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驱逐权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叶文英也顿时错愕,在那杀气的逼迫下表情有些僵硬,这个家伙难道是打算当众逞凶?

所有人也都惊骇,实在想不到刚才还嬉皮笑脸跟个无赖似的的郝建,怎么转眼间就变得如此强势,杀气腾腾。

他该不会真的因为一时冲动把叶文英给做了吧?要是那样的话,那么郝建和叶家之间,可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啊。

而就在郝建压逼而来之时,一道身影却突然凌空出现,双脚直接踢向郝建的面门。

郝建急忙身材双手一挡,却是被蹬开几步远。

“嗯?”郝建面露惊讶,盯着那道从半空中落下,如捷豹般迅猛的身姿。

“又是你?”郝建笑了。

薇薇安一脸的警惕,自从上一次和郝建交手之后,她便意识到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可怕,此时对上郝建她并没有太多的信心。

“你是疯了吗?”薇薇安难以置信的看着郝建,她以为她已经足够疯狂了,但此时看到郝建的行为之后,她觉得郝建比她还要疯狂。

薇薇安很清楚叶文英的身份,在华夏之中敢杀他的人几乎不存在。

可是郝建竟然想大庭广众之下除掉叶文英,在薇薇安看来这就是在找死。

就算郝建再如何了不起,也不可能与一整个叶家抗衡,到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死无全尸的。

郝建耸了耸肩,调笑道:“干嘛那么紧张,我又不是真的想杀他,我就是想逗逗他而已。”

但叶文英却是眯着双眼,脸色铁青,他知道郝建刚才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打算杀了自己的。

“你可以滚了!”叶文英站在薇薇安的身后,冷冷的说道。

“别这么小气嘛,就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就这样,一看你就不是干大事的料!”郝建嘲讽道。

“我说你可以滚了!”叶文英声音大了不少,话语也渐渐趋于冰冷。

“我就不!”郝建撇了撇嘴,拿起一块蛋糕就往嘴巴里塞,“你让我来我来了,你让我走我就走,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郝建跟个无赖似的,压根就不鸟他,厚着脸皮要留在这里。

而叶文英却是感觉耻辱到了极点,他终究是低估了郝建,他之所以邀请郝建,并且想要侮辱他,是因为他觉得郝建应该或多或少都有些顾忌叶家的。

但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郝建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更加没把叶家当回事,要不然也不会有刚才那一幕了。

所以说,他把郝建叫来,根本就是个错误的决定。现在郝建赖在这里不走,他也拿郝建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威逼利诱全都对他没效,薇薇安虽然实力不错,但却不是他的对手。

而就在此时,叶文英想到了什么,不怀好意的笑道:“你或许很得意,但嚣张却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他有可能会伤害到你,或者是你身边的人...”

在座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自然也都不傻,一下子便听出了叶文英话语中的弦外之音。

叶文英必须为自己找回场子,毕竟这里这么多名媛豪绅看着,如果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郝建羞辱了的话,那这耻辱会跟他一辈子的。

闻言,郝建皱眉,很古怪的笑了一声,而后道:“如果我身边的人有任何意外,哪怕只是一个小感冒,我都能让你走不出花市!”

与此同时,郝建拿出手机给辣姜打电话:“辣姜,从今天开始,你给我盯死叶文英,别说是吃饭睡觉,就连他背着别人撸管你都要给我盯死了!”

听到这话的叶文英简直要吐血,谁特么要撸管了?这个家伙太粗鄙了!

“只要叶文英敢乱来,直接把他给我做掉,另外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他离开花市!”郝建的声音落下,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叶文英就这样被拘禁了?

此时,就连叶文英也傻眼了,原本来花市是给郝建一个下马威的,结果自己反而被困在这里了?

郝建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叶文英,道:“你有两件事情做的特别错,第一,是你不该威胁我身边人,第二,是你不该来花市找我的麻烦;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花市就是我的主场吗?敢在这里触我霉头,你特么脑子给门挤了吧?”

