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所谓抵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记着!”东巴点了点头,郝建的不杀之恩,他将铭记在心。

“现在,我要回去杀本杰明了,至于外面的那些杂碎,就由你来解决吧!”郝建凛然说道,本杰明已经派出杀手来杀他,那他自然也不会放过本杰明。

“你不能杀他,如果你杀了他,他父亲就不会再给我妹妹治病了。”东巴焦急的道。

如果本杰明死了,她妹妹也一样要死。

“如果他不给你治,你就带着你妹妹来华夏,我给你治!”郝建一脸平静的说道。

“你懂医术?”东巴惊愕的看着郝建。

郝建呵呵冷笑,而后吐出两个字:“神医!”

东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家伙武力值这么强,居然还是个神医?

“就这样,外头那些家伙交给你了。”郝建带着车小小和秦冰离开了房间。

而迟疑了之后,东巴还是拿着手枪走了出去,准备射杀本杰明派来的那些保镖,因为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被人知道。

如果本杰明的父亲知道自己把郝建给放了的话,那他肯定会对自己妹妹不利的。

郝建将车小小和秦冰送回了学校,但在路上车小小一直催促郝建去看医生,这样下去会出大问题的。

因为郝建后背还在流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失血过度而休克。

但郝建却摇了摇头:“本杰明还没死,我不放心!”

只有解决掉本杰明,他才能完全放心,虽然说本杰明的目标是他,但谁能保证他就不会用他身边人来威胁他呢?

“你为了这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吗?”车小小很懊恼的说道,她觉得很不值得,这明明是因为秦冰的自大和任性惹出来的事情,为什么要郝建去承担。

以郝建的实力,要对付东巴是绰绰有余的,却为了保护她和秦冰而身中八颗子弹。

如果郝建不去那个餐厅,或许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郝建不再说话了,而是继续开车。

车小小气得眼眶都红了,有泪水在打转,同时看着躺在自己身上的秦冰,神色却也是越发的怨恨。

因为是秦冰的愚蠢,将郝建害成这样的。

不多时,三人便到了学校门口,郝建让车小小将秦冰扶进去,而他去学校不远处的酒店找本杰明。

“不要告诉她,是我救了她。”郝建突然开口道,声音沙哑。

“为什么?”车小小呆住了,他就应该让秦冰知道是他救了她,不然那个女人还以为郝建一直亏欠她呢。

“因为她不喜欢,她也不想被我救。”郝建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知道秦冰对他存在敌意。

车小小无言以对,只是深深的看着郝建,表情很古怪。

“就这样吧。”郝建不想再多说,转身便走。

“小心点!”车小小担忧的对郝建道。

郝建点了点头,而后朝着远处离开。

看着郝建那略显疲惫却依旧刚毅的身影,车小小突然便觉得鼻子发酸,眼泪再度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车小小这才看到这个男人不一样的一面!

与此同时,本杰明正穿着舒服的浴袍,在自己的房间品着红酒,悠哉悠哉的准备等待好消息。

他相信以东巴的实力,想杀郝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他很放心!

“叩叩...”

突然间,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本杰明便对自己的其中一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那个保镖便走到门口,问道:“谁?”

“酒店服务!”外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都那么晚了,哪来的什么酒店服务?”那个保镖顿时皱起了眉头。

紧跟着,那外头就没了声息。

那保镖满脸的狐疑,而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拔出手枪指着门口,但已经为时已晚。

“砰!”

房门直接被一脚给踹开了,连带着将那保镖也给撞飞出去。

与此同时,一道快到极致的疾影从外头暴掠而来,扑向里头剩下的两名保镖,那两名保镖都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而后相继倒在了地上。

“你...”本杰明惊魂不定,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人,骇然说道:“你没死?”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连东巴都败给了这个家伙?这怎么可能?

郝建很优雅拿起桌子上的一块餐巾,而后细心的擦了擦手里那把餐刀上的血迹,将其放在了桌上,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本杰明:“我说过,这里是华夏,是我的主场,你不要乱来。因为你会死的很惨的!”

