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跪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凭什么?就凭老子一通电话就能把你们丢进窑子里做J!”褚江山目光森冷的道:“三女共侍一夫,不是****是什么?怎么,还要在老子面前装纯情啊?像你们这样的绿茶婊老子见多了,明明就是个挨艹的货儿,还想装高冷!?”

闻言,车小小等人全部都眉头一皱,表情变得不太好看,因为褚江山的话太刺耳了。

“你给我滚!”赵雅婷忍不住呵斥道,她此时对于褚江山是厌恶到了极点。

“还想装呢?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老子看上你们那是你们的运气,老子开的是法拉利,喝的是拉菲,你们要是跟我,保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每个月还有一百几十万的零花钱。要是不识抬举,我就让你们被千人骑万人轮!”褚江山语气Y沉的威胁道。

“你做梦!”赵雅婷气得脸都红了,褚江山的话太过分了也太不雅了。

“兄弟,你这样说话,未免有失体统吧?”郝建也不禁开口道,褚江山说的话太不堪入耳了。他这个男人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褚江山顿时瞪着郝建,凶狠的道:“有你什么事?小杂种,再敢多嘴,老子连你一块收拾了!”

“兄弟,我不想惹麻烦。”郝建笑眯眯的看着褚江山道。

“你特么已经惹上麻烦了,老子现在就要上你的女人!”褚江山冷笑了起来,态度很轻蔑,压根就没把郝建当回事。

“当然,你要是下那只跪下给老子磕几个响头的话,老子倒是可以考虑跟你一起玩多p!”褚江山嗤笑道,一副J虫上脑的模样。

“你的人品败的已经够多了,别再给自己找麻烦了,赶紧滚吧!”郝建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话语却略显冷意,褚江山已经影响到他吃饭的心情了。

唰!

褚江山直接拿起一杯酒泼在郝建的脸上,斥道:“我滚你麻痹,我看你想死吧?杂毛?”

“呼。”郝建无奈的摇头,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拿起桌子上的餐巾擦了擦脸:“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这样!”

话音刚落,郝建就一只手抓住了褚江山的衣领,“砰”的一下将他按在桌子上,手里抄起了那瓶红酒瓶。

“你要干什么?”褚江山顿时惊怒交加,郝建竟然敢动手打他?

“但你让我没有选择!”郝建却冷笑一声,那手中的酒瓶随之朝着褚江山的脑袋落下。

“啪嚓!”

霎时间,那酒瓶便是四分五裂,褚江山的脑袋瞬间被打破,鲜血横流,而他也觉得头晕目眩,直接滑到桌子底下去了。

“艹!敢动手?”褚江山的那些朋友们看到他被打了,也都抄起酒瓶冲了上来,他们是因为看着他们自己人多,所以不把郝建当回事。

“都想进医院是吗?”郝建一边拿着手绢擦着手,一边转过头去,笑容狂狷恣肆。

褚江山的那些朋友们看到郝建这么淡定,甚至于可以说是冷静,顿时心里都有些犯嘀咕了。

因此所有人都不禁停了下来,直觉告诉他们,要是他们敢上来的话,郝建一定会打的他们满地找牙的。

有时候,一个人的气场就足以决定一切。

而褚江山的那些女伴们看到郝建如此的霸气,却都不禁俏眸含春,有些心动了。

女人都喜欢强大的男人,郝建只身一人面对这么多人的临危不惧,也不禁令她们为之折服。

“你敢打我?你给我等着!我要你死!”褚江山咬牙切齿的说道,此时也是羞愤到了极点。

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今天还是头一回被人给欺负了。

褚江山连忙拿出手机打电话,一边打电话,还一边凶狠的看着郝建:“阿龙,马上带兄弟们过来,老子被一个不开眼的杂毛给打了,你们过来把他给我弄成残废!”

打完电话,褚江山这才得意洋洋的道:“杂毛,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现在只要跪下给我磕头,就还有办法补救。要不然等我的人到了,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告诉你,我那些兄弟可不是什么善茬,有些还杀过人的。”

“跪下。”但郝建的口中却淡漠的吐出这么两个字。

“什么?”褚江山惊呆了,这个家伙居然一点也不怕,还让自己跪下?

