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百里湛出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为什么你不直接和我离婚呢?你当初是怎么做的,你是联合你的情夫把我毁了容,让我成为一个人不人的怪物,然后抢走了我所有的财产,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你贪婪罢了!”杰西卡冷笑道,白玉兰想要将责任推卸到她的身上,但实际上不过是因为白玉兰过于贪婪。

白玉兰之所以那样害杰西卡,是因为贪婪想要抢走杰西卡的所有钱,所以才不办理离婚手续。

“是又怎么样,所以现在你要报仇吗?来啊,我不怕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鬼样子,真是可笑!”白玉兰神色怨毒的讥诮道。

“可笑?貌似你现在比他还可笑吧,她虽然成了这个样子,但却比你漂亮不是?而且她现在也找到了一个疼爱她的男人,那个男人虽然也不是很有钱,但却很爱她,就如同她当初那么爱你一样,不过不同的是她比你懂得珍惜。”郝建冷哼一声,道:“而你,估计就只能到黄泉路上再去做你那大少奶奶梦了。”

“你们这两个贱种,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白玉兰咒骂了起来,任何不堪入目,恶毒非常的话语都从她的口中脱口而出。

而越是听到白玉兰咒骂的厉害,杰西卡就越是高兴,她激动的落泪,有些痴呆的笑了起来:“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没有枉费了我等了这么多年啊。白玉兰啊白玉兰,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知道我有多么高兴吗?”

而杰西卡这话后,紧接着就是白玉兰更加恶劣与歹毒的诅咒。

但杰西卡却一点也不生气,高兴的不得了,甚至像个疯子似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到最后她竟然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白玉兰,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嘴脸,用穷途末路来形容是再贴切不过了。”

白玉兰不说话了,而是怨毒的瞪着郝建和杰西卡,因为她的声音已经沙哑了,刚才叫的太大声,以至于现在嗓子受不了了,这个喉咙像是被割开了似的,火辣辣的疼。

“我腻了。”郝建开口道,看小丑表演已经够了。

“我也腻了。”杰西卡点了点头,她也已经满足了,最后就是看白玉兰如何陷入绝望。

杰西卡朝着白玉兰走了过来,而后抱住白玉兰的头,白玉兰想要挣扎,但却被杰西卡狠狠拽着头发扇了几巴掌,之后她就老实了。

杰西卡不顾白玉兰的反抗,直接嘴唇迎合了上去,和白玉兰吻在了一起,杰西卡吻得很动情,而白玉兰却很抗拒。

两个女人在接吻,在外人看来估计会觉得非常的香艳,但此时在百里云天和郝建的眼中,却多了一份怪异和凄厉的感觉。

百里云天感觉很毛骨悚然,第一次体会到人性的可怕,这就叫“爱你爱到杀死你吗?”

相爱相杀,人真是奇妙的动物。

好半晌,杰西卡才松开白玉兰的唇,却用那纤细的手指在白玉兰的脸上轻抚了几下:“永别了,我曾经的挚爱!”

白玉兰神色复杂的看了杰西卡一眼,呼吸急促,因为她居然在刚才那么一瞬间动情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过于刺激,还是因为杰西卡成了女人所以特别怪异,反正她就是动情了,下身有些瘙痒。

杰西卡转过身,来到郝建的身边,而郝建便站起身来,对百里云天投去一个目光:“就这样吧,我不打扰你们两个亲热了,再见!”

很快的,房间内就只剩下了百里云天和白玉兰两个人。

唰!

百里云天凶狠的转过头来,目露厉色的盯着白玉兰看。

白玉兰顿时浑身一僵:“云天,不要!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帮你对付他们!”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郝建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的麻烦!”百里云天咬牙切齿,暴跳如雷。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是因为白玉兰得罪了郝建的朋友,所以郝建是在解决白玉兰的同时,顺带玩玩他而已。

百里云天现在很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招惹白玉兰这个贱人,害得自己损失惨重。

他缓缓朝着白玉兰走来,而后一双大手猛然抓住白玉兰的头发。

.......