“你把东巴怎么了?”本杰明震惊问道。

“我击败了他!”郝建淡笑道,而后朝着本杰明走了过来:“不过我也吃了他八颗枪子,受伤不轻,这笔账我必须算在你的头上!”

旋即,郝建便单手掐住了本杰明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

“不要杀我...”本杰明艰难的说道,此时连呼吸都显得很困难。

“太晚了,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郝建摇了摇头,他根本不打算放过本杰明,因为就算放过了他,他以后还是会继续派出杀手来杀他的。

郝建不想再发生同样的事情,所以便要永绝后患。

“我爸是尼古拉斯大财团的委员,你杀了我,就是与整个尼古拉斯大财团为敌,你不要冲动!”本杰明警告道,但在说话时却连声音都在颤抖。

“那就为敌吧!”郝建浅笑道。

“嗯?”

“咔!”

郝建单手便直接掐断了本杰明的喉咙,而后将其丢出窗外,这样一来本杰明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

另一头,秦冰也悠悠醒了过来,入眼就看见车小小背对她站在窗口处。

秦冰顿时疑惑的问道:“车小小,你怎么在这里?我现在是在哪里?”

“你现在在学校宿舍里。”车小小冷漠的回答。

秦冰顿时大吃一惊:“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救了我?”

她现在应该被高山荣所纠缠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你觉得可能?”车小小冷笑着回头望向秦冰。“是郝建救了你!”

虽然郝建告诉过她,让她不要告诉秦冰,但车小小却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是他?”秦冰顿时面露震惊,郝建为什么知道她在那里?

秦冰的表情很古怪,问道:“那他人呢?”

“去医院了。”车小小回答道。

“去医院了?他受伤了?”秦冰心头一震,表情有些担忧。

“怎么?你也会担心吗?我以为你是铁石心肠呢。”车小小呵呵冷笑了两声。

“他现在到底在哪?”秦冰不想和车小小耍嘴皮子,她现在就想知道郝建到底怎么样了。

“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你不配!”车小小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像你这样的白痴,纠缠着他只会害了他!”

闻言,秦冰顿时眉头深锁:“难道你觉得我不应该生气?被欺骗的又不是你!”

“对,他确实是欺骗了你,但他的欺骗是为了他自己吗?他是为了你!区分谎言的方式就在于谎言的本身是对说谎者有益,还是对被说谎者有益,你觉得他真的是为了接近你才冒充GAY的?他是为了照顾你那可怜至极的自尊心!”车小小冷哼。

“就算他说谎了,但他救了你多少次?难道还不足以抵消吗?”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抵消?我把他当成我最亲密的朋友,结果到头来他却骗了我,难道我不受伤吗?”秦冰却也来了火气,她承认郝建为她做了很多,但他也终究是伤害了自己。

因为秦怀明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她,所以她很痛恨别人骗她。

“这一次,能抵消了。”车小小冷冰冰的道,眼帘浮现一丝怜悯,仿佛是在可怜秦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冰听出了车小小的话里有话,有些不满的问道。

“我的意思就是,请你以后离郝建远点,反正你之前就是这么做的不是吗?”车小小嗤笑的道,态度轻蔑。

“凭什么?”秦冰沉下脸来,如果说之前她还打算和郝建划清界限的话,那么现在的她就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

“凭什么?凭什么?”车小小声音顿时高了几个分贝,而后快步走了上来,一把揪住了秦冰的衣领,歇斯底里的怒吼:“就凭他刚才为了救你挨了八枪!八枪啊,你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你这个白痴女人!”

闻言,秦冰也当场石化了,郝建为了救她身中八枪?这怎么可能,那家伙不是很厉害的吗?他能躲子弹的不是?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他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中枪,你一定是骗我的!”秦冰俏脸煞白,自我安慰的说道,但唇舌却在哆嗦,此时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对,他确实很厉害,如果没有你这个累赘的话!他的敌人看准了他会救你,所以对你开了枪,郝建是为了替你挡子弹所以才中枪的,而到现在,你居然还在纠结他怎么骗了你,真是搞笑。秦冰,你的良心都给狗吃了吗?”车小小大骂道,此时也是生气到了极点,之前她是一直都在压抑着火气,此时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