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皇冠会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郝建这真是要和慕容家和叶家死磕?这也太嚣张了吧?

不过这样一来,众人却也正视起郝建来了,这个家伙果然如同一样疯狂,竟然一个人威胁两大家族的权贵。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郝建有这样的底气,因为现在的花市,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只要他不离开花市,慕容家和叶家也奈何不了他。

“郝建,能私下聊聊吗?”慕容秋水深吸了一口气,淡淡说道。

私下聊聊?众人都很疑惑,不知道慕容秋水打算找郝建谈什么。

“行!”郝建面带微笑的道,他倒,慕容秋水想和他说什么。

而后,郝建便是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叶文英:“没我的允许,你不准离开这里,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闻言,叶文英一张脸黑如铁锅,肺都要气炸了,他什么时候被人这般侮辱过?郝建的一句话让他颜面尽失。

从来没有受制于人过的叶文英,此时却不得不听从郝建的命令。这场宴会,本来他是主人,但现在却仿佛郝建才是真正的主人似的。

而后,郝建便和慕容秋水走向一处后院,那里空无一人,只有慕容秋水和郝建两个。

慕容秋水先到的那里,在那背对着郝建,郝建走了过来,而后道:“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吧,说完了之后就离开花市吧!”

就在此时,慕容秋水转过头来,却是面布寒霜,三步并成两步,朝着郝建走了过来,而后一巴掌便朝着郝建的脸打了过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随之响起,郝建没有去躲慕容秋水的巴掌,即便他可以轻易的躲开。

郝建笑吟吟的看着慕容秋水:“你在干什么?”

“这是作为你刚才无礼的惩罚,慕容家不容蔑视!”慕容秋水冷着脸说道。

“一千万!”郝建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很平静的说道。

“什么?”慕容秋水皱着眉,不知道郝建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要给我的医药费,你刚才把我打伤了!”郝建呵呵笑道,一副厚颜无耻的样子。

慕容秋水愣了一下,而后也是快要抓狂了,恨不得将郝建给宰了。

自己这么严肃的和他说话,他竟然还在自己面前逗b吗?而且就那么一下,怎么可能会把郝建打伤。

郝建居然还敢讹诈她?这特么什么人啊?

“你个混蛋!”慕容秋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一巴掌改过去。

“啪!”

“两千万!”郝建说道。

“啪!”慕容秋水越打越生气,越生气就越打,这家伙竟然还敲诈他。

“四千万!”郝建说道。

“嗯?刚才才两千万,现在怎么就四千万了?”慕容秋水忍不住问道,这家伙是疯了啊?

“翻倍不知道吗?你以为谁都可以打我的吗?”郝建翻了翻白眼,道:“现在开始,你每打我一次,价钱就得要翻倍。这一次四千万,下一次八千万,明白?”

“你个无耻的混蛋!”慕容秋水终于气得要抓狂了,自己那么严肃的在发飙,郝建却一点面子也没给她,还特么的讹诈她。

“啪啪啪!”

那巴掌就如同雨点般疯狂的落在郝建的脸上。

“一亿六千万、三亿二千万、六亿四千万!”郝建这个无耻的家伙却一边挨打一边算着自己赚了多少钱。

“啪啪啪!”

“你特么还打?”郝建瞪着眼道,慕容秋水跟疯了一样,使劲的抽他。虽然这并不能对他造成伤害,但却让特觉得很丢脸。

“老娘钱多!”慕容秋水懊恼的呵斥道,完全失去理智了。

如果让别人看到现在如同泼妇似的的慕容秋水,只怕会目瞪口呆。一向沉静端庄的,此时竟然跟个疯婆子似的大喊大叫,这太有失风范了。

“好好好,有钱任性,那你先把刚才的医药费给结了呗?一共是十二亿八千万。”郝建对慕容秋水摊了摊手。

“没钱,不给!”慕容秋水瞪着眼道,她怎么可能给郝建钱?郝建把她气得快要吐血,还想要她的钱?

“那你特么还打我?”郝建顿时怒了,敢情自己之前忍辱负重都白费了?

