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旧友之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薇薇安气得快要吐血,因为她知道以郝建这个混蛋的性格一定做的出来的。

“告诉我,然后我给你一个痛快的,不然的话你就会毫无尊严的死去。”郝建再度提醒一句。

薇薇安恶狠狠的瞪着郝建,恨不得从他的身上撕下一块肉了。

“这是我爸爸的纹身。”薇薇安忿忿不平的说道,还是很憋屈的选择了妥协。

“你爸爸的纹身?”郝建目露惊骇,而后望向身旁的狂派。

而狂派此时脸上也是写满了疑惑,对于这种情况也是始料未及。

“你知道他有个女儿吗?”郝建询问道。

“从来没有听说过。”狂派摇了摇头,而后又问道:“会不会是这个女人在说谎?”

郝建看了薇薇安一眼,而后摇了摇头:“应该不太可能,她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而且以那个人的性格,不可能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他的家人。”

薇薇安等人都懵逼了,不知道狂派和郝建在说什么。

“你爸爸的名字叫什么?还有妈妈叫什么?”郝建对薇薇安问道。

“凭什么告诉你?”薇薇安哼了一声,可是这话才刚一出口,就看到郝建对她投来了冰冷的目光。

“我爸叫赵之初,妈妈不知道,只知道是个欧美女人。”薇薇安很不忿的道,心里那叫一个憋屈,感觉自己被郝建给吃的死死的。

<>  郝建和狂派顿时便表情微变,而郝建更是叹了口气:“看来是没错了。”

“我也没想到血刺竟然还有个女儿。”狂派同样很吃惊。

“没什么好奇怪的,那家伙就这样,公私分明,绝不相互掺杂。而且不告诉我们,只怕也是为了保护她吧。”郝建看着薇薇安,表情有些复杂,怪不得第一次见到薇薇安开始他就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们认识我爸?”薇薇安顿时惊呆了,因为她也知道她的父亲外号就叫作血刺,曾经是地下世界里一个杀手组织之中最强大的杀手。

薇薇安这一辈子都在追寻他父亲的足迹,但却连她父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的父亲很爱她,总是想方设法的保护她,努力想让她成为一个普通人,并且在死后给她留下了一笔巨额的财产。

薇薇安一直以自己的父亲为偶像,所以便将自己父亲身上的纹身纹到自己身上。当时血刺已经是面目全非了,身上没有一寸完整的皮肤,也就那块刺青还能看得清楚,薇薇安纹到自己身上,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

郝建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询问道:“是谁带你踏上这条道路的?”

说这话时,郝建的身上渗出一丝丝的杀气,血刺之所以这么拼了命的保护薇薇安,自然就是想让她跟个普通人似的生活。但又到底是谁,将薇薇安引入了这歧途中来?

有那么几次,郝建差点就失手杀掉了她,今天要不是他眼尖看到了薇薇安的纹身,那就直接把她给杀掉了,试问要是他真那么做的话,以后黄泉路上他怎么面对血刺?

所以现在郝建很懊恼,极度憎恨那个带领薇薇安误入歧途的人。

“刺客联盟!”薇薇安没有隐瞒,直接全盘托出,因为她看得出来郝建和狂派应该是认识自己父亲的,而且应该是自己父亲的朋友。

闻言,郝建顿时眯起了双眼,对于薇薇安的回答,他觉得有些惊讶,但却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这个世界上有佣兵联盟,刺客联盟等四大联盟,被统称为四大禁区,由四大王者所统治。

而这些王者都是郝建的敌人,为什么为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郝建是“神”,而他们是王!

他们想把郝建拉下神座,自封为神!

对于他们这种强大的存在而言,这个世界上能够吸引他们注意的东西几乎已经是不存在了。力量他们有了,权力他们有了,美色金钱就更加不用说了,而他们要的,就是声望!万众瞩目的荣光!

而郝建被称为地下世界最强大的存在,只要击败了他,他们就能获取更高的荣誉。

“训练我兄弟的女儿,然后用来对付我,刺客联盟还真是够心狠手辣的啊。”郝建呵呵冷笑。

闻言,薇薇安顿时心头一惊,难道说这才是刺客联盟训练自己的真正目的?

“你是我爸爸的兄弟?”薇薇安怀疑的看着郝建。

“不错,你父亲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们曾经出生入死过。”郝建回答道。

“不可能,我父亲是刺客联盟的人,刺客联盟的人是不可能有朋友的。”薇薇安不相信,身为刺客,怎么可能会有朋友呢?

