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沙场菜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过马纵横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既来之则安之,有些事情发生了就不能改变。

于是,马纵横表面装出一副沉默木讷的样子,马腾问一个问题,他便答一句。当时,两人看上去倒不像是父子,反而像是学塾里的先生和学子。

还好,马腾似乎也习惯马羲的性子,并无发现什么端倪。而在他准备离开时,马纵横忽然向他提出了随军出战的要求。

对于马纵横的主动请缨,马腾欣然大喜,原本此番攻打陈仓,他心中就没有多大的把握,而自己这个长子自幼天赋异禀,力大无穷,或者能在战场上有一番出色的表现,光耀马氏门楣。

于是,马纵横如愿的随着马腾出征。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这些日子里,战争的残酷曾经几乎把马纵横的热血浇灭。他很记得,第一次与敌人厮杀,是被迫无奈的,当时他们刚到陈仓境内,就遭遇了董卓麾下西凉铁骑的袭击,因为敌军来得实在突然,当时天色已黑,诸军多日赶路,也是疲惫,立即被杀得措手不及。马纵横在以往虽也经过生死磨砺,但所谓的战争,乃是成千上万人的乱战。马纵横有史以来第一次乱了,他虽是英勇彪悍,但只顾着杀敌的他,渐渐被敌人包围起来,当时他很记得有一个黝黑肥胖,好似屠夫一样的巨汉气急败坏地嘶吼着要把他碎尸万段。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四周那种惊心动魄,令浑身不止打颤,几乎喘息不来的恐怖气氛。

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以为有着这副鬼神一般的躯壳,还有未来的知识,就能够闯出一番天地,是多么的可笑。

还好,正是千钧一发之际,马腾救了他。为此,马腾损失了好几员部将。那一夜,马纵横开始认识到,真正的战场,绝非以往所想那般简单。

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没有丝毫怜悯,一旦输了,就代表自己的命运将受人主宰。

后来,马纵横遭到了马腾的严厉喝叱,更从帐中吏降为一个马弓手。

=========================================

初战败北,军中士气大受打击。马腾把麾下三千兵马撤退十里,在足足距离陈仓城二十里外扎据营寨。董卓派手下张济屡番来扰,马纵横陆陆续续又经过了几番战事。

战争就如同一个炼炉,每一次战场的结束,死去的人都会让存活下来的那一部分人得到蜕变。

马纵横也渐渐地认识战争,熟悉战争。

这日,马腾得到韩遂传来的密书,得知他的兵马就在不远,约定由马家军先往东门突袭,韩遂则引兵从西门杀来,打汉军一个措手不及。

而眼下,马纵横正随着先锋部队,朝着陈仓城杀去。

“我乃董将军麾下百人将陈斌,尔等反贼识相的速速退去,否则莫怪我刀下不留情!!”

一支足足八百多人的骑兵迎面而来,队伍内响起一阵吼声,嚣张而充满傲气,在西凉提起董卓的名字,没有一个人不怕不怯!

刹时,正前往攻打的马腾军好似遭到了狂风的吹袭,一阵混乱起来,各个部将忙指挥队伍摆好阵势,都不敢贸然冲击。

骑在马上的马纵横,因身材高大,可以望远,眺眼望去,见自军兵马如此怯于董卓的兵马,眼神渐渐冷酷起来。

“董卓还没来,这些人就先怯了。等一下打起来,岂有胜机可言?”想罢,马纵横深吸了一口大气,拔马一拍,忽然驰马纵飞出阵。在他周边的护卫都吓了一跳,连忙一边追去,一边叫喊。

“少将军莫要轻举妄动。那陈斌孔武有力,乃是个百人敌也。绝不可轻举妄动。”

“对啊!少将军,你乃将军长子,若是有何损失,我等这些小的可担当不起啊!”

马纵横没有理会,在后世的时候,他自幼练武,大大小小各种赛事都参加过,后来更被选入了国家安全局龙盾里面,他在这十八年里遇到的困难、挫折从来就不少,而且陷入生死一线的危境更是数不胜数。因此,马纵横从来就不惧死,他脾性刚烈,怕就怕活得窝囊!

对于马纵横来说,要窝囊做人,这简直比死还难受,以前是这样,现在更是如此!

在他初战的那一夜,他本打算鏖战至死,就算最终他选择撤退了,但他前前后后却杀了近数十名官兵,其中更有两个将校。也正因如此,当时那个看似为首的黝黑肥胖大汉才会竭斯底里地吼着,要把他碎尸万段。

“嗷嗷嗷嗷~~!!!杀!!!”马纵横驰马狂飙,只觉脚下的大地宛如因自己而颤动起来,自己宛如与坐下骏马化为一体,那一刻,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因他而在战栗、在颤抖,环宇乾坤,天地唯我!烈烈豪情在马纵横的胸膛里熊熊燃烧,灼热了他的双眸,使得他如同一头破笼而出的洪荒巨兽。

霎时间,天地宛如一片肃然,无论是马腾军的兵士还是董卓军的兵士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一个虎背熊腰,肌肉发达,孔武有力的少年郎身上。

如同惊鸿飞跃,转眼间少年郎来到了刚才还在趾高气扬的陈斌马前。眼看少年郎如同头吞人怪物般杀来,陈斌刹地瞪大了眼,连忙抽起手中长槊,正欲朝着这骇人的怪物面门刺下去时。

虹光一闪,枪刃上的血光把后面在看的一排骑兵都给闪了眼。

唰,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简单、轻松,那陈斌的头颅瞬间被扫落的枪刃砍开两半,一片血液‘噗’的打落在少年郎的脸上,染了他一脸的红。

“哇!!!陈将军~~陈将军被杀了~~!!!”

