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危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真是个要强的女人。”郝建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我就姑且答应你的提议,和你一起解决掉你的那些哥哥好了。不过一旦麻烦解除,你就必须离开花市!”

“你难道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慕容秋水听到这话后,便是有些气愤的将郝建盯着。

“我应该认识你吗?”郝建皱着眉问道,这已经是慕容秋水第二次提起了这个问题了,难道慕容秋水以前见过自己吗?

“算了,既然你忘了,那就没必要再提起了。”慕容秋水神情失落的叹了口气,而后朝着院子外离开:“回去吧,消失的太久,只怕会让人怀疑。”

郝建便和慕容秋水一起走回了会场,却发现场中的气氛有些不对。

除了叶文英在之外,慕容成空和慕容夜云竟然也出现在这里了。

“哎哟,我的好妹妹,你怎么和一个陌生男人说悄悄话去了?难道你已经忽略了自己的身份了吗?你可是慕容家的千金大小姐啊,私自和一个男人独处,要是传出去的话,那我们慕容家的脸面往哪搁啊。”慕容夜云阴阳怪气的道,同时神色有些怨毒,郝建还说自己和慕容秋水没有关系?那这两人现在出现在一个宴会上,并且还独自离开去说悄悄话算是怎么回事。

郝建顿时错愕,感觉自己是被下套了。

慕容秋水一早就知道慕容夜云会来这里的吧?所以她故意邀请自己一起来,并且还在慕容夜云快到的时候和自己去说悄悄话。

怪不得慕容秋水说今晚有事情要办,有人要找,敢情她要找的人,就是自己啊。

现在慕容夜云看到自己和慕容秋水独处,肯定以为他们商量什么事情去了。

“告诉我,你的眼泪,是真的吗?”郝建站在慕容秋水的身旁,似笑非笑的道。

他很想知道,就在刚才那一刻,慕容秋水是否有一刻是真诚的。

“真的。”慕容秋水面无表情的回答,她也知道自己欺骗了郝建,但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不这样,郝建不会同意和她合作,而她这么做对她和郝建而言都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以后不要再算计我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郝建提醒一句,他答应慕容秋水的请求是出于对慕容秋水的同情,但他可不想慕容秋水因此就可以随意玩弄他。

“知道了。”慕容秋水点了点头,心里头也知道郝建已经发现自己的算计了。

“郝建,你很了不起啊,出现在叶家三少的宴会上,还对这个主人大肆抨击,你觉得没人能治得了你了是吗?”慕容夜云冷哼道,此时的他似乎已经准备对郝建出手了。

郝建斜瞥了慕容夜云一眼:“上一次没把你打痛,所以现在又来讨打了是吗?”

“上一次?”

众人顿时怔怔出神,郝建打过慕容夜云?这是真的打算和叶家、慕容家死磕吗?这小子是疯了吧?

闻言,慕容夜云的脸色便是铁青了,怒道:“要嚣张也只能趁现在了。”

“怎么?你们又想找死了?”郝建嗤笑了一声,压根就没把慕容夜云的威胁当回事。

“是谁找死,还过才知道!”慕容夜云冷哼一声,而后打了个响指。

于是乎便有一群士兵涌了进来,将郝建团团围住,他们全副武装,手持机关枪,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全部将枪口指着郝建。

其他的宾客看到这一幕,全部都吓得惊叫连连,慕容夜云竟然把军队都叫来了?

而看到这么多士兵出现,郝建也是略微惊讶了一下,慕容夜云这是打算要乱来了?

“慕容夜云,你到底要干嘛?”见状,慕容秋水也却是羞恼不已,对着慕容夜云大喝了起来。

“想要对他做什么的可不是我,而是国家。国家已经认定他为危险人物,并且按照证据表明,这个小子和多起杀人案有关,这是要带他回去协助调查。”慕容夜云似笑非笑的道。

“当然,这一次的行动,可不只是我个人的意愿,连爷爷也已经同意了。”慕容夜云提醒了一句。

“什么?”慕容秋水大惊失色,却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也会答应这个要求,对郝建下手。

但慕容秋水不用想也知道,这其中一定是慕容夜云在搞鬼。

“我的妹妹,我之前就已经提醒过你了,你的身份如此的高贵,关乎着家族的声誉,家族怎么会让你一个身份低贱的贱民相恋呢?”慕容夜云调笑道。

“相恋?我什么时候和他相恋了?”慕容秋水矢口否认,慕容夜云这根本就是栽赃陷害。

“你现在的确是没有,但却已经有了这个苗头,毕竟你们之前可是有过那么一段的。”慕容夜云笑得越发的讽刺和阴险。

“这...这不可能!”慕容秋水惊叫出声,慕容夜云是怎么发现自己的秘密的?

