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真的好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且现在周野夫也在场,郝建竟然敢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果然,听到这话,周野夫也不禁叹了口气:“郝建,你这样就有些过了吧?”

“过了吗?我怎么不觉得,身为神虎队员,却顶撞身为龙牙创始人的我,你不觉得应该给他点惩罚吗?”郝建现在很不爽周野夫,但他又不少收拾周野夫,所以就故意找司徒浩楠的茬儿,让你在我面前臭显摆!

“但之后经营龙牙的却是姜月神,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资格对龙牙指手画脚?”周野夫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如果我回去龙牙说一声这小子得罪了我,你说他们会怎么料理他?”郝建不怀好意的道。

司徒浩楠顿时表情僵硬,如果是那样的话,估计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龙牙的人上门要挑战他吧。

“郝建,龙牙和神虎终究是一家,都在为国效力,还请以大局为重。”周野夫沉声道。

“哟,拿国家来压我?既然都是一家,那为什么从来都是你们神虎来找茬?”郝建讥笑道,却根本不吃周野夫那一套。

闻言,羽嘉怡也是冷哼了一声,周野夫说的冠冕堂皇,他手下人到龙牙胡闹的时候怎么不见他阻止?

“手下人的一些行为,有时候我也约束不了。”周野夫给出自己的解释,但却显得有些推卸责任。

“是吗?那还真是巧了,我有时候也约束不了自己。”郝建惊讶的道,然后抄起自己的人字拖就朝着司徒浩楠的脸砸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正中靶心。

“你看,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了。”郝建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要杀了你!”司徒浩楠怒火冲霄,身为神虎的其中一员,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而周野夫却也是不留痕迹的皱了一下眉头,郝建当着他的面打他的人,那就是不给他脸。

郝建打的不只是司徒浩楠的脸,还有他的脸。

“真要断腿?”周野夫深深的看了郝建一眼。

“当然不是,断手也是行,这些都是可以商量的嘛,咱俩这么多年的老交情了,我还能不给你面子吗?”郝建贱贱的笑道。

“司徒浩楠,过来!”周野夫铁青着脸道。

“队长,你...”司徒浩楠惊呆了,难道说周野夫真的打算废掉自己?

“你必须为你做的事情买单!”周野夫淡漠的说了一句话,而后便是一掌切向司徒浩楠的膝盖。

咔嚓!

司徒浩楠应声倒地,整张脸瞬间就煞白了。

周野夫的脸色也铁青,他知道郝建这个贱人是故意分化他和司徒浩楠。

但周野夫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郝建占据了一个“理”字,而且仗着有理故意无礼。

周野夫认识郝建这么久,他很了解郝建的性格,知道他就是那种得理不饶人,无理反缠三分的家伙。

司徒浩楠顶撞了他,甚至扬言要取他性命,这样一来郝建就有理说了。说他们神虎故意找茬,妄图压过龙牙,甚至不惜对龙牙的创始人出手。

虽然上头那些人不会相信,但这话说出来终究是不好听的。

看到周野夫把司徒浩楠给废了,众人都不禁为之呆滞,周野夫居然真的被*到动手了,他该不会是怕了郝建了吧?

众人难以相信,但眼前这一幕却又不得不让他们相信。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呢,我不过是在跟你开玩笑,以咱俩这交情,怎么会真的*你对手下人动手呢?你看你这么较真干什么,都把人打成这样了。”郝建叹了口气道。

众人一头黑线,这个家伙真的郝建啊,这绝对是故意的!

得了便宜还卖乖,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

“我们可以走了吗?”周野夫铁青着脸,似乎懒得再和郝建废话了。

“唉,赶紧带你的手下却看医生吧,下一次不要这么冲动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手下人啊,就算再看他不顺眼,也不能打贼一样打吧?”郝建依旧在那喋喋不休的说着,一副气死人不罢休的架势。

“这回周野夫估计肺都要气炸了。”等到周野夫走后,羽嘉怡才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才是肺都要欺诈了!”郝建恶狠狠的说道,周野夫居然和姜月神有一腿?

郝建气冲冲的拿起手机给姜月神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骂:“臭美,臭嘚瑟,臭不要脸的!”

骂完郝建瞬间就挂电话,而后抬头对羽嘉怡道:“看到没,男人就要这么硬气!谁说我怕她了?”

