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又遇聚气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因为此时都已经被吓傻了。

“老大,她怎么处置?”旋即,李贺指着地上的红衣女对郝建问道。

郝建也随之望了过去,红衣女见到他的目光扫来,顿时吓得浑身汗毛倒竖,惊恐的道:“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杀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郝建摇了摇头,而后冷笑了起来,对李贺道:“划花她的脸!”

此言一出,红衣女顿时心惊胆战,她就靠着她这张脸吃饭,如果把她的脸划花了的话,那她以后还怎么赚钱?

“不要...求你不要!”红衣女惨叫道,对于女人而言她们的样貌要比她们的声明还要重要,郝建毁了她的容,就等于是杀了她,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

但郝建却冷面无情,丝毫不理睬她的哀求,因为在她的眼中,恶人没有男女之分。

红衣女被她的贪婪所迷惑,也应该为此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李贺呵呵冷笑,而后一把将一个酒瓶子打碎,抓住锋利的酒瓶茬子,朝着红衣女走了过去。

“不要...求你不要伤害我!”那个女人不断的哀求,但李贺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依旧逼近。

“不要乱动,划花了你的脸,你去做个整容手术就能恢复。但如果不小心割到你的大动脉,那可就神仙难救了。”李贺怪笑道。

郝建终究还是手下留情了,没有要这个女人的命。

闻言,那个女人果然不敢乱动了。

紧接着,便是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了,那个红衣女脸上顿时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其他的外围女见了也是汗毛倒竖,着实是被吓得不轻,眼前这个女人的下场极其的凄惨,让她们的心情一时间难以平复。

“算了,走吧。”郝建说道,现在也没心情继续玩下去了。

“嗯,好!”李贺急忙跟上。

其他女人顿时如释重负,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们也不敢继续服侍郝建了。

可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酒吧的后巷之中聚集了一群人。

一群衣着时髦的男女被三个穿着古装的男人所围住,这情形有些古怪,三个人竟然敢围住对方十几人。

那十几个人的面前站着一个领头的,但竟然是个女孩子,她左拥右抱着两个美女,一脸的狂气,让人不禁多看了几眼。

显然这十几个人的头头就是这个妹纸了,郝建和李贺都想不到为什么这些人的老大竟然会是个妹纸,这看起来有些伶俐的女娃娃到底有什么本事,而且特么的左拥右抱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女孩,都这么彪吗?”李贺暗暗吃惊的道。

郝建却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发现这个女孩子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而就在此时,那个女孩缓缓转过侧脸,郝建便是看到了她的真容。

瞬间,郝建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惊疑不定的道:“羽嘉怡!?”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羽欧的妹妹羽嘉怡,也是郝建的死对头。

当然,是羽嘉怡自以为她是郝建的死对头,但实际上郝建却压根没把她放在心上。

但郝建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羽嘉怡,而且羽嘉怡还和别人发生了冲突。

“小妞儿,我们副宗主看上你是给你面子,别特么不识抬举!”正当这时,一个穿古装的男人开口了,他面容消瘦,眼窝深陷,浑身散发着有些阴柔的气息。

而在他的中间,那个男子的仪态很不凡,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看起来非常的英俊,配上这一袭古装,却是给人一种浪荡不羁的隐士风范。

显然,这个男人就是前者口中说的副宗主了。

而郝建看到这些人身上的服饰之后,却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服饰正是聚气宗的服饰。

聚气宗的人又来花市了?郝建不用想都这些聚气宗的家伙是来找他复仇的。

毕竟他毁了聚气宗的统治计划,又杀了聚气宗的少主子,聚气宗不杀他才怪。

随之,郝建的眼眸便闪烁着一缕寒芒,心中涌现杀意。聚气宗的人再度出现在花市,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这就意味着他身边的朋友都会有危险,自己虽然无惧聚气宗,但他的朋友们可并不是无惧的。

所以他必须现在就将这些聚气宗的家伙铲除,否则一旦他找上自己的朋友们,那他们危险了。

刘伯宏绑架舒雅的那件事情至今历历在目,郝建绝对不允许再度发生。

今天没见到也就算了,但既然遇到了,那他就不能放任聚气宗的这些人离开。

连副宗主都派出来,聚气宗还真是看得起我啊。郝建心里冷笑,而后目光紧锁着那个丰神俊朗的中年,杀意盈野。

“副宗主?你的名字可真奇怪啊,跟白痴似的!”羽嘉怡冷嘲道,却丝毫不以为然,借此嘲讽那男子连真名都不敢告知,就敢在她面前叫嚣。

“混帐!副宗主是称呼,不是名字!”另外一个身高八尺的魁梧大汉怒喝道,他如同一尊黑铁塔似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磅礴的气势,豹眼燕须,凶神恶煞,样子十分的粗犷。

“混帐?我靠,这傻大个真的是模仿古人模仿上瘾了,现在哪里还有人这样骂人啊。”羽嘉怡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嘲笑了起来,觉得这些聚气宗的家伙实在是太装逼了。、

“演技那么好,怎么不去当演员呢?”

