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像不像一条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不卖吗?”慕容夜云的声音渐渐趋于冰冷,显然他也为自己被郝建给耍了而感到异常羞恼。

“慕容夜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我不想卷入你和慕容秋水的争端之中。”郝建也是冷声说道,如果他帮了慕容夜云,慕容秋水一定会对他产生怨怼。

“你在说什么?我和秋水感情好的很!”慕容夜云连忙反驳。

“好得很?你这话是自我安慰吗?”郝建冷哂:“你这话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慕容夜云顿时眉头深锁:“你这是什么意思?”

郝建竟然了解其中内情?是慕容秋水告诉他的?

“虽然你们兄妹俩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你们真的没问题的话,你又为什么要死呆在花市呢?难道你是想告诉我,你已经爱上了这片热土吗?”郝建嘲讽道。

“如果我真就是喜欢上这里了呢?”慕容夜云讥笑反问。

“不可能,花市虽然繁华,但却无法和京城相比。你会为了花市而抛弃京城?我不相信!除非你是另有图谋!”郝建淡漠的说道,慕容夜云长时间的呆在花市就是不正常的。

“你觉得我是在图谋什么?”慕容夜云眯着双眼,此时他越发的感觉郝建深不可测。因为郝建发现了他的意图,知道他来花市是有目的的,而这一点,除了和他有着同样的想法的慕容成空之外,连慕容秋水都不知道。

“你担心慕容秋水会和我合作,而你想要破坏她和我之间的合作。同时慕容秋水现在将事业的重心都放在了花市,你想要和她在花市一较高下,证明谁才最有资格担任慕容家的继承人。”郝建回答道。

“慕容夜云,你不像你外表那么粗犷,也不如你外表那样真的对权力无欲无求。相反,你还对你那个妹妹憎恶至极,因为她夺走了原本该属于你的一切,你和慕容成空都心有不甘,所以你想抢回去,我说的对吗?”郝建笑问。

“不错,你说的很对,郝建,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花市会被你所掌控了,你的确是个聪明人,应该是我见过除了四大名家之外最聪明的人。”慕容夜云不断拍着手掌,而后脸色阴沉的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打算,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对这块地是势在必得的。”

“你觉得你可以从我手里抢东西?”郝建当即冷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不过我想试试!”慕容夜云眯着双眸,皮笑肉不笑的道。如果郝建不打算把这块地给他,那么或许他就会常去一些必要的措施了。

“小子,我们大少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特么别不识抬举!”而就在此时,一个青年开口了,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西装革履,样貌清秀,眉宇间带着几分傲气,不悦的盯着郝建。

“你是谁?”郝建皱起了眉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个男人,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百里家,百里云天!”百里云天傲然说道,同时冷漠的看着郝建。

“百里家?你和百里湛是什么关系?”郝建顿时醒悟了过来,怪不得他觉得百里云天很眼熟,原来是百里家的人。

“那废物是我的堂弟,不过我和他可没有任何关系。”百里云天冷哼一声,急于撇清自己和百里湛的关系,因为他可不想和那个一概而论,那个垃圾只会让百里家蒙羞。

“他是废物,你也不见得就高尚到哪儿去,虽然他是废物,但至少他是站着的,而你却是爬着的!”郝建讥笑,在讥讽百里云天为慕容夜云的一条狗。

“你!”百里云天目眦欲裂,怒不可遏。

“别这么生气,我又没有说错,你不就是给人当狗吗?”郝建很玩味的说道,而后便不再理会百里云天,而是望向慕容夜云:“身为主人,难道你不该约束一下自己的狗吗?我们大人说话,一个畜生插什么嘴呢?”

“郝建,我艹尼玛!”百里云天顿时倍感羞恼,对着郝建辱骂了起来。

“砰!”

百里云天话音刚落,郝建便是紧逼而来,一脚踹在百里云天的胸口,将其踹进不远处的水泥池里头。

郝建笑眯眯的看着水泥池里的百里云天:“你大概不了解我,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别人要是想骂我,我一定会****奶奶的!”

