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被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砰!”

羽志勋话音刚落,郝建便直接出腿,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

羽志勋也没想到郝建会突然出手,不,出脚,当即被踹飞几米远,当场吐血。

“你...你敢打我?”羽志勋横眉立目,恶狠狠的瞪着郝建,他实在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郝建竟然还敢逞凶。

那些士兵也是警戒起来,怒视着郝建,一副严阵以待,随时都有可能开枪似的。

“我这是在告诉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我成了现在这样,也不是你这样的小角色可以轻易侮辱的。”郝建漫不经心的道,而后他扫视了一眼四周士兵:“如果你执意要我戴上手铐的话,那我就不得不杀光你们在座的所有人了。”

“郝建,你别冲动!”慕容秋水也担心郝建真的会那么做,如果他那么做的话,那就是与一个国家。

华夏泱泱大国,在世界的舞台上都扮演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如果郝建与之为敌,到后面倒霉的一定是郝建。

因为个人能力再强,也无法与一个国家为敌。

慕容秋水真担心郝建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来,那么其结果就会相当严重,以后郝建要么就是死,要么就是无休止的逃亡。

郝建当然不可能真的这么做,他可没那么傻,他的朋友和老婆都在花市里头。如果他真的与国家为敌,那就必须离开他们逃亡,他倒是没所谓,那舒雅呢?

郝建不可能那么冲动,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因为想要威胁慕容夜云等人罢了,因为他知道慕容夜云绝对不可能为了区区一个手铐,把自己的命搭上去的。

“把他给我铐起来!”而此时,羽志勋却依旧是歇斯底里的大吼,他被郝建打成这样,早已是怒不可遏,可郝建居然还敢嚣张。

不想戴手铐?羽志勋偏就要郝建戴手铐!

闻言,慕容夜云和叶文英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都有些恼火羽志勋的愚蠢,这样刻意的激怒郝建可能真会让这家伙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郝建一直以来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谁知道他此时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慕容夜云和叶文英都知道郝建的可怕之处,这里这些士兵未必就能拦得住他,如果拦不住,那他们就真的要死光光了。

位于权位,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惜命,虽然他们也想羞辱郝建,但却不想因为羞辱郝建而导致他们生命受到威胁。

“不上手铐就不上手铐吧,把他带走!”慕容夜云淡漠的开口,并没有勉强郝建。

主要是他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当作赌注。

“大少你...”羽志勋怔怔出神,并未想到慕容夜云居然也服软了,这是为什么,他们那么多人还怕郝建这么一个人?现在正是杀他气焰的绝佳时机好吗?

“闭嘴!”慕容夜云冷冷的瞪着羽志勋,如果不是因为羽志勋配合他这一次的行动,他现在估计直接上去抽他两大嘴巴子了。

羽志勋便唯唯诺诺的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了。

于是,慕容夜云便让人将郝建等人带走了,而就在郝建路过慕容秋水身旁的时候,慕容秋水便拉住郝建的手,郑重其事的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所以,你在里头能忍则忍!”

慕容秋水示意郝建不要冲动,更加不要越狱,否则她想救郝建都救不了了。

“能忍则忍、”郝建也是浅笑,但如果不能忍的话,那就没必要忍了。

慕容秋水也知道郝建话中的意思,不禁眉头深锁,紧咬着红唇。

而后,郝建便被羽志勋的军队带走了。

“妹妹,这一次,是你输了。”慕容夜云走了过来,拍拍慕容秋水的肩膀道。

慕容秋水面若寒霜,冷漠的道:“他只要还没死,你就不算赢!”

慕容夜云呵呵一笑,玩味的道:“你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的冷冰冰,总是一副成竹在胸,不慌不忙的样子,难不成你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有办法救他?”

“能与不能,看过才知道。”慕容秋水面无表情的道,而后回头望了慕容夜云一眼:“不过你或许误会了一件事情,我之前并没有和郝建合作,不过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想他会很乐意和我合作的!”

