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姐姐有胸毛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救我女儿?开什么玩笑,你没看到他都把我闺女给吓哭了吗?大老爷们穿女装,真特么变态,一看他这样就不是什么好人?不是诱拐犯是什么?”贵妇冷斥道。

听到贵妇这话,众人也都对狂派投去了鄙夷的目光。是啊,大老爷们穿女装,肯定是心理变态。

“你!”舒雅顿时气结,这个女人真是个泼妇,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诬赖人,这光天白日的,又是在商场里头,谁那么找死敢在这里拐卖儿童啊?不带脑子的吗?

“怎么回事?”一群保安迎了上来。

“快把这群人抓起来,他们是诱拐犯,想拐卖我女儿!”贵妇指着郝建等人骂道。

“嗯?”那些保安顿时就将舒雅他们给围了起来,但看舒雅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衣着打扮也挺光鲜的,不像是个诱拐犯。

“我们不是诱拐犯,我们救了她女儿,不信的话,你们就去查一下监控录像。”而这时,郝建开口了,却是阴沉着脸。

看到郝建面色不善,那些保安也不敢乱来,让其中一个人去查监控录像。

不一会儿,那个保安便回来了,在他们队长耳朵低语了几句。

而后,那个队长便直瞪眼,对那个贵妇呵斥道:“你瞎嚷嚷什么呢?要不是人家,你女儿手都没有了!”

“什么?他分明是想诱拐我女儿!”那个贵妇固执的道。

“诱拐?我们在那监控器里头看到的却是你不管你女儿,放任她在商场里头乱来,结果害得她摔倒在电梯里,差点手就被电梯给夹断了。如果不是这兄弟出手及时,你女儿的手早就没有了!”那个保安队长骂道。

多亏了郝建提醒他们检查一下监控器,不然就冤枉好人了。

“这怎么可能?”那个贵妇也傻眼了。

众人一听,顿时起了一阵嘘声,搞了半天是这个女人自己弄错了,诬赖的好人。

“自己看不好孩子就算了,别人救了你女儿还不知道感激,不明白事情的经过,难道不懂得先去了解吗?三十几岁的人了,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郝建终于压不住心中的火,破口大骂了起来:“就因为她打扮怪异了点,那就是坏人是吗?你穿得那么光鲜亮丽,你特么就是好人啦?艹,什么玩意!”

“你!”这一次,语塞的却是那个贵妇了。

“赶紧滚!泼妇!”一个民众大骂道。

“老子就是男人,老子还留辫子呢,管你特么屁事啊?”紧跟着另外一人也跟着骂了起来。

“狗眼看人低!”

那些民众们听到郝建的话,都大为震动,一准将枪口对准了那个贵妇开炮。

“可他还不是吓哭了我女儿?”那贵妇固执的道,坚持不肯道歉。

“比起你女儿的手,她吓哭你女儿更加重要是吧?也就是说,她就该看着你女儿的手被夹断,这样她就不会吓哭你女儿了是吧?”郝建冷笑连连。

而后,那个贵妇就懵逼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而众人也以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那个贵妇。

“而且她这样就叫吓到你女儿吗?这才叫吓人!”郝建突然转过脸去,等他再度转过脸来的时候,却是一张诡异至极的脸庞,笑容阴森,肌肉僵硬,一双眼睛冒着森森绿光,虽然是人脸,但却如同一张人皮面具似的。

此时的郝建,看起来就像是一具死尸,一具刚从地底爬出来的恶鬼。

“哇!”

这一下,不但那个小女孩哭了,连她妈也哭了。

“道歉!”舒雅也跟着站了出来。

“对不起。”那个贵妇丢下这么一句话,而后赶紧就跑了,显然是被郝建吓得不起。

“兄弟,委屈你了。”

“兄弟,好样儿的。”

那些人都对狂派竖起了大拇指。

“走吧!”但狂派却面无表情,朝着外头离开。

见状,舒雅也不禁一怔,这也太酷了吧。

“她就这样。”郝建给出自己的解释,而后拉着舒雅往外走。

深夜,舒雅看到狂派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春风,心想狂派应该还在思考今天的事情。

“怎么?还在想今天的事情吗?”舒雅走了过来。

狂派看了她一眼,而后继续眺望远方:“我早就忘了。”

“你内心这么强大?”舒雅惊愕的道。

狂派冷笑,道:“不是我内心强大,而是因为我压根就不在乎我不在乎的人对我看法,我救她只是因为我想救,我不管后果。”

“是郝建让你变成这样的?”

“对,莫里亚蒂把我推进了地狱,而他把我从地狱里救了出来。虽然别人都说他是死神,但只有我才知道他才是上帝。能击败莫里亚蒂那个恶魔的,也就只有他这个死神了。”狂派笑着道,说起郝建,她便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莫里亚蒂真正让人恐惧的,不是他杀了人,而是他的灭绝人性和疯狂。

但郝建却能够将狂派从莫里亚蒂的那种疯狂的精神世界中解救出来,所以在狂派看来,郝建才是上帝!