郝建彻底收起了自己无赖的一面,此时强硬骄傲的如同一个霸主,令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他们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小看了郝建,郝建远比他们想象中要可怕的多。

叶文英也说不出话来了,此时沦为了阶下囚,无论说什么都是自取其辱,与其继续被郝建侮辱,不如沉默。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甘心,此时叶文英心中的怨恨完全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

如果现在就能杀死郝建,叶文英愿意用二十年的寿元来换取这样的机会。

“郝建,你闭嘴!”薇薇安呵斥道,看到主子受辱,她自然也不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该闭嘴的是你,小丫头片子,上一次饶你一命,你还没完了是吧?要是再敢多事,老子现在就把你当场扒光,让在座的所有男人挨个上你!”郝建目露凶光的道。

“你!”薇薇安气得脸色涨红,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

“你什么你?你以为我不敢这么做吗?嗯?”郝建冷冷的瞪着薇薇安,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然后薇薇安就不敢说话了,因为她也不敢确保郝建是不是在说笑。

不过无论郝建是不是在说笑,他都有能力做到那一步。

“一场宴会而已,没必要这样嘛。”而就在此时,慕容秋水站出来打圆场。本来叶文英怎样她是毫不关心的,但她今天参加这个宴会是另有目的,如果郝建真的把这个宴会给毁了的话,那她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反正郝建已经侮辱过叶文英,在慕容秋水看来就可以适可而止了。

“你说没必要就没必要吗?”郝建不满的瞪着慕容秋水道,现在这是他的主场,慕容秋水想过来强行控场?问过他没有?

所有人都怔怔出神,慕容秋水和郝建不是一伙的吗?郝建为什么还要训斥慕容秋水呢?

“我和你是一伙儿的啊!”慕容秋水也很生气的对郝建说道,这个混蛋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跟你是一伙的,你要是跟我一伙的,他刚才欺负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帮我?”郝建指着叶文英对慕容秋水说道,同时很鄙视的看着慕容秋水.。

叶文英感觉自己要吐血了,这特么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慕容秋水也是当场懵逼了,这家伙是故意找茬吧?他怎么可能帮他一起对付叶文英?要知道她所代表的可不仅仅是她自己,还有慕容家的。

如果她站在郝建的身边一起对付叶文英的话,那就等于是把慕容家给拉上了,到时候他们慕容家就成了叶家的眼中钉了。

郝建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你不是说要招揽我吗?那你现在让你的人帮我做掉他,那我就给你效力!”郝建指着叶文英对慕容秋水道。

“郝建,你别太过分了!”百子惠冷声斥道,她也看得出来郝建太过分了。

慕容秋水根本不可能直接在这里除掉叶文英,否则的话慕容家就会和叶家彻底死斗了,郝建这个要求根本不可理喻。

“过分?你们来到我的地头,对我指手画脚,就不过分?告诉你们,我已经厌烦了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白痴的鬼把戏了!”郝建冷哼道,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瞪着叶文英。

叶文英差点要吐血了,郝建这是变相的侮辱他就是白痴吗?

“限你们短期内滚出花市,要不然就全部都别走了,我把你们挨个全部绑起来,找叶家和慕容家要赎金!”郝建真心觉得很恼火,慕容秋水出现,几次三番的纠缠他,也因为慕容秋水的原因,慕容夜云也对他心生敌意。

紧接着现在叶文英也来了,对着他颐指气使,真把他郝建当成吃素的吗?

现在郝建就要把这些权贵赶出花市,如果他们不走,那就永远别走了。

听到这话,众人都完全傻眼了,郝建打算绑架慕容秋水等人要挟叶家和慕容家,这胆子未免也太肥了吧?

得罪了一个叶文英难道还不够,还要把慕容秋水也给得罪了。

此时此刻,慕容秋水选择沉默,但脸上的表情却也冰冷至极,显然此时心情也不太好。

她也看得出来郝建不是在说笑,他是真的厌恶着他们。

“你找死!”百子惠终于忍不住,一个健步如飞上前,那又长又直的大白腿便直接扫向郝建的面门。

但郝建却眉头一皱,目露寒芒,直接一掌拍出,便将百子惠打飞出几米远,而后落在那些放忙了点心的餐桌上,直接将餐桌砸翻了。

而后,百子惠便是浑身上下都是油渍和酒水,样子十分狼狈。

郝建面无表情的道:“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而我也不是慕容夜云那个白痴,所以我不会手下留情!”

百子惠面色阴沉的盯着郝建,没有开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