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扒裤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冤枉啊我,我压根就没带她去纹过身,你们相信我啊。”郝建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啊?自己怎么就认识了车小小这么个灾星啊。

而赵雅婷和秦冰也在一旁偷笑,觉得眼前的也很有趣。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慕容秋水也很鄙夷的看着郝建,还故意往后头坐了坐,远离郝建。

“没你的事!”郝建没好气的呵斥道,这个女人,这个时候居然还来添乱。

“没有?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车小小为什么会你带她去纹身了?”郭淑娴质问道,却极度怀疑的看着郝建,

“敢做不敢当,你还是男人吗?”车小小悲痛欲泣,扑进自己妈妈的怀里:“妈,她叫我在自己的屁股上纹上他的名字,说这样才代表我爱他,本来我是拒绝的,结果实在挡不住他的花言巧语,所以才不得不就范。但我没想到他是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敢做不敢当,我真是看错人了。”

郝建一张脸瞬间就绿了,吆喝道:“车小小,你别胡说八道啊,明明是你自己要纹的,关我屁事啊!”

“妈,你看,这么快就开始推卸责任了。你知道我一向很乖的,怎么会好端端的去纹身呢?都是他骗我的啊。”车小小哭诉着对郭淑娴的道。

“你吼什么吼?你有什么资格吼?是个男人你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唯唯诺诺你算什么男人!”郭淑娴满脸煞气的看着郝建,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了去。

旋即,郭淑娴便搂着车小小安抚道:“好孩子,妈妈相信你说的,这个人渣,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什么都没做,我承认什么啊我?”郝建真的有种想用头撞墙的冲动,自己的一世英名啊。

旋即,郝建便苦闷的望向赵雅婷和秦冰:“你们快给我解释解释啊,你们不是都知道事情的原委吗?告诉她是车小小自己去纹身的,不管我的事啊。”

赵雅婷和秦冰对视了一眼,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似乎作出了某种决定。

而后,赵雅婷便深深的看了郝建一眼,郑重其事的道:“郝建老师,虽然我很尊敬你,但我绝对不会助纣为虐的,所以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郝建要吐血了,这些女人啊,全特么跟自己过不去吗?

“郝建,身为同事,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师生恋真的很不好”秦冰也语重心长的道。

“你给我滚!”郝建悲怆的嘶吼道。

“郝建,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郭淑娴刚才拉车小小去房间里看了一下车小小的屁股,果然发现那上头纹着郝建的名字,而且又听到赵雅婷的话,她更加坚信郝建一定对车小小做了什么。

“杀了我吧!”郝建捶胸顿足,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而此时,车小小突然又心生恶趣,眼中闪烁着坏坏的笑意:“他那天和我一起纹身了,也和我一样把我的名字纹到了他的屁股后头。他纹我的名字,我纹他的名字,证明我和他是相爱的。”

“郝建,把裤子扒了!”郭淑娴阴森森的道。

“什么?”郝建石化了,扒裤子?在那么多女人的面前?这不是要他死吗?

“要想证明你的清白,你就必须扒裤子!”郭淑娴严厉的道:“你要是不扒,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你自己选吧!”

“不脱!死也不脱!”郝建一个劲的摇头,开什么玩笑,要自己这么多女人的面前脱裤子,那以后自己还用得着见人吗?

“好,那我就报警了!”郭淑娴恶狠狠的道。

“妈,报警没有啊,你忘记他是谁了吗?”车小小说道。

“就是,报警是没用滴,而且就算我真把她给上了又怎么样,她已经年满十八岁了,你情我愿的,就算是警察来了也管不了。”郝建嘎嘎嘎噶的怪笑了起来,那声音就跟鸭子叫似的。

“好,你行,你给我等着!”郭淑娴当场就被郝建那无耻模样给气昏头了,四下环视了起来,似乎打算找什么。

郝建一看她这样,顿时也紧张了起来:“喂,你想干嘛?你在找什么东西?”

而此时,郭淑娴已经冲进了厨房,而后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再度冲了出来。

看到这架势,郝建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呵斥道:“你这女人是疯了吗?”

