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碎尸魔的女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抓住了大胡子的衣领,笑道:“知道什么叫报应吗?我想你们也应该经常这样欺负别人,是因为每次都没人敢反抗你们,所以造就了你们这么嚣张的行事风格吧?你们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的狠角色而已,例如我这样的!”

旋即,郝建便把他按在地上,不再废话了:“说吧,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亲自动手?”

“大哥求你,我上有老下有小。”大胡子可怜兮兮的看着郝建。

“离了吧,把儿子给你前妻,反正你这样的人也不适合当人老爸和老公,免得把孩子教坏了。”郝建笑眯眯的道。

大胡子真的要哭了,,郝建这是压根就没打算放过他啊。

“算了,还是我来动手吧,毕竟我是专业的,我要是动手的话,你不会感觉太痛苦的。”郝建笑道。

“专业的?”大胡子顿时惊恐万状,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

“咔!”

郝建一只脚踩在了大胡子的手臂上,却用力的挤压,缓慢的挤压,让大胡子的手臂逐渐变形,而后很诡异的被踩扁了下去。

“嗷!疼啊!好疼啊!撒手!!!”大胡子痛得一个劲干嚎,另外一只手不断的拍打着地面。

郝建并不是立刻废掉他的手,而是一下一下的慢慢踩碎。

“你不是说不会让我痛苦的吗?你骗我!”大胡子歇斯底里的大吼,怒傻子和郝建,那副样子,就跟恨不得将郝建给活吞了似的。

“我是你的敌人,我说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呢?”郝建笑呵呵的道:“好了,该另外一只手了,伸出来吧!”

大胡子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乖,听话,一会儿就好!”郝建柔声的安慰道,那副样子就好像一个医生对要打针的孩子说“乖,打针一点都不疼”是一样的。

但大胡子还是一个劲的摇头,同时很骨气的哭了出来。“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嗯,我相信。”郝建点了点头,而后接着道:“但你知错的太晚了!”

咔!

这一下,郝建没有折磨大胡子,直接把他的另外一只手踩断了。

“看,这一次我没有折磨你,你也不用感激我,既然你知道错了,我就会原谅你的。”郝建对大胡子点了点头,一副不用谢的样子。

感激?老子特么现在恨不得活剐了你!大胡子趴在地板上动也不敢动,额头青筋凸起,现在他两条手疼得他都快昏厥过去了,只要稍稍动一下便如同要断裂一般。

郝建拍了拍大胡子的脸:“记住了,以后不要随便用你的脏手去碰别人所珍视的东西,别人会生气的!”

“还有你,别老是装逼,年纪轻轻的耍什么帅呢?”郝建看着银发男子,而看到郝建的眼神扫来,银发男子立刻趴在地上,同时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他的裤裆流了出来。

见状,郝建顿时啧啧称奇:“好吧,原本我以为你只是个孩子,现在看来原来你是个婴儿,连自己的大小便都管不住。”

听到这话,银发男子羞愤的要自杀,但却不敢吱声。

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是魔鬼!

“好了,服务员,买单!”郝建喊道。

“免免单,我给你免单!”那经理惊恐的道,此时哪里敢要郝建的钱啊,要是郝建一个不高兴就把他给打一顿,或者是在这里继续大闹一场。

“免单?免什么单,我是那种吃饭不给钱的人吗?”郝建一瞪眼,而后甩手拿出一百块拍在桌子上:“行了,不用找了!”

而后,郝建便带着狂派二人扬长而去了。

看着那桌子上的一百块钱,那个餐厅经理都快哭了,狂派吃的东西加起来得有好几千块钱了,可郝建却给了一百块钱?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家伙呢?

听到郝建要给钱,他还大喜往外呢,结果就给了一百块钱,这不就等于是没给吗?不想给钱还要面子?他有种吐血的冲动!

从餐厅出来,狂派便立刻恢复正常,跟个没事人似的,还叫着喊着要买新衣服。

“喂,你到底是怎么认识她的?”舒雅看着狂派跟个小姑娘似的在那活蹦乱跳的挑选衣服,终于忍不住对郝建问道。

狂派这样的人,只怕不是郝建的话,她这一辈子也遇不上。

而且身为女孩子,却长得跟彪形大汉似的,像今天这样的嘲讽,她估计也没少遭遇。舒雅知道身为一个女孩子,心里一定很苦。

“她的身世很可怜。”郝建双手环胸,脸色阴沉的道:“她父亲是欧美赫赫有名的杀人狂,叫莫里亚蒂!”

