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露锋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腾在军中深得人心,兼之异常勇悍,每战必定身先前卒,杀敌如麻,在军中上下心中犹如神明一般的存在。只要是他率领的兵马,必定勇往直前,士气如虹,血战到底!

“杀!”马腾大吼一声,手中錾金枪猛地朝着乱军的右翼一指,同时一拨马头,率先奔杀过去。

一千血性健儿轰然回应,如同一头头被激发的恶狼,声如炸雷,无数铁蹄踏破土地,搅起漫天风尘,如滚滚铁流一般往前冲刺而去。此时官军已渐有溃散之势,眼见马腾那一支铁骑犹如一头吞天巨兽,大张血嘴而来,无不慌乱胆怯。说时迟那时快,马腾领着最前面的一排骑兵将直指虚空的长矛压了下来,几百支锋利的长矛突起了片片血花,形成一片令人窒息的死亡森林。一个官将被马腾一枪连甲带身一同刺个穿透。马腾面色冷冽,把枪一拔,飞马冲间,又挺枪把一个前来袭击的官将斜刺里刺死,冰冷的眼神将好几个本欲杀来的兵士吓得胆怯。

这就是扶风的守护者,被扶风百姓成为西凉之虎的马腾,马寿成。

马腾的威猛,犹如席卷天下的飓风,令右翼的官兵无不心惊胆怯。随后杀来的几排骑兵将手中的斩马刀高举过顶,锋利的刀芒一齐闪烁,形成一片片骇人的寒光。

不到一时,官军右翼轰然溃散,兵败如山倒。随着右翼的溃败,官军的军阵开始骚动起来,后排的兵众已然胆怯的开始退缩,几个官将策马来回奔走,大声喝斥,试图控制住颓势,但这些官兵的努力却是徒劳的,更多的人开始往后退缩,能够坚持留在原位的士兵正在变得越来越少。

造成这样的原因,除了马腾军的突袭外,还有一个。

乱军之中,马纵横如有直捣黄龙之势,不断突杀奔走,他身边两队骑兵,都被他的勇猛给激奋起来,奔飞间虽有官兵不断妄图截挡,却都被众人合力杀退

“该死的马家贼子!!!此战胜负已定,就算要被董将军惩罚,也无可奈何了!!”王强咬牙切齿地在心中腹诽,他万万没想到今日之战会败得如此彻底。毕竟马腾虽是勇猛,但充其量不过是个莽夫罢了,凭借自己麾下这些骁勇善战的兵士,还有严密的战阵,就算打不赢马腾,但要斗个不相上下却是搓搓有余。到时候,在城头上观战的董卓,自然会派精锐之部,在关键时刻,如同刺刀般狠狠地插入马腾军的心脏!

只是,王强的一切计划,都被一个少年郎给打乱了。

“王将军!!那杀了陈将军的小逆贼快要杀过来了!!!”就在此时,一个旗牌手奔马赶来,急急报道。王强双眸猛地闪过两道阴鸷的光芒,暗付道:“好!就算这阵败了,起码也要把那坏我大事的小贼子给杀了,否则如何泄我心头之恨!?”

想到此,王强立即抖数精神,疾声发令:“两边的骑兵快快散开,做溃逃之势,却暗中准备。本将待会会以身为饵,诱得那小贼子杀来,待其一到,你等听我号令,一齐杀之!!”

看来王强并不甘心就此败走,想要设计把马纵横给伏杀。那些骑兵听了,连忙纷纷领命,拔马退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些骑兵刚退走不久。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啸猝然而起。

“董家狗贼休想要逃!!”

王强眼见犹如一头饥渴怒兽般奔冲过来的马纵横,虽早有计划,但心头很是很不争气‘噗通’一跳,连忙拔马就逃。

眼见敌军大将就在眼前,正是取下功绩的大好机会,马纵横哪里肯舍,加鞭飞马,倏然赶上。王强只觉后面有一股极其恐怖的煞气,仿佛要把自己吞得连骨头都不剩,心里愈加害怕,那还顾得什么计策,连忙大喊:“还不快快把这小逆贼给杀了!!”

王强声音一喊,那等候已久的百多个骑兵一齐拔马转后,正欲朝马纵横围杀过来时,却不少人都发现自己坐下马匹好似要面对一头吞人恶兽般,皆惊鸣胆怯,不敢向前。

“谁敢挡我马纵横,便来送死罢!!!”马纵横一声怒吼,如同鬼神之咆,一时间豪气万丈,竟一连吓得七、八头马匹失控暴走,把自己的主人摔落地上。一时间,惊呼急喝声响个不绝。王强更被马纵横这一吼,惊得快要魂魄飞走,急忙狂甩马鞭逃去。

“这小贼简直就是妖孽啊!!!比起华雄将军也绝不逊色啊!!”王强念头转间,后面蓦地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而且越来越是快疾。心头宛如有一个梦魇,叫王强千万别回头去看,否则必死无疑。但就好像是鬼使神差一般,王强也不知为何转过头去,满是惊恐之色的眼珠子刹地瞪得斗大。

迎面飞驰而来的,是一道如同飞电般的快影,快影之猛之疾,如能刺破苍穹,咧咧作响。

咻!!

