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疯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好好好,我现在就滚,我现在就滚。”郝建也急忙点头,然后逃也似的跑出了办公室。

奶奶的,自己竟然说了那么实力的话,要吃姜月神的奶,自己是怎么想的啊?这不是作死吗?

看到郝建离开,羽嘉怡也只能跟上。

但在回去的路上,羽嘉怡却颇有怨念,道:“都是你害的,你现在把姜月神给惹生气了,她肯定不会让我加入龙牙的!”

“放心吧,她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如果她不同意,我就去找她。难道我这个龙牙创始人的话还不好使?”郝建很骄傲的说道。

“话说回来,郝建,你怎么会是龙牙的创始人呢?以前都没听你说过啊。”羽嘉怡惊讶的道。

郝建翻了翻白眼,道:“大小姐,我从去当兵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你们兄妹俩见过面了,怎么跟你说?而且这是机密,能随便乱说吗?”

“说的也是!”羽嘉怡点了点头,觉得郝建的话很有道理。

“你跟姜月神是什么关系?你们两个之前是不是有一腿?”突然,羽嘉怡很八卦的问道。刚才听郝建和姜月神的对话,两个人以前肯定是有些情愫的。

“怎么可能,她大了好几岁了,而她也说过不会找年纪比她小的男人,因为那样不成熟,她可不想又做老婆又做妈。”郝建摇了摇头,对于姜月神会嫁人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毕竟他又不是姜月神的菜,他们两个只不过是拍档而已。

“不会吧,可是我真心觉得那个小丫头和你有些像诶。”羽嘉怡说道,虽然他刚辞呵斥郝建不要胡说八道,但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小璐和郝建长得有点像。

“我看你是想多了,生小孩的基础是首先你得要发生那方面的行为。我都没和她做过,怎么可能会有小孩?”郝建却直接摇头,他一直都对姜月神相敬如宾,从来没有试过越界。

“什么做不做的,你真恶心!”羽嘉怡很鄙夷的看着郝建。

“那不做,干?”

“郝建!!!”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花市发生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孔孝真先是无缘无故的脱离了孔家,之后又无缘无故的将矛头指向了何家。

这几日,何家很多核心人物遇袭,或多或少都受了伤,甚至也已经死了四五个人。

而孔孝真也站出来声明自己对这件事情负责,同时说明自己是郝建的狗,现在郝建让他咬谁他就咬谁。

这行为让很多人都觉得很愚蠢,因为郝建刚刚杀了叶文英的狗,和叶文英现在是不死不休了。孔孝真在这个时候却选择站在郝建这一边,这就等于是在对叶文英寻衅。

而此时的郝建,手里也是拿着一张报纸,看着最近发生的袭警事件,一个劲的摇头:“有意思,真有意思!”

他现在相信孔孝真是诚心效忠他了,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孔孝真作假的可能是微乎其微了。

“老大,我看孔孝真是真的想要跟你,不如我们就拉拢他吧?那家伙虽然很桀骜,但是办事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李贺提议道。

“不急不急,现在还看不出来。”郝建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一点也不紧张。

作假的可能微乎其微,但还是有可能的。

“可是这样的话,他有可能就死了啊。现在整个花市都知道他是你的人,并且还知道是他杀了何家的核心人物,现在何家已经准备报复他了,没有了孔家为他撑腰,他必死无疑!”

“这不还没死吗?等他快死的时候再说吧。”郝建还是不为所动。

李贺顿时就错愕了,不过他也没有问为什么,在他看来郝建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正当这时,郝建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发现那是陌生号码,自己从未见过。

但他还是接通了:“哪位?”

“是我!”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郝建也不禁惊讶,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他们刚才还在议论着孔孝真,结果孔孝真就打电话过来了。

“有事?”郝建假装不理解的问道。

“遇到点麻烦,想请你帮忙。”孔孝真也不生气,继续浅笑说道。

“什么忙?”

