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在地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们是不会告诉你她在哪的,你知道,我们不怕死!”愤怒冷哼道,看得出来郝建很在意小璐,但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不肯告诉郝建在哪。

能够让堂堂死神为之愤怒或是伤心,这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殊荣。

“之前那家伙也是这么说的,结果他就把你们的所在地给出卖给我了。”郝建讥诮的道。

“你杀了傲慢?”嫉妒等人全部惊悚,怪不得傲慢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原来是被郝建给杀了。

“不不不,我可没有杀他,不过现在的他,我想应该是巴不得有个人杀了他吧。”郝建耸了耸肩。

听到这话,嫉妒等人都表情一变,他们自然都知道郝建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肯定在折磨傲慢。

而如果他们落入郝建的手里,估计也会落入和傲慢一样的下场。

当初四大禁区王者围剿郝建的时候,他们也在场,亲眼看到郝建这个死神和月亮与四大禁区王者战成平手。郝建的手段,和他的实力是成正比的。

“月亮女神呢,也还活着吗?”这时,暴食便是坏笑了起来。他也意识到今天估计是无法活着离开这里,借此奚落郝建。

当初月亮女神和死神遭到伏击,以十几人之力硬撼近万人,终于力竭不敌。而月亮女神为了掩护郝建撤退而失踪,生死未卜。

而当时他们也在场,就是他们去追杀月亮女神的。

“死了。”郝建面无表情的回答。

“那你的那些部下呢?”

“死了。”

“那你呢?”

“也死了。”

“那我们呢?”暴食的笑容越发的玩味。

“你们,活得很好。”郝建缓缓转过头来,凝视着暴食,那双迷人而狭长的丹凤眼,流露出一丝凶邪的戾气,而后暴喝一声:“在地狱!”

话音刚落,郝建的身形便随之暴掠而出。

“杀!”暴食一行人也不犹豫,直接怒吼一声,从六个方位包夹郝建。

“曼陀罗之舞。”

这时,嫉妒却高呼一声,手里握着两把佩刀,身形旋转了起来,刀光游离迷幻,犹如一朵妖娆的曼陀罗在盛放。

郝建纵然极力躲闪,脸上却也多了几道血痕,被对方的刀刃伤及。

“死神,你脱离战场太久,身体都变得迟钝了啊!”嫉妒放声大笑,能够伤及死神,这对于任何一个武者而言都是荣誉。

郝建呵呵一笑,而后单手便朝着嫉妒抓去。

嫉妒顿时冷笑,郝建想徒手突破她的刀阵?这简直是找死,转瞬她就能将郝建的手给斩断!

然而,郝建的手却已经伸了过来,直接穿过那密集的刀光,一把扣住了嫉妒的喉咙。

“什么?”

不但是嫉妒,其余的人也目光呆滞,嫉妒的刀在高速运转的情况下,其速度堪比飞机螺旋,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肉体了,连坚石都能斩碎,可郝建却能穿破刀阵,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长进啊。”郝建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

而被他这么说,嫉妒也是觉得羞愤不已,但此时被扼住喉咙的她,根本就无力抵挡。

“****!”

正当这时,暴食却也冲了上来,大吼一声,那高达两米一,肥硕的大胖身子直接朝着郝建冲撞而去。

郝建直接一拳轰了过去,但却直接陷入了暴食的肥肉里头。

暴食哈哈大笑:“没有用的,我已经将浑身的肥肉都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看似是肥肉,但却全都是肌肉,收放自如,我想它硬就硬想它软就软,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打在一团棉花上面?”

郝建深深的看了暴食的一身横肉一眼,而后鄙夷的吐出两个字:“恶心!”

“你!”暴食当即震怒,凶恶的注视着郝建,这就是这家伙对自己战斗方式的评价?

郝建抽回陷入肥肉中的手,而后改作一掌拍出,同时大吼道:“破!”

那一掌便带着一股内劲,直接冲击暴食的全身,中心处凹陷下去,以至于他浑身肥肉都在打颤,踉跄的倒退几步,而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

“一起上吧,否则的话,你们让我稍微消遣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郝建冲着所有人勾了勾手指,嚣张到了极点。

“一起出手杀了他!”

