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没穿内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言下之意,就是他压根就不相信高路远说的话。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他可不认为高路远会这么容易就和他冰释前嫌,如果能够这么轻易冰释前嫌的话,高路远一开始也就不会来找他的麻烦了。

如果郝建真的愚蠢收了他,那就如同芒刺在背,一不留神就会被反咬一口。

高路远也听出了郝建的意图,知道求饶是没有用了,急忙喝道:“和他们拼了!”

“吼!”

高路远的身后有一群人暴喝一声,同时向前冲了出去,但实际上也就只有那么十几人了,绝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背弃高路远。

他们也都意识到高路远已经疯了,现在摆在他们的面前就两条路,要么背叛高路远,要么和高路远一起去死。

而现在看来,显然不怕死的人并没有多少。

“老大,我在这里挡住他们,你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个亲信对高路远吼道。

高路远苦笑了一声,环视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人墙,道:“跑?我能往哪里跑?”

“砍死他们!”而这时候,辣姜哥也是暴喝一声,那三四百人便全部怒吼一声将高路远等人包围了起来。

结果两分钟不到的功夫,包括高路远在内的十几人便尽数倒在血泊当中,有几人甚至当场殒命。

高路远也是浑身的刀伤,但是却没有被砍死,全身哆哆嗦嗦的,眼神歹毒的看着郝建。

郝建狠狠的吸了口气,笑眯眯的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明明对我恨之入骨,却怎么也杀不了我。”

“你这个贱人!”高路远咬牙切齿的道,他现在的确恨不得从郝建的身上啃下一块R来。

“真巧,你怎么知道?我的朋友也这么说我。”郝建笑眯眯的道,而后就谈笑风生的挥了挥手:“宰了这白痴!”

“郝建,我们商量件事!”高路远吓得尖叫了起来。

“到黄泉路上跟你儿子慢慢商量去吧。”郝建冷笑道,却根本不听他说。

“不要!”高路远疾声大吼,但郝建的一个小弟却已经手起刀落了。

“噗。”

那砍刀落在高路远的脖子上,血水直接溅起一米多高,跟下雨似的哗哗往下掉。

高路远的双眼写满了恐慌与绝望,然后双眸失去光彩,直接断了气。

“老师,我害怕!”赵雅婷二人又上来黏糊了,可还没等她们迎上来,郝建却已经让人把她们给挡住了。

“老师,你都好久没来学校了,人家想你了,我想和你好好亲热亲热。”赵雅婷很大胆的说道。

“赵雅婷,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的出口,你还要不要脸了?”车小小顿时气急败坏的吼道,这本来应该是她的台词好吗?

而赵雅婷却很轻蔑的看了车小小一眼,嗤笑道:“我不要脸?谁上个星期才去纹身店里在自己的P股上纹了老师的名字?你这小太妹!”

众人一头黑线,心中暗忖:这年头的女大学生,都这么开放吗?

辣姜哥也不禁叹了口气,很艳羡的道:“要是我读书那会儿,女学生们都能这么好的话,我也就不会捞偏门了啊。”

郝建却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正打算呵斥这两妞儿,但却看到秦冰起身悄悄离开,似乎很怕自己发现她。

“你受了伤,不先包扎一下吗?”郝建忍不住问道,他注意到秦冰的膝盖已经被擦破皮了。

秦冰顿时娇躯一震,而后迟疑了大概三秒钟,这才缓缓的转过头来,苦笑的道:“这点小伤,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

“怎么,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郝建调笑着的道。

“不是的,我是怕你不原谅我。”秦冰很忐忑的说道。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生过你的气啊。”郝建哭笑不得的道,搞了半天,秦冰是误会他了啊。

闻言,秦冰顿时一怔,问道:“那你为什么这段时间都不回学校?”

“我这不是最近比较忙,各种麻烦缠身,所以走不开啊。”郝建无奈的笑了起来。

秦冰顿时错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杜岳林说的是真的,这家伙压根就没生自己的气。

“我能请你去喝一杯吗?”郝建笑眯眯的问道。

秦冰顿时表情一僵,大概迟疑两到三秒钟的时间,那眼泪便是哗哗落下,他们原来真的能够回到曾经相识的那会儿。

“不行的,这么晚了,秦冰老师一定很累了,那什么,老师你还是赶紧回家睡觉吧。”车小小连忙对秦冰催促道,这丫头古灵精怪,一听郝建要请秦冰喝酒,顿时就慌了。

“我想和你去喝一杯。”但秦冰却像是没有听到车小小的话似的,直勾勾的盯着郝建道。

闻言,车小小那叫一个来气,斥道:“秦冰,你怎么一点也不矜持啊你,亏你还是老师呢,我鄙视你!”