“弓弩手你们这些废物是干什么吃的,还不快快乱箭射死那个该死的小逆贼!!”

“不要乱,稳住阵脚,快快通报董将军!!”

董军骑兵队伍里顿时一片慌乱,几个将士连声叫喊着。那支仿佛拥有无尽怯人之威的队伍转眼间威势大减,马腾军将士无不纵声叫喊,鼓舞士气。

“董军已乱,刀盾手快快压上,防备敌方放箭。你俩快各引一队十人骑兵队,赶去掩护少将军!!”一个马家军将领宛如一头咆哮的苍狼,嘶声指挥着各支部队,他是这支千人部队的统将。

刹时,好似风火燎原,一股炙热的杀气骤然爆发。军中兵士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或是提起兵器、盾牌,或是提起旗帜,或是纵马冲起,无一例外地都追着那正驰马奔飞的少年郎扑涌而去。

那在须臾之间,用劈扫方式一枪生猛地把陈斌砍死的正是马纵横。话说,一般的枪法是以拨、刺、扎为主,其中扎枪更是枪法的要中之要,扎枪要求平正迅速,直出直入,力达枪尖,做到枪扎一线,出枪似潜龙入水,缩、收却要如猛虎入洞。马家的枪法潜龙**枪法正是以扎枪为主,雷厉而又刁钻,出枪鬼神莫测,而又能收放自如,乃是伏波将军马援独创枪法。当年马援正是凭借这一套枪法打遍天下无敌手,杀得匈奴、羌族之人闻风丧胆,不敢踏入汉境之地。

虽然马家的潜龙**枪威力无穷,但马纵横这副身躯力气实在太大了,扎枪太过注重速度和技巧,实在不合适他的这一身的力气,也不合适他的脾性。比起用枪,他更喜欢用刀,因为刀法追求猛烈狠辣,一刀致命,纯粹的力量表现。

电光火石之间,宛如出笼猛兽的马纵横已杀到了董军前部人马的面前,陡然弓弩四起,那董军的统将也是个熟用兵法的人,故意等到马纵横靠近才发令射箭。

咻咻咻咻咻~~!!破空骤响纷纷从董军队伍两翼响起,那一个个骑兵在马上各自拽弓射箭,都是脸色狰狞凶狠,似乎非要把马纵横射成蜜蜂窝不可。

“杀!!”弓弦震响,箭跃虚空瞬间,马纵横心跳加速,浑身热血沸腾,一声吼起,手中长枪刹时化作了狂风一般,舞得密不透风,将乱箭一一打落。

“蠢材!!射马啊!!”董军的统将看得眼切,气得火冒三丈,疾声向左边的队伍吼道。他吼声一落,左边的那些马弓手立马纷纷朝着马纵横马下射去。

“不好!!那该死的官将还真是狡猾!!”马纵横毕竟少经战事,心头一惊,这时左边的箭矢射马,右边的箭矢射人,正不知如何是好时。

“少将军莫慌,我等来也!!”

蓦然,一声疾喝骤起。一队十多人的骑兵先赶过来,替马纵横挡下左边射来的箭矢。须臾,又有一队骑兵赶到,挡住右边射来的乱箭。

只不过,与此同时,董军的前部队伍却已发起了攻势,数百人一起朝着马纵横奔杀过来。

马纵横面色一震,双眸炙热得如在发光,给人的感觉宛如一头饥渴的猛兽。

枪挺,马飞。马纵横此时此刻,全然没有一丝惧意,他所想的只有一个念头。

杀他娘的官兵!

马鸣啸空,马纵横驰马突入扑来的骑兵之中,那董军的兵士各提刀枪,猛砍乱刺。马纵横却是力大无穷,舞枪大力一扫犹如横扫千军之势,将前头刺来的一大片兵器给打退,挪身避过左边刺来的一枪,随即手中枪支一转,骤往右边刺去,右边一官将正想偷袭,却被马纵横先是一枪刺死。生死之间,马纵横野性暴发,体内如似有使不尽的力气,拧枪疾扫猛劈,全是大开大合的凶猛招式,杀来的董军队伍顿时如同波开浪裂,赫然被马纵横突破一个缺口。

飞行间,马纵横左手快夺一枪,双枪并舞,朝着那正仓促指挥兵士的统将杀了过去。

何谓万夫莫敌,马纵横将之展现得淋漓尽致。这副鬼神一般的躯壳,有着猛狮的力量,恶虎的爆发力,苍狼般的速度。而且,更令马纵横感觉极其奇异的是,这副躯壳没有一丝的陌生,自己拥有它,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马纵横不禁在想,若是天地之间真有轮回,或者自己上辈子就是这马腾的长子—马羲!

就在马纵横如同乘风破浪在不断突杀之时。后方一阵喊杀骤起,如同巨海沸腾,翻江倒海一般,一阵阵喊杀声犹欲震破苍穹。只见,马腾高举一杆錾金枪,策马狂奔,身后一千骑铁骑如影随形紧紧跟随在他身后,庞大的骑阵仿佛来自地狱的索命鬼兵,挟裹着吞噬一切生灵的威势,如天崩地裂,如惊涛拍岸,向着前方的董军的这部乱军漫卷而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