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名马纵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爹爹,孩儿已长大成人。近年来,孩儿一直在想我马家先祖乃汉朝开国功臣,当年更是纵横天下,无人能敌,无论是匈奴人还是羌族人等外族之民,但闻伏波将军之名,无不胆怯心寒,敬若神明。

又想孩儿身为马家后人却未能继其荣光,光复先祖之名,实在心中不甘,遂自取纵横为表字,谨记心中,勉励自己总有一日要让我马家再次纵横天下,名震华夏!此乃孩儿之志也。爹爹若要惩罚,孩儿绝无怨言,但还请爹爹准许孩儿以纵横为表!”

马纵横疾声而道,字字铮铮有力,抬头望向了马腾。‘父子’两人眼神接触,马腾脸上的寒色猝地褪去,蓦然朝天张嘴大笑:“哈哈哈哈!!好一个马纵横,想不到我马寿元历经十多年,却还不如一小儿志向高远!!”

说罢,马腾把马一拨,向左右将校喝道:“传我号令,从今日起我儿马羲立表纵横,尔等记着,总有一日,他会继承我的衣钵,率领尔等纵横天下,马踏苍宇!!”

“马纵横!”“马纵横!!”“马纵横!!!”……

马纵横的威武已赢得这些将士的尊重,再加上他又是马家长子的身份,刹时四周将校纷纷高举兵器,拉着嗓子呼喊起马纵横的名字。

马纵横缓缓站起,感受着众人炙热高昂的呼喊声。

这一刻,他终于接受了马羲的身份。至此之后,他就是马羲,扶风马家的一份子!他将肩负整个家族的兴衰,迎接自己新生的命运!

=========================================

“吁~!!”一队数十人编制的斥候队伍带着一片风尘飞赶过来。为首一将,匆匆赶到,疾声报道:“将军!韩大人刚才派人来传,说他的部队在进军时受到了一些阻滞,困于山中足足半个时辰,耗费了不少时间,因此并未能及时赶到西门。还请将军先往撤走,待时机成熟,另作图画。”

“哼!韩遂这条狡猾的老狐狸,这笔账马某人先记着了!传我号令,立即收整队伍,撤退回营!!”马腾闻言,双眸顿时射出两道骇人精光,似乎腹内正压着一股滔滔怒火,向周围的将校喝令罢,便忿怒地策马离去。

马纵横紧跟在后,神情若有所思。

“韩遂,历史上此人被称为九曲黄江,计谋多端。我记得此人一直以来都是和爹爹明争暗斗,后来在曹操的怂恿之下,为利所驱,才与爹爹结为义兄弟。

之后爹爹被曹操所杀,二弟和韩遂起兵造反,西凉兵强马壮,二弟勇冠三军,本是杀得曹操割须断袍,最后却因遭到他的倒戈,而毁了马家在西凉的基业,被逼逃到汉中,成了张鲁的手下。后来,虽然成了刘备麾下的五虎将,但毕竟还是为人卖命的奴才,何况几乎后半辈子都遭到诸葛孔明的猜忌,有志难报,郁郁寡欢而死。没了二弟,马家至此一蹶不振,最终随着西蜀的灭亡而走向没落。”

马纵横想到将来马家的命运,眼神愈是锐利,心中暗暗腹诽道:“竟然命运让我回到这个时代,如果这就是天意,那么我马纵横一定不会让马家重韬覆辙,不管是乱世之枭雄曹操还是五米道教的教祖张鲁,亦或是智多如妖的诸葛亮,也莫想踩在我马家的头上!!”

在马纵横心中定下了目标、志向的同时,他也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会一会这韩遂,至使马家衰落的罪魁祸首!若是有机会,将他斩草除根,他绝对不会有半分手软!!

时间一过数日,这期间陈仓城外以王国为首,号称‘天义军’的部队,和城内的官军出奇地相安无事。

不过只要是有些资历的老兵,都不敢有丝毫松懈,心里都很清楚这大概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而镇守陈仓的官军统将,正是当世名将,朝廷左将军皇普嵩!

却说皇普嵩自幼熟读兵法,韬略过人,而且在军中情报这方面尤为注重。皇普嵩早就得知王国所率的三万大军已逼近陈仓,而且不久前又发现了韩遂在城西屯据的部队,于是不敢轻举妄动,一边在城内布置,一边在思想对策。

陈仓乃陇西要地,一旦被破,贼军就能长驱直入,危及长安、洛阳。皇普嵩素来行事谨慎,也深明此番战役的重要性,自然不会急于行事。不过,陇西军阀,朝廷前将军董卓却因王强之死,大怒不已,屡番向皇普嵩提议出战,都被皇普嵩断然拒绝。董卓心中暗恨,遂与其女婿李儒商议,暗中派人告知朝廷,说皇普嵩胆怯反贼,怠慢军机,不宜为军中统帅。

