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老鹰抓小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司徒浩楠自然不可能真的一个人打得赢鹤发老翁这么多人,但这话必须这么说,不然司徒浩楠怎么会高兴呢?

而听到鹤发老翁的话,司徒浩楠顿时脸色一冷:“这种话,以后莫要再说了,队长在我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我不希望任何人拿我和他做比较。!”

“这...是。”鹤发老翁顿时一惊,难道自己拍错马屁了?

但此时,司徒浩楠却突然幽冷一笑,道:“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的确比队内的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

“是是是,司徒先生天资卓越,武途非凡,自然可以一飞冲天!”鹤发老翁立刻又不留余力的拍马屁,但心里却在嘲讽:黄口小儿,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还想和神虎队长相提并论,你也配?

但心中冷嘲,鹤发老翁表面却越发的尊崇,奸诈到了极点。

齐木德叶也是暗恨,在心里不但咒骂鹤发老翁是个老狐狸,用奸计讨好司徒浩楠。

但很快的,齐木德叶也一副谄媚的笑容:“说的没错,要是那小子敢来,就算我们不是对手,司徒先生也能收拾那小子!”

司徒浩楠面露微笑,对于这些人的恭维显然很受用。

“砰!”

突然,大门被一脚踹开,旋即郝建便带着车小小等人走了进来。

“那小子来了!”白眉虎一眼便认出了郝建,对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等人说道。

那些宗师们便同时对门口投去惊疑的目光,但当看到郝建如此年轻之后,却都面露鄙夷。

郝建年轻,也就意味着他学武的年龄较短,在经验上绝对比不上他们。

他们之中,最短的也至少有二十年的练武经历,而在他们看来,郝建撑死了也就十年而已。

但他不知道,有一种人叫做天才!

而郝建等人走进来之后,看到大娃便吊在那里鞭打,霎时间便都是面露怒色。

“师傅...”大娃看到郝建进来,却也是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

“小子,你还真敢来送死啊?”白眉虎哈哈大笑,态度狂妄,在他看来,郝建敢出现在这里,那就是自寻死路。

他们这么多人在这,车轮战都能耗死郝建了。

郝建深深的看了白眉虎一眼,而后一字一句的道:“上一次,我不该把你打伤的。”

“哦?现在你知道后悔了?可是晚了,你敢羞辱我,就等于是羞辱了整个花市的武术界。”白眉虎桀骜的道,而后面露阴笑:“不过如果你肯从我们的裤裆上钻过去,并且磕几个响头的话,我们倒也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不,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不该把你打伤,而是应该直接宰掉你的!”郝建的嘴角绽放邪恶之笑,唇舌都显得阴森森的。

此时手里拿着皮鞭站在大娃身边的白眉虎,在他眼中显得极其的显眼。

“宰掉我?就凭你?你现在是自投罗网了蠢货!”白眉虎冷哼道,却也是怒火难填,都到了这个时候,郝建竟然还敢对他不敬。

“废物,滚一边儿去,让你们领头的出来说话!”但郝建却懒得再看白眉虎一眼,而是直接望向那些坐着装逼的宗师们。

“你!”白眉虎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被郝建这么呵斥,他也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小友果然是脾气暴烈啊。”而这时,鹤发老翁便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说道。

“暴烈?我真正暴烈的一面你还没看过呢!”郝建冷笑道。

“哦?那我倒想看看,小友的能耐是否也和你的脾气挂等号!”鹤发老翁也有了些许怒气,郝建在面对他的时候居然还如此的桀骜不驯,不把他这个老前辈放在眼里。

“老东西,少在我面前倚老卖老,装什么高深莫测,小爷的深度不是你这种老不死的能揣度的。我只问你一句,谁打伤了我的徒弟,又是谁打伤了我的徒孙!”郝建冷哼道,态度很强硬。

而在他的身后,他的那些徒弟徒孙都是面露怒色,直勾勾的盯着一些人,在指认着凶手。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原本我只是想给你一些教训便算了,但现在,我要让你成为残废,今生再也没办法习武!”鹤发老翁脸色铁青的道,却也是羞恼到了极点。

“如果你做得到的话。”郝建冷笑道,却一样不把鹤发老翁放在眼里,怒吼道:“打过我徒弟徒孙的,都给我出来!”

