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生气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要我下跪?你特么在和我开玩笑吗?”羽欧面容冷厉的说道。

慕容夜云竟然要他下跪,他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如果你爹还想继续在市军队呆下去的话,你就必须下跪!”慕容夜云面带讥笑的道,而后缓缓拉着一张椅子坐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羽欧横眉立目,慕容夜云竟然以他父亲的官职来要挟他?

羽夏堂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因为他也知道如果慕容夜云真要对付他的话,的确只要一通电话,就能让他滚蛋了。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慕容夜云便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了。

“我跪!”羽欧脸色阴沉的道,他父亲刚刚被提拔现在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如果就这样撤下去,对于羽家而言无疑是一大损失。

羽欧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家族受损,他不怕死,也不怕慕容夜云,但却不能不顾及家族安危。

说着,羽欧便要跪倒下来,但就在这时,一直大手却将他抓住。

“爸。”羽欧错愕的看着羽夏堂。

羽夏堂面带微笑,“从小我就告诉你男儿膝下有黄金,难道你忘记了吗?”

见状,慕容夜云却也是脸色一冷,似乎没有想到羽夏堂居然会多事。旋即,他的脸上便是浮现一道不怀好意的笑容了,这些家伙还真是让人火大啊。

“可是家族…”羽欧有些迟疑的道。

“别的家族不知道,但我们羽家从来都是荣誉大过兴亡的。你这一跪,家族荣誉也就付诸东流了。”

“啪啪啪。”就在此时,场中便是传来了巴掌声。

慕容夜云面带讽刺笑容:“好一个荣誉高于兴亡,也就是说你们不愿意下跪了?”

“大少你说笑了,我们羽家从来都只有战死的鬼,没有跪下的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甘愿做狗的不是吗?”羽夏堂笑眯眯的道,态度却是不卑不亢,说这话的时候,该故意看了一眼慕容夜云身旁的羽志勋,显得意味深长。

“你!”羽志勋也是气得够呛,哪里听不出来羽夏堂这是在羞辱他?

“没有跪下的人?我看未必吧!”慕容夜云意味深长的道,而后呵呵一笑:“在我慕容夜云的面前,不管是人还是鬼,只要我要他跪,他就必须得跪!”

“让他们两个给我跪下!”而后,慕容夜云便是陡然一指羽夏堂父子俩,对身旁一个魁梧大汉说道。

那个大汉身高八尺,浑身上下都纹着很怪异的纹身,像是某种诅咒符文似的。

他裸露着上身,脸上戴着一个青铜面具,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邪异。

显然,这家伙也是个武者,并且既然能够成为慕容夜云的保镖,其实力自然也不会逊色到哪里去。

他直接便朝着羽夏堂父子俩走了过去,打算强行让他们下跪。

而羽夏堂和羽欧也都明白这个男人有什么企图,所以在面具男靠近之前,他们就已经发难了,羽夏堂一记扫堂腿直接扫向对方的面门,他这一脚可是能够轻易踢穿铁板的。

而羽欧也没有闲着,一个右勾拳直接朝着面具男的脸揍了过去。

但见到羽夏堂二人出手,那个面具男却动也不动一下,就任由他们两人拳脚落在自己的脸上,一脸的轻松。

“什么?”看到两人联手都无法对这面具男造成伤害,羽夏堂和羽欧都不由得惊呆了。

而此时,那面具男便是陡然发难,左右各出了一拳,将羽夏堂父子俩当即锤到在地上。

而此时就关在不远处监牢的叶楠看到这一幕,便是瞬间面露寒霜,眼中闪烁着杀意。

看到面具男如此轻易的击倒羽夏堂和羽欧,羽志勋却也是阴险的笑了起来,羽夏堂说他是慕容夜云的一条狗,没错,他就是一条狗,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跟对了主子,就用不着像羽夏堂现在这样被慕容夜云打的这么惨。

没有实力,就没有尊严,在羽志勋看来就是这样。

所以他宁愿像条狗一样活,也不愿意像羽夏堂这样固执的死。

不能说羽志勋的这种生存方式是错的,毕竟一百个人有一百种活法,但终归来说还是没什么骨气的。

羽夏堂父子俩被那个面具男按住双肩,跪在了地上,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法从面具男的手中挣脱。

对方的实力强了他们不止一个档次。

见状,慕容夜云便是满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羽夏堂,你看,你这不还是跪了吗?”

