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无量报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们公司现在正准备以法律手段告信通日报诽谤,只是没想到郝建竟然想要去那里拜访。

“他们是第一个采访孙艺博的日报,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无端端的,一个新闻报社怎么会去采访一个纨绔子弟呢?”郝建笑道。

“你是说他们也是被指使的?”苏新亚惊愕的道。

“没错,而且我想他们应该还收了不少的好处!”郝建讥笑道。

“我和你一起去!”苏新亚一把拿起了自己的挎包,神色冰冷的道,她也要去信通日报问问那里的总编,为什么要毁她清誉。

郝建耸了耸肩,倒也没有拒绝。

不多时,两个人就到了信通日报,当他们走入报社里头之后,众人都对他们投来了震惊的目光。

显然他们都认出了郝建和苏新亚,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还敢出现在他们的报社,而且还是一起出现,不知道最近是敏感时期吗?两人应该竭力撇清与对对方有关系才对,这怎么还在一起了呢?难不成想破罐子破摔、

有些记者不想错过这个精彩瞬间,急忙拿出照相机对郝建和苏新亚一阵猛拍。

而郝建也不理会他们,直接问道:“你们总编呢?”

“哟,这不是当下最出名的奸夫****,啊不,风云人物吗?”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男的年轻人便走了出来,二十几岁的样子,高鼻梁大眼镜,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

郝建和苏新亚自然听出了他话语中的讥讽,两人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我还真是没有想到,你们都已经站在风口浪尖上了,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真不怕死啊?”那眼镜男嘲讽道。

“出现在哪里,又或者做什么,那是我们的事情,和你有半毛钱关系?一个小喽啰而已,别真把自己当盘菜了。”郝建漠然说道,看都不看眼镜男一眼,想在他面前找存在感,简直可笑。

被郝建这么侮辱,眼镜男的表情也变得不大好看,怒斥道:“你横什么,你们这对狗男女把孙艺博给打成了残废,你们以为能够逃得掉吗?郝建,你就算腰缠万贯又怎么样?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坐牢吧你!”

“说完了?说完可以滚了吗?”郝建面无表情的问道。

“该滚的是你们,我们信通报社不欢迎你们这样的狗男女!”眼镜男眼睛都在冒火,只觉得耻辱到了极点。

“兄弟,别给自己找麻烦。”这时候,郝建斜瞥了他一眼,心中也是有了些火气。

这个四眼一而再再而三想要在他身上找优越感,也让郝建感觉到不耐烦了。

本来是不想理会一只聒噪的苍蝇的,但如果这个苍蝇一直嗡嗡嗡的吵个没完,那就只好一巴掌拍死了。

“我又没说错你们,你们不就是奸夫****吗?”眼镜男阴笑道。

而听到这话的苏新亚,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唉...其实我真的不想惹事的。”郝建叹了口气,朝着眼镜男走了上来。

“你想干嘛?你想打人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老子就把你往死里写!”眼镜男气焰嚣张的喝道。

“啪!”

郝建直接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将他的眼镜都给打歪了,与此同时眼镜男一口牙血便从口中喷吐而出。

“你敢打我?你特么竟然敢打我?”眼镜男怨恨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郝建竟然真的敢动手打他。

“你给我等着,老子要是不弄死你,老子名字倒过来跟你写!”眼镜男恶狠狠的说道:“我们这里可是有监控的,到时候我们一定会把你打人的片段公布出去的!”

话音刚落,郝建便已经伸了出去,一脚将眼镜男给踹得横飞几米远,撞在不远处的办公桌上,不省人事了。

“跳梁小丑。”郝建漠然一笑,而后望向那些记者:“还有谁想多管闲事的?”

那些记者们都吓傻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咔!”

这时候,总编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一个秃头中年走了出来,面色不善的对苏新亚和郝建说道:“进来吧!”

而后,郝建便和苏新亚一起进了那个总编的办公室,郝建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名片,笑道:“温汉文是吧?”

“你们胆儿挺肥的啊,都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敢出双入对啊。”温汉文取笑道。

“你应该知道你们所报道的根本就不是真相!”苏新亚生气的道,他们会成为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温汉文的报社胡乱的报道?