“我喜欢,怎么的?”慕容秋水扬起高傲的头颅,很嚣张的看着郝建。

“你!”郝建气得浑身打颤,刚才他还挺高兴的,挨几巴掌就能赚那么多钱。结果尼玛没想到慕容秋水竟然耍赖,郝建怒道:“身为慕容家的代言人,你竟然言而无信,你对得起那些仰慕你的人吗?你对得起慕容家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声誉?”

“少特么废话,我就不给!有本事你杀我?”慕容秋水恶狠狠的道,慕容秋水对郝建说的那些废话免疫。

“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牛掰了!你这打了我这么多下,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郝建怒道。

“郝建,你真的觉得我来花市是来纠缠你的吗?”慕容秋水却直接跳过了这么话题,面容清冷的问道。

“不是,但你的出现,的确已经影响到了我。”郝建语气深沉的道,不是他想针对慕容秋水,而是因为慕容秋水已经牵连到他了。

如果不是因为慕容秋水,慕容夜云也不会和他发生冲突。

他不想卷入慕容秋水和慕容夜云的争端之中,而慕容秋水又和他同校,如果说再这样下去的话,慕容夜云只怕不多想都难。

“是因为慕容夜云吗?”慕容秋水突然开口问道。

“你早就知道了?”郝建顿时惊愕,慕容秋水早就知道慕容夜云图谋不轨了吗?

慕容秋水呵呵笑了两声,表情复杂的道:“生在帝王之家,哪有什么真情在?骨肉相残,不是常态吗?”

慕容秋水在笑,但郝建却分明从她的脸上看出了悲凉。

原来,这个女人早就洞悉了一切。

的确,生在帝王之家真的很悲惨,因为他们从出生开始,就被传授力争上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扭曲观念。

因此,他们的传统观念以及亲情观念相对薄弱,古有武则天弑女陷害王皇后,李世民弑兄杀弟,这就足以看出生在帝王家是多么悲凉的事情。

想要站在权力的巅峰,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人性!

慕容秋水早就已经看清了这一点,所以她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甚至于包括自己。

这就是身为上位者的孤独,绝对不能相信任何人,因为所有人都有可能背叛你。

也是因为这一点,慕容秋水才有资格成为慕容家的代言人,因为她泯灭了人性。

“没错,的确是慕容夜云,他来找过我,希望我不要和你联手。我不想卷入你们之间的争端,所以只能请你离开。”郝建的态度还是客气,此时也没有继续开玩笑了。

郝建的内心还是有些担忧的,虽然他不怕四大家族,但是他身边的人却不能提防。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强大的。

虽然这么做有些不太好意思,但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请慕容秋水离开花市。

但慕容秋水却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你不了解慕容夜云,只要他开始对你起疑,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消除他的戒心。就算我离开了花市,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郝建眉头深锁,不知道慕容秋水此话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是否将慕容秋水赶出花市便毫无意义。

“而且,从你得罪叶文英开始,你就已经正式踏上历史的舞台了,无论你是否愿意,你都必须承担相迎的因果。”慕容秋水淡漠的说道,面露微笑:“难不成你以为叶文英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吗?”

郝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如果我离开花市的话,那么慕容夜空和叶文英就会想尽办法得到花市。到时候你可就孤立无援了,我不说你一定无法对抗他们,但对抗起来,只怕也会非常的辛苦吧?”慕容秋水调笑道。

郝建眯着眼看着慕容秋水:“说了那么多,你还是想让我和你合作是吗?”

“不是合作,自从你上次拒绝我之后,我就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想法了。”慕容秋水摇了摇头,道:“而是互相利用,我利用你守护花市,而你替我铲除慕容夜云,如何?”

“他可是你的哥哥诶。”郝建坏笑道。

“是啊,他可是我的哥哥啊。”慕容秋水长叹一声,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郝建顿时一怔,然后便是明白了慕容秋水话里的意思。

是啊,他是我的哥哥,可他却想置我于死地。

“我不想死,郝建,你明白吗?”慕容秋水深深的看着郝建,那眼眶中竟然有着晶莹的泪珠闪动。

郝建彻底懵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慕容秋水表现出如此柔弱的一面。

“因为承受的东西太多,所以崩溃了吗?”郝建摇了摇头,而后走上前去,轻抚着慕容秋水的脸颊:“不要哭,皇冠会掉。”

“我才没有哭!”慕容秋水一把拍开郝建的手掌,而后擦了擦泪水:“只是风沙进了眼睛而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