“我现在人在水韵之都。”孔孝真说道。

水韵之都?郝建自然对这个地方不陌生,因为这个地方就是叶文英在花市的总部,或者说是根据地。

那是一个超高级休闲会所,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你能出的起价钱,哪怕是飞机大炮都能够给你弄来。

不过郝建疑惑的是孔孝真去那里干嘛?

而似乎也察觉到郝建对此心生疑惑,孔孝真连忙解释道:“我得罪了叶文英。”

“你做了什么?”郝建来了兴致。

“我把这里的花魁给毁容了。”孔孝真云淡风轻的说道,像是在叙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似的。

而听到这话的好却傻眼了,水韵之都的花魁在花市很出名的,哪怕是郝建这个不经常出入风云场所的家伙都知道。

据说那个水韵之都花魁人称“素心”小姐,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最关键还长得极其俏丽,身上犹如天仙一般的气质,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可以想象,叶文英培养出这么个“仙女”花费了多少钱,所以能够与之同床共枕的话必须千万一次的天价。

仙女的床榻岂是一般人可以染指的?拿不出万两黄金你都别想碰她一根手指头!

这是个赚钱利器,可孔孝真竟然说他把这个花魁给毁容了,那就让仙女堕落了凡尘。

郝建可以想象,叶文英肯定气疯了,如果换做是他,被人毁掉这么一个赚钱的工具也会气得吐血的。

孔孝真真的是疯了,这等于是打了叶文英一巴掌啊。

“你疯了?”郝建问道。

“跟你,本来就是疯了!”孔孝真调笑道。

“你希望我救你?”郝建饶有兴趣的问道。

“对!”孔孝真回答。

“你是为了取都我的信任,所以才这么干的?”郝建惊奇的道。

孔孝真笑道:“我这是在赌博,赌你会相信我,赌你会救我。”

“那万一我不救呢?”郝建呵呵冷笑,孔孝真似乎是吃定他了,可他就不鸟他呢?

“那我就赌输了呗。”孔孝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输给了郝建之后,他就像是失去灵魂的空壳似的。

死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如果不是以为顾及家族,他或许真的会自杀。

因为郝建带给他的耻辱是无法被抹灭的!

郝建有些惊讶,这家伙还真的疯了啊?

听到郝建沉默,孔孝真继续开口:“我知道你需要我,没有人会比我更加了解花市,有我帮忙,你可以肆意建立起你的商业帝国,彻底成为一个地下皇帝!”

“你是在勾引我?”

“不,我说的是事实。虽然我输给了你,但你也无法质疑我的办事能力吧?”孔孝真很自信的道。

而郝建也知道孔孝真说的在理,如果孔孝真是个废物的话,那也不可能成为孔家的代言人,更加不可能成为花市四少。

郝建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沉声道:“我现在过来!”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孔孝真是个人才,这样的人才主动投诚他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我等你!”孔孝真一脸轻松的道,而后直接挂了电话。

“老大,这会不会是圈套啊?我怕这是鸿门宴啊!”李贺有些担忧的道,觉得孔孝真的动机不纯。

“鸿门宴?如果孔孝真敢给我摆鸿门宴的话,那只不过是作茧自缚而已!”郝建冷哼道,却一点也不担心。

“好了,拿好东西,今晚我带你整个花市最好的私人会所见识见识!”郝建拿起自己的夹克,便往外头走。

而此时,挂断了电话的孔孝真也是漫不经心的打着哈欠,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一群愤怒的男女。

在这群男女之中,有一个穿着白色薄纱打扮的如月里嫦娥般的女子,她坐在琴边,紧捂着自己满是血的脸,一袭白衣已经被染得通红。

在她的脸上,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像是被利器划过一般,蔓延整张右脸。

而此时,她便是满眼怨毒的盯着孔孝真,恨不得将孔孝真千刀万剐。

因为就是孔孝真将她变成这样的。

“别这么看着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自以为是了。”孔孝真面无表情的说道,原本他也不想这样的。

但这女人因为知道他与叶文英不和,一上来就给他摆谱,他想听的曲子这女人不弹,反而是坚持要弹自己的曲子。

不但如此,什么倒茶送水、捏肩捶背什么都没有,完全将他忽视了似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