“碎尸魔莫里亚蒂?”舒雅倒吸了一口冷气。

“哟呵?你知道?”郝建惊呆了。

“怎么不知道,莫里亚蒂是八十年代著名的犯罪专家,将超过百人碎尸焚毁,烹饪、弃尸荒野,米国联邦调查局追捕了他二十年都没能抓到他。新闻上都见报了,当时轰动了全世界,这家伙竟然是莫里亚蒂的女儿?”

“与其说是女儿,不如说是儿子吧。莫里亚蒂将她的父母肢解并且吃掉,但却把她给留了下来,并且抚养长大。”郝建说道。

“为什么?”舒雅很不理解,莫里亚蒂吃了狂派的父母,为什么不吃她呢?

“谁知道呢,你知道一个疯子心里在想什么吗?或许是因为他觉得将仇人的女儿养在身边特别有快感吧。”郝建耸了耸肩,道:“她之所以变成这样,就是因为莫里亚蒂从小给她注射雄性激素,所以她才会成为现在这个模样!”

“莫里亚蒂果然是个变态!”舒雅恶狠狠的道,把一个姑娘变成这样,这家伙太可恨了。

“更变态的还在后头呢。”郝建冷笑,道:“莫里亚蒂在她三岁的时候先送她一头宠物狗,然后一个月之后就杀了那只宠物狗。再然后七岁那年逼她杀了一头猪,十一岁之后她杀人了。”

舒雅说不出话来了,让一个孩子和宠物狗建立感情,然后杀了她,这太残忍了。

莫里亚蒂是逼狂派成为一个杀人狂。

“这样的混蛋真该死!”舒雅恨得咬牙切齿。

“他已经死了,被狂派杀了。”郝建笑道。

“是吗?那真是大快人心!”舒雅哼哼道,这样的人就该死。

“快什么人心呢?莫里亚蒂是笑着死的,而且是大笑着死的。”郝建道。

“你自己不说莫里亚蒂是个变态吗?那他笑着死有什么奇怪的。”

“他之所以笑,是因为他培养了一个新的莫里亚蒂,他对自己死不死一点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他的徒弟能够继续破坏这个世界。”郝建叹了口气:“有些人,就是想亲眼看到这个世界变成人间地狱,他们虽然是人,却没有人性,反而更像是披着人皮的恶魔!”

闻言,舒雅久久不语,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那一类人,更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恐怖的一类人。

“我遇到她那年,她十八岁,却已经杀过两百多号人了。靠抢劫和杀人为生,没有道德观念,不知道对错,只知道为了填饱肚子,谁都可以杀。”郝建说道。

“那你是怎么改变她的?”舒雅惊愕的道。

“用我的爱和帅气!”郝建道。

“臭不要脸的!”舒雅翻了翻白眼,根本不相信郝建说的屁话。

而这时,狂派却已经买好东西出来了。

“诶,先生,你还没给钱呢!”那服务员追了出来。

“叫谁先生呢?我是小姐!”狂派瞪着眼道,她那一瞪眼,直接就是豹眼啊,那叫一个凶相毕露,直接把那小姑娘给吓哭了。

“误会误会,钱在这儿,拿着拿着。”郝建连忙迎了上去,却也是哭笑不得。

三人从电梯上往下走,而这时一个小姑娘便在电梯边上玩耍,本来是没多大事的,结果那小姑娘一个不小心就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本来也没什么,但错就错在她摔在了电梯里头。

眼看着那电梯下落,就要夹住她的手了。

“唰!”

霎时间,狂派丢下手里的衣服,电射而去,而后将那小姑娘给抱了起来。

那小姑娘看到一个这么凶的大叔把自己抱住,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呢?欺负我们家闺女是怎么的?”而这时候,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便快步跑了过来,连忙将小姑娘从狂派的手里给夺了过来。

“你干什么?想诱拐儿童啊?”那个贵妇瞪着狂派道。

她这一开口,立刻有一群群众围了上来,将狂派给堵住。毕竟这年头诱拐犯太多了,而且群众对于诱拐犯都是深恶痛绝。

因为那些诱拐犯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整个家庭。

狂派面无表情,任由那个贵妇指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

“嚷嚷什么呢?我朋友是救了你女儿,不感激就算了,这么诽谤你至于吗?”舒雅气愤的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