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龙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神虎和龙牙,是华夏的双雄,刺杀、间谍、保护领导等等重任都由他们一手操办。

而当初郝建建立龙牙的初衷很简单,就是为了制约像是三魂殿和叶天府这种隐世宗门。因为这些宗门的武者每一个都是以一挡百或者是以一挡千的怪物,这样的人也就不太可能会遵守世俗界的规则,为了保证世俗界的规则不被打破,也让这些宗门子弟不敢太嚣张,所以他建立了龙牙。

而时至今日,龙牙的确成为了强者的标志,就连钻石级势力都不敢招惹。甚至不少宗门弟子以能够拜入龙牙为荣。

“那你既然要加入龙牙,自己去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带上我呢?”郝建哭笑不得,自己如果也跟着去的话,那不就被发现了吗?万一被认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说起这个,羽嘉怡便是有些尴尬了:“这一次参加考核都是一些妖孽级别的人物,我有点心虚,带上你安全点。”

郝建那么强,如果有人欺负她,她也可以把郝建拉下水。

“靠,你这是拿我当免费保镖啊?”郝建不禁破口大骂,就知道羽嘉怡没安好心。

“大家十几年的老交情了,你难道好意思不帮吗?”羽嘉怡坏笑道。

“呸!我跟你一点也不熟好吗?”郝建连忙反驳。

“别叽歪了,大不了之后我给你点好处就是了。”羽嘉怡诱惑道。。

“什么好处?”

“我介绍几个漂亮妹纸给你认识!”

“咳咳咳...你看你,说这个就见外了吧,我想那种会因为这点小恩小惠就屈服的人吗?我帮你是因为我们十几年的交情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妹妹一样!”郝建马上嘴脸就变了,跟猪头三似的贱笑了起来。

羽嘉怡也被郝建这无耻模样给气得直翻白眼,一字一句的道:“那我还真是承蒙你照顾了,我的郝哥哥!”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

到了军队之后,郝建便四处张望,却是发现此时已经大排长龙,有不少人聚集在此,其中不少都能看得出来是宗门子弟。

郝建有些惊讶,他没想到龙牙已经发展到今时今日这样的地步了,居然有了万宗朝拜的趋势。

“怎么样?壮观吧?”羽嘉怡对郝建询问道,她也看到郝建脸上的惊讶了。

“的确很壮观!”郝建点了点头,这里少说也有两千人,其中不俗之辈很多,甚至有几人让他都感觉到有些危险。

郝建不禁感慨万千,如今华夏也是英才辈出,距离崛起之日已经不远了。

那米国鬼佬为什么总是和华夏过不起,不就是惧怕华夏那可怕的发展潜能吗?担心华夏会将其扳倒,取而代之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但看到此情此景,郝建意识到,华夏人才济济,其崛起已经是不可限制。称霸世界只不过是世界问题罢了。

“郝建!”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声郝建的名字。

郝建侧目望去,便看到白素琴和叶文熙、赵武恒等人站在不远处。

叶文熙此时双手被缠绕着绷带,脸上有着挥之不去的阴郁和怨恨。

郝建害得他成了废人,他自然不会给好脸色。

“你们怎么也在这?”郝建疑惑的问道。

“我们也来参加考核,希望能够加入龙牙!”白素琴倒也没有掩饰,直接告诉了郝建他们三个在这的缘由。

龙牙现在盛名在外,就连一些宗门都趋之若鹜的想要加入,白素琴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其实白素琴到花市来的目的有两个,一个就是看能否招揽,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加入龙牙,成为龙牙之中的一员。

因为成为了龙牙的一员,那么烟波府也会相对的受到龙牙的照顾。

“加入龙牙?你现在还能加入龙牙吗?”郝建望向不远处的叶文熙,调侃道。

“你!”叶文熙恨得牙根痒痒,郝建这根本就是废话,他现在双手被废,只能回去宗门找自己师傅找寻救治的办法,参加考核是不用想了。

所以叶文熙此时可谓是恨郝建入骨,但他却不敢发作,全盛时期的他都不是郝建的对手,更别说是现在了。

白素琴很无奈,原本是想着过来和郝建打声招呼的,却没有想到又起冲突了。

“别这么生气嘛,今年不行,没准明年就有机会了呢?或许你的手突然就好了呢?”郝建调笑着道。

“郝建,你至于这样吗?毁了人家的手便算了,如今还恶意奚落!”赵武恒很不满的呵斥道。

“如果不是他主动来招惹我,也就没有现在这些事情,说起来也不过是自作孽不可活罢了!”郝建冷冷哼了一声,而后转身:“不好意思,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奉陪了!”