“古人还学人来酒吧啊?”

“穿古装泡妞?新套路啊兄弟,你这么S-B你家里人知道吗?”

羽嘉怡身边的那群年轻人都不禁冷嘲了起来,他们人多势众,可这些聚气宗的家伙就只有三人,他们自然底气十足,不把这三人放在眼里。

“你们找死!”阴柔男子暴喝一声,目眦欲裂,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们不敬,这些家伙竟然敢如此无礼侮辱他们?

这阴柔男子和那黑塔大汉都是聚气宗很重要的人物,为聚气宗的左右护法。

在宗门之中,他们的地位是仅次于正副宗主的,所有人都很敬畏他们,可眼下竟然有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挑衅他们,这让他们很恼火。

“哎,稍安勿躁。”这时候,那英俊中年开口了,声音很有磁性,让羽嘉怡身边的众女都不禁为之一怔,当下脸色便是柔和了一些。

所以说啊,只要你长得好看,哪怕你是坏人,别人也难以对你心生恶感的。

他面对羽嘉怡,淡笑的开口,道:“我的名字叫做南宫枫林。”

南宫枫林这一次来花市,的确是为了杀郝建而来。但在路径这个酒吧的时候,他便想坐下来喝杯东西,刚好看到羽嘉怡在和朋友们庆生。

他一眼便被羽嘉怡身上的气质所吸引,瞬间便起了色念,想要将羽嘉怡据为己有。于是便上去搭讪羽嘉怡,在羽嘉怡不予理睬的情况下便是想要将其强行带走。

但羽嘉怡岂是省油的灯?看到南宫枫林对她图谋不轨当即就不乐意了,甚至打算毒打南宫枫林等人一顿。

所以两帮人就从酒吧里头出来,打算在这后巷对峙了。

南宫枫林眼神略带侵略性的在羽嘉怡身上扫视,很傲然的道:“跟我走吧!”

“跟你走?凭什么?”羽嘉怡嗤笑了起来,觉得南宫枫林这话说的很可笑。

“就凭是我让你走!”南宫枫林仰起头,态度很桀骜。

“大叔,你没病吧,看你都多少岁了,想老牛吃嫩草啊?你也不看看我们羽嘉怡才多少岁,再看看你,人老珠黄的,你配吗你?”一个年轻人讥讽道。

“老东西,如果你是看上羽嘉怡的话,我想你是选错人了。因为我们家羽嘉怡是喜欢女人的,哈哈哈哈...”一个女孩子笑得花枝乱颤。

而羽嘉怡也是面带讥讽的道:“很抱歉,只怕我是没有办法承受你的厚爱了,因为我是个同性恋,我和你除了生理上有些不同之外,都是纯爷们!”

闻言,南宫枫林怔了一下,而后便也是有些古怪的笑了起来:“女同是吗?真是有意思,但不管你是否女同,在我南宫枫林的面前,哪怕你是女同,我也要让你乖乖变成女人!”

“就凭你?”羽嘉怡怒极反笑,觉得南宫枫林是在夸大,竟然认为自己一定会被他驯服?

“别跟这傻帽废话,直接揍他!”有一个年轻人瞬间就恼了,直接怒喝一声,而后扑向了南宫枫林!

南宫枫林面无表情,脸上带着一丝佞笑。

而就在此时,那个年轻人从背后拔出一把伸缩棍,猛地甩向南宫枫林的脑袋。

“砰!”

一声闷响,南宫枫林的脑袋直接挨了一下。

那个年轻人也是激动不已,没想到南宫枫林竟然躲都不躲一下,这一棍子落下去,还不得成为白痴?

然而随后他便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伸缩棍已经完全变形了,与此同时,南宫枫林便是揉了揉被那个年轻人打中的地方,狞笑道:“还真是疼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