“我打了,怎么样?”齐木德叶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郝建,嘴角却也有着一丝轻蔑。

“不怎么样,不过是十倍奉还而已!”郝建慢悠悠的道,记住了齐木德叶的脸。

“口气倒是不小!”齐木德叶也很不忿的哼了一声,而后冷声道:“一会儿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错,让你的这些徒弟徒孙们都知道他们的师傅有多废物,不过这一次我决定网开一面,只打你,不伤你的徒弟!”

“呵呵,真是个白痴,如果之前不是因为我不在武馆,轮得到你来放肆?”郝建嗤笑道:“身为武者,竟然欺负一些后辈,你也有脸?”

“武者所信奉的就是强者为尊,他们实力弱,就活该被欺负!”齐木德叶哼了一声,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好,听到你这么说,那我也就放心了。”郝建表情古怪的道,而后便直接负手而立,大声道:“谁来第一个受死?”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那些宗师与他们的徒弟们都惊愕了,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狂妄,一个人挑衅他们所有人?

而司徒浩楠此时也不禁皱起了眉头,觉得眼前这个家伙太嚣张了,最主要的还抢了他的风头。

而且郝建的身旁,还有三个绝色美女存在,这让他有些不爽,凭什么这么一个无名小卒有这么多美妞儿跟着?一种莫名的妒火顿时燃烧了起来。

“狂妄!我来会会你!”一声暴喝,一个瘦矮声音猛踏而来,正是之前说过话的那个瘦子。

他穿着功夫袍,一来便是摆出架势,单脚撑地,双手背于身后,前胸微微前倾,如同一头虎视眈眈的猎鹰。

“鸡爪功。”郝建很不屑的道。

“放屁!是鹰爪功!”那瘦子顿时大怒,明明是鹰爪,却被郝建说成了鸡爪。

“来吧,小鸡!”郝建对瘦子勾了勾手指,态度轻蔑。

“你找死!”那瘦子眼睛冒火,猛然飞扑而来,双手作探爪状,直接扣向了郝建的脑袋。

“我师傅的鹰抓功已经练就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徒手可以捏碎金石,无坚不摧,这小子死定了!”这时候,这个瘦子的弟子们开始得意的叫嚣起来。

见状,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也不禁面露冷笑,瘦子的实力在他们之中也是属于中上游的,而且一手鹰爪功霸道无比,即便是他们都不敢与之撄锋,想来想要擒拿郝建那是手到擒来的。

“师傅小心!”

“师祖小心!”

后方,郝建的徒弟徒孙们都在紧张的大叫,他们都知道郝建身上有枪伤,身子骨现在有些虚弱。

郝建面带浅笑,身形缓缓的后退数步,只用一手“云拂月”便拍开了那个瘦子所有的攻势。

而后,郝建突然双眉一凝,面露凛然之色:“小鸡,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做真正的老鹰!”

“唰!”

霎时间,郝建化掌成爪,朝着瘦子的爪子扣去,两个鹰爪随之碰撞在一起。

“啊!”

可是紧接着,那瘦子便是惨叫了一声,那手掌随之被抓破,五根手指都血肉模糊。

紧接着,郝建单手便抓住了瘦子的喉咙,同时很侮辱的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老鹰抓小鸡!”

众人顿时便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太不可思议,在鹰爪功对鹰爪功的情况下,瘦子竟然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郝建将那个瘦子丢了出去,同时冷嘲着望向鹤发老翁:“还有谁?”

但在说这话时,郝建却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显然刚才动手时牵动一些身上的伤势。

此时,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都不敢再小觑他了,就郝建刚才露的那一手,足够让他们高看的了。

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都知道,眼前这小子估计实力不会在他们之下。

“这小子,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他身上有伤!”鹤发老翁顿时察觉到了郝建的异样。

听到这话,那些宗师们更是震惊,身上带伤还这么霸道?这小子难道是一头人形怪物吗?

那些宗师们都被郝建这模样给唬住了,一时半会都不敢上前。

“怕什么,他带着伤病之躯上阵,能撑到什么时候?只要我们车轮战,早晚都能耗死他!”齐木德叶却满不在乎的道。

“齐木德叶说的有道理,这家伙也就是一鼓作气而已,再而衰三而竭,支撑不了多久。”鹤发老翁附和道,言下之意就是让这些宗师去当炮灰。

而那些宗师也不是傻子,哪里不知道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盘算什么,都不愿去当出头鸟,因为他们不想落得和那瘦子一样的下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