旋即郝建便和羽嘉怡走开了。

“我警告你们,不准再招惹郝建,要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们不客气!”白素琴冷冷的说道,此时也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

说完,白素琴便直接扭头就走,留下忿忿不平的叶文熙和赵武恒。

“身为烟波府的圣女,却巴结外人欺凌同门,什么玩意儿!”叶文熙脸色阴沉的腹诽,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郝建欺负他就算了,竟然白素琴也站在郝建那边,这让叶文熙觉得非常气愤。

“无需懊恼,他蹦跶不了多久了!”可就在此时会,赵武恒却忽然面带阴笑如此说道。

“你有办法整他?”叶文熙从赵武恒话语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不由得惊奇问道。

赵武恒得意一笑,道:“我表哥是这一次考核的考核员,一会儿我去交代一句,他就别想通过考核!”

“那太好了!”叶文熙也不禁喜上眉梢,想到了什么,还故意提醒一句:“还有他的女人,也不要放过!”

他看到羽嘉怡和郝建一起,便把羽嘉怡当成是郝建的女人。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赵武恒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而后便朝着不远处一个身着军装的青年走了过去,而后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青年也是面露惊讶,而后有些阴沉的点了点头,目光紧锁着郝建和羽嘉怡,显然已经打算要找他的麻烦了。

而郝建也注意到了,剑眉微皱,对羽嘉怡提醒道:“小心点,一会儿他们估计要针对我们了!”

羽嘉怡点了点头,而后对郝建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你的麻烦。”

“烟波府的人。”郝建回答道。

“烟波府?”羽嘉怡倒吸了一口冷气,惊讶的道:“那可是一个黄金级的宗门,你是怎么得罪他们的?”

“他们想让我加入他们,但我拒绝了,然后那个双手包的跟哆啦A梦似的的家伙就挑衅,结果我就让他成了哆啦A梦。”郝建撇了撇嘴道。

羽嘉怡有些无语了,道:“你这样得罪烟波府,不怕他们杀你啊?”

“杀我?就凭他们还没那个本事!”郝建冷哂,却很不以为然。

“......”羽嘉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此时对于郝建的身份背景是越发的好奇了,这家伙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像是什么都不害怕似的。

“喂,小子,滚开!”正当这时,郝建的背后突然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

郝建和羽嘉怡同时回头,便看到一个光头大汉站在他们的身后,那光头大汉赤露着上身,肌肉横生,上身遍布各种触目惊心的伤痕,那不是刀伤和枪伤,而是某种可怕的抓痕,像是被猛兽袭击而造成的,很是吓人。

“是兽行者,他竟然也来了?”一人惊叹的道,认出了这个大汉。

“是那个专门和野兽搏斗以此修行的兽行者?”

“不是他还有谁?传说这个家伙和狗熊搏斗过,和猎豹赛跑过,还和大象斗力过,大路上的所有凶猛野兽他全部都已经收拾过一遍了。听说他下一步准备下海去猎海洋生物了,他还说想和鲸鱼搏斗呢!”

“靠!这家伙简直是怪物,谁招惹了他谁倒霉!”一人心有余悸的说道,感觉很惶恐。

挑战了所有陆地野兽,下一步准备进军海域,这家伙简直是非人类。

“这两个家伙怎么会得罪兽行者?”

“谁知道呢,不过只要是得罪了兽行者,那下场都是极其凄惨。兽行者连野兽都能击败,更别说是两个普通人了,我看他们多半会被兽行者活撕!”有人对郝建和羽嘉怡投去同情的目光,得罪了兽行者,下场肯定是凄惨的。

而郝建和羽嘉怡也听到了众人都议论,知道了这家伙是个了不得的家伙。

因为善于与野兽搏斗,所以被誉为兽行者。

但郝建的眉头却轻挑了一下,因为他刚才有留意兽行者之前是和那个考核员走过来的。

显然,是通过特别的授意!

赵武恒和他的表哥孙泽天走了过来,在不远处的地方站定,脸上带着冷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而叶文熙也跟在身后,眼神阴狠的注视着郝建,只要郝建敢动手,孙泽天就会立刻将他赶出这个地方,但如果他不动手,那么就会被毒打一顿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