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好久不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个贱人!”百里云天怒吼一声,猛然一拍桌子,整张脸布满了杀机,他竟然被一个****给戏弄了?

百里云天不敢将火气发在郝建的身上,所以只好转移到白玉兰的身上。

此时百里云天站起身来,只想立刻去找白玉兰那个贱人,要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郝建缓缓抬起头,意犹未尽的看着百里云天。

“你还想怎样?”百里云天怒视着郝建,郝建已经得到他的公司和钱了,难道还真打算要赶尽杀绝吗?

提起这个问题,郝建立刻就变得有些羞涩起来了,道:“是这样的,其实我只拿到了你的印章和签名,还没拿到你的指纹,你能不能把你的指纹给我?”

“嗯?”百里云天霎时间就懵逼了,这个家伙是在逗他吗?要坑他还要他把钱掏出来,哪有这样的人,太不要脸了吧?

百里云天都不知道怎么形容郝建这个人了,这真是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啊。

“你别这么看着我,人家容易害羞。”郝建搓了搓手,作出一副很羞涩的样子。

“你可以!”百里云天恶狠狠的瞪了郝建一眼,而后在合同书上印下自己的红指印,不是他想印,是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印的话,郝建是不会让他离开这里的。

虽然现在郝建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但百里云天却知道,这个家伙其实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谢谢,你可以走了。”郝建拿起那份合同书,满意的笑了。

而百里云天咬牙切齿,悻悻离去,惹不起郝建,他只能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在白玉兰的身上。

“走吧,我们去看好戏!”郝建对身旁的杰西卡笑道。

杰西卡的表情有些古怪,终于是到了要收割的时刻,她反而还觉得有些紧张了。

“砰!”

白玉兰的房门被一脚踹开,一脸煞气的百里云天便冲了进来。

而白玉兰看到杀气腾腾的百里云天,也是当场呆住了,而后她便是浑身剧震,像是得了寒病似的。

显然,白玉兰也意识到或许是东窗事发了,否则百里云天不会这么愤怒。

“云天,你这是怎么了?”白玉兰假装不解的问道,但内心却非常不安。

“你这个贱人!”百里云天直接面容狰狞的冲了过来,紧跟着直接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你你为什么打我?”白玉兰捂着脸,一张脸顿时就煞白了,百里云天此时杀气腾腾的样子让她很害怕。

“你把我出卖给了郝建,还问我为什么打你?”百里云天怒极反笑,一把抓住白玉兰的头发:“你这贱人,老子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他么竟然背叛我?还给老子戴绿帽?老子弄不死你?”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白玉兰顿时惊骇,呆呆的望着百里云天,百里云天是怎么知道的,郝建不是说了会保密的吗?

“都是郝建告诉我的,你这个白痴,你以为他真的会替你保守秘密吗?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百里云天恶狠狠的道,白玉兰的话就等于是默认了。

白玉兰顿时便石化了,郝建告诉了百里云天?郝建把她给耍了?

白玉兰实在想不通郝建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到底哪里惹他不痛快了,让他要出卖自己。

“云天,我知道错了,我这也是被逼的,我没有办法啊!”白玉兰立刻尖叫着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她是真的怕了,因为她了解百里云天的性格,自己那样出卖他,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以百里云天的手段和背景,弄死自己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没有办法?那给我戴绿帽也是因为没有办法吗?”百里云天直接一脚将白玉兰踹开,恶狠狠的道。

撇开白玉兰出卖他的事情不算,单单是白玉兰给他戴绿帽这一条,就足够他杀白玉兰千百回了。

“”白玉兰无言以对了,这自然不是被逼的,而是自己放荡。

“怎么,没话说了吧?没话说那就去死吧!”百里云天神色狰狞的道,而后抄起身旁的花瓶直接朝着白玉兰脑袋砸了过去。

白玉兰惨叫一声,应声倒地,脑袋上鲜血淋淋,连翻白眼,险些当场就昏厥过去。

“你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让你死掉的,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我要让人把你轮到死为止!”百里云天咬牙切齿的道,此时便是对白玉兰怨恨不已,如果不是因为白玉兰,他何必如此狼狈?