慕容夜云顿时脸色一寒,眯着眼望着慕容秋水:“那又如何?反正他也已经活不了了。”

“不要太自信了。”慕容秋水只是冷漠的丢下一句话,而后带着百子惠扬长而去。

“子惠...”而这时,慕容夜云却将百子惠的手臂抓住,虽然他痛恨慕容秋水,但他对百子惠却是真心的。

“大少,请你放尊重些。”百子惠却也是冷着一张脸道。

身为慕容秋水的随从,她自然是站在慕容秋水那一边。

慕容夜云便是苦笑一声,而后松开了百子惠的手。

慕容秋水和百子惠同时走出了宴会会场,慕容秋水冷着脸道:“给我安排直升机,我要连夜返回京城!”

现在慕容秋水就想找自己的爷爷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白!”百子惠点了点头,而后立刻去操办。

“另外动用手里头所有的人脉关系,绝对不能让那些人在牢里动郝建!”慕容秋水寒声说道,她知道那些人把郝建抓回去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的。

而以郝建那高傲的性格,也不可能甘心成为栈板鱼肉的。

郝建是死神,自然有着死神一样的气度,怎么可能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

如果慕容夜云等人想要欺负他,践踏他,那么他就会更加严厉的方式还回去。

而就在慕容秋水赶回京城的时候,姜月神那边也收到了消息。

在她的面前,正放置着一份秘密文件,这份文件,或许是救郝建的唯一筹码,但仅靠这文件却还不够。

如今慕容家和叶家这两大家族联合对郝建施压,郝建可谓是九死一生,情况非常严峻。

没人能够知道这两个庞然大物蕴藏着多么可怕的能量,但他们都知道,这一次郝建是神仙难救了。

最终,姜月神还是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先知,郝建遇到麻烦了!”

想要救郝建,她就需要更多的东西。

而后五分钟的通话结束之后,姜月神却直接下达了一个命令:“立刻集结龙牙在花市的所有成员,前往北城区郊区围剿黑九月!”

在郝建正值危难之际,姜月神却决定带领龙牙剿灭黑九月,这不得不说有些奇怪。

但唯有姜月神才知道,要想救郝建,就只能灭掉黑九月,唯有灭掉了黑九月,才能引出其身后的存在。

与此同时,徐家内。

徐东河此时也是焦头烂额,连续打了几个老朋友的电话,希望他们能够救郝建,但得到的却都是委婉的拒绝。

“徐老,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这一次出手的是慕容夜云和叶文英,这两个家族联合起来,就连我也只能退避三舍。”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这个男人就是曾经从梁建坤好孔孝真手里救过郝建的那个存在,但如今他也黔驴技穷,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也不敢得罪叶家和慕容家。

徐东河挂了电话之后,却也是叹息不已,显然他也明白郝建现在面临的是怎么样的处境。如果不救郝建的话,他必死无疑。

“外公,你刚才打电话给谁,要救谁?”这时候,程薇薇便开口问道。

刚才徐东河在打电话的时候她对一直在偷听着,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与郝建有关。

“郝建遇到麻烦了,如果我不救他的话,他就死定了。”徐东河神色落寞的道。

“什么?”听到这话,程薇薇顿时神情剧变,她已经好久都没有听到郝建的消息了,自从上次一别之后,心里就一直有些挂念,谁知道这才重新得到郝建的消息,居然是郝建罹难的消息。

“外公,你一定要救他啊,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程薇薇花容失色,紧紧的抓住徐东河的手。

“如果我能救,我一定会救,但...”徐东河深深的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整个人像是瞬间就苍老了几十岁。

郝建对他而言是亦师亦友,不错,虽然郝建年纪比他大,但是在某些方面的见地,却比他更加有经验。

所以徐东河从来就没把郝建当成一个小辈,而是与自己平辈论交的知己。

徐东河这一辈子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知己,郝建算是一个,但现在郝建要死了,那么从今往后,他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知心的知己。

徐东河什么都有了,所以如今所珍视的,也就是亲情和友情了。

程薇薇顿时就怔住了,连自己外公也解决不了这件事情?郝建这一次,到底是闯出了怎样的祸?

但旋即,程薇薇也是泪流满面冲上了二楼,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连晚饭都没有下来吃。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