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演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别说这些我已经知道的事情,说些我不知道的。”郝建没好气的道。

“你不知道的?”温汉文低头想了想,而后突然眼前一亮,低声阴笑道:“你知不知道那个泼粪小子是被谁灭的口?”

“外界不都说是我们吗?”郝建嗤笑道:“就连你也说是我们啊。”

温汉文顿时表情尴尬,道:“郝副董,你也知道这是梁建坤的命令,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如果我不抹黑你,那梁建坤能放过我?”

“行了,那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左兴龙。”郝建问道。

“当然是梁建坤啊,这还用问吗?梁建坤知道左兴龙那小子被你给收买了,担心他在媒体面前说了不该说的,所以就请人把他给做了!”温汉文声音低沉的道,神色凝重。

显然,对于梁建坤,他还是很害怕的。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把这些事情告诉我,你难道就不怕梁建坤报复你吗?”郝建笑问。

“梁建坤那个抠门的货儿,让我帮忙一分钱都不给。上来就一句话要我办事,真特么不会做人,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郝副董你要是能摆平他,把他送去蹲大牢,那是再好不过了。”温汉文对郝建挤眉弄眼的道。

郝建哑然,温汉文竟然都开始教他做事了。

“感谢你的坦白,现在你可以放心的进去了!”郝建突然古怪一笑,如此说道。

“进去?”温汉文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一下子没明白郝建这话的意思。

“砰!”

就在此时,大门被一脚踹开了。

“警察,不许动!”

马子峰带队冲了进来,将枪口对准了温汉文.。

霎时间,温汉文的脸色就变了,怒视着郝建:“你报了警?”

“你不会真傻傻的以为老子会给你两个亿吧?老子一个月的零用钱才一千来块,你一开口就要了老子几百年的零用钱,你当我不生气啊!”郝建骂骂咧咧的道,他哪里看起来像是大方的人了?

“你!”温汉文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给一口吞了。

苏新亚也是惊诧不已,没想到郝建竟然报警了。

但很快的,温汉文就从愤怒中平静了下来,冷笑道:“你叫来警察又有什么用?你有证据证明我是受人指使故意栽赃陷害你的吗?别忘了我这里可是有干扰器,里头一切电子器材都会受到干扰,你什么也得不到!”

“郝建,我承认你有点小聪明,但你却不够聪明。现在你帮我激怒了,我要你和苏新亚永世不得翻身!”温汉文目眦欲裂的道。

“外徐荣德也是梁建坤的人,那个想泼苏新亚粪的小子就是徐荣德找来的,然后编造一个谎言栽赃陷害苏新亚...”

“其实梁建坤打从一开始就是冲着你来的,对付苏新亚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想通过搞垮苏新亚影响你们集团发展,一箭双雕...”

而就在此时,温汉文却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

郝建手里拿着手机,里头画面中说话的男人正是温汉文。

温汉文立刻就傻眼了:“你什么时候拍的?为什么会这样?你的手机怎么可能不受干扰器的影响?”

温汉文难以相信这是真的,难道干扰器失灵了?

“外来的电子器材的确会受到影响,不过你内部的电子器材应该就没事了吧?毕竟你还要用电脑手机等点子器材办公的,如果都被干扰的话,你怎么用呢?”郝建玩味的笑道。

“你黑了我的电脑?”温汉文一下子就明白了郝建话里的意思,他的确是设置了干扰器,所以干扰器只会影响除了他使用的以外的电子产品。

只是温汉文没有想到,郝建竟然会黑进他的电脑,然后打开他的摄像头拍摄了他们的对话。

一时间,温汉文面如死灰,原本他以为有了干扰器郝建就别想获取他犯罪的证据,却没有想到到头来竟然作茧自缚。

然而,黑进温汉文电脑的并不是郝建,他是个电脑白痴,除了会开机关机玩玩蜘蛛纸牌之外什么都不会,更别说黑进人家的电脑网络了。

真正黑进温汉文电脑的是先知,郝建在来这之前就已经请她帮忙做事了。

温汉文无力的摊在沙发上,脸上已经没有半分血色,他知道他已经完了。这段视频播出之后,苏新亚和郝建的绯闻将会不攻自破,群众将会知道一切都是他搞的鬼,而且他还在视频****出了徐荣德和梁建坤,这两个家伙也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以梁建坤那凶狠的性格,如果知道自己出卖他,肯定不会让他活着离开监狱的。

郝建站起身来,拍了拍温汉文的肩膀,笑眯眯的道:“你刚才说梁建坤很可怕,但事实却是,我比他更可怕!”