当下形势严峻,皇普嵩昼夜都是思索对策,却是不知豺虎一般的董卓在自己背后捅刀子,而且在暗中正谋划着一番惊天动地的计划。

这日,王国率领天义军大部人马来到陈仓北门城外,于莫约七、八里处扎据营寨,与城西、城东的韩遂军、马腾军相互呼应,只留下南门让官兵逃跑。

此正乃有着‘九曲黄江’之称的韩遂所施的计策。原来早在商议攻打陈仓前,韩遂先有言,说陈仓乃古今闻名的固城,强攻难取,一旦战事陷入僵局,不但日夜耗损极大,随着时间推移,恐怕还会士气下降,军中战士丧失斗志。

毕竟天义军成立不久,而且主要的部队都是各个军阀的麾下部队,难免会各自为营。这样一来,就会很容易出现空档,被官兵有机可乘。

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以谋而取之,方乃上上之策,因此韩遂提议,可虚做围攻之势,唯独留下南门,让官兵可以逃跑,官兵见其军势大,自会怯之,到时只要取得几番胜战,然后借此大作声势,恐吓官兵,官兵自会大乱,丧失战意,弃城而逃。

韩遂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计策,顿时赢得了当时在场众人的一致认同。

此时,在王国的虎帐之内。

“哈哈哈哈!!真所谓虎父无犬子,寿元之子真乃勇士也!”只见王国是个莫约四十多岁的汉子,身穿一身虎甲、披挂大红披风,短须大额,身体健硕,约高六尺,倒也算是个孔武有力的壮汉,脸上正挂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欣然赞道。

“大帅谬赞了。犬子是有几分力气,还称不上勇士之名。”相比较王国,却见马腾身体洪大,面鼻雄异,高达七尺,身穿青袍银甲,双肩绕着一块硕大的狼皮,长得是虎背熊腰,强壮的双臂似有破岩裂石之劲。据说马腾小时候家里穷,十二岁时替人放牛,有一回他放牛时遇到一群恶狼,约有七、八只。年幼的马腾却能赤手空拳地将狼群赶跑,还杀死了几头恶狼,至此闻名于乡里。

“哈哈,寿元谦虚,谦虚。如今我天义军中有谁不知勇冠三军的马纵横?真是少年出英雄啊。”王国一摆手,又是赞道。

马腾拱手谢过后,立刻向后面的马纵横瞪了一眼喝道:“难得大帅如此看重你,孽子还不快快来向大帅道谢!!”

马纵横一听,顿时面色一凝,缓缓地从一个笑容可掬,面白相善,头戴冠帽,看上去温文儒雅儒士打扮的男子身上收回了目光后,然后推开席子,走到堂下单膝跪下。

“末将马纵横,谢过大帅赏识之恩,必效死报之!”

王国见马纵横不到十七、八岁,却还比马腾略高一些,浑身健硕的肌肉似如要破甲而出,眼神赫然锐利,看暗暗惊奇不已,定眼看了好一会,长吁叹道:“马家自古以来多出英雄,我王国得马家所辅,何愁大业不成?”

王国此言一出,以马腾为首的马家将领立马纷纷宣示其志。马纵横却是嗤之以鼻,微微侧头又把目光投向了那个颇有名士之风的儒雅男子。

那人正是韩遂,看上去年纪比马腾略大一些,虽然比起武将出身的马腾瘦弱不少,但眼眸闪亮,如发着智睿之光,浑身上下散发一股居高临下的智者气质,好像一切都预料在他心中一样,让人不敢有丝毫小觑之心,不禁生出敬佩之情。当年韩遂麾下许多将士就是被韩遂这一身的气质还有他的智慧所折服,甘愿拜其为主。

但对于马纵横来说,韩遂的气质如同虚设。马纵横有着远大的志向,又岂会有屈于人下的念头!

只要有着绝对强横的实力,一切将会变得脆弱、不堪一击,最终瓦解、屈服。这是马纵横一直以来的信条。

而马纵横所追求的赫然正是横扫天下的力量!

虽然对于现今正在天下各地活跃的诸侯军阀来说,马纵横弱小得如同蝼蚁一般,捏指之间便可将他粉身碎骨。

但所谓人无志而不立,马纵横相信自己只要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总有一日他能够带领马家颠覆天下,让天下诸侯、军阀,闻之色变!

就在马纵横观察韩遂的同时,韩遂却也在观察着马纵横。在韩遂眼里,对于马纵横的第一个印象,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儿。但当他发现,眼前这个少年似乎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对自己或多或少有丝毫的敬意或者怯色,反而眼神里有着**裸的敌意,这种感觉就连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的韩遂,也不禁感觉有一丝不自在。

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正被一头初出茅庐的小虎崽盯住一般,这头小虎崽虽然爪牙还未锋利,但却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咬自己一口似的。

“哼,爪牙尚未锋利,便向敌人露出敌意。看来马寿元这个儿子除了有几分武勇外,不过是一介莽夫罢了。还不如马寿元来得深沉。”韩遂在心中暗暗腹诽道,一直以来他都将马腾视为心腹大地,因为他很明白,他若想称霸西凉,首先要对付的不是西凉之豺虎董卓,而是在扶风极具声威的马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