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叫郝哥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到郝建的出现,羽嘉怡的表情立刻缓和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在她看来也估计只有郝建这个怪物才能够和南宫枫林一较高下,羽嘉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郝建这么的有自信,不过在她的印象中郝建从来打架就没输过。

“你特么是谁?敢来管我聚气宗的事?”黑塔大汉第一个不乐意,怒视着郝建,唇间流露阴邪,仿佛要将郝建生吞了一般。

而南宫枫林也是皱眉望着郝建,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蕴藏寒芒。

“我也不想管你们的事情,毕竟我也很讨厌这个家伙。可是没有办法啊,谁让她是我兄弟的妹妹,那就不管也得管了。”郝建很无奈的摇头晃脑,一副很不想救却不得不救的样子。

羽嘉怡琼鼻微皱,咬牙切齿,那模样恨不得想从郝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似的。

她真的是太生气了,心中咒骂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原本羽嘉怡对于郝建的出现还是很感激的,但听到郝建这话之后她心里的感激一下子便烟消云散。

“该死的混蛋,说的好像我就很喜欢你似的!”羽嘉怡瞪着郝建,那双水汪汪杏眼略带薄怒。

“哎哟喂,还敢骂人?那我不救你了,你自求多福吧!”郝建作势就要转身走。

“别...别啊...”听闻郝建要走,羽嘉怡顿时就慌了,连忙花容失色的喊道。

郝建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羽嘉怡,啧啧称奇:“哟,羽家大小姐怎么也会求人啊?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唉,女人就是女人啊,就算你再怎么想让自己成为男人都是不可能的!”

“你少废话,要怎么样你才肯救我?”羽嘉怡恨得牙根痒痒,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叫一声好听的我就救你。”郝建坏笑的道,对羽嘉怡挤眉弄眼:“叫郝哥哥!”

羽嘉怡一阵干呕,郝哥哥?那谐音的话不就成了“好哥哥”了吗?这么肉麻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说?

“快点啊,不叫的话我可就走了。”郝建不耐烦的说道。

“郝建!”羽嘉怡大喝道,羞恼不已。

“是郝哥哥,不是郝建,你这郝建郝建的叫,多暴露我性格啊!”郝建调笑道。

“郝哥哥。”羽嘉怡语气生硬的道,此时羞愤的都想自杀了,从小到大她就没这么女性化过,结果愣是给这混蛋逼成这样的。

“话语生硬,没有感情,太让我失望了,重新说一遍。”郝建命令道。

“你不要太过分了!”羽嘉怡气得双眸圆睁,恨不得将郝建给生吞了去。

“再给点感情,温柔点,抒情点,让我感受到你身为女性的似水柔情!”郝建循循善诱的道。

“我不是女人!”羽嘉怡强行辩解,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纯爷们!

郝建很不爽的啧了一声,道:“少废话,赶紧的,要不然我可真走了!”

羽嘉怡一口贝齿都快要咬碎了,这个混蛋根本就是趁机落井下石。但是羽嘉怡又没有办法,现在受制于人,如果不老老实实的按照郝建说的做的话,没准他真的会被南宫枫林给带走。

羽嘉怡重重的吐了口气,有些幽怨的看着郝建,而后终于学着身边女性朋友撒娇的口吻喊道:“郝哥哥~”

这一声,娇媚无比,字字撩人,又幽怨又俏皮,令在座的众人都不由得一怔。

尤其是羽嘉怡的朋友们,简直是大跌眼镜,羽嘉怡什么时候表现过如此一面?他们当场都懵逼了,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一直以来羽嘉怡都表现的比爷们还要爷们,所以此时看到她作女儿姿态,所有人都有种不太真切的感觉。

“哈哈哈哈...好恶心!羽嘉怡,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然而此时,郝建却已经笑成了傻-逼,单手扶着墙壁,小腹不住的颤抖。

羽嘉怡的精致脸庞瞬间就变得狰狞,歇斯底里的对南宫枫林吼道:“你帮我杀了这个贱人,我做你的女人!”

此时羽嘉怡恨郝建要多过恨南宫枫林,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这么侮辱她!

“够了!”南宫枫林神色阴沉的吼道,冷冷的盯着郝建:“你们是在耍我吗?”