“你的这种状况,能救吗?”舒雅问道。

“郝建说能治好我,让我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我相信他能够做到的。”狂派笑了,虽然她的样子很粗犷,但她这个笑容,却有着女孩子的纯真,让舒雅也不禁看呆了。

“你很信任他?”舒雅错愕的问道。

“为了他,我愿意与全世界为敌!”狂派如此说道,道出自己的心情。

此时,舒雅居然有些妒忌狂派了,虽然她长成这样,但她至少跟着郝建经历过这样那样的事情。

而她对于郝建的了解,却依旧很浅显。

忽然间,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彤彤和若岚提着行李箱出现在郝建的家门口,原来是从老家回来了。

“干妈!”彤彤快步迎了上来,投入了舒雅的怀里。

“哎哟,乖女儿,可算回来了。可想死干妈了。”舒雅抱着彤彤说道。

而这时候,彤彤也注意到了一旁的狂派,然后脸上就浮现大写的懵逼。

“叔叔?阿姨?”

彤彤有些分不清狂派的性别了,因为狂派穿着女子,但却有着男人的模样。

“是姐姐!”狂派笑着道。

“姐姐,你有胸毛吗?”彤彤奶声奶气的问道。

“......”

.......

“老大,高路远来了。”红妆会的大本营内,一个小弟前来汇报。

“高路远?有说什么事吗?”高寄萍有些疑惑,她和自己这个表叔可没有什么交情,虽然两个人都是走****的,但是自从高路远提议高寄萍将自己的****势力融入他的帮会并且被高寄萍拒绝之后,他们便彻底没来往了。

即便高路远不怨恨她,但也绝对不会喜欢她的。

所以高寄萍很好奇高路远这一次来这的真正意图。

“没说。”

“来了多少人。”

“就七八个而已。”

“让他进来吧!”高寄萍说道,所谓来者皆是客,再加上高路远只有这么几个人而已,她没理由拦着高路远。

随后,高路远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进了高寄萍的办公室。

高路远是个五十几岁的中年,面态凶恶,头发灰白,腰杆挺得笔直,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样子。

高寄萍笑了起来,道:“表叔,多年未见,风采依旧啊。”

但高路远却没有和高寄萍叙旧的心情,冷声道:“你表弟死了!”

“高山荣?”高寄萍有些疑惑,他怎么死了,而且他死了就算了,关自己什么事啊?

不过高寄萍还是客气的道:“表叔请节哀!”

“我这一次来,不是为了得到你的同情的。”高路远寒着脸道。

“那表叔的意思是...”高寄萍疑惑的道,她开始好奇高路远的来意了。

“杀他的人,名字叫郝建!”高路远咬牙切齿的说道,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恨不得将这名字咬碎似的。

“什么?”高寄萍顿时就开始紧张起来了,而后连连摆手:“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上!”

开玩笑,郝建现在什么身份地位?跟他作对,那不是找死吗?

高寄萍想都不想,高路远肯定是想联合她一起找郝建报仇,高寄萍不想和高路远一起犯傻。

“你还没听我说我的计划呢!”高路远脸色阴沉的道,高寄萍的拒绝,让他有些恼火。

“不管你是什么计划,我都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求,郝建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高寄萍摇头说道。

“那难道我的儿子就白死了吗?”高路远怒道。

“表叔,你回去吧,高山荣的仇,你是报不了了。你既然知道他是郝建,就应该知道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花市四少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我们这些下流社会的人,拿什么和他比?”高寄萍好意的奉劝道。

“我知道他曾经的作为,可是那又怎样,他敢杀我高路远的儿子,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高路远有些歇斯底里了,或者说他已经疯狂了,丧子之痛已经让他失去理智了。

“那你就应该管好自己的儿子!郝建是从来不会主动杀人的,最多也就把人弄成残废而已,如果他杀了高山荣,那就代表高山荣真的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高寄萍冷着脸说道。

郝建杀了你的儿子,又不是我杀了你儿子,你冲我喊什么?当你是谁啊?

高寄萍也来了火气,高路远想死她不拦着,但没理由带上她吧?

“就算他有天大的罪,也不应该直接要了他的命!”高路远固执的道:“他敢杀我高路远的儿子,我就要他的命!他们看不起我们这些黑帮,我就要让他知道我们这些黑帮有多么的不好惹!”

“你会死!你的人都会死!”高寄萍冷着脸说道。

“高寄萍,你是怕了吗?”高路远冷笑道。

“没错,我是怕了,因为我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那家伙不是人,我不能和一个怪物打!”高寄萍沉声道。

“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一点也没有****该有的骨气!”高路远讥讽道。

“就算你杀了他又怎么样,你以为郝建手下的人会放过你吗?你还是要死!”高寄萍提醒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郝建得罪的人多了去,华夏赫赫有名的四大名家也想要他的命。只要我杀了他,就等于是替那些权贵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到时候他们保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杀我呢?”高路远很得意的道:“再说了,就算真是那样我也无所谓,反正我这一次来,就是和郝建同归于尽的!”

“高寄萍,这里是你的地头,你对这里熟悉。只要你肯帮忙,必定能够事半功倍,到时候除掉了郝建,你我都可以扬名立万,以后谁还敢瞧不起我们,你难道就不动心吗?”高路远急切的道。

“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梦想,我更加满足于现状。”高寄萍摇了摇头,道:“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这件事情我不会告诉郝建,你好自为之吧!来人,送客!”

高寄萍不想继续和高路远纠缠下去,因为这个家伙已经疯了,他现在是逮谁咬谁,毫无理智可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