“走吧,我的车就在外头。”郝建却也笑着指了指校外。

“走着!”秦冰脸上堆满了笑意,脸上的Y霾瞬间消散,变得开朗了许多。

郝建便转过头去对辣姜哥嘱咐道:“把这些尸体打扫干净,顺便楼顶上的一个老头给救了,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明白。”辣姜哥点了点头。

“喂,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看着郝建和秦冰就这么并肩离开,车小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车小小,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该不会没戏了吧?”赵雅婷不安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绝对不会让那家伙逃出我的手掌心的!”车小小怒哼一声,然后快步的跟了上去。

赵雅婷见状也不甘人后,跟上了车小小的脚步去追郝建去了。

而在车上,秦冰坐在副驾驶座上,有些羞愧的问郝建:“你身上的伤,好点了吗?”

“嗯?”郝建一惊,而后骂骂咧咧了起来:“一定是车小小那死丫头乱嚼舌根吧?”

闻言,秦冰顿时表情失落,苦笑道:“你不该救我的,祸是我自己闯的,理应我自己承担才是。”

想起自己当初那么愚蠢,秦冰就非常的自责,明明那是她一个人的过错,结果却要郝建替她承担。

“你也知道自己蠢啊?”郝建调侃的道。

“啊?”秦冰顿时怔怔出神,没想到郝建会这么说。

而郝建却哈哈笑了起来:“你自己都知道自己那么蠢,既然你都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我又怎么好意思不原谅你呢?再者说了,我怎么好意思和你一个蠢货一般见识呢?”

“你讨厌!”秦冰白了郝建一眼,心里也有些生气,这个混蛋还真是会打蛇随G上。

“去哪吃?”郝建哈哈笑着问道,一如以往那般随和。

“你决定吧。”秦冰表示无所谓,对她而言,吃饭是其次,和郝建在一起才最主要的。

“我先给你的身上的伤口上药吧,以免破伤风了。”郝建从车内的储物箱里拿出消毒酒精和金疮药,秦冰的身上多处擦伤,其中膝盖最为严重,一大块皮都破掉了,鲜血淋淋。

郝建将秦冰的椅子调低,然后半个身子压了上去,秦冰的脖子和胳膊等位置擦药。

而秦冰也不敢吱声,任由他那只温暖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忙前忙后,同时她也嗅到了郝建身上那浓重的雄性荷尔蒙,神色紧张不已。

此时郝建也明显感觉到了秦冰那急促的呼吸声,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面对我还那么害羞啊?”

“我没有。”秦冰很害羞的说道,将头扭到一旁。

“要是没有的话,你浑身绷的那么紧干什么?”郝建坏笑道。

“我哪有?”秦冰的俏脸更红了,那樱桃般水润殷红的嘴唇抿在一块,更加的紧张了。

“放松点,我又不会吃了你。”郝建说道,同时俯下身来:“把膝盖伸出来,我给你擦擦膝盖上的伤口。”

“啥?不要!”一听郝建要擦自己的膝盖,秦冰顿时就慌了神,因为她有着不能被发现的秘密,只要郝建一低头就能看到。

但已经晚了,郝建已经将头低到了秦冰膝盖的位置,而这个位置刚刚就能看到秦冰的裙底风光。

霎时间,郝建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愕的看着秦冰:“你竟然没穿内K?”

“你混蛋!”秦冰紧咬着红唇,那叫一个难堪,直接一拳轰向了郝建的面门。

等到车小小和赵雅婷上车的时候,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郝建很委屈的摸着自己的熊猫眼,而秦冰却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你们...又在相爱相杀啊?”车小小表情古怪的问道。

“开车!”秦冰闷闷不乐的道,显然还在生气,谁能想到居然会这样呢?女人穿裙子不穿内K是常事,这是为了更好的通风,但却没有想到这么不巧,就让郝建给发现了。

秦冰现在是恨得牙根痒痒,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

无奈,郝建只好开车,到了附近最近的一个商场吃饭,去的刚好就是他们第一次去吃饭的地方,而且还去的是同一家自助餐餐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