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你们有奸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但南宫枫林二人却不理会她,他们只想尽早除掉,其他都无所谓!

“呵...”郝建浅浅一笑,身形岿然不动,沉稳如一座巨岳,给人一种清风淡雅之感。

而就在飞刀掠来之际,却不知为何突然倒飞而出,“铛铛”两声钉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

“什么?”阴柔男子顿时大骇,因为他压根就没看清郝建做了什么,为什么那飞刀会直接倒飞而出,而后钉在墙上,这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郝建是一手将飞刀拍飞的,不过因为动作太快了,所以才导致肉眼无法捕捉。

此时的南宫枫林也是惊骇不已,觉得郝建太诡异了。

“唰!”

就在此时,郝建突然目光一扫那个阴柔男子。

阴柔男子顿时浑身僵硬,只觉得浑身上下所有毛孔都扩张开来了一般。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头绝世凶兽所注视着,一种窒息的心慌感瞬间席卷全身。

而后下一瞬,郝建却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单手掐住他的喉咙。

“什么?”阴柔男子已经被吓傻了,郝建的速度居然这么迅疾?简直快如一道闪电。

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郝建给按在了墙上。

“事实证明,就算你不轻敌,结果也还是一样的!”郝建漠然一笑,五指握紧。

“等等...”

“咔!”

但郝建却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把他的脖子给扭断了。

看到这一幕的南宫枫林,霎时间魂飞神丧,一个凌空飞跃跳上三米多高的屋顶,想要尽快逃离此地。

即便是他都没办法在瞬间秒杀两个护法,可郝建却做到了,这就代表郝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郝建的对手,就这样的速度他便无法比拟,如果执意和郝建分个高下的话,他一定会被斩掉的。

南宫枫林离去的速度极快,瞬间便逃出二十几米,看的羽嘉怡等人都不禁目瞪口呆。

“想跑?”

郝建冷笑一声,拔出墙壁上的一把飞刀,卵足了劲气,而后奋力击出。

飞刀便在夜空下划过,留下一道绚烂的银辉,而后直接射在了南宫枫林的脑袋上,直接将南宫枫林的脑袋射爆。

南宫枫林瞬间毙命!

羽嘉怡等人都已经吓傻了,比起郝建,南宫枫林等人的凶残根本不算什么啊。

他们在南宫枫林等人面前堪称蝼蚁,可南宫枫林等人在郝建的面前又何尝不是蝼蚁?

“谢了。”羽嘉怡走了过来,淡淡的看了郝建一眼,然后很不情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谢什么?又不是帮你,我是帮羽欧!”郝建瞥了羽嘉怡一眼说道。

“你非得要这么气人吗?”羽嘉怡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

“不是我说你,都多少岁的人,还一天到晚的无所事事。你真当你还年轻啊?你还能玩多少年?一个女孩子家的学别人当老大,你知不知道你很滑稽?”郝建难得收起笑脸,很严肃的对羽嘉怡呵斥道。

如果今天不是他在这里,羽嘉怡会有什么下场那是可以想象的。也是因为他和羽嘉怡一起长大,将羽嘉怡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所以才会多嘴,换做别人他连鸟都不鸟一下。

“我不是女孩子,我是纯爷们!”羽嘉怡狠狠的道。

“纯爷们儿?你在我面前装啥玩意儿呢你装?”郝建呵斥道,而后拽着羽嘉怡的衣服道:“看你一天到晚把自己弄得跟假小子似的,你以为这样就能成男人了?错了,这更加反应出你内心的脆弱和敏感。”

“你把自己装扮成男人,也就是说你内心其实也是觉得男人要比女人要强大的多,所以你才故意把自己装成男人,好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女人。但如果是真正内心强大的女同,是不需要这些东西来伪装的,你压根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你在装逼!”郝建冷哼道。

羽嘉怡咬牙切齿,全额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她没有想到郝建竟然把她看得这么透彻。

应该说郝建是唯一一个能够将她看得透彻的人,哪怕是她的亲生父母,都以为她是真正的同性恋,为此没少呵斥她。

“上车!回家!以后少点和这些猪朋狗友来往!”郝建一副长辈的姿态,对羽嘉怡命令道。

“我不!”羽嘉怡像个孩子一样赌气,凭什么郝建说什么她就得做什么,她就是不让他如意。

“不?你要我当着你的这些朋友的面打你屁股吗?”郝建威胁道。

“你敢?”羽嘉怡瞪着眼道。

郝建气势汹汹的朝着羽嘉怡走了过去,同时阴笑道:“你看我敢不敢。”

郝建直接将羽嘉怡扛在肩上,而后“啪”的一声打在羽嘉怡的屁股上。

“郝建,你混蛋,我要杀了你!”羽嘉怡恼羞成怒,这个混蛋竟然真的当着自己所有朋友的面这样打自己的屁股。

“啪!”

