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毒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到这里,郝建也不由得觉得有些心酸,只怕若元彬心里早就知道李翠花和赵铁柱搞上了,之所以没有发作,只怕是顾及自己的名声,所以不得不忍着吧。

郝建可以理解,若元彬这段日子以来很压抑,也受了很多委屈,但却不知道对谁诉说。因为他们住在城市,不住在村子里,所以若元彬才敢对他们倒苦水,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在村里跟别人八卦。

看到这么一个淳朴的女人被一个泼妇荡妇逼成这样,郝建也很同情他。农村人其实很简单,就想平平安安的度过一辈子,但很可惜李翠花不这么想,当两个想法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结果就成了一场悲剧。

等郝建他们离开的时候,天色已渐晚,而这个时候李翠花还没有回来,显然也不打算给若元彬做晚饭了。

郝建和若岚从若元彬那里出来,准备回家的,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面色蜡黄,眼窝深陷的村妇却拦在他们的面前。

她神秘兮兮的说道:“若岚啊,你得好好劝劝你三叔,你三叔娘人那么好他竟然还不懂得珍惜,真是瞎了他的狗眼了。”

若岚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正准备反驳她,但此时郝建却先插嘴对她问道:“这个人是谁?”

“钱晓红,和李翠花关系好着呢,村子里头就这两个娘们儿最爱搬弄是非。她也是在外头偷男人,结果害得她男人气不过跳楼自杀了。”若岚一点也没留情,直接揭钱晓红的短。

“嘿,你这死妮子怎么说话的?”钱晓红一听若岚这么说她,那叫一个恼火,虽然那是事实,但若岚这么当面说出来,终究是让她脸上无光的。

“钱晓红是吧?你怎么知道李翠花就很好呢?是因为你和她关系好,所以你就觉得她好吧?”郝建冷笑道。

“废话,肯定是因为我和她相处过,所以了解她才这么说的。你算什么玩意,我凭什么告诉你?”钱晓红气焰嚣张的问道。

“我是若岚的老公,也就等于是他们家的人了,我自然有资格过问这件事情。”郝建冷淡的回答,而后问道,“你说你了解过她,那你知道她不给她老公做饭,然后背着她偷男人吗?”

好?李翠花有多好他们没领教过?好不好他们不知道吗?钱晓红就因为自己和李翠花的关系好就妄下定论。

本来换做以前的话,郝建是不想和钱晓红争辩的,但今天听完了若元彬的诉苦,还看到这么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委屈到掉眼泪,郝建就觉得自己有些忍不住了。

“不可能!李翠花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钱晓红很坚决的道,但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却显得有些躲闪。

郝建也注意到了,冷嘲道:“看来你和李翠花还真是好闺蜜啊,是不是因为你和她一样都曾经偷过汉子,逼得自己的老公无路可走,所以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啊?”

若岚也不由得一呆,郝建这话说的太咄咄逼人了,比她之前说的话都要过分。

“你怎么说话的?我好心好意的劝你们,希望你们一家和睦,你们竟然这么说我?怪不得李翠花说你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钱晓红冷哼道,那一双浑浊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郝建他们。

“我们一家好不好,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来评论,你要是再敢废话一句,老子就拧掉你的头!”郝建却也失去了耐心冷斥道。

钱晓红身为一个外人,居然对他们一家的事情指手画脚,她有什么资格?谁给她的权力?这种多管闲事的人最招人生气。

被郝建这么威胁,钱晓红也有些害怕了,狠狠的瞪了郝建一眼,这才向远处离开,但却在离开时恶毒的低语:“小杂种,回头请神咒死你们!”

虽然钱晓红说的很小声,但怎么可能瞒得过郝建的耳朵,郝建顿时脸色一寒,跟了上去。

“怎么了吗?”若岚也急忙跟上,对郝建问道。

“这女人打算请神咒我们死!”郝建说道。

“什么?”若岚也不禁表情一变,虽然她不相信这些东西,但钱晓红这么做却显得太过分了,但凡是个人都会生气的,这太恶毒了。

郝建找到了钱晓红的家,果然一进门就看到钱晓红跪在地上,手里捧着一个稻草人,口中念念叨叨:“咒死那对狗男女,得了艾滋得**,生了儿子没屁眼!咒死那一家七八口,出门撞车把命丧,绝子绝孙坟头高!”

