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狠狠的爱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女孩子要自尊自重自爱,只有你们自己尊重自己,别人才会尊重你们,明白了吗?”郭淑娴一边教导车小小和赵雅婷,一边走了出来。

“明白了。”车小小郑重的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人呢?”车小小和赵雅婷她们屋内出来,然后便看到郝建不翼而飞了。

“秦老师也不见了,我们拼死拼活这么久,结果让她给捷足先登了。”赵雅婷闷闷不乐的道。

“秦冰那个贱人,平时不声不响的,结果最狡猾的就是她了!”车小小也气急败坏的拍了一下手:“么的,到嘴边的鸭子又飞了。”

郭淑娴掩面叹息,感觉自己那些话都白说了。

咔!

打开秦冰的家门,因为来过多次的原因,郝建倒也轻车熟路,直接抱着秦冰往她的卧室走去。

此时他和秦冰保持着很古怪的姿势,秦冰像是一只考拉似的,双手双脚都抱住郝建。

看到感觉直奔自己卧室去了,秦冰顿时紧张了起来,忙道:“先让我去洗个澡吧?”

“废那功夫干什么,直接来吧?”郝建坏笑道,有些迫不及待,秦冰已经撩起了他的****,这个时候他哪里肯耽搁。

“不行,我要洗澡!”秦冰很坚决的道,她下面泥泞一片,她可不想让郝建看到,一会儿该笑话她了。

“好吧好吧,那就先洗个澡好了。”郝建无奈的苦笑,而后就这样抱着秦冰走向浴室,而后将秦冰放下。

“你你转过身去。”秦冰很羞涩的说道,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在别人的面前脱衣服,虽然她和郝建已经是这样的关系了。

郝建哭笑不得,道:“你都帮我吹箫了,还害羞什么?”

“你转过去,不然我不依你!”听到这话,秦冰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这个混蛋太粗鄙了。她恶狠狠的警告道,样子更加羞赧了。虽然说她主动为郝建做那事情了,但她还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脱过衣服,因此很难放开。

“你要是不脱,那我可就要自己动手了!”郝建坏笑着道,他早就受不了了,看到秦冰这羞答答的模样,更是****难平。

说着,郝建便上下其手上来摸秦冰的身体,惹得秦冰是****焚身,呻吟不断。

“别,别,我自己脱,我自己脱就是了。”秦冰有气无力的道,在郝建这么粗鲁的抚摸下,她也有些意乱情迷了。

郝建这才笑吟吟的后退了几步,让秦冰自己脱衣服。

秦冰胆怯的看了郝建一眼,而后伸手去脱身上的衬衣,露出里头玫红色的内衣,那两个饱满的肉球被紧紧勒住,挤在了一块。

“这个颜色很适合你。”郝建面带微笑的说道。

“好看吗?”秦冰也放松了不少,女人都喜欢听情话,而听情话则能让她们身心都感觉愉悦,心情也会好很多。

“要是不穿的话,会更加好看。”郝建坏笑的道,目光带着侵略性的看着秦冰。

秦冰没好气的刮了郝建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浓,旋即背过手去解自己的胸带。

紧接着,郝建便看到一对欢脱的玉兔从胸罩里跳了出来,居然是白玉色的竹笋状。

这时候的郝建便再也忍不住,气血上涌,直接扑了上去,拦腰搂住了秦冰的腰肢,将她给紧紧的抱了起来。

“别心急,先洗洗嘛。”秦冰打了郝建一下,看到他这么猴急,也觉得好笑。

旋即她便打开了花洒,水流冲刷在她娇嫩的身躯上,那水珠在白瓷般的肌肤上弹跳,有着别样的诱惑。

“你先把我松开,这样子我怎么洗嘛。”秦冰娇嗔道,有些幽怨的道,郝建这么抱着她,她连动都动不了。

“我帮你洗吧。”郝建淫笑道,而后不等秦冰拒绝,双手便直接攀上了她那两座雄伟的乳峰。

“嗯~”秦冰顿时嘤咛了一声,因为从来都未经人事,所以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觉,觉得郝建的双手好像有魔力似的,被他这么轻轻一碰,浑身便如同触电了一般,那酥麻感顿时席卷全身。