郝建又给了羽嘉怡一巴掌:“再说一遍!”

“你...”

“叫郝哥哥!”郝建使坏的道。

“郝你麻痹!”羽嘉怡咒骂道。

“啪!”

郝建接连又是一巴掌落下,无论羽嘉怡如何挣扎,都逃不出他的魔掌。

而羽嘉怡的那些朋友都惊呆了,本称为纯爷们的羽嘉怡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打屁股,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趣闻啊。。

“小丫头片子,还反了你!”郝建得意的笑了起来,而后喝道:“你还敢不敢骂我?你要是还敢的话,我就继续揍你!”

“不敢了。羽嘉怡很憋屈的道。

“叫郝哥哥!”

羽嘉怡沉默了,她现在对郝建是恨之入骨,怎么可能这么叫他。

“啪!”郝建气得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

“嗯~”然而这一次,羽嘉怡却终于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那身体上反应让她本人也难以把持。

“呵呵...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却很老实嘛!”郝建坏笑道,羽嘉怡终究还是个女人,身体上的反应与女人一模一样。

“呜呜呜...”

而这时候,羽嘉怡便是趴在郝建的背上哭了出来,使劲用手背擦眼睛,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被人打屁股还呻吟了出来,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耻辱,以后她都没脸见她的这些朋友了。

“你怎么哭了?喂,你别哭啊!”看到羽嘉怡哭了出来,郝建也慌了神,这妮子以前不都挺虎的吗,怎么突然间就这样了。

“你会遭报应的,你这混蛋!”羽嘉怡很委屈的说道。

“......”

回去的时候是郝建送羽嘉怡回去的,但在车上的羽嘉怡是一语不发,而郝建看到羽嘉怡兴致不佳,也没敢说话,气氛就一直这样沉闷着。

直到羽嘉怡到了家,两人都没说过一句话。

“啊!今晚天色真是极好啊!”羽欧一个人站在家门口,手里握着一杯红酒,仰望星月,很是装逼的说道。

“这微风是如此的清凉,这皓月是如此的纯洁,这...这特么的是什么?”羽欧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一辆渐行渐近的汽车。

他在里头看到了什么?羽嘉怡竟然和郝建坐在一辆车上?

而羽嘉怡和郝建至今没有发现门口的羽欧,羽嘉怡到家了之后,直接就摔门而去。

而羽欧看到郝建把羽嘉怡送回来,也不禁傻眼了:“你们...有奸情?”

因为羽嘉怡一直都视郝建为敌人,两个人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同坐一辆车回来的。

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这让羽欧感觉有些不对劲,或许羽嘉怡一直那么讨厌只是个幌子,实际上这妞早就对郝建情愫暗生,故意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很厌恶郝建,为了掩人耳目。

而现在终于是被他抓到现行了。

不听这话,一听这话羽嘉怡直接就气得七窍生烟,朝着羽欧冲了上去,而后一脚撩阴腿直接踢向羽欧的裆部。

紧接着羽欧便嗷嚎一声,趴在地上老半天都爬不起来了。

羽欧的一张脸憋成了酱紫色,指着羽嘉怡:“你...你这是要你哥我断子绝孙吗?”

“哼!你活该!”羽嘉怡很懊恼的哼了一声,而后便直接扬长而去了。

“你说你耍什么贱呢?”郝建叼着烟走了过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羽欧。

“恼羞成怒,想杀人灭口,你们这对奸夫****!”羽欧恶狠狠的道。

“艹!老子会看上那个男人婆?”郝建直接就把烟头一扔,而后又对羽欧一顿老拳。

羽欧欲哭无泪,自己这是招惹惹谁了啊,以后自己再也不在大晚上出来装逼了!

而在回去的路上,郝建拨通了一个电话,道:“先知,帮我个忙,帮我铲除一个名叫“聚气宗”的华夏宗门。”

“钱!”先知很干脆,不谈别的,直接要钱。

“先欠着,回头我给你!”郝建厚着脸皮道,这都已经不知道是他多少次赊账了。

“你觉得事到如今,我还会相信你吗?”先知冷笑,被郝建欺骗了那么多次,她怎么可能还会相信郝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