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祖孙决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竟然要死了?”高寄萍站在自己别墅的二楼,黛眉深锁,那张美得触目惊心的容颜带着一丝落寞,怅然若失。

现在郝建被捕的消息轰动整个花市,高寄萍自然也知道了,并且这一次是慕容夜云和叶文英一起发难,郝建能活下去的机会极度渺茫。

即便是高寄萍,也认为郝建绝对不可能活得下去。

与此同时,慕容秋水也返回了慕容家,直接气势汹汹的冲进了自己爷爷的书房,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进去。

而看到慕容秋水出现,里头正在写毛笔字的老者也不禁抬起了头。

那老者带着金丝眼镜,白发苍苍,身材有些消瘦,形容衰老,但一双眼睛却光彩熠熠,显得精神矍铄。

这人便是慕容家的家主慕容枭。

看到慕容秋水如此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慕容枭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而后再度低下了头,漠然道:“难道那小子已经足以影响你的情绪,让你连最基本的礼节都忘记了吗?”

世人皆知,慕容家的家主慕容枭是个最注重礼节的人,最痛恨的就是无礼之人。显然,慕容秋水如今的行为在他看来就是无礼。

但慕容秋水却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似的,冷声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因为他已经影响到你了,你现在的表现,就是很好的说明!”慕容枭面无表情的说道,依旧在书写毛笔字,字体苍劲有力,笔走龙蛇,给人一种磅礴大气之感。

慕容枭真的很器重慕容秋水,虽然慕容秋水是个女孩子,但无论是头脑亦或者是目光,都比慕容夜云这些男丁要强上不止一筹。

所以慕容枭才破例让慕容秋水这个一个女孩子成为慕容家的代言人。

但如今慕容秋水被郝建所影响,心境产生了动摇,这是慕容枭无法接受的。

他花了近乎十年的时间将慕容秋水培养成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女君王,他可不想让慕容秋水到头来却成了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普通主妇,所以郝建必须死!

“可是他救过我,对我以及整个慕容家都有恩!”慕容秋水歇斯底里的怒吼,情绪真的有了些许波动,像是个疯婆子似的大喊大叫。

素来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著称的她,此时内心却因郝建而躁动。

闻言,慕容枭也是皱眉,他很不喜欢慕容秋水现在这个样子,大喊大叫,犹如泼妇。

“他救过你,我们慕容家都感激他,所以我们才没有一开始就杀他,而是让慕容成空去找他,让他离你远点,只是他自己冥顽不灵,那就怪不得我了。”慕容枭冷哼一声,道:“我不能就因为他救过你,所以把你嫁给他。”

“纠缠他的是我,而且我也没说过要嫁给他!”慕容秋水辩解道。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你这么些年来,又为什么要一直打听那小子的下落呢?不就是因为你想找回他吗?”慕容枭却一眼窥破了慕容秋水的心事,冷笑道:“慕容秋水,我很早以前便跟你说过,你生在帝王之家,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做主,你若爱上权贵那也就罢了,若你打算下嫁一个凡夫俗子,慕容家决不答应!”

“因为你这不是爱他,你这是害他!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有多么的可笑!”

慕容秋水踉跄的后退了数步,是自己害了郝建?自己不过是想找回自己的救命恩人,难道这也有错吗?

“那小子必须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慕容枭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既然如此,我要脱离慕容家,从今往后,慕容家与我再也没有任何瓜葛!”慕容秋水冷声说道。

闻言,一旁的百子惠不禁目瞪口呆,慕容秋水居然为了一个郝建,而要和整个慕容家决裂。

“嗯?”慕容枭手中的毛病突然一抖,手下的字体便彻底废了,但他却无暇去顾及这些,而是冷冷的注视着慕容秋水:“你竟然敢威胁我?”

慕容枭没有想到慕容秋水居然会为了郝建而威胁他。

“如果郝建死了,那么我必定会离开慕容家!”慕容秋水态度很坚决,无惧自己爷爷的目光,与之对视着。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慕容枭寒着脸呵斥道,此时却也是勃然大怒。

慕容秋水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而背弃整个家族,这就好像是为了爱情而放弃了江山似的,这让慕容枭觉得很懊恼,因为他感觉自己这些年来教慕容秋水的东西都白教了。

“我在表明我的立场!”慕容秋水声音铿锵有力,却也是很坚决。

她知道唯有这样,才有可能救出郝建。

“这件事情我不可能再让你参与了。”慕容枭也火了,直接挥手道:“把小姐带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离开半步!”