在南宫枫林看来,郝建和羽嘉怡这就是打情骂俏,还是当着他的面打情骂俏。

“副宗主,我替你杀了这碍事的小子!”黑塔大汉满脸戾气的道,他早就看郝建不顺眼了,从郝建出现开始他就不知为何感觉很烦躁,甚至于觉得有些不安,面对一个世俗界的蝼蚁却让他产生这样的感觉,这让南宫枫林感觉很愤怒。

“动作快点,我还要赶着和美人尽享鱼水之欢呢!”南宫枫林捏着羽嘉怡尖尖的下巴坏笑道,而羽嘉怡则是冷冷的瞪着他。

但此时羽嘉怡的心里也不禁有些担忧,毕竟对方有三个人,而郝建只有一人。

黑塔大汉朝着郝建走去,旋即站在郝建的面前,两人相距只有几厘米。那黑塔大汉足足高了郝建一大截,在他的面前郝建就如同一个孩童似的。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郝建,脸上带着残忍笑容,“小子,你想怎么死?”

“你就这么肯定你吃定我了?”郝建讥笑道,心里也感觉很无奈,这些家伙要来杀自己也不事先准备些照片什么的,搞得现在这么尴尬。

“不然呢,你以为你还能翻得起多大浪来?”黑塔大汉很不屑的道,而后拍了拍自己想****,发出砰砰砰砰的声音:“来,揍我!只要你能在我身上留下一些伤痕,我就不杀你!”

这个大汉很猖狂,在他看来郝建是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的,故此很轻蔑。

“好啊!”郝建也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家伙竟然找死就怪不了他了。

旋即,郝建便深吸一口气,而后看似平静无常的一拳轰出。

感受到那轻飘飘的拳风,黑塔大汉脸上的轻蔑之色更浓,嘲笑道:“你没吃饭吗?怎么就只有这点力气?”

而就在此时,郝建却突然冷厉一笑,手中拳劲猛然加强,破风呼啸而过。

黑塔大汉也瞬间意识到了不对劲,但想要躲闪已经太晚了。

“噗!”

一道血雾在大汉的背后绽放,显得极其的绮丽与绚烂。

大汉低头看着那贯穿自己胸口的拳头,眼神随之变得迷离。

郝建竟然如南宫枫林那样,一拳便打穿了一个人的身体。但不同的是,南宫枫林杀的是普通人,而郝建杀的却是一个实力不俗的武者。

大汉的眼神逐渐涣散,而后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躯随之缓缓向前倒下。

那大汉到死都没能想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为何会如此的强大,一记就将自己击杀。

而羽嘉怡和她的朋友们也已经惊呆了,郝建居然可以一拳打死人,那不是和南宫枫林一样吗?

而南宫枫林他们却也是舌桥不下,那个大汉的实力如何他们是再清楚不过的,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郝建只用了一拳,就将其彻底击杀了。

而后,南宫枫林的脸上便浮现一丝凝重之色,直勾勾的盯着郝建,冷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此时南宫枫林再也不敢小瞧郝建了,能够一拳打死聚气宗一个护法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你们来花市就是为了杀我,而今却问我是谁,未免有些可笑了吧?”郝建皮笑肉不笑的道,在给南宫枫林提了一个醒。

南宫枫林顿时瞳孔收缩,惊愕的道:“你就是郝建?”

“好心你们下次在找我报仇的时候备张照片啦,你看现在闹得多尴尬。”郝建很无语的说道。

南宫枫林恨火难平,恶狠狠的注视着郝建:“你就是那个辱我聚气宗的小贱种?”

“纠正一下,我虽然贱,但却不是贱种喔!”郝建反驳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米想到不用我们去找你,你就主动送上门来了,郝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南宫枫林大吼道。

羽嘉怡已经懵了,这算是怎么回事,目标转移了?

旋即,羽嘉怡便是表情古怪,模样很凶狠,恨不得从郝建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原来这些家伙是郝建的死敌,这个混蛋就算是不救自己早晚也是要杀他们的,救自己不过是顺便而已,居然还作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想到刚才那家伙那样调戏自己,羽嘉怡就有种想杀了他的冲动。

“口气倒是挺大,和这白痴一样。”郝建低头看了一眼那地上的尸体冷嘲道。

“他不过是因为轻敌才被你所杀,但我们不会再犯这个错误!一起出手,立毙此人!”南宫枫林怒吼一声,与阴柔男子一起冲了上去。

南宫枫林不敢托大,他看得出来郝建不是寻常之辈,不尽快除掉会有大麻烦!

“笃!笃!”

两柄飞刀瞬间从阴柔男子的衣袖飞出,朝着郝建袭杀而来。

“用暗器?真卑鄙!”

没有了束缚的羽嘉怡立刻呵斥一句,觉得南宫枫林二人很不要脸,以多欺少就算了,竟然还用暗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