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还不是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的狗走错地方了,我来带他回家!”郝建理所当然的说道,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而听到郝建这么说的孔孝真,却也不觉得生气。因为他现在的确是郝建的狗。

旋即,郝建便走到孔孝真的跟前,看了一眼孔孝真,不由得啧啧称奇:“真的被修理的很惨诶!”

“怎么来的这么晚?”孔孝真有些不高兴的问道,他打电话到郝建出现,都快过一个小时了。

“早就来了,看了十几分钟了。”郝建说道。

“.......”

孔孝真暗恨不已,这混蛋早就来了?那也就是说他刚才一直躲着看好戏?

“你刚才在看好戏?”孔孝真忿忿不平的说道,郝建白让他挨了一顿打。

“别这么看着我,我总得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归顺吧?”郝建撇了撇嘴道。

孔孝真异常火大,这不是摆明了坑他吗?

“而且我现在不是来了吗?”

“郝建,你想带走就带走吗?孔孝真将我们的花魁毁容,必须给一个说法!”庄可凡拦在郝建的面前,不让郝建轻易将孔孝真带走。

郝建抬头看着庄可凡:“那以你看应该怎么办?”

“赔偿!”庄可凡说道,本来他是想杀孔孝真的,但看到郝建出现之后他就不敢胡来了,只能退而求其次,让郝建赔偿。

“好好好,赔偿就赔偿。”郝建便低头往钱包里头掏东西。

孔孝真和庄可凡等人都愣住了,郝建竟然竟然这么干脆就答应赔偿?这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然而,紧接着他们便看到郝建从钱包掏出了千来块钱,脸上带着不舍的表情,犹豫再三后,才终于递给了庄可凡。

庄可凡傻眼了,区区一千块钱而已,你至于作出这么一副割肉的表情吗?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一千块钱那是打个喷嚏就能赚回来了。郝建身为舒雅集团的董事长,腰缠万贯,至于这样吗?

而且给人他一千块钱算是怎么回事,一千块钱够赔偿他的损失?开什么玩笑?

“多的也不用找了。”郝建很大方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庄可凡鼻子都快气歪了,不用找了?这特么的连零头都不够,郝建竟然说不用找了?

庄可凡一把将郝建的手拍开,咬牙切齿的道:“你打发乞丐吗?”

见状,郝建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庄可凡:“你别诓我,我又不是没有叫过小姐,千来块都够一条龙了。”

“放你娘的狗屁!我们素心小姐能和一般的小姐相提并论吗?”庄可凡怒吼道,如果素心跟普通的鸡一样,叶文英用得着花重金去培养她?

郝建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个什么素心小姐,撇嘴道:“还不是鸡,有什么不同?”

说好听点叫“花魁”,说不好听点就是贵点的鸡。

这是郝建能给出的价格,不能多了。

别人看到素心之后,都会被她身上那超凡脱俗的气质所吸引,但郝建却不同,郝建压根就不鸟她。在她看来素心也就值得这么多。

而素心听到这话,却也是恨上了郝建。

“素心小姐不一样!”庄可凡却依旧强行解释,他必须得解释啊,要不然真让郝建一千块钱就糊弄过去了,叶文英还不的要了他的命啊?

“那你说哪里不同?”郝建笑问的道。

“这...”庄可凡想了想,而后道:“素心小姐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知书达理,有大家闺秀之气度,怎么能和普通的鸡相比?”

郝建撇了撇嘴,很不屑的道:“那她是不是陪男人睡?”

“......”

“她是叉开两条腿赚钱?”

“......”

“不叉开两条腿,光靠什么狗屁琴棋书画,有没有人鸟她?”

“......”

“看,你都没话说了不是?她就是一只鸡!”郝建耸了耸肩,道:“既然是鸡,那按照市价来收的话就值一千块。”

“放你妈的十八拐弯连环屁!素心小姐每一次接客都要一千万的!”庄可凡怒吼道,一千块和一千万?差了百倍都不止。

而听到接客二字,素心也气得要吐血了,为了塑造她的形象,他们都不说接客的,而是说迎宾。而这时候庄可凡因为气急,这样的话都脱口而出了。

“那是那些蠢逼傻,一千万?我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不重样的玩女人了,那些白痴竟然在一棵树上吊死,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还有啊,一千万打一炮,你们可真够黑的啊,坑别人可以,我可不吃这一套!”郝建摆了摆手,就是不买账。

庄可凡节节败退,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而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怒道:“那孔孝真毁了素心小姐的容这笔账怎么算?”