霎时间,秦冰那肌体便直接瘫软在郝建的怀里,动弹不得了。

这个时候就算她不想让郝建帮她洗都不行了,因为她现在就跟一团烂泥似的,根本就阻止不了郝建的动作。

被迫被郝建洗干净,秦冰被丢在了床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白花花的。两腿紧紧的合拢,似乎不想让人窥探到其中的风光。

“小美人,我来了!”正当这时,郝建便贱笑着搓了搓手掌,而后很粗鲁的压了上去。

“郝建!”秦冰突然呼吸急促的喊了一声。

“嗯?”郝建一抬头,便看到秦冰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但眼中却没有了之前的羞涩,相反很异常的平静。

郝建立刻就觉得不对劲了。

“郝建,我知道你结婚了,我也不奢望你能娶我,但我喜欢你心里能够有我。能够真心实意的爱我,真的把我当成你的女人,因为我已经对你着魔了,如果你再抛弃我,我真的会死的!”秦冰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显然心情很激动。

现在的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家人全部过世了,她前男友是个人渣抛弃了她,她现在除了郝建之外,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秦冰被检查出患有情感幽闭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才会那么讨厌男人,在第一次看到郝建的时候会那么反感他。

是郝建将她从那病症中拉扯了出来,如果郝建以后抛弃了她,那她真的会死的。

闻言,郝建用手掌轻抚着秦冰的脸颊,柔声道:“放心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只要我不死,就永远不会抛弃你!”

秦冰顿时喜极而泣,双手交叉从背后勾住郝建的脖子,几乎梦呓般道:“现在,狠狠的爱我!”

郝建微微一笑,而后便贪婪的将脑袋埋入面前的巨峰之中。

“嗯~”

一声娓娓动听的声音,随之弥漫在这春园。

直到隔天中午,郝建才从秦冰的房子离开回家,此时他那叫一个春风得意,简直就像是把一个“贱”字刻在了脸上。

然后,他便顺手拿起昨夜一直放在车子上的手机,看到了上头出现二十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舒雅打的。

随后,郝建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死定了!!!”

昨晚是玩嗨了,结果把家里的娇妻都给忘记了。

回到家中,郝建的心情显得非常忐忑,心里祈祷舒雅千万千万要去上班啊,结果开门的瞬间,他的脸就垮了。

不但舒雅没有去上班,连若岚也在他的屋内,和舒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天。

而看到郝建进来,两人都停止了说话,对郝建投以目光。

舒雅的目光冰冷如雪,就像是看人一眼就能将人给冰封似的,让郝建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而若岚却也是玩味的看着他,眼神中带着戏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郝建现在是坐立难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呀,看电视呢?岚姐也在啊?”郝建率先打开话匣子,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了,决定率先打破寂静。

但若岚和舒雅还是没有吱声,只是一个劲的盯着他看,就好像他是什么珍稀动物似的。

郝建知道是赖不过了,便解释道:“其实我昨晚”

“跪下!”但还没等他说完,舒雅却面无表情的来了这么一句话。

“啊?”郝建当场就懵逼了,舒雅居然直接要他下跪?这也太过分了吧?

“那个,其实我真的可以解释的”郝建表情僵硬的道。

“跪下!”舒雅继续命令道,却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她会听郝建的解释,但在那之前,郝建得要下跪。

“这有外人呢”郝建苦着脸道,若岚可是还在这的,当着她的面下跪,那太丢脸了吧?

“哟,我还成外人了?”若岚不高兴的道,生气的看着郝建,而后对舒雅道:“这种男人就是欠收拾,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一定得要他跪!”

闻言,郝建顿时就要哭了,都到了这会儿了,你就别添乱了成吗?

“不下跪,你今晚就睡地板!”舒雅冷冷的说道。

“舒雅,你别太过分了,这外人在呢,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吗?”郝建顿时就生气了,这女人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敢当着外人的面这么侮辱他?

旋即,郝建就忿忿不平的跪了下来,同时瞪着舒雅:“我告诉你,我这可不是怕你,我这是尊重你!”

但舒雅却没理他,直接喝问:“昨天晚上去哪里鬼混去了你?”

“昨晚我和跟慕容秋水谈生意去了。”郝建连忙笑着解释道,这个时候果断不能说石化,要不然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慕容秋水?她来华夏了?”舒雅自然也认识这位京都的权贵,并且知道她和郝建有一定的关系。

“她给我带来了一个重磅消息,那就是叶家人想要抢我的那块地,为此我们聊了一个晚上。”郝建笑着解释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