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扯谁的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叶枫林浑身汗毛倒竖,却因为被扼住喉咙说不出一句话来。

“郝建,到此为止吧。”这时,周野夫走了过来,一只手搭在郝建的肩膀上。

郝建看了他一眼,而后望向不远处的羽嘉怡:“把小璐带走!”

羽嘉怡便上来将小璐抱走,而这时候郝建便再也没了顾忌,冷冷的盯着周野夫:“滚开!”

闻言,周野夫以及神虎队员们全都皱起了眉头,郝建这太不尊重人了。

“郝建,你过了!”周野夫却也脸色难看的道,郝建这样给他难堪,摆明了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我说,滚开,不要让我说第二次!”郝建凶神恶煞的道,他的女儿险些被人给打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的。

“你冷静点,他的身份不一般,如果你伤了他,你倒是没什么,可姜月神呢?她就等于是暴力抗法了,你让上头的人怎么想?”周野夫提醒一句。

表情凶狠的郝建,顿时便为之一滞,也有了顾虑。

他自己虽然无惧一切,但姜月神并非如此,更何况姜月神还带着一个孩子,不可能像他一样可以随心所欲的抛下一切。

他如果真的把叶枫林给怎么样了,叶家一定会动用所有的关系整姜月神的。

郝建眼神复杂的看着不远处的姜月神,一时间陷入了犹豫不决之中。

“做你该做的事,不用顾忌我。”但姜月神却面无表情的说道,她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影响了郝建。

闻言,叶枫林顿时便面如土色,这女人疯了吗?真的打算和自己鱼死网破吗?

而后,郝建便将叶枫林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终究不忍心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伤害了姜月神。

叶枫林一个劲的咳嗽,眼中透着惊恐,他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真就担心郝建会杀了他。

郝建目光深邃,逼视着叶枫林:“这件事情不算完,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你的命我一定会去拿!”

叶枫林惊惧的低下了头,虽然满心的懊恼,却不敢说话,生怕再度激怒郝建。

旋即,郝建便盯着周野夫:“回去告诉云老头,我郝建回来了,从今往后,龙牙由我说了算,以后谁想找姜月神的麻烦,尽管试试!”

叶枫林不禁为之一怔,这家伙认识云老头?而且听这口气,似乎和云老头关系很不一般啊。

回归龙牙?这家伙回归龙牙后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叶枫林隐约感觉有些不安了,这家伙要回龙牙?这上头能同意吗?

而听到郝建这么说,周野夫也有着深深的忌惮,这家伙要是回去龙牙,那无疑是如虎添翼,有一个姜月神就已经够麻烦了,再加上一个郝建,神虎的情况不妙啊。

“现在,你们可以滚了!”郝建冷着脸道,一点也没给周野夫等人面子。

“我们要将姜月神带回去协助调查,她违抗了命令,如果不归案的话,上头是不会放过她的。”周野夫开口道。

“我龙牙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多事了?”郝建目光冷厉的扫了周野夫一眼,态度桀骜。

龙牙的众人全部表情激动,什么叫强势?这就叫强势!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周野夫也来气了,他刚才还以为郝建是打算松开,谁知道还是一样。

但郝建却懒得搭理他,漠然道:“我的女人,我会带回去,用不着你们来多管闲事,要是有什么不爽的,到云老头那边去告发我吧!”

提起云老头,周野夫顿时就萎了,因为他知道云老头和郝建是老相识了,双方合作的时间要比他要长的多。相较于他,云老头一定更加信任郝建,这件事情说到云老头那儿去,多半会不了了之的。

但周野夫也没有办法,复杂的看了郝建一眼,而后将叶枫林搀扶起来:“走吧。”

“可是姜月神还没抓呢...”叶枫林错愕的道。

周野夫看了郝建一眼,道:“有他在,你抓不了姜月神的。”

叶枫林便是不甘的咬了咬牙,而后扭头上了车,可直到上车,他那尖刻的目光,都始终停留在郝建的身上。

“跟我走!”而这时,郝建也对姜月神勾了勾手指,示意跟她一起离开。

姜月神稍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跟着郝建上了车。

车上,气氛稍显沉闷,没有一个人敢吱声,因为郝建和姜月神都不吱声。

他们到现在还没从那震惊中回过神来,郝建居然和姜月神有一腿,而且还有了一个女儿?