“重新整个容也就十万块吧,孔孝真赔给他们十万块,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郝建对孔孝真说道。

“好嘞!”孔孝真也答应的很干脆,刚才庄可凡可是让他赔偿十个亿的,毁了叶文英的花魁,结果才要赔偿十万,这感觉太特么爽了。

“郝建,你...你没有诚意!”庄可凡面红耳赤的道,十万块?这就是在打发要饭的。

“别这样,你们整个容又不用花多少钱对不对,那这样好了,大不了你带着这只鸡去棒子国,多出多少钱你再来找我,我赔偿给你。”郝建很大度的说道。

“这是钱的事情吗?这是面子问题!”庄可凡怒吼。

郝建啧了一声,道:“这句话应该由叶文英亲自来和我说,你,没有这个资格!”

“郝建,你太嚣张了!”庄可凡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好话说尽你不听,那我就换种方式来和你说!”郝建呵呵怪笑了两声,而后陡然一指孔孝真:“这个人我现在要带走,你要是再敢叽歪,我就烧了你这破地方!到时候叶文英损失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赚钱工具而已!”

庄可凡也已经惊呆了,郝建真敢毁了这地方吗?这可比孔孝真还要嚣张啊。

而孔孝真也是不禁摇了摇头,终于知道自己不如郝建的地方了。自己只敢毁掉一个花魁,挑衅叶文英,却不敢如郝建一般,直接烧毁这个地方,彻底灭了那叶文英气焰,双方相差太多了。

“孔孝真,走!”李贺直接对孔孝真说道,有郝建在这,他也显得很肆无忌惮。

孔孝真面带微笑的起身,而后拍了拍庄可凡的肩膀,调侃的道:“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会上来坐坐的!”

庄可凡脸色铁青,想要发作,却又不敢发作,毕竟关于郝建的传闻过于骇人。人的命树的影,他不得不忌惮。

“庄可凡,你拦住他们啊,你难道就让他们这走了吗?你这是办事不利,三少不会放过你的!”素心怒吼道,孔孝真毁了她的美貌,她对孔孝真恨之入骨,怎么可能任由孔孝真就这么离开。

庄可凡也在迟疑,如果不阻拦孔孝真他们的话,一旦叶文英怪罪下来,他也不好解释。

犹豫再三,庄可凡还是怒吼道:“拦住他们!”

虽然外界谣传郝建很可怕,但此时他们也就三个人,又在他们的地盘,能做的了什么?庄可凡决定放手一搏。

“唰!”

霎时间,那几个武者便冲向郝建,将郝建给拦了下来。

郝建回头望着庄可凡,讥笑道:“你做了一个和愚蠢的决定。”

“将孔孝真留下,这件事情便到此为止,否则你们一个也走不了!”庄可凡冷冷的说道。

“一个都走不了,你的口气可真不小啊?你可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李贺冷哼了起来。

“你真要逼我烧了你这破地方吗?”郝建嗤笑的道。

“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那就试试看!”庄可凡冷哼一横,他就不信了,这么多武者还干不掉郝建一人。

郝建扫了一眼四周的武者,道:“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难道叶文英没有告诉过你,光凭这几个废物是没办法拦得住我吗?”

闻言,那几个武者顿时都是神色一变,脸上浮现寒霜,也都觉得郝建太嚣张了。

“动手!”

庄可凡却沉着脸喝道。

就在庄可凡话音刚落,最先动的却不是那些武者,而是李贺。

李贺抬脚一记飞踹,便直接将面前一个武者给踹飞了出去。

这些日子以来李贺跟着郝建也没少学东西,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在血色雾月中被虐的小角色了。

“连我都解决不了,还想动我老大?”李贺面带轻嘲,此时心情也很进,郝建对他的特训如今便是见到成果了。

庄可凡表情也略显难看,这家伙竟然还配备了保镖?

“别太过分了,随便断手断脚就行了,别闹出人命了。”郝建对李贺叮嘱道。

听到这话,庄可凡等人都快气得吐血了,都断手断脚了还别太过分?

而那些武者也感觉蒙受奇耻大辱,郝建不出手,一个小弟就让他们如此难堪,这是故意在侮辱他们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