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战群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诸位,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要有所保留吗?如果让这小子崛起起来,那我们日后在花市可就寸步难行了啊。”鹤发老翁危言耸听的道。

但他说的也是实话,如果他们这么多人都不敢去打压郝建一个人的话,那么他们的弟子会怎么看他们,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他们?到时候只怕所有人都会投奔郝建的武馆,他们便再也难以收徒,等于是断了他们的财路。

“诸位,你们不必担心,若你们溃败,我和齐木德叶也会出手的,所以你们不要怕。”鹤发老翁突然大声的说道,让那些宗师们的弟子都能听得清楚。

一时间,骚动顿起,那些弟子们都是一副疑惑的样子,难道自己的师傅怕了郝建?

如此一来,那些宗师们便是一脸的忿忿不平,知道被鹤发老翁给算计了。这个时候,他们就算是想不出手都不行了,不然会让自己的弟子看不起的。

“我来!”一个光头大汉怒喝一声,提着一根木棍上前,怒视着郝建道:“小辈,我来领教!”

“五郎八卦棍?有点意思!来吧!”郝建对那个大汉招了招手。

那大汉同时皱眉,道:“挑件趁手的兵器吧,别说我欺负你!”

“好!”郝建点了点头,而后脱下了自己脚上的人字拖,拿在手里头:“来!”

“你找死!”那大汉咬牙切齿,郝建竟然拿出一个人字拖,这摆明了是在羞辱他。

他抄起木棍便冲了上来,棍棒在他手中挥舞的虎虎生风,当头打向郝建的头颅。

郝建微微一个侧身,而后翻身一个鞋拔子就抽了过去。

“啪!”

鞋拔子抽在人脸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

见状,所有宗师以及弟子都不禁面露惊容,同时神色越发的凝重。

“师傅威武!”

“师祖威武!”

郝建的徒弟徒孙们同时大吼了起来,都是神情振奋,如同打了鸡血似的。

郝建用一个鞋拔子就能打伤那大汉,如果现在用的不是鞋拔子,而是刀剑呢?只怕这个大汉早就死了。

而被吊起来的大娃此时也忘记了痛处,哈哈大笑了起来:“白眉虎,你不是说我师傅没种,不敢现身吗?他现在来,而且力挫你们所有,你还有什么话说!”

此时的白眉虎脸色却也是难看到了极点,阴森森的道:“这只是刚开始,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吧。难道你没看出来,你师傅受了伤,脸色有些苍白,他现在是很厉害,那十个人二十个人之后呢?我们车轮战耗都能耗死他!”

大娃冷哼,道:“愚蠢匪类,我师傅的深浅,是你能揣度的?早晚把你们都打成狗!”

被抽了一鞋拔子,那个大汉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却不是疼的,而是羞的。

当众被人打脸,而且还是在自己手持武器的情况下,居然还让这家伙占据了上风?

“我要宰了你!”大汉怒吼,将五郎八卦棍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圈、点、枪、割、抽、挑、拨、弹、掣、标、扫、压、敲、击十四字为诀。变化多端,不断打向郝建。

但郝建却滑溜的跟条泥鳅似的,无论他如何变化,却连郝建的衣角都碰不到。

“啪!”

突然,郝建单手抓住了木棍,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也能叫五郎八卦棍?你这应该叫猴子耍棍!”

旋即,郝建直接单手便轻松夺过了他的五郎八卦棍,反手便将其打飞出五米开外的地方。

“蠢货,让我告诉你,什么才叫做真正的五郎八卦棍吧!”郝建大吼一声,而后直接冲向了那些宗师:“一个一个上太麻烦,让我一次性全部解决了你们吧!”

“混帐!”

“狂妄!”

那些宗师们都不禁愤怒了,郝建竟然想要一个人力挑他们所有人?

那些宗师被郝建激怒,全部飞奔而出,与郝建混战在一起。

但很快,震惊众人的一幕发生了,那木棍落在郝建的手中,简直就如同通了神似的,变化无穷,大开大合,如金龙转尾,如饿虎擒羊,共一百零八种变化,玄妙无穷,打得那些宗师们哭爹喊娘,抱头飞奔。

而那个光头大汉当场就懵逼了,五郎八卦棍在他手中从未有过这样的威势,这家伙居然用这套武术打得那么多宗师毫无招架之力?