在后面正慌忙赶来的董家骑兵,眼看着王强的头颅赫然被一杆长枪刺透,那血红色的枪头上还缓缓地滴着血。

恐怖、惊悚,已不足以形容这些人的心情,就像是脑门里有什么东西断了,一些人开始失心疯般乱叫起来,仓促逃去。

“妖孽!!”“恶鬼!!”等骂名一时响不绝耳。马纵横犹如这些骂名般的存在,吓得四周的董家兵马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马纵横面色冰冷,脸上刚凝固的血色,又被新鲜**的血液染得妖艳。

当马纵横眼神望向刚才被自己坐下战马给摔落的那七八人那里,那七、八个官兵连忙匍匐在地,唯恐慢了一些就被马纵横所杀,又惊又恐地大喊着投降。

“把这些董家的爪牙都给擒了,谁给反抗,杀无赦!!”这时,在马纵横的背后响起一阵响声。马纵横面色微变,随即赶到身后一阵疾风扑过,马腾那庞大的身躯还有他那匹足有一头小象般大的‘奔雷兽’倏地出现在眼前。

西凉盛产宝马,这奔雷兽体格足有寻常马匹两倍之大,一旦奔马起来,飞沙走石,如同奔雷,是一头极为难得的千里马,深受马腾喜爱。

与此同时,随着王强的阵亡,董家军群龙无首,兼之马纵横的恶名已传遍军中,董家军只顾逃命,马腾麾下铁骑如虎入羊群般扎进了董家军各部溃军,犹如锋利的长矛扎入稻草一般洞穿了董家军一队队部队,有些杀得眼红的将士甚至不顾敌人的投降,挥起了手中的屠刀。马腾部下里有不少羌族之人,这些人崇尚杀戮,逞凶斗狠,自然不会放过这肆意杀人的大好机会,更何况还有战功可拿。

于是,一场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威震西凉的董家军,这一日却落得了兵败如山倒的下场。取得这场胜利的赫然正是以马腾为首的马家军。

屠杀溃败之军,以来强夺战功。马纵横并没有任何兴趣,他觉得这些人就像是抢夺强者盛宴过后丢出去来的冷饭菜汁的狗犬。

而他已然享受过了盛宴。

“哈哈哈哈!!好!好!!好!!!羲儿不愧是我马寿成的儿子,这王强可是董卓那恶徒麾下的一员得力战将,这人颇有计谋,为父也在他手中吃了几次亏,没想到今日他却死在了你的手中。”马腾纵声大笑,一连几个好字不难看出他心情极为畅快。

董卓乃豺虎之辈,野心磅礴,更与十常侍的张让狼狈为奸,一直暗里图谋西凉之地。马腾曾经和他麾下的兵马有个几番摩擦,折损不少。

“爹爹谬赞,这全都是平日爹爹教授之功。孩儿只不过把爹爹平日所教用上而已。不敢贪功。”马纵横面色一凝,在马腾面前,他还是有所收敛的。

经过这些日子接触,马纵横发现马腾绝非史书上记载那般只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马腾远比史书上记载的要更深沉,更具城府。

马纵横毕竟夺了这马羲的躯壳,也怕马腾会看出端倪来。

胜而不骄,马纵横笃定淡然,倒有几分睥睨天下之风,顿时赢得四周马家将士的赞扬。自己的长子勇冠三军,马腾自然欢喜不已,扶须一阵大笑后,忽然面色一变,肃然问道:“不过说来,羲儿刚才自称马纵横,倒是令为父一惊。纵横,纵横。这莫非是羲儿自取的表字?”

马纵横听了,心里一凛,在古代表字大多都是由长辈取的,而且不到二十入冠之年,是不能取的。否则就是藐视古法,轻蔑长辈。马纵横没想到自己心血来潮的一吼,竟会给自己带来了这般麻烦。

不过马纵横心智成熟,表面却毫无变化,连忙下马,单膝跪下,眼神烁烁,拱手答道:“回禀爹爹。纵横,确乃孩儿表字。”

马纵横此言一出,周围的马家将领不由纷纷变色,可知马腾素来处事严明不苟,对马羲、马超等子嗣的教育更是极为严厉。擅取表字,可谓是大不敬了。

果然,马腾听了,刹时面色一寒,瞪大的双眸如有怒火飞溅,手中马鞭不由一紧。看得旁边的将士,都是一阵揪心,不由都在为马纵横忧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