概意外。

“他在赛车场找到我,说想见你一面。”李贺连忙解释,他可不想让郝建以为自己和孔孝真有什么特殊关系。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郝建说道。

等到李贺下去之后,郝建才饶有兴趣的看着孔孝真:“说吧,来找我干嘛?”

在这里见到孔孝真之后,郝建隐约觉得或许孔孝真脱离孔家,和自己有着一定的关系。

“是你杀了何长欢吧?”孔孝真笑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如果来这里是为了和说这废话的话,那你可以走了。”郝建面无表情的道。

“好吧,你不承认也无所谓,反正我认为一定是你做的。”孔孝真笑道,旋即很随意的坐在郝建的面前:“我来,是想和你谈一笔交易的。”

“什么交易?”郝建问道。

“我想和你合作,替你拿下花市,以免让他落入叶文英的手里。作为条件,你不能动我们孔家,你应该知道,如果有叶文英得到了花市,那么对你而言将会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他是不会放过你的,毕竟你杀了他的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