旋即,郝建对慕容夜云调侃道:“我替你收拾了一条不听话的狗,我想你应该会感激我的吧。”

“你以为这很有趣?还是你把我当成了梁建坤他们那样的废物?”慕容夜云脸色阴沉的道,郝建根本就是在挑衅他。

百里云天是他的狗,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而郝建当着他的面打他的狗,就没打算要给他面子。

“梁建坤他们是个前车之鉴,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引以为戒的。”郝建还是一脸的轻松,丝毫不担心得罪慕容夜云。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愿接受我的请求?”慕容夜云也已经失去耐心了,冷着脸问道。

“看来赢了几个废物让你自尊心膨胀了啊!”慕容夜云冷哼道。

“你是说你吗?”

“你赢过我?”

“我现在打了你的人,你却不敢对我动手,不就代表你知道你打不赢我吗?这还不算我赢?”郝建呵呵笑道。

众人无不是惊骇,郝建这摆明是在打慕容夜云的脸。

“你确定我打不过你?”慕容夜云耻笑道,上一次不过是因为你耍阴招而已。

“那再来啊,这一次我把你打成狗!”郝建对慕容夜云勾了勾手指。

“救命,救命啊!”而就在此时百里云天惨叫连连,他不会游泳,泡在水泥池里吃了几口水泥。

“好不容易才被人救出来,”百里云天便是神色怨毒的注视着郝建。

“你要是再敢瞪我,我就扒了你的皮!”郝建有些怪异的笑着。

百里云天顿时低着头,不敢再看郝建,脸上有些无尽的羞愤。

“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慕容夜云也是勃然大怒,朝着郝建冲了上去。

五分钟后。

慕容夜云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表情惊恐的对正在摩拳擦掌的郝建说道,“我请你吃过饭的,你还记得吗?”

郝建翻了翻白眼,道:“你脸皮咋就这么厚呢。”

所有人也都目瞪口呆,这也太丢分了吧?

“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慕容夜云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大声说道。

“不要脸就不要脸,还说什么能屈能伸?”郝建嘲讽道,慕容夜云的脸皮也太厚了。

从这一点郝建就能看得出来慕容夜云是个异类,他才不在乎什么王者气度,就跟个无赖似的,就好比古时候的刘邦,虽然卑鄙,却夺得了天下。

能得天下的都是枭雄,英雄只能任枭雄差遣。

“看,飞机!”慕容夜云猛然一指郝建身后。

一群人便回头望去,却看到身后空空如也。

郝建也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急忙回过头去,却看到慕容夜云飞也似的跑了。那速度,快过刘翔百米跨栏,背影是何其的潇洒。

“这个臭不要脸的!”郝建恨的牙根痒痒,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没想到慕容夜云会做这么出格的事情。

“大少?”百里云天也傻眼了,对着慕容夜云的背影大喊。

刚才慕容夜云还那么霸气,一副舍我其谁的嚣张模样现在缺跟个丧家之犬一样跑了,而且还逃的这么狼狈,跟被狗追似的。

“有空联系!”慕容夜云头也不回的地铁下这一句,跑的比狗还快。

“呵呵,你们看他,像不像一条郝建?”郝建讥嘲道

慕容夜云的下属们都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盯着远去的慕容夜云,全部都有种遇人不淑的感觉。

慕容夜云不能不跑啊,他又不是傻子,就在刚才他清晰的感觉到郝建身上透露出杀意,这个家伙是对自己动了杀念。

虽然郝建在那嘻嘻哈哈的,但慕容夜云却知道这个家伙其实是笑里藏刀。

“头头跑了,你们这些做小的怎么办?”郝建似笑非笑的看着百里云天等人。

百里云天等人顿时一惊,心想郝建不会把他们也给打了吧?

“郝建,其实我也挺崇拜你的,呵呵,呵呵呵…百里云天傻笑不断,”挤出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哎,别这么难为自己。”郝建一只手搭在百里云天的肩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哪里不知道百里云天这话是口是心非。

“不难为自己不行啊,不难为自己就要被你打啊!”百里云天艰难的说道,笑得比哭还。

“哎哟呵?你还挺聪明的嘛!”郝建故作惊讶的道,而后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百里云天:“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得揍你,因为你真的让我觉得很不顺眼!”

语毕,郝建直接就撸起袖管走了过去,紧接着百里云天又进到水泥池里去了。

不久后,百里云天便狼狈的回到了百里家,可才刚刚到门口,他便看到一个邋遢的酒鬼躺在门槛上,正醉醺醺的喝着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