而此时,郝建和杰西卡也走出了白玉兰的住所,杰西卡站在阳光下,紧闭着双眼,长舒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有着异样的神圣。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感觉自己是干净的,因为她已经不再满心怨恨与晦暗了。

“空虚吗?”郝建忍不住问了一句。

杰西卡摇了摇头,笑道:“人都常说,复仇之后只会空虚,但在我看来却不尽然。以前仇恨就像是枷锁、包袱,让我一直活在过去,活在白玉兰的阴影中,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而现在,我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活,我有信心迈向新的人生了!”

郝建也笑,而后也眺望远方,因为那边王大雄正一脸关切的走过来,道:“离开华夏吧,找个没有人认识你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杰西卡转过身来,深深的看了郝建一眼,眼神深情。

“怎么了?”郝建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最爱的那个人还是你。”杰西卡笑眯眯的道。

“.......”郝建一头黑线,他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不如我给你最后一个吻别吧,毕竟以后我们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面了。”杰西卡说道,就要上来抱郝建。

“滚你妈的!”郝建吓了一跳,直接一脚飞了出去。

...........

“混帐,我早就问你了,是你自己说确保万无一失,现在呢?损失了二十亿不说,还把老本都给赔了,你就不嫌丢脸吗?”在百里家,百里杨怒气冲冲的对百里云天训斥,他也知道百里云天被郝建坑害的事情原委了。

而百里云天也知道这件事情是绝对瞒不住百里杨的,所以只能出面澄清。

此时在那大厅内,百里家的叔伯们都对百里云天怒目相向,百里云天害得证券公司大部分股权落入郝建的手里,这对他们也是一笔不小的影响,因为其中也有他们的股份。

百里家的证券公司是百里家一个很重要的赚钱工具,现在被郝建所得,就害得百里家平白无故损失了一大笔钱,而这之中也有他们的利益,他们怎么能不生气?

“行了,别演戏了,现在说吧,该怎么办?”一个叔父很不满的说道,在他看来百里杨训斥百里云天就是在演戏,他们这些人都是老狐狸,怎么可能会被百里杨父子俩三言两语的就蒙骗了。

就算百里杨不是在演戏,那么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百里杨父子俩也必须给个说法。

他们这些家族子弟可不会讲究什么亲情,他们所看重的是利益,百里杨父子俩害得他们平白无故的承受了这样的损失,就理应给出赔偿。

“那股份是给郝建骗去的,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啊。”百里云天一脸尴尬的道,他去找郝建要,问题是郝建肯还吗?

“那是你的问题,别以为我不知道,都是因为你得罪了郝建,所以他才诚心和我们百里家过不去的。”百里云天的小叔开口道。

“就是,你自己捅出来的篓子,肯定是要你自己解决,现在证券公司落入别人的手中,以后我们就得看别人脸色了,我要求退股,今年的分红你提前给我吧!”另外一个堂叔也开口道。

“你们...你们这是落井下石!”百里云天愤怒无比,他们也承受了巨大的损失,而且因为他的股份最多,所以损失最大的是他。

他们一家没了一个大公司,还损失了二十亿,这个时候这些叔伯兄弟们还找他们要钱,这是要把他们往死里逼的节奏。

“这本来就是你们家自己惹出来的祸,却要整个家族和你们一起承担,这说的过去吗?”

那些叔伯们却不以为然,百里杨父子就算装可怜也没用,该给的钱还是得给。

“行了,别吵了!”正当这时,一道威严而又苍老的声音传出,震住了在座的所有人,一时间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一个老者坐在大厅正中的位置上,面容苍老,头发灰白,手中握着一根龙头杖,一双眼眸威严迫人,令人无法直视。

这人便是百里家家主,一个建立起百里家王朝的男人。

他目光扫了百里云天和百里杨父子一眼,而后落在不远处一个醉醺醺的酒鬼身上:“家族到了这个为难关头,你还不出手吗?”

那个酒鬼,自然就是百里湛。

对于老者居然在这个时候将希望寄托在百里湛的身上,众人都很大惑不解,百里湛就一个废人而已,整日买醉,有什么卵用?

但只有老爷子自己心里清楚,百里湛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才。

见状,叶家老二却是激动不已,自己父亲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儿子?而等到他看到百里湛依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之后,却也是倍感恼火。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