半个小时之后,郝建手里拿着暴食的脑袋,像是玩篮球似的用一根手指旋转。

六个原罪,有五个都死于非命,尸体就倒在这废旧的车场内。

而郝建也不轻松,身上也有不少的伤痕,毕竟这都是世界一流的强者,要对付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什么不杀我?你想干什么?”嫉妒捂着右臂的伤口,歇斯底里的吼道。她的整条右臂都被郝建给扯了下来,如今鲜血涔涔,犹如泉涌。

“我刚才说了,我要知道我女儿在哪?”郝建冷冰冰的道。

“没想到死神也有了女儿。”嫉妒先是取笑了一句,而后怪笑道:“想要在护到她在哪,那你求我啊。”

“朋友的女儿对我而言就是我的女儿,另外你觉得我需要求你才能得知我想要我东西吗?”郝建阴恻恻的笑道,然后朝着嫉妒走了过来。

“噗。”

可就在此时,一朵血花随之绽放,嫉妒居然一刀刺穿了自己心脏,但即便如此她还在疯狂的大笑:“想折磨我?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郝建眯着眼睛,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这就是他讨厌和这些混蛋交手的原因。

这些混蛋,一言不合就自杀,太特么不珍爱生命了。

“啪!”同时,嫉妒伸手拍碎了一个遥控器,阴笑道:“那个小姑娘被关在其中一辆废车上,不过现在所有的汽车粉碎机我已经打开了,五分钟内所有的废车就都会被碾压成碎片,其中也包括那个小姑娘哦。”

“你这混蛋,死也不让人痛快是吗?”郝建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句话来,也感觉很生气,但却又无处发泄。

“死神,我我们在地狱等你!”嫉妒惨笑道,脸色惨白如纸,而后眼神涣散,彻底断了气。

郝建看了她一眼,而后快步冲了出去,现在遥控器被毁,粉碎机无法停下来,郝建必须在最快的时间找到小璐。

他冲向后面的废车场,果然发现有五台粉碎机在疯狂的吞噬着一台又一台的汽车,如同五头吃人的钢铁巨兽似的。

郝建顿时眉头深锁,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严峻的多,如果不能提前找到小璐所在的那辆汽车的话,一切就毫无意义!

而就在此时,郝建突然觉得心口一疼,一种心悸之感,随之席卷心头。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郝建唰的一下回头,望向后方一架准备送上粉碎机的红色轿车上。

为什么,自己会知道她在那里?而且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

郝建觉得很不可思议,那种感觉,就好像他和小璐血脉相通,心有灵犀似的。

“女儿???”郝建突然瞳孔一缩,而后意识到了什么,身形快速暴掠而出,落在那辆红色轿车上面。

当发现小璐的确在里头的时候,郝建心里的异样感觉便越来越浓烈了。

他将小璐从车里抱出,拍拍小璐的小脸蛋:“小璐,醒醒”

过了一阵,小璐的眼睫毛微微颤抖一下,而后缓缓睁开双眼:“你是爸爸吗?”

闻言,郝建瞳仁一缩,浑身如遭电掣,一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大约过来半个小时,龙牙的成员便赶到了现场,开始进行勘察和处理尸体等人物。

“妈妈。”小璐哭着扑到姜月神的怀里。

“没事了小璐,妈妈在这,妈妈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不管了。”姜月神却也是哭成了泪人,紧紧的抱住小璐,好像不抱紧点她就会从自己怀里逃走似的。

“郝建,你是怎么在这么多车里发现小璐的?”而羽嘉怡也不禁疑惑的问道。

但郝建却不说话,铁青着脸,朝着姜月神走了过去:“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而后,他便不理会众人错愕的目光,直接走向一处。

见状,姜月神便也是有些心虚,将小璐放到羽嘉怡的面前:“你帮我照顾一下小璐,我等下就回来。”

“郝建,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姜月神强装镇定的笑道。

“小璐的父亲,究竟是谁?”郝建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姜月神。

姜月神顿时表情一僵,干笑道:“你怎么突然间问这个?”

“小璐的父亲到底是谁?!”但郝建却粗暴的打断她的话,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姜月神顿时低下了头,不敢直视着郝建的目光。

“你说你结婚了,可你从来不告诉我你的老公是谁,也不肯带我去见他,这是为什么?”姜月神想用沉默搪塞郝建,但郝建却压根不给她这个机会,继续逼问。

“那是因为他是个普通人,我不想把他卷入我们的世界里来。”姜月神很没底气的狡辩了起来,也让这件事情看起来更加的扑朔迷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