说他们狼狈为奸残害孙艺博,还说他们杀左兴龙灭口,这些都是信通报社报道的。

“那又怎么样?群众们所在意的从来都不是真相,而是八卦!”温汉文得意洋洋的道:“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报社的报纸也不会大卖!”

“你们这是捏造新闻,蛊惑大众,恶意的诽谤他人,这是犯法的!”苏新亚咬牙切齿的道。

但温汉文无动于衷,冷笑道:“然后呢?你能奈我何?大众又怎么知道什么是真的新闻,什么是假的新闻?”

“那你就等着坐牢吧!我已经把你刚才的话都录音了!”苏新亚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录音笔,她刚才在进入报社开始,就已经打开了录音笔,想要获取一些温汉文的犯罪证据。

“哇,我好怕怕啊。”温汉文表情浮夸的道,而后满不在乎的道:“那就放出来让我听听你都录了些什么?”

见到温汉文还是这么的不可一世,苏新亚也不禁怔住了,急忙打开录音笔,结果却发现录的都是一些电流声。

“怎么会这样?”苏新亚难以置信,自己这支录音笔可是花了上万块买的,录音效果非常好的。

“没有用的,他应该在办公室里头装了干扰器一类的东西。”而这个时候的郝建却开口道,同时不断环视着房间四周。

“聪明!”温汉文对郝建竖起了大拇指,而后哈哈笑道:“没错,我的确是在这办公室里头装了干扰器,一切的录音笔摄像头都会自动失效。要不然你以为我真的会那么傻,什么事情都告诉你们吗?”

苏新亚完全错愕了,她没想到温汉文竟然这么狡猾,居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装了干扰器。

“别这么惊讶,干我们这一行的,要是不小心谨慎点怎么行?我们也别整那些虚的了,说吧,你们来找我想干什么?”温汉文问道。

“我希望你能为这次发生的事情作出澄清,告诉大众事实真相到底是怎样,不要刻意扭曲事实。”郝建郑重的说道

“好处呢?没有好处的事情,我可不干!”温汉文傲然道,竟然直接明目张胆的向郝建讨要好处,嚣张到了极点。

郝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而后道:“这里是一千万的支票,小小心意,还望不要拒绝。”

“一千万?你特么打发乞丐呢?”温汉文表情鄙夷的道,压根就没去接那张支票。

“你不要太过分了,明明是你污蔑我们在先,凭什么要我们给钱?”苏新亚气坏了,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凭什么就要被温汉文敲诈,这个世界还有公道吗?

温汉文呵呵冷笑:“你也可以不给,但这样的话,你们就没有办法挽回自己的声誉了。郝副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集团应该正是上升的关键时期,如果这个时候出了岔子的话,你们可就因小失大了啊,哈哈哈哈...”

“你要多少钱?”郝建表情愤怒的问道,似乎是被温汉文给气到了。

“一个亿!只要你给我一个亿,我马上就出面澄清此事!”温汉文对郝建竖起一根手指。

“一个亿?你怎么不去抢啊你?”苏新亚暗恨不已。

但郝建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接从怀里取出一个支票簿,而后在上头写下一串数字:“什么时候能够还我集团清誉?”

温汉文欣喜若狂的接过钱,大笑道:“明天!明天我就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这一切都是个误会!”

啪!

郝建再往桌子上丢下一张支票,目光灼灼的盯着温汉文:“这里还有一个亿,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了!”

“是梁建坤,梁建坤指使我的!”温汉文见钱眼开,直接就把梁建坤给出卖了,而后忙不迭的拿过那张支票,脸色因激动而涨红。

这转眼就赚了两个亿,他开个破报社估计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原来是梁建坤啊。”郝建摇头轻嘲,一只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看来梁建坤已经是做出了某种抉择了。

孔孝真选择投诚,而梁建坤则选择和他死磕到底。

“另外徐荣德也是梁建坤的人,那个想泼苏新亚粪的小子就是徐荣德找来的,然后编造一个谎言栽赃陷害苏新亚。其实梁建坤打从一开始就是冲着你来的,对付苏新亚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想通过搞垮苏新亚影响你们集团发展,一箭双雕!”温汉文此时什么都抖露出来了,此时他见郝建出手这么阔绰,自然也就话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