旋即,那光头大汉便觉得热血澎湃,他从来都不知道五郎八卦棍竟然能够强到这种地步。

枉费自己被称为一代宗师,原来只不过是初窥门径,实在是丢人!

“这家伙,会鹰爪功,会五郎八卦棍,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鹤发老翁惊愕的道。

“他不会是集百家之所长,通晓所有武术吧?”齐木德叶也是惊恐的道,此时后背冷汗直冒,有些发虚了。

“怎么可能,要将其中一门武术练到炉火纯青就要好几年的时间,他才这般年纪,怎么可能什么都会?”鹤发老翁觉得不可能,但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却也不禁震惊怀疑。

一旁,司徒浩楠皱起了眉头,但却没有出手,显然,他也察觉到郝建不好对付,想先让这些宗师去消耗一下郝建,随后自己再出手。

司徒浩楠很谨慎,不想阴沟里翻了船。

不一会儿,那二十几个宗师就被郝建给干翻在地。

鹤发老翁这边,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浑身汗毛倒竖,觉得很惊恐。

这家伙还是带病之身啊,为什么这么生猛?难道说他是故意装出这副病态模样来迷惑他们?

但无论郝建是装的,还是真的生病,他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都足够他们震惊的。

一个人打得二十几个宗师哭爹喊娘,这可不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那些宗师们倒在地上哀嚎,全部都爬不起来了,郝建手里攥着那根木棍,直指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冷笑道:“你们两个,是要等我过去找你们,还是你们自己滚过来?”

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阴沉着脸,心中大怒,但却心里嘀咕,这家伙如此可怕,就算他们两个联合出手,估计都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怕了?刚才你们不是说了打算车轮战耗死我吗?现在应该消耗的差不多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郝建讥笑道。

所有人都盯着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此时这两人就是被架上了火台上面烤,如果不出手的话,他们就会被自己的弟子鄙夷。

“小辈你太狂妄了!”鹤发老翁大喝一声,猛踏地面,身形远处三米开外,来到郝建的面前。

“别以为打赢他们你就牛了,赢过我们再说!”齐木德叶也随之怒吼一声,走了过来。

郝建站在原地,将木棍丢开一旁,指着脚底下的土地道:“脚步挪动一寸,算我输!”

“什么?这小子这么托大?”鹤发老翁的一个弟子说道。

“是托大还是真有这样的实力还不好说呢。”另外一个弟子叹了口气,之前他们也以为郝建来挑战这么多宗师,肯定会被狠狠教训的,结果反倒是他把那些宗师们给狠狠教训了,眼前这个小子不容小觑啊。

鹤发老翁二人终于是忍不住了,朝着郝建狂奔而去,郝建如此嚣张,让他们也倍感恼火。

但鹤发老翁气势汹汹的冲来,却被郝建一脚就给踩在脚底,倒地咳血。

而齐木德叶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被郝建单手按在地上,心脏被震击,同样是咳血。

“你说,要让我成为残废?”郝建似笑非笑的看着鹤发老翁道,而后又看了看齐木德叶:“还有你,说要狠狠教训我?”

“你,你不尊长辈,枉为武者!”齐木德叶声音颤抖的道,却还在装蒜的指责郝建。

“不尊长辈?你刚才不是说强者为尊吗?现在被打成狗了,却怪我不尊长辈?你这人本事没多少,不过脸皮倒是挺厚的嘛!”郝建哈哈大笑,觉得齐木德叶说的话真是太可笑。

齐木德叶的弟子们都咬牙切齿,但却不是恨郝建,而且觉得很羞恼,齐木德叶让他们觉得很丢脸!

至此一刻,齐木德叶尊严尽失!

“现在,每个打过我徒弟徒孙的人全部站出来,自废一条腿,这件事情就算这么过了。要不然,等他们指认出你们,那就四肢全废!”郝建凶狠的说道,此时亦是不留情面。

现在局面改变了,面露讥笑和得意的不再是鹤发老翁那边,而是郝建的那些徒弟徒孙们。

“先从你们开始!”郝建指着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道。

鹤发老翁和齐木德叶顿时打了个寒颤,面对郝建这尊煞神,他们也充满了无力感。

“司徒先生。”鹤发老翁连忙对司徒浩楠投去哀求的目光,现在司徒浩楠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显然,他们都不想成为废人,所以宁愿没有骨气求司徒浩楠出手相救。

“住手!”司徒浩楠也随之站了起来,摆出一副威严的姿态,直接命令郝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