“跪下,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你连怎么死都不知道。”郝建漠然的道。

“你不怕我?”褚江山难以置信,这家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怎么什么都不怕啊。

闻言,郝建呵呵冷笑了起来:“你以为有权有势就能欺负人,但你的行事准则,对我这类人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郝建低着头,手里把玩着餐刀,笑眯眯的看着褚江山:“现在,要么跪下,要么就让我给你放放血。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

褚江山浑身僵硬,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心里万分惊惧。

“跪下!”郝建突然暴喝一声,声若雷震,吓得褚江山当场瘫跪在地上,浑像是得了寒病似的哆嗦个不停。

褚江山脸色铁青,心里觉得耻辱到了极点,但却不敢触怒此时的郝建,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就是疯子。

“闲杂人等全部离开!”而这个时候,郝建也对在座的那些客人说道。

那些客人们不敢犹豫,其实他们看郝建动手打人的时候就已经陆续有人离开。现在听郝建这么说,更加是不敢迟疑,全部离开了。

那些服务生也都全部都是面面相觑,郝建居然把他们的客人都给赶跑了?

但他们也不敢对郝建呵斥,只好去找自己的餐厅经理,让自己的经理处理这事。

“怎么回事?”不一会儿,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便冲了出来,看到那空荡荡的餐厅,以及被郝建*得下跪的褚江山,他的脸顿时就绿了。

“褚大少,你这...你快起来!”那经理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来搀扶褚江山,要让褚江山起来。

“滚开!”褚江山恶狠狠的道,心里也恼火之际,没看到他被人给胁迫了吗?他倒是想站起来啊,可问题是郝建肯吗?

“这...”那个餐厅经理愣了一下,而后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指着郝建道:“你是谁?居然敢来我们餐厅闹事,你知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站出来,餐厅闹成这样,连他们最重要的高级vip也给打了。要是没办法妥善处理,他老板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没你的事,边上玩去!”但郝建却没给好脸的呵斥道。不管对方的老板是谁,郝建都不在乎,因为现在他才是花市的地下皇帝,谁能比他厉害?

“你...”那个经理也闹了,郝建居然这么不识抬举?

他戟指着郝建,警告道:“小子,我告诉你,我老板可是在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识趣的立刻给褚大少道歉,否则后果是你们没办法承担的。”

郝建瞄了一眼那个经理胸前的胸牌,而后笑道:“毛友生是吧?首先你要明白一件事情,不是我要找他麻烦,而是他来找我的麻烦。”

“就是,是这个家伙先对我们出言不逊,然后还侮辱我们,甚至还动手拿酒泼人,所以我们才动手。你身为经理应该分清青红皂白。”赵雅婷也对毛友生说道。

“你要是不相信,自己看监控器。”车小小也跟着说道。

“我不管谁对谁错,你们在我的餐厅里闹事就不行,少废话,赶紧道歉!”毛友生不耐烦的道。

“你怎么能这样?”赵雅婷也惊呆了,毛友生这是摆明了偏袒褚江山啊。

“别喊了,他和那家伙是一丘之貉,不管我们说什么,他都不会听进去的。毕竟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人,有些人却是狗啊。”郝建似笑非笑的道,却也玩味的打量着毛友生。

“你敢说我是狗?”毛友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在他的地盘闹事也就算了,还敢侮辱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真当他毛友生好欺负吗?

毛友生虽然没什么能耐,但他的老板却大有来头,为人圆滑,八面玲珑,因此结交了不少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因此毛友生也就有底气的多了,典型的狗仗人势。

“你那么生气干嘛?我又没有说错。”郝建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

“好好好,你尽管嚣张,我现在就给我老板打电话,等我老板一到,你就等着哭吧!”毛友生恶狠狠的威胁道,而后给自己老板打电话。

郝建并没有去阻止,他倒也想看看,毛友生的老板到底有多大能耐。

而打完电话之后,毛友生便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小子,你完蛋了,我老板现在就过来,而且他还带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过来。到时候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说完了吗?说完了的话就跪下吧!”郝建面无表情的道。

“啥?”毛友生当即傻眼了。

“我说让你跪下,因为我现在也看你很不顺眼。”郝建冷笑道。

“做梦,老子才不会下跪!”毛友生怒斥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