“少废话,要么脱裤子,要么老娘把你剁成肉酱,王八羔子,我还治不了你了还!”郭淑娴恶狠狠的道,就跟一头护犊子的母老虎似的。

车小小也不禁捂住自己的嘴巴,有些难以置信,她还从来没见过自己妈妈这个样子。

“一群臭不要脸的,就知道欺负我。”郝建一边委屈的抽泣着,一边解开自己的裤腰带。

“少废话,快点!”郭淑娴催促道。

郝建真的快哭了,心里哀嚎:舒雅,我对你是忠诚的,但无奈好虎架不住狼多,今天我算是栽了,有可能贞操不保,万一我要是被强上了,你可一定要原谅我啊!

旋即,郝建便把自己的裤子罢了,下身就剩下一条红色的大裤衩。

“咦,穿红色裤衩,老师你可真闷骚啊。”赵雅婷咯咯娇笑了起来。

“要你管,滚边!”郝建没好气的道,心想赵雅婷那么听话温顺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变成和车小小一样了呢?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郝建,你的内裤怎么破了那么多洞啊?难道你没钱没内裤吗?”秦冰也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叫节俭,好过你不穿!”郝建哼了一声。

旋即,车小小等人便错愕的盯着秦冰看,秦冰居然没穿内裤?可郝建是怎么知道的啊?

秦冰便不说话了,而后却是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上去就是一巴掌。

“把裤衩也扒了!”郭淑娴命令道。

“这就行了吧?”郝建哀求道,这要是再扒的话,可就真走光了啊。

“可以啊,你要是不脱,那我就替你净身,让你当太监!”郭淑娴冷冷的哼了一声,同时挥舞着手里的菜刀。

“一群女色狼!”郝建腹诽一句,然后很憋屈的开始脱自己的裤子了。

“转身!”郭淑娴说道。

郝建便双手捂住自己的裆部,不断的转身。

而那些女人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身体看,慕容秋水还来了一句:“你的身材还真有料啊。”

郝建脸色涨红,羞愤到了极点,但越是这样,他就感觉越古怪,下身居然很可耻的有了反应。

被人这么盯着,居然还有点小兴奋呢,我要成为变态了吗?雅蠛蝶~

郭淑娴顿时皱起了眉头,左看右看,可都没有发现车小小说的那个纹身,不禁疑惑的看着车小小:“他的屁股后头没有纹身啊。”

然而,此时的车小小已经笑成了S-B,捂着肚子浑身打颤,哈哈大笑:“郝建,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脱裤子了,你这变态暴露狂,哈哈哈哈,哎呀,笑死本姑娘了。”

而闻言,郭淑娴也不禁一怔,而后很快就明白了什么,咒骂道:“死丫头,你故意骗我呢?你要死啦你?”

“妈,你也不想想,这小子胆子这么小,给他一百二十个雄心豹子胆他都不敢碰我啊。”车小小哈哈大笑,觉得非常有趣。

“你差点害得我残害无辜!”郭淑娴生气的道,心里也是很愧疚,她居然因为车小小的一个恶作剧逼得郝建脱裤子,而现在冷静了下来,她看到郝建的裸-体便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声道:“郝建,你把裤子穿上吧”

“把裤子穿上?你说穿上就穿上?老子偏偏就不穿!”郝建直接发飙,干脆直接就张开双手不遮挡了,顿时一个冲天炮便直怼天花板,一副要“日天”的架势。

“啊!”赵雅婷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看那么狰狞的东西。

“长十八厘米,不,应该是二十厘米;嗯,直径应该是四厘米,不错不错。”而秦冰却很职业的点评了起来,职业病又犯了。

“身材不错,本钱也可以。”慕容秋水也在那评头论足。

“你不要在那色眯眯的盯着我!”郝建指着慕容秋水骂骂咧咧道。

而郭淑娴却很不好意思,脸颊绯红,有些害羞的道:“你这是干什么,这里还有你的学生呢,你这样成何体统啊,哪里还有老师的样子?”

“不是你们要看我的裸-体的吗?现在还装什么害羞?要看就看啊,老子豁出去了!”郝建怒哼一声,刚才叫自己脱裤子自己就得脱裤子,现在让自己穿裤子自己就得穿裤子?那自己不是很没有面子?

“早就知道你们对我图谋不轨,老是三天两头的变相的想要搞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居然还母女联手,无非就是想睡我是吧,来吧,今天老子认了!”郝建直接往那地板上一躺,一杆巨炮便直怼天花板。

“谁第一个来,赶紧日,我还要回家!”郝建摆出一副“放马过来”的样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