慕容秋水顿时一惊,慕容枭这是要关她紧闭?

“你难道真的不怕我脱离家族?”慕容秋水再度开口,冷冷的说道。

慕容枭顿时讥笑:“你不会脱离家族的,我知道如果我杀了那小子,你一定会恨我。既然恨我,你就会对抗我,到时候你就会更加需要家族的力量,所以你一定不会离开家族的。”

为了让慕容秋水成为一个帝王,慕容枭一点也不介意慕容秋水恨他,甚至于还巴不得慕容秋水恨他。因为慕容秋水越恨他,她就会越铁石心肠,像现在这样的事情就越不可能再度发生。

这样做虽然很变态也很残忍,但这就是帝王之家繁荣背后的残酷!

慕容秋水眼中顿现惊骇,她原本已经觉得自己很聪明了,但如今与慕容枭相比之后,慕容秋水却立刻察觉到自己还是太稚嫩了。

慕容枭奸诈到已经将人性都计算在其中了。

“百子惠,你还在等什么?”慕容枭呵斥一句。

百子惠便顿现为难的看着慕容秋水:“小姐...”

慕容秋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思绪,一脸平静的看着慕容枭:“你杀不了他,并且你在做一件错事,在为慕容家招来一个大敌,而到那时候,我不会站在慕容家这边的!”

“你是说那小子会对我们慕容家造成威胁?就凭他?一个跳梁小丑罢了,何足为惧!”慕容枭冷笑道,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爷爷,您活了七十余年,然而眼界却还是不够广阔啊!”慕容秋水叹了口气,便不再多说什么,离开了房间。

而等到慕容秋水离开,慕容枭却也是很懊恼的哼了一声:“真是女大不中留!”

..........

另外,郝建被抓回去之后,就一直被关在部队里头严密监控了起来。

但这家伙一点也没有坐牢的觉悟,站在铁栏边上东张西望,嘴里还轻佻着吹着口哨,跟尼玛来度假似的。

这可把慕容夜云和羽志勋气坏了,本来他们都为能够杀死郝建而感到高兴,但看到郝建这德行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没办法高兴起来。

“羽志勋,你在干什么?郝建是我们羽家的恩人,你竟然敢对他下手?”与此同时,羽夏堂和羽欧杀气腾腾的杀到了,他们都听说了羽志勋逮捕了郝建的事情,所以快速赶了过来。

此时他们都很生气,郝建救了老爷子,并且助他们羽家掌控花市军部,让羽夏堂成为名副其实的一把手。

而今羽志勋居然背着他们悄悄对郝建动手?

看到这父子俩出现,羽志勋顿时面露讥笑:“要收拾那小子的可不是我,你们可别误会了。”

“那是谁?”羽夏堂不满的问道。

“是我,你有意见吗?”就在此时,慕容夜云走了过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羽夏堂父子俩。

羽夏堂闻言顿时一惊,而后便不得不收起脸上的桀骜,摆出一副低姿态,对慕容夜云鞠了个躬,尊称道:“大少!”

显然,羽夏堂也知道慕容夜云是谁,此时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如果是别人要对付郝建,他或许还能够周旋一二,但如果要对付郝建的是慕容夜云的话,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见到羽夏堂如此谦卑,羽志勋却也是面带讥笑,有些得意起来。

“行了,滚吧!”慕容夜云不耐烦的说道,羽夏堂在花市或许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但在他慕容夜云而眼中,却不值一提。

“你算什么东西,狂什么!”羽欧见到慕容夜云如此嚣张,顿时便不满的呵斥了一句。

“羽夏堂,你会不会教儿子,竟然敢在大少面前出言不逊,是想害我们羽家覆灭吗?”羽志勋没好气的斥道,因为有慕容夜云给他撑腰,此时他竟然敢对羽夏堂这个大哥叫嚣。

而羽夏堂虽然有满心的不甘与怒火,却不甘发作,只好委曲求全的对羽欧命令道:“闭嘴!不许在大少面前胡言乱语!快给大少道歉!”

他不敢得罪慕容夜云,彼此的身份相差太大了。

“道歉就免了,下跪吧!”慕容夜云盯着羽欧,皮笑肉不笑的道。

此言一出,羽夏堂与羽欧顿时一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