钱晓红诅咒的不只是郝建和若岚,还有他们的家人。

若岚面露怒容,而郝建则是面带冷笑,他直接一步上前,踹在钱晓红的后背,将其踹得往前飞去,当即将面前的神像给撞倒,香炉等物全部打在地上,神像也摔碎了。

“你们...”钱晓红惊呆了,并没有想到郝建和若岚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要咒他们。

“只是一些发生了一些口角,你就诅咒我们全家死,你怎么这么歹毒啊你!”若岚气得脸都通红了。

“我就要咒死你们,怎么样?你们等着,你们居然敢把神坛打翻了,上仙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就等死吧!”钱晓红见到事情败露了,索性也不隐瞒了,大声对郝建和若岚叫嚣道。

“是吗?那既然这样的话,你就问问你的上仙,有没有办法救你了,因为接下来我要打掉你的牙!”郝建摩拳擦掌的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儿子是道上混的,你要是敢乱来,他会带人来砍你的!”钱晓红有些恐惧的道。

但郝建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

“阿仔,你快出来啊,有人要打你妈了!”钱晓红顿时尖叫了起来。

“谁敢打我妈?”正当这时,一个精瘦男子便叫嚣着从里屋冲了出来,同时手里还攥着一把砍柴刀。

对方赤膊,身上遍布纹身,二十出头的样子,凶神恶煞的。

看到郝建和若岚,他直接就双眼瞪得浑圆,很凶狠的拿刀指着郝建:“就是你傻嗨要打我妈是吧?你动我妈一根手指头试试!”

看到自己儿子出现,钱晓红也是面露得意,阴森森的道:“小子,你最好现在就跪下给我磕头道歉,并且赔我个几千上万块的医药费,要不然我让我阿仔把你砍进医院。”

“啪!”

郝建直接给了钱晓红一巴掌,而后望向她儿子:“我打了。”

钱晓红和那个纹身男都傻眼了,郝建竟然真的敢动手?

“草泥马,你敢动我妈?”那纹身男立刻气血上涌,直接挥动砍向郝建,而且是当头劈向郝建的脑袋。

郝建顿时皱眉,这个家伙想要他的命?

“砰!”

随后,那个纹身男便直接飞出了门槛,重重的摔在了天井内,直接咳血了。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哈,母子俩都是一样的嚣张。”郝建呵呵冷笑。

“阿仔?你敢打我阿仔,我要咒死你个狗杂种的!”钱晓红歇斯底里的吼道,眼中喷薄着恶毒。

郝建反手就给了钱晓红一巴掌,阴森森的道:“给我闭嘴!”

闻言,钱晓红便不敢再吱声了,郝建的凶狠和强大,让她也不敢继续造次。

“你给我等着,老子叫人来!”纹身男也意识到自己是碰到硬茬了,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龙哥,是我啊,阿飞,我被人给打了,就在我家,你赶紧带人过来,我要砍死那个吊毛!”

打完电话之后,阿飞便阴沉着脸望向郝建:“小子,你等死吧你!敢打我妈,我要让你没命走出村子!”

“我打你妈你这么气愤,那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打她?”郝建笑问。

“我管她做了什么,在这村子里,我阿飞就是横着走的,谁敢招惹我,谁特么就得被我砍成肉块!”阿飞气焰嚣张的道,完全不把郝建放在眼里,更加不讲究什么叫做“理”。

在他看来,他们想怎样都可以。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郝建冷笑道,而后便也拿出手机,给辣姜拨去一个电话,问问辣姜在这附近有没有布置人手,却哪里知道辣姜刚好就在这附近一带办事,直接就说带人过来。

“救命啊,快来人啊!有小偷闯进村子里来了!快打死人啦!”这时候,钱晓红突然想到了什么,很歹毒的大叫了起来。

“你...”若岚顿时气恼,钱晓红这是想要借刀杀人吗?

“小偷在哪里?还敢打人?老子干死他!”

“谁在喊救命?”

左邻右舍的村民们听到呼救,便同时赶了过来,拿着锄头铁铲等农具,二十几个人同时堵住了门口。

“钱晓红,你嚷嚷个什么玩意,小偷呢?”一人对钱晓红呵斥道。

“就在那!他就是小偷!”钱晓红猛然一指郝建。

那些人便将郝建盯着,果然发现郝建是个生面孔。

“她胡说,这不是小偷,是我老公!”若岚大叫道,立刻为郝建辩解,以免那些村民误会了郝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