旋即,郝建便整理了一下衣物,带着苏新亚从外头离开。

“别走,我什么都告诉你,求求你救救我!”温汉文突然开口哀求道,此时也只有郝建才有能力救他了。

但郝建却没有回头:“很抱歉,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现在的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语毕,他便不再停留,直接朝着外头离开。

..........

与此同时,在某一处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孙先生,你说你是苏新亚曾经的恋人,请问是真的吗?”一个记者对坐在轮椅上的孙艺博询问。

“自然是真的,我们于半年前确定关系,但为了她的事业着想,我选择了隐瞒,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只怕永远都不会站出来。”孙艺博面带苦笑,摆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受害者姿态。

可他心里却在想:苏新亚、郝建,我就不信你们这一次还不死?敢让我成为残废,我要你们永世不得翻身!

“苏新亚和舒雅集团的副董勾结在一起,还把你打成残废,请问你恨他们吗?”

“恨?我只恨郝建,因为他夺走了我最心爱的女人,至于,苏新亚我怎么可能对她恨得起来?我是那样的爱她!”孙艺博的表情很配合的浮现出一抹柔情,这简直堪称是演技派,令在座不少女性同胞在听到这话后都感动的哗哗泪下。

而他们越是感动,就越是憎恶苏新亚和郝建。

这也是孙艺博的阴谋,他越是装的可怜和痴情,群众们就越是痛恨郝建和苏新亚,到时候他们就越是难翻身!

“啪啪啪...”

可就在此时,场中突然传来一阵掌声,众人侧目望去,顿时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发布会场的门口,脸上带着狂狷邪魅的笑意,不断的拍着手掌。

“这家伙是谁啊?”一个女记者对身旁的同事询问,总感觉来者不善。

“他就是舒雅集团的那个副董,就是他把孙艺博打成这样的。”

“不会吧?他就是副董,他看起来还这么年轻诶!”那个女记者很吃惊的道,郝建的样子顶多二十五六三十不到,这么年轻的男人竟然是一个集团的副董事长?

在她的认知当中,那些董事长不都是大腹便便的秃头中年吗?

“你别看他年轻,本事大得很呢,我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得知,这家伙在花市很有地位,黑白两道都通吃的!”

“那怪不得会这么嚣张了,抢了人家女朋友就算了,还直接把人的腿给打断了。”那个女记者冷哼道,对郝建很是鄙夷。

“不错啊,多日未见,你胡说八道的本事又见长了。孙艺博,我不得不承认我还真是低估你了!”郝建一脸轻松的对孙艺博喊话,脸上洋溢着笑容。

看到郝建出现,孙艺博也是当场石化了,似乎也没想到郝建竟然还敢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而随后,众人便看到苏新亚也从郝建的身旁站了出来,眉宇间带着煞气,红颜薄怒。

“苏新亚也出现了?传闻是真的,她真的跟郝建有一腿吗?”所有人都惊呆了,虽然说现在都谣传郝建和苏新亚有一腿,但他们同时出现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吗?

霎时间,一群记者便冲向郝建和苏新亚,直接把两人围得水泄不通。

“郝建先生,你打伤了孙艺博为什么还敢出现在这里,你是想对孙艺博示威吗?”

“苏新亚小姐,如今外界都说你和郝建是奸夫****,潘金莲和西门庆,请问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苏新亚小姐,对于你让郝建副董打伤孙艺博这一点你有没有感觉到愧疚,毕竟你们曾经是一对,为什么可以狠心下毒手?身为公众人物你却给整个公众社会带来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对此你有什么解释吗?”

那些记者上来就开始炮轰苏新亚和郝建,问的问题也都非常的尖锐。

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已经被孙艺博给带动起情绪,此时难免有些针对苏新亚和郝建。

而此时的孙艺博看到这里,却也是冷笑不已,郝建和苏新亚竟然敢出现在这发布会的现场,简直是找死!

在自己那一番演技之后,现在他都不用开口,这群不明所以的记者就会将苏新亚二人炮轰至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