“对,我是跪下了,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会屈服!我们羽家永无屈服!”羽夏堂高声喝道,依旧是不卑不亢。

慕容夜云虽然强迫他们跪下,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怕了慕容夜云。

闻言,慕容夜云也是古怪一笑:“你们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吗?”

听到这话的羽志勋顿时心头一惊,而后竟然隐约间有些期待了起来,因为只要羽夏堂一死,那么羽家就由他当家做主了,他将会成为羽家未来的家主。

羽夏堂呵呵一笑,道:“慕容夜云,你虽然地位不俗,可以主宰我们的命运。但你别忘了,我是政府官员,你以为政府官员是想杀就能杀的吗?你如果不怕被追究责任的话,大可试试看!”

羽夏堂虽然是个粗人,但是他可不傻,他知道慕容夜云要想杀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如果真的那么做了,虽然不会有任何后果,但势必会引来上面人的不满,得不偿失。

“你说的对,我的确不敢杀你!”慕容夜云古怪一笑,而后猛地一巴掌就扇在了羽夏堂的脸上,直接将羽夏堂扇的吐血。“不过打你还是敢的。”

“爸!”羽欧看到羽夏堂被打,却也是怒了,目露凶光的盯着慕容夜云看。

“别这么看着我,反正你也没办法对我怎么样。而你这个眼神真的让我很讨厌,如果你继续这么盯着我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把你弄成残废。”慕容夜云一边微笑,一边走向了羽欧,同时一只手捏着他的手臂,似乎想要做点什么。

但羽欧却还是不屈服,依旧冷冷的瞪着慕容夜云,并没有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这是你逼我的!”慕容夜云冷笑了一声,就准备动手了。

“锵”

可就在慕容夜云准备对羽欧动手之际,他的身后却传来一阵剧烈而又古怪的金属之声。

所有人都惊愕的望向身后,便看到郝建脸色阴沉的站在铁栏边上,双手抓住钢铁的围栏,直接将铁栏给扯开了。

郝建一双眸子漆黑如墨,此时却是疾射怒火,冷冷的盯着慕容夜云,眼中的警告之意清晰可见。

显然,慕容夜云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羽夏堂父子俩,也让他感觉到恼火了。

如果慕容夜云继续做下去,郝建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杀慕容夜云。

“哎呀呀,看来有人生气了啊!”看到郝建将铁栏毁掉,慕容夜云顿时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看来我只能住手了。”

他也不敢继续惹恼郝建,以免这家伙真的狗急跳墙。

而那个面具男此时才开始正视起郝建来了,眼中透着惊讶与浓浓的兴趣。

而就在此时,一个随从从外头走来,在慕容夜云耳边低语了几句。

紧跟着,慕容夜云便是眉飞色舞了起来,对郝建笑道:“郝建,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那个可爱的妹妹已经被我爷爷禁足了,现在可没人能救得了你了。”

“我可从来没想过要她帮忙,而且我的朋友也不只有她一个。”郝建面带微笑的道。

“哦?是吗?那么到这个危难关头,怎么不见你的朋友来救你呢?”慕容夜云面带讥笑的道。

“谁说没有的?”

话音刚落,一道清冷的女音便是从外头传来。

众人侧目望去,便是看到一个靓丽丰腴的女人走了进来,穿着衬衫与短裙,头发盘起,艳冠天下。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郭淑娴。

“哟,这不是郭小姐嘛,你不在好好的市政厅里呆着,到这来做什么?”慕容夜云有些不悦的将郭淑娴盯着。

虽然慕容夜云也知道郭淑娴和郝建有些交情,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郭淑娴竟然会冒着得罪他们慕容家的风险来救郝建。

而郝建也很惊讶,同时心里也很感动,毕竟敢与慕容家作对的人可不多,郝建也没想到自己在郭淑娴的心目中竟然有这么高的地位。

“慕容大少,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你放着好好的京城不呆着,来我们这穷乡僻壤干什么?”郭淑娴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

“我?我来自然是解决你工作的失职咯。”慕容夜云厚着脸皮道。

“我工作上的失职?敢问我哪里失职了?”郭淑娴冷笑连连,慕容夜云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