“慕容秋水,你真的以为一个秘密可以恪守一辈子吗?”慕容夜云嘲笑道,而后走到慕容秋水的跟前,在慕容秋水的耳边低语:“这个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也知道你这么多年来一直找的人就是他,所以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爷爷,爷爷为了不让你嫁给一个平民,所以就答应了我的要求,除掉郝建!”

而慕容夜云说的话,却落入了郝建的耳中,郝建的听力与视力都超乎常人,因此慕容夜云的窃窃私语根本就瞒不过他的耳目。

只是他不理解慕容夜云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和慕容秋水有过一段怎么样的关系?慕容秋水这么多年来又为什么找他?

郝建觉得这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了,慕容秋水来花市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原本一开始郝建以为慕容秋水找他就是单纯的想和他合作,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慕容秋水没有说话,但一张脸却冷若寒霜,她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么多年的经历,让慕容秋水清楚的明白,愤怒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慕容夜云阴森森的笑了起来:“亲爱的妹妹,是你害死了他,你不该把他拉进来的,他救过你的命,可你却害死了他!”

“我救过慕容秋水的命?”郝建顿时一惊,什么时候?

而后,郝建便像是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在八股雷霆?可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慕容秋水恶狠狠地道,她绝对不会让慕容夜云得逞,更加不会让郝建死。

“那你可得抓紧了,因为两天之后,他就会被处以极刑了!我不会让他死的太快,而是将他慢慢折磨致死!”慕容夜云缓缓抬起了头,脸上遍布狠辣之色,而后挥了挥手:“把他抓起来!”

而后,一个军官便是穿过人群走到郝建的面前,不怀好意的道:“郝建,我们又见面了!”

“又是你?你又找到新主子了?真是当狗当上瘾了吗?身为羽家的二少爷,你可真是给羽家长脸啊。”郝建嘲讽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羽志勋!

闻言,羽志勋顿时脸色一寒:“有段时间没见,你还是这么的牙尖嘴利?不过要逞口舌之利你也就只能趁现在,因为你活不了多久了!”

叶家和慕容家联合起来对付郝建,如果他这都能够活下来的话,那自己就真的可以去****了。

一想起郝建曾经对自己的羞辱,羽志勋便是感觉浑身不舒服,如同被一种异样的情绪所包围,每每想起他都会倍感羞耻。

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能够杀死郝建了,只要郝建一死,这种耻辱感便能迎刃而解。

“上一次你也是这么说,结果你舔了我的皮鞋。”郝建玩味的笑道。

霎时间,羽志勋的脸色便是阴沉了下来,被郝建当众提起这么羞辱的事情,他自然也感觉很羞恼。

“这一次,你不可能再侥幸逃过一劫,因为你不知道你这一次得罪的到底是谁!”羽志勋冷哼道,而后对手下的士兵挥手:“把他给我铐起来!”

“我不想戴手铐!”郝建说道。

众人听到郝建的话,都不禁傻眼了,这个家伙是白痴吗?人家是来抓你的,不是请你去喝茶的,你以为你有的选吗?

“不喜欢?那就太好了,你不喜欢的事情,都是我喜欢的!”羽志勋冷笑不已,道:“另外我还叫了一群记者等在外头,明天新闻就会见报,舒雅集团的副董事长涉嫌多起杀人与诈骗等犯罪案件,舒雅集团可能存在不正当生意,你说舒雅集团到时候会怎样?”

“我现在在想一件事情。”郝建捏着下巴,故作深沉的道。

“什么事情?”

“那就是上一次我让你舔了我的皮鞋,那么这一次,我应该做些什么呢?”郝建古怪的笑道。

“呵呵,死到临头你还嘴硬?给我铐起来!”羽志勋神色凶狠的呵斥。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