唯独小璐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那圆滚滚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郝建。

“来,让爸爸抱抱!”郝建却摊着手笑眯眯的对小璐道,还挤眉弄眼的勾引她过来。

小璐愣了一下,然后望向姜月神,似乎在询问姜月神的意见。

姜月神没有说话,但却将小璐放开。

郝建立马将小璐抱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眼,而后点了点头:“不错不错,这长相随了你爸。”

姜月神等人都不禁翻了翻白眼,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厚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小璐长得和姜月神极为神似,继承了老妈的优良传统,跟郝建有什么关系啊。

“可是妈妈说世界上最丑的人就是爸爸了。”小璐一只手指含在嘴里,奶声奶气的说道。

郝建顿时怒视着姜月神,一股怨气随之弥漫而出。

“我又没有说错。”姜月神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与郝建对视。

“你别听你妈的,你妈除了会扯淡,什么都不会。”郝建语重心长的对小璐道,他决不能让自己女儿认为自己是全天下最丑的人,这是天大的诬陷。

“扯蛋?妈妈扯谁的蛋?”小璐很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扯爸爸的啦,哎哟!”郝建刚坏笑着开口,姜月神一脚踹了过来,而后对他投来吃人般的目光,吓得郝建连忙闭嘴。

“爸爸,你这里有伤疤。”小璐突然指着郝建脖子位置的一个弹痕说道。

听他这么说,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子弹打在脖子上,那还不得没命啊?郝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们都觉得太惊悚了,这无疑是致命伤,而且是致命伤中的致命伤。

而姜月神也不禁为之色变,虽然她这么多年来过得不太容易,但郝建似乎过得更加艰难啊。

“这个啊,这你妈咬的。”郝建坏笑道。

“妈妈咬人吗?”小璐一脸懵逼,显然被郝建的话给吓到了。

“可不是吗,她不止咬了我这里,还咬了其他别的地方。”郝建继续挤眉弄眼的道。

龙牙等人全部低下头,假装没有听到郝建的话,这也太流氓了吧?

而姜月神也随之站起身来,先将小璐挪开,紧跟着按着郝建就是一顿暴打。

..........

被郝建释放出来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了,薇薇安没有回到叶文英的身边,也没有回到组织里去,而是一个人在酒店闭门不出关了好几天。

一时间,她对自己的前途极其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而在她的面前,放置了一个骨灰盒,那里头自然是她父亲的骨灰。

“你这是堕落了吗?”正当这时,一道声音从薇薇安身后的屏风传来。

薇薇安立刻翻身下床,手里一把短匕横在面前,冷冷的斥道:“谁?”

“看来你真的是生疏了啊,居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一个曼妙的身姿从屏风后走了出来,金发碧眼,波大腰细,性感十足。

“凯瑟琳?”薇薇安皱起了眉头,而后收起了刀刃:“你来干嘛?”

“叶文英说你被杀了,所以我就想来花市看看,到底是谁敢杀我的徒弟。”凯瑟琳笑着说道,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丽,一双眼睛就像是会说话似的。

她很美,但却美的很危险,如同一朵带刺的玫瑰,恫吓着每一个试图来采摘的人。

听到凯瑟琳这么说,薇薇安也不禁心头一暖,这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一个还愿意相信的人。她是薇薇安的师傅,却更像是她的监护人,因为她是从小看着薇薇安长大的,彼此之间有着一种难言的羁绊。

“他本来是可以杀我的,但他选择放了我。”薇薇安说道。

“放了你?为什么?”凯瑟琳两撇弯月眉皱了起来,根据叶文英所说,对方和他们是死敌,他怎么可能放过薇薇安?

这才是叶文英派薇薇安去刺杀郝建的真正原因,如果薇薇安成功了,那么就算了。就算失败死在了郝建的手里,那刺客联盟也会替她报仇,怎么样都怪不到他的身上来,毕竟他只是一个雇主罢了。

“他说他是我爸的朋友,所以他不杀我。说来也很可笑,我的敌人,比我的雇主更加在乎我的生死。”薇薇安讥嘲道。

闻言,凯瑟琳顿时一惊,眼底透着一丝惊骇,道:“血刺的朋友?可是血刺并没有朋友啊。”

“嗯?难道是那家伙骗了我?”薇薇安也不禁目露凶芒,郝建要是敢骗她,她一定要郝建好看。

“你有那家伙的照片吗?”凯瑟琳假意的问道,而此时在她的眼中,却多了一些莫名的阴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