白玉兰浑身瑟瑟发抖,连求饶的勇气都没有了,生怕会引来更加可怕的暴打。

“啪啪啪”

正当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拍掌声,郝建和杰西卡缓步行近,郝建面带笑意,不断的拍手:“看来我们还没有错过一场好戏啊!”

“是你?你出卖了我?”白玉兰看到郝建和杰西卡出现,登时横眉立目,颜中透露怨毒。

如果不是郝建出卖了她,百里云天根本不会发现这个秘密,她也不至于如此凄惨。

郝建之前许诺她不会出卖她,并且会给她一笔钱离开花市的,而如今看来,却是废话!郝建把她给骗了!

“你来干什么?”百里云天也怒视着郝建,不知道郝建为什么还追过来。

“看好戏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郝建拉开冰箱,自己取了一瓶啤酒,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似的。

“你敢骗我,你会遭报应的,你不得好死!”看到郝建如此轻松,白玉兰顿时暗恨不已,不断咒骂,愤恨到了极点。

“我怎么死就不劳你费心了,不过我知道你会死的很惨!”郝建冷笑道。

白玉兰一怔,而后呜呜的哭泣了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哪里招惹你了?”

白玉兰觉得很委屈,这是郝建和百里云天的恩怨,为什么郝建要牵连上她。而且坑了百里云天不就算了吗,为什么还要将她也出卖了。

“你招惹的不是我的,而是我的朋友。”郝建漠然道。

而在他说这话的时候,身旁的杰西卡却是眸光闪烁,冷厉非常。

“你的朋友?”白玉兰惊呆了,自己什么时候得罪郝建的朋友了?

“你还记得你曾经有过一个老公吗?”郝建似乎看出了白玉兰心有疑虑,便主动替他解惑。

闻言,白玉兰顿时心头一震,立刻回忆起自己曾经下嫁的一个废物了,惊呼道:“你是那个垃圾的朋友?”

听到“垃圾”二字,郝建和杰西卡都不禁目露凶光,被他们这么一瞪着,白玉兰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害怕的低下了头。

“看来就算是杀了你,也太便宜你了啊。”郝建摇了摇头,很无奈的说道,像是白玉兰这样的人,就该被好好折磨一番。

杰西卡还是男人那会儿,那么的疼爱她,到头来在白玉兰嘴里居然还落不得一个好,被称之为垃圾。

对于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显然白玉兰没有悔悟的心理准备,甚至还认为这是杰西卡的错。

“你说的那个垃圾,现在就在我的身边。”郝建冷笑道。

“在你身边?”白玉兰有些发愣,可是郝建身边除了杰西卡一个女人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啊。

而百里云天也是微微皱眉,有些不太明白,郝建这话的意思。

“哦,忘了告诉你了,你口中的那个垃圾,自从被你折磨摧残之后,就对女人失去了信心,从而变性成为了一个女人。”郝建解释道,表情玩味,在欣赏白玉兰那错愕的神情。

“什么?”一听这话,白玉兰立刻就意思到了什么,痴呆的看着郝建身旁的杰西卡。

而此时,杰西卡便也站了出来,笑道:“没错,就是我。”

白玉兰当场石化了,也就是说,是当场那个垃圾来找自己寻仇来了?

“真是好久不见了,白玉兰。”杰西卡亲切的笑着,那样子宛若是在和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叙旧似的。

而百里云天顿时一阵反胃,自己居然对一个变性人动了性趣?而且杰西卡还特么亲过他?

百里云天有种被几十个大汉轮爆菊花的感觉,这种感觉太异样了。

“是你?!”白玉兰惊魂不定,怎么也没想到时隔多年,对方会找她复仇。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以来,我真的是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啊。”杰西卡呵呵一笑,她此时也很欣赏白玉兰脸上那错愕的表情,看到白玉兰呆若木鸡,她心里便有一种变态的快意。

“你要找我报仇?你有什么资格找我报仇?你以你以为你这样的废物能够留得住我一辈子吗?我长得这么漂亮,理应住洋楼开洋车,凭什么你要跟我跟着你过苦日子?你弱是你活该!”白玉兰恶狠狠的道,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索性也就不示弱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