“你不怕她,为什么要急着挂电话呢?”羽嘉怡嗤笑道。

“额...”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啊,没了爹娘...”

郝建的手机响了起来,而看着手机上的号码,郝建只觉得心惊R跳,不是吧,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较真?

“接啊,怎么不敢接了?”羽嘉怡嘲讽着道。

“我不敢接?开什么玩笑?”郝建摆出一副很硬气的样子,而后接通电话,嚣张的道:“喂,那位找?”

“你是在找死吗?”那头,传来了姜月神Y森森的的声音。

“干嘛,做错事还不许我说吗?”郝建翻了翻白眼道,心里也笃定了下来,背叛他的是姜月神,又不是他,他为什么要心虚?

“做错事?我做错什么了?”姜月神怒斥道。

“还装蒜?你背着我和周野夫搞到一起了?还给他生孩子!”郝建怒道。

“谁和周野夫搞在一起了?谁又跟你说我女儿是和他生的?”姜月神声音带着煞气的问道。

“装,继续装,周野夫都跟我说了!”郝建很不爽的道。

“郝建,你是白痴吗?这么明显的分化计你都看不出来?”姜月神怒斥道。

郝建怔怔出神,道:“那也就是说,你和周野夫没一腿?”

“你现在在哪?”姜月神幽幽的问道。

“干嘛?”郝建一副很警惕的样子。

“我去杀你!”姜月神冷斥道。

“你看你,这么较真干什么,我就是和你开一个玩笑,你是我的徒弟,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嘛,呵呵...呵呵呵呵...”郝建讪讪笑了起来。“那什么,我妈喊我吃饭了,回头聊。”

郝建急忙挂了电话,而后长舒了一口气,暗地里捏了一把冷汗,而后洋洋得意的对羽嘉怡道:“怎么样,我就知道你们队长对我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被周野夫那头猪给拱了。”

“白痴!”羽嘉怡翻了翻白眼,很鄙夷的说道,明眼人一眼就知道姜月神是绝对不可能和周野夫在一起的,就算他们想,上头也不允许。

否则这两个部门要是结合在一起,估计连上头那些老家伙都可以不放在眼里,那些老狐狸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

之后又在疗养院里住了几天,郝建才回家,但才到家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剧烈的争吵声。

“若岚,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一直这么一个人单下去吧?”里头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是啊若岚,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要为彤彤考虑吧,你看她还那么小,总不能一直没有爸爸吧?我跟你说刘老财真的不错的,虽然年纪大了,人也胖了点,但人家有钱啊,在老家盖了几栋房子了,车子也买了好几辆,都是什么宝马奔驰的。”另外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我不!”里头传来若岚那坚决的声音。

“若岚,你这把年纪,也就别再挑了,那刘老财虽然长得丑了一点,可是他真的很有钱。这年头有钱就是王道,何必在意他长得怎么样,只要他给你钱花就好了。”中年妇女说道。

在外头的郝建听了个仔细,这两人怎么像是媒人啊。

“三叔娘,那个刘老财已经有老婆了,你要我去给他当情妇?”若岚声音中透着怒气。

“情妇怎么了?,像那些女大学生不也年纪轻轻的就给人当情妇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中年妇女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绝不给人当情妇!”若岚很固执的道。

“嘿,你这丫头怎么死脑筋呢?你以为你还年轻啊,你也就现在还有些卖相而已,等再过几年年老珠黄了,给人人都不要了。”若岚的三叔娘李翠花立刻就生气了,语气刻薄的说道。

“那也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若岚冷着脸道,怀里依旧抱着彤彤。

而彤彤虽然手里在玩着玩具,但样子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小脸上写满了嫌弃,显然很不喜欢李翠花两人。

“若岚,你别犟,我们这都是为你好,你们孤儿寡母的生活的那么艰难,家里没个男人怎么行?看开点,给彤彤找个爸爸比什么都强,虽然情妇的名声难听了点,但有洋房住有名车开,把日子过好就成了,用得着管别人怎么说呢?”那个中年男人放低了语气,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我有爸爸,不要新爸爸!”彤彤终于忍不住了,生气的道。

“你那死鬼爸爸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你还惦念着?”李翠花很刻薄的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