每一个不同的身份,都有不同的生存方式。佣兵多以聚众,而刺客多于独行,刺客不能拥有情感,不能拥有朋友,因为你永远想不到下一刻死在你刀下的会是你的朋友还是家人。

“他曾经是刺客联盟的人,不过后来为我效力,我们成为了兄弟。”想起这个,郝建还有些后悔,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把血刺从刺客联盟中拉出来,或许他也就不会死了吧?

“你有什么证据?”薇薇安怒视着郝建,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那么痛恨的一个人渣,结果居然是自己父亲的兄弟?那不是代表以后自己就要和他和平相处了?

“证据?我不需要任何证据。”郝建摇了摇头,而后对狂派说道:“放开她吧。”

于是狂派便将她放开,既然是旧友之女,郝建自然无法对她痛下杀手。

“能不能告诉我你来华夏的目的是干什么?”郝建很好奇,刺客联盟到底让薇薇安来华夏干什么。

“杀一个人,然后顺便将我父亲的骨灰带回国,送到我奶奶的身边。”薇薇安如实回答,不过她的那个奶奶她到底现在也没找到。

“那能告诉我你要杀的那个人是谁吗?”郝建严重怀疑刺客联盟要让薇薇安杀的人就是自己。

“这是机密,不能说的。”薇薇安闷声说道,样子有些不高兴。

“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你现在可以走了。”郝建微笑道。

“走?你...你这是给我下圈套吧?”薇薇安没有动,她感觉郝建有可能是在耍诈,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份背景,然后冒充是自己父亲的朋友接近自己。

“随便你怎么想,你可以走了,从今往后我们不要再见了。”郝建笑着摆了摆手。

“真让我走?”

“真让你走!”

“没有圈套?”

“没有圈套。”

薇薇安这一下便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自己这非但不用死,还能离开这里?这家伙难道真的是自己父亲的兄弟?

“怎么,你不想走?”郝建调侃的问道。

“我能换件干净的衣服吗?”薇薇安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她现在样子这么邋遢,要是出去,那别人还不把她当成乞丐看待啊?

“去楼下女装给她买几件衣服。”郝建对铁山二人说道,而后给了他们一叠钱,两人便屁颠屁颠的下去了。

“趁着这会儿,我跟你说点私房话好了。不要再回到叶文英的身边去了,我这么放过你,他是不可能再相信你了,而且还有可能会杀了你。另外刺客联盟的话,你最好也不要再回去了,相信我,那些家伙绝对不是你的朋友。”郝建说道,当初他把血刺从刺客联盟里头带走,就已经是刺客联盟的头号死敌了。

现在刺客联盟利用薇薇安来对付他,这心思之歹毒可谓令人发指。

“我要做什么,用不着你来多管闲事。不要以为你放了我,就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薇薇安冷冷的说道,眼神恼怒的瞪着郝建,她现在可还没完全相信郝建,郝建就对她指手画脚的,这让她很不高兴。

郝建便耸了耸肩,不再多说什么。

不一会儿,铁山他们就拿着新买的衣服上来,郝建便带着薇薇安去了舒雅的办公室,那里有洗浴间,可以方便她洗浴。

而洗完澡换上新衣服之后,薇薇安却面无表情的道:“不要以为你放了我,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的,你之前对我造成的羞辱我是不可能忘记的,一旦有机会,我还是会杀了你的。所以你要杀我的话,那就趁早吧。”

郝建耸了耸肩,对薇薇安作了个请的手势。

薇薇安便狐疑的看了郝建一会儿,确信这家伙不会对自己出手了,这才扭头朝着外头离开。

“为什么让这个孩子离开,她现在成为了刺客联盟的傀儡,我们应该将她解救出来。”狂派不能理解郝建的想法,他居然让薇薇安回到刺客联盟?

但郝建却摇了摇头,苦笑道:“你觉得她会相信我这个敌人的话,还是相信养她训练她超过十多年的刺客联盟的话?强行将她留在身边有害无益,一切只能靠她自己去发现了。”

“另外...”郝建的神色变的凝重,摇头笑道:“四大禁区的王应该已经知道我还没死,否则他们不会将薇薇安派到华夏来,原本我以为我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但结果还是逃不过这诅咒啊。”

狂派站在他的身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